红楼梦里的泼妇、婆媳过招及婚姻保卫战

文史通2020-07-02 12:52:18


作者:梁宏达(著名主持人)


红楼梦里的泼妇们

有人看了《红楼梦》,非常受不了赵姨娘的泼妇样,女儿管家,她不帮忙反而添乱,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呢?这位朋友严重怀疑曹雪芹现实当中被泼妇整过,否则怎么能描写得这么真实,这么有代入感呢?


一种说法说《红楼梦》就是曹雪芹的自传,所以,既然赵姨娘是这样,有可能她真是曹雪芹过去生活当中的某个阴影的再现。这个说法还是有道理的。


说起《红楼梦》中的泼妇,司棋也算一个,她主要是刁钻,为了一碗鸡蛋羹竟然把厨房砸了个稀烂。当然了,这主要应该归咎于迎春管理不善。


《红楼梦》中泼妇确实不少,赵姨娘是个典型的泼妇,她的事儿也多。探春管家之后,正赶上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死了,探春没有因为是自己家的事就照顾一下,她还是秉公执法,从例钱里拨出二十两银子作为殡葬费。结果赵姨娘不干了,这不是不认自个儿亲舅舅了?娘亲舅大,舅舅死了怎么能这样呢?其实按道理来讲,既使有千般的不对,也应该回到家里关上门,跟自己的女儿好好说这件事。结果没想到,赵姨娘控制不住情绪,当场就发作了,说这个女儿不孝顺,不认自己的亲舅舅。当时探春刚刚开始管贾府,就这么给她下不来台,泼到这种程度,简直是六亲不认了。


纪连海说此中有真意,赵姨娘和探春三丫头,毕竟是亲母女。在大庭广众之下,探春三丫头你就不能给你亲妈一点面子。纪连海说这里头有故事。探春是赵姨娘生的,但是她不是赵姨娘养的,赵姨娘可以生这孩子,可没资格养她。


男人家里三妻四妾。什么是妾?妾加一提手旁叫接,是替主子生孩子、续香火的。生孩子可以,养孩子可不行,赵姨娘的任务就是生孩子,生儿子、生闺女都是人家的。当然人家让她养,她就可以养,人家不让她养,她也没辙。


那么,有人要问了,不让赵姨娘养贾探春,为什么贾环就让她养?


因为人家嫡妻有贾宝玉了,王夫人养不过来,但王夫人没有女儿在身边,所以这探春就被王夫人抚养长大了。探春是王夫人养大的,她自然会跟王夫人亲近。


既然探春是王夫人养大的,她心里头对赵姨娘压根就没当回事。人家给她灌输的,就是那不是你妈,那是一个姨娘,所以她一张嘴就是赵姨娘、赵姨娘。别人那么叫,她也这么叫,她管亲妈叫姨娘。


赵姨娘其实处在一个比较屈辱的位置上,自己生了孩子自己还不能养。但是赵姨娘自己身上的问题也很大。她虽然是泼妇,但是不够无敌。什么叫无敌泼妇呢?就是打滚撒泼,得让人家怕才有用。她撒泼之后连小丫鬟都瞧不起她,所以她的撒泼没用到关键的地方。


现在有些人也是这样“一宿一宿不睡觉,兜里揣个安眠药,拿个小绳就上吊”。这东西关键时候整一下可能很有效果,但天天这么整就不值钱了。影视剧里好多人不知道该怎么活了,要跳井。有的人说让她跳,真到井边,跳不下去了,以后再说这话,别人就只当笑话听听罢了。再说赵姨娘,她撒泼没人认为是真的,大家认定她是跳梁小丑,所以她在这里远远够不上无敌俩字。


那谁是无敌泼妇呢?要说无敌泼妇肯定是薛蟠的老婆夏金桂。当初夏金桂进薛家时,就带着一个小姑娘宝蟾。俩人进来,把这家里头改变得什么样?天翻地覆。


咱们再来说一下泼妇应该有的一些标准。首先,不识大体;其次,不讲道理;然后,还要经常爆发,但是经常爆发没有技巧,无敌泼妇不这么干。从结果上来说,无敌泼妇和普通泼妇也有一些区别。无敌泼妇是什么呢?发完泼之后,自己得到好处了。你损人不利己肯定是不行的。赵姨娘经常干损人不利己的事。所以说,同样是泼妇,赵姨娘跟夏金桂还真不能比。


当然了,赵姨娘无论是出身、地位跟夏金桂都不在一个档次上。夏金桂为什么这么嚣张?有人说她家里有势力,人家这边在乎她。这不是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家里再有势力,进了薛家门里,薛蟠要休她的话,也不是不可能的。关键就在于夏金桂根本不吃这一套,薛家看上夏家有钱了,那么相应地就忌惮夏家三分。爱屋及乌,怕屋及乌,会把这种情绪传递给儿媳妇,得拿这儿媳妇当回事,所以这就造成了夏金桂本人,脾气里头有嚣张的成分。她往前一尺,薛家忌惮夏家就退后一丈,这一进一退,夏金桂就泼起来,这是造就了夏金桂成为泼妇中的战斗机的一个最重要原因。所以她一开始那种放泼,其实等于给她在这家埋下了一个伏笔——谁也别欺负我。这是一种自我保护,到后面才是攻击性越来越强。而且每进一步她都收获了相应的利益,所以说人家这放泼是有技术含量的。


不过这个泼妇,能不当还是尽量不要当的好,看起来她们都获得了利益,诉求得到了满足,但获得的都是眼前的利益,而且一般泼妇都没有好下场。就说夏金桂在薛家,最后占了便宜了。她一放泼,薛姨妈嫌她不分青红皂白的发火,她说,当初你怎么求我们来了,一家女百家求,让我嫁过来,等等。结果,最后导致薛蟠对她敬畏有加,谈不上爱。她把旁边这些人都得罪了,把自己老婆婆也得罪了,她在这家里的生活肯定谈不上舒心。所以,泼妇获得的利益只是眼前利益。从长远看,如果大家都认为某人是个泼妇,对她敬而远之,这日子好过吗?她也不好过。


红楼梦中的婆媳过招

说起《红楼梦》中的丫鬟,各个性格都是十分突出:鸳鸯为抗婚干脆撒泼,晴雯对谁也都是一副泼妇相,这与大家印象中的丫鬟似乎不太一样。


晴雯主要是有人惯着她。她是贾母那儿过来的,贾母手下的丫鬟,比一般的人都高贵,她的后台硬啊。


有些人通过鸳鸯抗婚,想到了婆媳关系。《红楼梦》当中的婆媳关系相当复杂,有贾母和邢夫人,邢夫人和王熙凤,贾母和王夫人,薛姨妈和夏金桂也是,贾府中的婆媳关系是值得探讨的一个话题。


《红楼梦》中的婆媳关系,第一招就是顺从,代表人物是鼎鼎有名的邢夫人。她婆婆贾母一说,王夫人就照做,比如鸳鸯抗婚这件事,邢夫人想替自己老爷讨鸳鸯,但是没想到鸳鸯拒绝了。当时王夫人在场,所以贾母就感觉是,妯娌俩人合伙坑我来了。所以,贾母不但骂了邢夫人,还捎带手把王夫人给臭骂了一顿。这事儿本来确确实实跟王夫人没关系,但是王夫人当时没说明,一直忍着,直到过后很长时间,别人跟贾母解释说,人家大伯子讨小,哪儿有兄弟媳妇跟着瞎添乱的。贾母这才明白过来,整个过程中王夫人都是非常顺从的。


其实,她不仅仅单纯是顺从,她知道老太太权威不可动。如果这时候说“老太太,跟我没关系”,一方面得罪邢夫人了,把过全推那儿去了;再一个老太太在气头上,容易激化矛盾。所以在这里,王夫人处理这种场面是一种智慧。我现在想,假如把她换一个人,比方说王熙凤在王夫人那位置,有可能王熙凤做得比王夫人还要好,还要主动。顺从从一定程度上来讲是消极的,如果变消极为积极,那效果就更好了。另一对婆媳,王熙凤和邢夫人,在这里边,王熙凤就特别主动、积极,她讨好自个儿婆婆特别有一套。


再说鸳鸯这件事儿,实在是邢夫人糊涂,给自个儿老公去讨一房妾,这事儿特有意思。邢夫人心里很拿王熙凤当回事,在决定这事儿之前,跟王熙凤商量。王熙凤一开始,本能的是反对,说鸳鸯是老太太命根子,她不一定能给你,再一个,老公公都这岁数了,再娶一房,这身板能受得了吗?结果这两句话,一下子把邢夫人弄恼了。为什么?她为什么找王熙凤商量,其实她心里已经有主意了,就是想听赞同,获得点信心,不同的意见肯定就进不到耳朵里了。邢夫人就说哪个男子没三妻四妾的。王熙凤一看口风不对,马上反过来说贾母最疼儿子了,大儿子要娶一房妾,老太太能同意,再说鸳鸯是个丫头啊,丫头哪有不想当姨娘的,这事儿没问题。邢夫人这一听,觉得太好了。受这个蛊惑之后,理直气壮地去找贾母,结果碰了一鼻子灰。王熙凤不管如何,先把婆婆哄顺了,即使邢夫人碰了一鼻子灰,回来她想起这几个人时,还是统一战线上的战友嘛!这就是变被动为主动。这样的儿媳妇在婆婆面前始终都是红人。


在王熙凤的眼里,她并没有把这个婆婆当回事儿的。但是,王熙凤还是不想跟邢夫人呛火。在这个片断当中,儿媳妇讨好婆婆的这种技巧,我认为还是比较有参考价值的。中国人有句话叫“久病床前无孝子”。邢夫人非常清楚这句话,所以,她不跟贾母住一块。当然,这也造成了贾母打平安醮,大家都来了,一看一点人,邢夫人没到。史湘云请大家赏桂花、吃螃蟹,所有人都来了,唯独邢夫人没到。邢夫人就是不多言不多语,就不到。不到场不惹这事,在一起住自然就会多多少少要有摩擦,不在一起住,摩擦就没有可能了。这也是一个办法。


作为儿媳妇,从自己的角度想婆婆,有这么几种方式。如果本事大,会花言巧语讨好婆婆也不算什么坏事,就比如说王熙凤糊弄邢夫人;如果心胸比较开阔,就可以顺着婆婆一点,那就是王夫人对贾母的方式;如果什么本事也没有,就是处理不好这个关系,那就像邢夫人对贾母那样,还是少接触为妙。


凤姐的婚姻保卫战

我的一个朋友非常欣赏王熙凤,他说凤姐的这场婚姻保卫战打得很漂亮,借秋桐的手杀尤二姐于无形,不仅捍卫了自己正室的地位,也打击了贾琏这个花心大萝卜。


婚姻保卫战这个说法很恰当,这是《红楼梦》里边最深入人心的一段家庭权谋。首先,它是家长里短的事,然后才是权谋。权谋有的时候不具备正义性,但是从谋略的角度讲非常有参考价值。王熙凤借秋桐之手谋害尤二姐的过程,我认为最少用了“三十六计”里的三个计策,一个是瞒天过海,一个是借刀杀人,还有一箭双雕。


首先说瞒天过海。以往大家所熟知的王熙凤一下子把脸变过来了,不吃醋了,不嫉妒了,生不了孩子也认了。尤二姐怀孕了,就接她回家,把她当妹妹一样对待,说毕竟是一家人嘛。这是为什么?王熙凤难道真的转性了?当然不是,尤二姐之前一直在外面,王熙凤能耐再大也鞭长莫及。当时讲究女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所以王熙凤想了这么一招。目的就是把尤二姐骗进贾府,等进了贾府归她控制了,那就成了案板上的鱼肉,任她宰割了。所以王熙凤把尤二姐搂到自个儿手心来慢慢收拾,这前面的铺垫就是瞒天过海。


第二招是借刀杀人,在这个过程中,她充分利用了秋桐。王熙凤为什么把秋桐拉过来,因为这个秋桐傻不拉叽的,没啥心眼儿,给她装点药就能当枪使。而且,秋桐也有身份,人家是贾赦的,也就是王熙凤的公公派来的。王熙凤利用秋桐来整治尤二姐时,秋桐的这一身份也起到了重要作用。当然,同时还有像善姐那样的恶仆,不让尤二姐吃也不让她喝,给她吃剩饭、剩菜。这几条搁到一起,最后造成了什么情况?把尤二姐逼得流产了,然后吞金自杀了。而秋桐也因为这个事情被撵出去了,这不就是一箭双雕吗?一下子把两个情敌都处理掉了,这一仗王熙凤打得漂亮,这是凤姐婚姻保卫战里最漂亮的一仗。


其实,这个非常好理解,因为三妻四妾里边必然涉及利益分配的问题,跟利益相关的东西就一定会产生矛盾,也就一定会斗起来。从王熙凤的角度来讲,首先,她知道她的老公贾琏不是省油的灯,沾花惹草什么事儿都干。所以,作为一个妻子,王熙凤本能的反应就是要先看住他。第二个,将心比心,王熙凤觉得自己对得起贾琏。还有一点非常关键的是,她心里隐藏着对一种制度的恐惧。什么恐惧呢?平儿、秋桐、尤二姐都是她的竞争对手,她为什么尤其恨尤二姐呢?因为尤二姐怀了贾琏的孩子。在封建礼教里,男人可以休妻,休妻的原则是“七出三不去”。“七出”里头有一条叫“无子嗣者出”,就是说如果一个女人没有儿子的话,丈夫就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休掉她。还有一条叫“妒者出”,就是说一个女人不生儿子,丈夫娶了二房生儿子,还嫉妒人家的,也可以被休掉。王熙凤这两条都够上了,她对这个制度是非常恐惧的。


贾琏是一个沾花惹草的花花公子,他勾搭的女人来自社会的各个阶层,也就是说王熙凤的情敌可能来自于不同的阶层、拥有不同的社会地位、有各种不同的身份。王熙凤对待这些情敌是“一招鲜”,都是区别对待!


有一段说到王熙凤在外面过生日,结果贾琏就把鲍二家的给领到自己家来了。鲍二家的还说鬼话,说什么“哪天她死了,你把平儿扶了正,然后咱们就公开”等。结果被王熙凤撞见了,这时候王熙凤直接冲了进去,拽起鲍二家的一顿劈头盖脸地臭揍,顺道还捎带着揍了一顿平儿。最后结果怎么样?揍完了人,王熙凤还跑到贾母那儿申冤去了,上上下下让贾琏难做人,搞得谁都知道贾琏跟别人偷情的事儿了。


这个事儿我觉得也是王熙凤婚姻保卫战中的一个成功案例,在谋略上讲就是“小不忍则乱大谋”。她心里早就料到自个儿丈夫一定会背着她偷腥,她是给孩子避痘,贾琏却做不到避孕。对于贾琏的那些破事儿,她心里早有数,但是王熙凤不是一点事就吱喳火燎马上点着了的人,她一直等待时机。她等到了自己过生日,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这个时候捉奸到手,或被当场抓了现行。假如她听到一点风吹草动就跟贾琏翻脸的话,别人可能会说两口子打仗正常,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只有把事弄大,才能用外部环境去约束贾琏。所以说王熙凤老谋深算,把这事儿攒到这个程度爆发,获得最大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之下,她取得了婚姻保卫战这个回合的绝对胜利。

后语:大量粉丝还没有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希望大家在阅读后顺便点赞,以示鼓励!坚持是一种信仰,专注是一种态度!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