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的过年习俗

正能量收获2018-12-11 08:04:29


恭祝大家新年吉祥如意!如今的习俗为拜年、发红包等。说说红楼梦中的过年习俗,让我们与红楼在春节中的相遇。


红楼梦中到了年下,那些有工作的人,贾赦贾珍贾琏贾蓉,平时也不用上衙门点卯,贾政贾雨村等,估计也会封了印休息在家。那么多的仆人呢,他们有年假放么? 


我们都知道红楼梦里,贾府的过年很热闹。 


从家跑到礼部再跑到光禄寺,终于领来了年祭的恩赏;合族子侄男女浩浩荡荡随着贾母,向宗祠认真的行过了礼;凤姐儿王夫人每天请人吃年酒或者被人请去吃年酒;宁国府里唱大戏,锣鼓喧天穿越重重院宇,一直传到远远的街上。 

越是热闹,下人们便越是忙碌。


田庄上的庄头们大车小辆的来送东西。下了雪道路难行,路上便走了一个月零两日。书房里的文员们提前拟定主子吃年酒的日子,细细算着开的单子两府不能重复了。有头脸的仆人负责去倾金银锞子,手脚子粗笨的便被派去打扫宗祠和上房。这几个要摆围屏擦抹金银供器,那几个去换门神、联对、挂牌、桃符。还得要人把那朱红大高照,从大门到正堂,一路阶下点成两条金龙。 

丫鬟们自然也各个跟着忙。过年与平时不同,奶奶姑娘们头上戴的身上穿的腰上佩的,哪一样不要经心。元宵的夜宴上,贾母一眼没看见袭人,便生怕这丫头旷了工,生怕宝玉缺了得力的人使唤。笨笨的王夫人在旁替袭人请笨笨的假,“身上有热孝”。贾母却认为不能因为私人的原因耽误了本职工作,这个不能作为请假理由: “跟主子却讲不起这孝不孝的”。但是凤姐总是能给出最好的应答,她立刻说明袭人其实是在怡红院值班呢, 要留在屋里看着炮竹灯火,预备着热茶热水,这是个很重要的工作,需要这样一个妥当人。贾母听了很赞同,立刻提出派鸳鸯去陪着值班员,并奖励宵夜给她们吃。 

看来领导与员工之间那些事儿,从古至今都是一样的。 


但贾府的员工们也还是可以请假的。第十九回袭人的哥哥就接了袭人回去吃年茶,于是袭人有了一天假期。她回去和家人亲戚们团聚了一下,知道了姨表妹明年就出嫁,替她高兴着。又告诉了母亲哥哥不用赎自己,还抽空哭了一场,发了发小脾气——在家人面前可以不用殷勤小心,可以放松和抱怨,她只有这一天不用做奴才。 

袭人是买来的,外头有家人可以接她出去。那些家生女儿们,父母也要当值,各有各的差使。但想来年前年后,也会凑个不当值的时间,一家人聚在一起吃团圆饭吧。贾母也说了,贾府里下人多,有人使,主子也宽。那些根生土长的奴才,合家子都在这里,逢年过节自然得容许人家一家人聚一聚,乐一乐。当然时间得间错开,不能都跑了。想来贾府中自然是有定例的,谁当班,谁休息,是排好了值日表的。 


贾府的下人们虽没有统一的假期,但年终奖应该是挺丰厚的,而且年底的福利应该也是有定例的。平时宝玉生个病,病好后贾母还说跟的人辛苦了,按等儿个个有赏赐。当然那也是因为宝玉病好了贾母心情好。过年是个喜庆的大节日,贾母心情自然也好,下人们这般的忙碌,想来赏钱自然也是少不了的,元宵节的戏台上,不就曾用簸箩撮着铜钱,撒得满台钱响么。 

初一早晨三点多,外面应该还黑乎乎的,不对,应该不黑,因为三十晚上不许关灯,到处都亮着灯呢。贾母就起来了(或者一晚上没睡),丫鬟婆子服侍装扮,“正品大妆”,做什么?出门拜年。去哪里?皇宫内院。人家贾母是朝廷命妇,自然有这个资格,也可以理解为是义务,或者负担,随你怎么想。


然后“摆全副执事进宫朝贺”,可以想象,其他朝廷命妇也是这样。大家都赶到皇宫内院,去给皇后(或者还有皇太后)拜年,贾母的品爵应该算不上最高,一定是夹在众多命妇里面,跪下,起来。如果皇后体恤,或者可以像赖麽嬷嬷一样赐个座位拉拉家常。


当然,贾府不像若干年前,现在大小也是皇亲国戚。从皇后那里退出来之后,可以趁机看看元春,可是也少不了跪拜吧。元春无论如何不可能再像头一年回家那样流眼泪了。


然后回来。不能直接回自家。还要到宁国府拜祖宗。还好,所需祭品不用亲自采购、烹煮。在老家,进了腊月二十,大家开始备办年货。一个集市,总是要热闹一整天的。卖的最火的是:香炉、香、各样蔬菜、红公鸡、猪头、大小对联等。二十八九时,家家亲自动手剁菜、剁肉。祭祖的事还是马虎不得。乌进孝给贾珍准备的那份年货单子,现代人看过去瞠目结舌,多少好吃的东西在里面?!不过贾珍犹说不让他过年了。


荣国府自然也有人孝敬。回自家,大家给贾母拜年。一大家子子弟,黑压压跪在院子里,贾母自然开心。比较奇怪的是,这时,贾母不给儿孙发红包,要等到元宵节才准备两三桌子钱,说一声,赏,然后把钱用簸箕撒出去,专听那个动静。有钱就是任性。


累坏了。于是换衣休息。贾母仗着年高,可以偷懒。“所有贺节来的亲友一概不会,只和薛姨妈李婶二人说话取便,或者同宝玉、宝琴、钗、玉等姊妹赶围棋抹牌作戏”。 他们在春节只要哄着老祖宗开心,赶围棋、摸骨牌、或者其他活动,怎么开心怎么来。贾母作了54年的贾府媳妇,大风大浪都看过,什么事都不稀罕,知道给自己放假。守着几个不用拘礼的熟人,说话也方便,孩子们都是自己爱的,看着他们就开心。


那些专来贺节的,其实就是来拜年的。“王夫人与凤姐天天忙着请人吃年酒,那边厅上院内皆是戏酒,亲友络绎不绝”。王夫人和凤姐只能如陀螺一样,愿不愿意都得如此。正如贾珍说到的那样,“你去问问你琏二婶子,正月里请吃年酒的日子拟了没有。若拟定了,叫书房里明白开了单子来,咱们再请时,就不能重犯了。旧年不留心重了几家,不说咱们不留神,倒象两宅商议定了送虚情怕费事一样。”拜年喝年酒有好多弯弯绕。中心原则是讲究个你来我往。你请了我,我没请你,你就要想,怎么回事?什么情况?就像宁荣二府,没商量好请客的日子,请重了,叫别人以为是送虚情、怕费事呢!


其实,宁荣二府过初一,和我们距离挺远的。光人家一出生就有月钱大多数人就比不了。我觉得和刘姥姥家比过年才算有趣,毕竟大家在一个水平线上。我想,二进荣国府的刘姥姥,穿着贾母送的奢华衣服,笑眯眯的坐在太师椅上,等女儿女婿磕完头之后,再给青儿、板儿发个大红包。这就是刘姥姥梦想的安稳岁月。愿我们大家都梦想成真。

↓↓↓点击阅读原文,品读蒋勋细说红楼,初三继续更新!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