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福海 | 杨宪益的《红楼梦》英译本为什么是最好的?

未曾读2019-05-16 18:19:07

201|No.




杨宪益先生去世已经快八年了,但是许多读过或没读过杨宪益译作的人,都对他怀有一份崇敬之心。我有幸翻译过一点诗,包括汉诗英译,所以特别关心这方面的书籍。近日又重新研读杨宪益的汉诗英译及其他一些散文、小说译作,心生感慨,斗胆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在从事汉诗英译的国人当中,杨宪益可能真的是最好的。首先,他的英文相当优秀,胜过如今海量的英语文学的专家学者。我们在这里谈的是汉诗英译,并不是说英文的对错。许多译者连语法都不过关,那就免谈了。那些译本首先要排除掉,剩下的再谈好坏。其实,文学作品的对外翻译,要克服的难题,除了语言差异之外,更重要的是文化差异。有些人谈论翻译,对忠实不忠实过于斤斤计较,他们不太会想到,在汉语中的一种说法,在英文中可能是另一种说法,直译的话,有时并不符合他们的语言习惯。撇开这个问题来谈翻译的忠实问题,永远都是肤廓的。

但是,我也并不像有些翻译理论家那样,主张翻译不必忠实于原文,甚至主张误解都是好的。误解毕竟是误解,弊多于利。橘树生于南国,移植到北方,大多数情况下,其果实都不会是好吃的,偶尔杂交出一个新品种,并不能因此就认定杂交都是好的。杂交也要讲究技术,是否可以杂交、如何杂交、杂交之后如何进行特殊的培养,这里面水很深。杂交之成功,有时带有很大的偶然性。

杨宪益的英文之所以好,除了他有在英国留学的经历、对古希罗文学、法国文学等多国文学的深刻感悟之外,还有一个优势就是他在翻译过程中,如果吃不准某种译法是否地道,或者是否会引起英语读者不必要的误解,他可以随口问坐在他右手边的戴乃迭女士。

杨宪益与戴乃迭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几乎同时出现了两种《红楼梦》的英译本,一种是杨宪益与戴乃迭合译的三卷本,英译名为A Dream of Red Mansions,出版于1978至1980年,另一种是英国汉学家大卫•霍克斯(David Hawkes)与约翰•闵福德(John Minford)合译的五卷本,英译名为The Story of the Stone,出版于1973至1986年。这是他们各自独立完成的、迄今最完整的英译本。一般认为,杨宪益最大的翻译成就是他与戴乃迭合作英译的《红楼梦》。

本文基于一些新发现的材料,通过从杨译本和霍译本的接受程度、底本选择、修改过程、诗歌翻译等多方面对两个译本进行客观的比较,试图廓清读者中普遍存在的一些误解,并对杨译本的价值进行重新认识。


一、杨译本与霍译本的接受


有些专家在谈到《红楼梦》的英译本时,总喜欢把杨译本和霍译本放到对立面上,声称在西方社会,杨译本接受度低,霍译本接受度高,导致国内一些不知情的人认为杨译本差,霍译本好。这种看法是片面的。其实,英美读者出于对自己熟悉的出版社的偏爱,很自然地就会选择企鹅(Penguin)出版社的霍译本,而不是中国的外文出版社的杨译本。在做统计工作时需要以不同的参数来计算。由于翻译策略上的差异,即使杨译本不如霍译本好,那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好坏。杨译本与霍译本的差异,是两个优秀译本之间的差异,绝不是任凭什么人都可以说长道短的。

刘朝晖对美国大学生进行过抽样调查,分析比较他们对杨译本和霍译本的接受情况。杨译本偏向于直译,具有文化内涵的词语,在霍译本里被淡化或转化,在杨译本里往往照直译出。按理说,霍译本在美国应该拥有广泛的读者。但出乎意料的是,接受调查的、主修或辅修中文的学生都没有读过《红楼梦》,而且根据反馈,霍译本的自然流畅度仅略高于杨译本。可能是小说的文化背景对读者来说过于陌生,两个译本在“语言自然明白度”上都得分不高。刘朝晖称,根据“完形填空正确率”的结果(这是“判断文本可接受性的最重要参数”),两个译本的“可接受性不存在本质区别”(刘朝晖《<红楼梦>两个英译本的可接受性调查——以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学生的抽样调查为例》,《中国翻译》2014年第1期)。

由此可知,一个译本是否被读者接受,并不完全在于其语言流畅性,更重要的是其文化背景。笔者见过两本美国出版的专著,其中提及霍译本和杨译本在美国读者中的评价。一本是威廉•倪豪士(William H. Nienhauser)教授的《中国传统文学手册》(The Indiana Companion to Traditional Chinese Literature),印第安纳大学1986年出版。书中称赞杨译本是“完整而准确的”,同时称赞霍译本是“精致的”,认为两个译本同样优秀。另一本是玛格丽特•贝利(Margaret Berry)教授的《中国古典小说:英语书目笺注》(The Chinese Classic Novels: An Annotated Bibliography of Chiefly English-language Studies),加兰出版公司1988年出版。书中称赞杨译本说:“根据各地的读者反馈,杨译本和霍译本都具有很高的价值……学生的评价认为,有时他们更喜欢杨译本,因为它是更加感人的、同情的、贴切的。”书中还称赞杨译本“在某些方面略胜一筹,如对诗歌的翻译、私密对话的呈现,以及一些描写悲哀、感人场景的章节”。这本书还称赞了杨译本的装帧,称精彩的插图“描绘了小说人物和真实的背景细节”,对他们理解小说很有帮助。这两位作者都是在美国研究《红楼梦》或中国古典文学的专家、教授,他们亲自从事研究,与学生直接接触,对杨译本是否被他们接受是最清楚不过的。这是第一手资料,所以也最为可靠。

A Dream of Red Mansions,杨译本《红楼梦》

杨译本和霍译本虽然存在诸多差异,但在许多方面又有相似之处。完全否定一方,也是对另一方的贬损。杨译本是杨、戴两位优秀翻译家的合作成果,虽然倾向于直译,但其语言依然是流畅的。霍译本追求语言流畅,但也并不完全脱离原文,有些专有名词的翻译,亦步亦趋的程度并不亚于杨译本。对于《红楼梦》诗词(俗称“红诗”)的翻译,他们都尊重原诗的形式,即中国古典诗词格律,采用英国传统诗歌中的格律诗体,希望达到与之对等的艺术效果。“红诗”是《红楼梦》在艺术上获得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历来备受关注,“红诗”的英译质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红楼梦》的英译质量。特别是《葬花吟》这首诗的英译,杨译本和霍译本都不约而同地采用了抑扬格五音步的格律诗体,而且霍译本在形式上更加完美。这绝不是偶然的。这两位翻译家的译诗,跟某些“明星翻译家”的译诗比较,其差别并不在于采用格律诗体还是自由诗体,而在于诗中的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