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生女、“招黑”,29岁杨幂的人生有两个剧本

环球人物2019-05-14 13:02:57

杨幂是处女座,而且是典型的处女座——有点强迫症,有点完美主义,对任何事情保持怀疑和戒备。从走进采访间到开始与《环球人物》记者对话,她一共问了3遍:“你们的镜头不会拍到脚吧?”直到得到了摄影师的3个“不会”,她才安心地脱下高跟鞋,换上拖鞋,拿毯子盖住膝盖,说:“开始吧。”


《环球人物》专访杨幂视频。

如今当红的几位处女座女星,诸如范冰冰、蔡依林等,大多有如下几个共性:起步并不顺遂,走红颇具争议,劳模精神有口皆碑。杨幂同样如此,她回忆2011年前后连拍22部影视剧,直感叹:“我是从一无所有的小艺人走到今天的,所以格外不愿放弃每个机会,绝不能没有工作。”

我也想做实力派

半年前,杨幂正在和黄晓明一起宣传电影《何以笙箫默》。这部电影虽有最豪华的演员阵容,却仍被各方影评口诛笔伐,冠以“年度烂片”称号。因此每次通告,两位主演总免不了被问到演技差评的问题。


二人都像勇士一样直面了血淋淋的提问,但在回答上显示出不同的处世态度。黄晓明一如既往地奉行低姿态哲学,谦虚承认“没演技,但会一直努力”;杨幂则直来直往:“我演的时候都知道问题在哪儿,但是我没有什么选择。好多人说,你为什么不像某某某一样选一部那样的戏。我也想做实力派,可没有那样的戏找我呀!”


所以,当电影《我是证人》的剧本找上她时,她兴奋极了。这部电影由韩国导演尚安勋执导,改编自韩国电影《盲证》,讲述了一起谋杀案的两位目击证人——一个正常人、一个盲人联合追击凶手的悬疑故事。杨幂饰演盲女路小星,她对《环球人物》记者说:“我没有演过盲人,所以很紧张,前期做了很多准备,包括去盲人体验馆,去盲人家里跟他们一起生活。”


今年3月,春节刚过,杨幂就住到了天津宝坻的《我是证人》剧组。拍摄地偏远,连超市都很难见到。她夜戏多,常常得工作到早上六七点。收工后吃根油条,喝碗豆腐脑,睡到下午继续开工。剧组是韩国团队,周围人说什么都跟她没关系。“平时别人在那儿喊补妆、打光,会把演员从角色里拉回来。但我听不懂他们说话,就可以不用管其他的,尽管演就好了。”印象最深的是和朱亚文对戏。一场两人扭打的戏,杨幂做足了情绪,开机后发现朱亚文比她还卖命,“他掐你,是真的想掐死你。”结果一场戏下来,杨幂体无完肤。


电影《我是证人》剧照。


没有多余的工作和飞行,长时间心无旁骛地沉浸在角色里,对杨幂来说,是一种久违的美好。上一次遇见相似的时光,还是7年前,在李少红导演的电视剧《红楼梦》里扮演晴雯,那时她已经是出道18年的“老演员”了。她4岁出演电视剧《唐明皇》,16岁签给知名经纪人李小婉,之后考上北京电影学院,参演《神雕侠侣》《王昭君》等,在演技上颇为自信。“但是一进组,就被少红导演批评,说我表演太制式化,骨子里就不对。”


杨幂用崩溃形容那段日子,“拍一条批一条,感觉自己不会演戏了”。李少红禁止她看87版《红楼梦》,“命令”她看古书、找感觉;一句台词演上十几遍,演不下去了就躺一边睡一小时再来。每天被骂到狗血淋头,直到脱胎换骨。


最后一场戏,是“晴雯病补雀金裘”,杨幂把晴雯的不甘、悲愤演绎得淋漓尽致。哭着拍完后,杨幂战战兢兢地去问导演是否能用,只见李少红抹了抹眼泪,说:“你看,你想做好还是能做好的。”


2010年,《红楼梦》播出,一片质疑,唯有杨幂的晴雯受到好评。一次,李少红和杨幂聊天,回忆起拍摄点滴,她对杨幂说:“晴雯那段是唯一让我哭的一场戏,如果你没演好,我会恨你一辈子。” 杨幂方知那时的爱之深,责之切。


一年后,杨幂凭借穿越剧《宫锁心玉》走红,却再也没遇到那般醍醐灌顶的时刻。

只怪自己不够强大

《宫锁心玉》大概是近10年来最成功的造星偶像剧了,杨幂、冯绍峰、佟丽娅,都靠着这部戏熬出了头——在这之前,他们都还只是打拼多年的二线明星。电视剧少女漫画式的剧情吸引了大批“90后”“00后”,收视率打破纪录。杨幂因此成为当年人气最高的演员,作品产量井喷,一年内接了11部电视剧和11部电影。


高强度工作总是以牺牲质量为代价。《宫锁心玉》之后,杨幂人气扶摇直上,口碑却急转直下,但凡有烂片排名,绝少不了她的名字。她却解释说,这是因为“害怕”:“演员行业现实的地方在于,如果你没有曝光,做任何努力别人都看不到,因为别人对你不感兴趣。”


另一个什么都接的原因,是杨幂受够了等待的日子。2006年,她在张纪中版《神雕侠侣》中扮演郭襄,大冬天常常在山上裹着棉衣等戏等到发抖,结果等了一天被告知不用拍了,只能回去。有段时间没戏拍,好不容易签了一部戏约,进组了才知道自己被换掉了。“当时很沮丧,因为一个合约背后是整个团队的努力,我怕伤害我的团队。最后想明白,只怪自己不够强大。”


于是,杨幂刚刚爆红那几年,娱乐圈每个人都听过关于她绝对守时、无比敬业的故事。零下十几度要拍下水的戏,拍!湖水结冰了,砸了拍!发烧40度,打半瓶点滴跑回剧组继续拍!连何炅这样的劳模,在杨幂面前都自惭形秽,称她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生理上的强大是基本,内心的无畏才是生存的关键。杨幂“招黑”是出了名的,偏偏她又是个爱自黑的北京姑娘,最出名的语录就是“黑到深处自然粉”。她上天涯论坛做访谈,被人揶揄:“杨幂,你演一部戏我就骂一部,你一直演我一直骂。”她无所谓,回说:“我要是你,就坚持一辈子。”临了不忘再回敬一句,“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你大概还是爱我的”。访谈结束,素日张牙舞爪的网友全都被折服。自黑,就是杨幂所向披靡的武器。


也许是因为自小在片场成长,杨幂深知娱乐圈现实的一面。她的偶像是周迅、玛丽昂·歌迪亚那样有着强大表演野心的人,但她却从不以她们为榜样,她深切知道要把时间、资源最优化地配置,她说:“不是我的,我不会去要;但放在眼前的,我必须做好。就像游戏要打通关,我就是有这种偏执。”

喜欢《甜蜜蜜》那样的爱


问及杨幂的爱情观,她给出了两个答案。一个是戏里的,一个是现实的。


“我特想在戏里好好谈恋爱,那种非常极端的感情,”她说,“极端不一定是天崩地裂,可能只是一些小小的眼神,微妙的感觉。我喜欢电影《甜蜜蜜》中那样缓缓的、怅然的爱,自己也想试一试。”


然而在现实生活里,杨幂的爱情却是极端务实的。2014年,她以闪电速度与演员刘恺威结婚、生女,又以闪电速度复出、拍戏。当她露着铅笔一样细直的双腿走出医院,门口背着长枪短炮,已经准备好“杨幂生女发胖”标题的记者们纷纷落了空:“这是刚生完3天的样子吗?!”


刘恺威第一次见到杨幂,是在横店的一个饭局。杨幂顶着还没吹干的湿发出席,“一般女孩子出来吃饭,怎么也会收拾一下,她是完全没有,对这女孩就有了印象”。


刘恺威是典型的好好先生:相貌好、家境好,脾气也难得很好。俩人一起上访谈节目,老实巴交的刘恺威把家底聊了个遍,杨幂只得揪着他的衣服不时提醒。


这样实诚的男人适合生活,细水长流替代了许多激情。他们的求婚仪式很简单,刘恺威去剧组探班,把杨幂拉到一边,牵过她的手套上钻戒,说:“戴上了就戴上了,不许拿下来了。”杨幂说:“好。”仅此而已。结婚后,家里一切设计都是刘恺威做主,杨幂只是说“能住进去就好”。朋友提醒她偶尔多点情趣,她说:“又不是在拍戏!”


采访结束时,记者又问出两个关于家庭的问题,却被杨幂四两拨千斤地绕回到作品上去,真是见识到了传说中她高超的情商。娱乐圈20多年的历练,让她成为同龄女星中最如鱼得水的一位,也让她早早成为了世俗价值观中的“人生赢家”。


她说自己非常明白,人生有两个剧本,一个摊在观众面前,一个握在自己手里。

作者:《环球人物》记者 余驰疆

原创稿件,转载务经授权,否则维权到底。

更多精彩内容,请戳下方“阅读原文”。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