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 · 夜

诸位2018-04-15 11:52:28



小姐|图片来源于网络


【引】:

澳大利亚,德国,英国,新西兰,新加坡,爱尔兰,瑞士,荷兰,以色列,奥地利,比利时,卢森堡,芬兰,意大利,西班牙,希腊…2014年人类发展指数(HDI)前30的国家/地区里,有13个是卖淫合法化的。


全世界,有超过70个国家地区卖淫被认为是合法的。


在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卖淫、嫖娼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小姐”这个词在中国始终不是一个光彩的词,任何身份如果牵涉到这个词,都不会有太好的联想。


在中国,“小姐”这个职业(当然也有“妓男”),一直在这个社会表面之下暗滋存在着。高端的叫外围,低端的叫小姐,学生兼职叫援交,成人专职的还是叫小姐,他们有的游走于酒店,随叫随到。有的驻扎在按摩房随时待命,也有的在网络上明码标价需要预约,在她们的世界里,有着一套自己在暗处的生存法则。


小姐这个职业,没有光,有的只有夜晚屋里的灯光。


中国也一直存在着关于卖淫是否合法化的争论,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否该合法,或者说跟我无关我也没那个头脑去思考这种涉及人权,女权,妓权甚至社会发展等种种方面的深刻问题。


“对很多人来说,出卖身体一点都不难,难的是找不到出卖身体的合法方式。由此可以预见,卖淫一旦合法化,行业人数必然激增,其道德上的去罪化也会随之而来。”


这是我在知乎上看到的一段话,有时可能并不是该不该合法华的问题,而是这个时代,是不是适合合法化,或许,现在还不是时候。


【一千零一夜】


《一千零一夜》,这本将近400万字的阿拉伯故事集曾陪伴了无数人的童年。


今天,我不过是想用这个名字,去讲一讲小姐们的故事,或许一千零一个夜晚,也有她们的一千零一个故事。


对于小姐,一千零一夜,可能是她在这个行业里的一整个职业生涯。


一年前我曾加过一个老鸨,有些地方也叫鸡头,说白了就是专门给小姐拉生意的皮条客。当初因为好奇,微信里关注了她很久。


一个女生,还在读大学,你不会想到,这样一个女生,居然是个鸡头,一个手里握着7个国家的签证,每周会找私教习学英语,然后随时准备跑路的女生。


因为这个行业和牵涉到这里面的人都比较特殊,让我一度想去了解她们,只可惜,加了她一年多,也没从她身上了解到什么,毕竟人家从来不闲聊,每天忙着的都是打点花钱的顾客,想约人家出来吃顿饭套套行业内幕,连出来吃饭居然都是明码标价。


7000元,出来吃顿饭这是最低的诚意价,这还要看她有没有心情出来,这一下就让我退之了几里之外。想想这样的商业头脑,在这个行业一定是不少挣了,一点也不放过任何挣钱的机会。


事实证明,当她去年在朋友圈晒了一次房本,伴随着自己北漂无比艰难困苦的自述后,我明白,

她所能赚到的钱,已经是我不能估算出的了。


于是,这个人就在我的微信里静静地存在着,每每看到她发的关于小姐的朋友圈都让我对这个行业里的人群愈发好奇。


直到有一天跟朋友聊天,得益于他曾有过找小姐的经历,于是听到了很多关于小姐这个群体的事情。那时我才意识到,这个群体的人们,所能看到的可能是人最真实的样子,那些生活中表现的普普通通平平常常的人,在她们面前,或许会暴露自己别人不曾看到的真正样子。


【500红包】


那天,他跟我讲了很多,行业上的事没有吸引我,反而是每次他和小姐聊天时听到的故事,让我最终决定写出了这篇文章。


朋友他有个习惯,就是每次找小姐后,总会跟小姐聊一些有的没的,多数会围绕着“你曾遇到过哪些印象深刻的客人”展开。


这个行业,多半是“快餐”,客人们来了大多数都是为了满足生理需求,完事就抬屁股走人的。但是,不是所有客人都喜欢这种直接进入正题的方式,所以,当一个小姐变得平易近人,服务到位,甚至学会了嘘寒问暖后,在她们和客人之间,便不再是简单的皮肉交易,一点点催化出的情感上的化学反应,让这样一次经历,变成了一次美好的心灵和肉体的双重旅行。


听朋友跟我讲,有时她们会跟你聊很多,跟客人萍水相逢的关系,让很多事情在她们眼里都是但说无妨。这种陌生关系的沟通,反而不会让她们有所顾忌,就像我们平时坐车偶尔会跟司机聊一些甚至不愿跟朋友同事说的事情一样。这些陌生的小姐,对客人们来说,是再适合不过的一次性听众了。


朋友从来不会问小姐们的名字,他清楚,即使问了,得到的不过是一个随口起的化名,这样没有任何意义的答案,还不如不问。


他说曾有一个小姐给他印象特别深,那个女生看起来20出头的样子,算是入行里算年轻的了。毕竟没几个老板敢用18岁以下的女孩子做这行,那些口口声声说着未满18岁的,多数都是用假身份证来骗那些就好这口的顾客的。


一次买卖结束以后,朋友本打算撤的,可是由于过于劳累,就多呆了一会儿,这一呆,就是一晚上。


很多时候,如果不是包夜服务,客人们都会有一个时间限制,比如半个小时,或者1个小时什么的。时间呆太久并不会受到她们的欢迎,这个行业,耽误她们挣钱是谁都不会干的。


那晚他倒在床上,还是习惯的那几个问题,就像是已经总结出的social套路,怎样的提问和谈话方式会比较容易被接受,他都摸的一清二楚。


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第二天最后走的时候,他居然会一股脑儿的给那个女孩多发了500块的红包。


【爷爷】


那个女孩虽然年轻,但似乎经事不少,所以在朋友跟她聊的时候也很主动跟他聊了起来,他问到关于曾经遇到过哪些印象深刻的顾客时,女孩脸上泛起了一丝很甜的微笑。你也不知道这是职业性的假笑,还是因为遇到了聊得来的顾客,所显露的开心的笑。


她说道,看你今天好歹是我遇到的唯一一个年轻的,我就给你讲讲吧。


朋友尴尬的笑了笑,女孩子满脸轻松,随后眉头一皱,抱怨了一句:“今天遇了一整天的大叔们了,好歹是让我遇到了个鲜肉。”


起初她的那一丝微笑,朋友跟我说曾让他心中泛起过涟漪,那种波澜如平静的海面刮起的一缕微风,会让你有那么几秒感觉大脑被掏空了。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神放空,似乎在回想当初的画面。


我虽然体会不到,但看着他的样子时,我觉得他没有撒谎。我想,这并不是一般的小姐会给客人的感觉。


“你知道我遇到的年纪最大的嫖客有多大么?”


这是女孩当初问他的问题,她眼睛里写着期待,迫切的让朋友去猜,朋友猜了两次没猜对后,她又迫不及待的抢过话语权,然后说,都60多了,天呐,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都这岁数了,居然还出来嫖!这一把年纪,我差点张口管人家叫一声爷爷。


而女孩要说的重点却又不在年龄,她说那次这位大爷来到房间后,没有像其他客人那样洗澡脱衣服然后“办事”,而是让她自己把衣服脱光,躺在床上,接着自己也只是慢慢脱去衣服,然后站在床旁。


女孩子那时特别紧张,以为是遇上了有什么特殊癖好的老流氓,她自己说,平时接客,最怕遇到的就是有特殊嗜好的主儿了,做起生意来真是度日如年。


女孩躺在床上的时候,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就怕大爷一下扑到她身上,自己或者大爷各自再有个三长两短的。


可是那晚,那位大爷什么都没做,只是静静地让她躺在床上,接着他就在床周围来回走,然后上下打量着这个女孩,一点点的看着女孩每一个部位,每一寸肌肤,如同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


半个小时后,这位大爷结束了自己的交易。


女孩说这是她第一次接这么容易来钱的活儿,干躺着就把钱挣了,这买卖,真值。事后,女孩不知道是出于关爱老人还是出于对客人的礼貌,特意帮大爷穿上了衣服,走之前大爷跟女孩说了两句话,像一个空巢老人,找一个陌生人吐露一下心事一样。


退休教师,这个年纪早硬不起来了,可难免心里还会萌发那样的欲望,于是,他和她见面了,是他用退休金换来的一次精神放纵的机会。


【一生的眼泪】


朋友听完她说的自己的三观都被刷新了一下,真是感慨生活之多么精彩,人性是多么揣摩不透。


女孩坐在床上,光着上身,毫不顾忌,只穿着一条内裤盘着腿,连朋友这种久经沙场的人也开始有点害羞了,他没想到,眼前这个所谓的“小姐”,竟是如此的开朗活泼,这样与职业气质不符的自然,让他有种恍惚,他躺在床上,用被子盖住自己下半身,反而不敢像女孩这样,如此坦然的坐在自己面前。


女孩接着讲着,她说还有一次遇到过一个让她印象特别深的客人。


那天差不多是晚上八点多,天还没黑多久,刚7点出头,就来了一位客人,谈好了价钱,客人根据定位到了她的住所。刚推开房门的一瞬间,那位客人就把灯一关,然后切入了“正题”。


“说实话,他这样正常我们是不愿意的,首先是没给钱就来,这不符合流程。另外一般为了保持卫生,怎么都要先洗个澡的,可是那天,她推开门直接就来的时候,真是给我吓了一跳。”


可能都没有比他那样再直接的了,他匆忙的脱去女孩的衣服,恨不得一时间把她的衣服都撕扯掉一样。


直到开灯前,女孩甚至都没看清男人的长相,那次结束后他没有立刻开灯,而是当结束之后,一把搂住了女孩,歇斯底里的哭了起来,哭的没有一丝防备。


女孩说,长这么大,她从没见过一个人,可以哭的这么伤心。


他哭的时候女孩第二次体会到了不知所措的感觉,只能下意识的也搂着这位奇怪的客人,直到他的哭声停止。


女孩早已记不清那个人哭了多久,在她记忆里久久不能忘却的,是那个抱着自己哭的男人,哭时的样子,像一个孩子失去了最爱的东西,再也找不回来了。


之后,那人终于渐渐停止了哭泣,此刻女孩的胸前和被子都被这个人的脸浸湿了,他平静的在女孩的怀里,精疲力尽。


“今天,我刚和我老婆离完婚。”


没有问原因,没有问谁对谁错,没有问后不后悔,因为这一场眼泪,已经不要她再去窥探更多。


那天,那个人搂着他睡了很久,她,却一夜也没睡着。


他走的时候,给她补了包夜的钱,她以为那个人走的时候会给自己一个拥抱,女孩说,这是她看着那个人离开的背影时产生的幻觉。


朋友那晚也没有走,头一次包了夜,期间断断续续的聊,断断续续的交易,他说,那次,他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而不是平时一如既往的空虚。


【一碗面】


朋友讲的另外一个女生是在湖南的时候遇到的,一如即往通过他敏锐的洞察在陌生的城市找到了一位“鸡头”,听声音像一位快四十的女人的样子,朋友在她的朋友圈里搜寻了半天,找了一位心仪的女生后给了鸡头500元的“中介费”,这是鸡头和小姐们的契约,一个人负责介绍客人,收取佣金,一个人负责接客,赚取剩下的钱,对于鸡头来说,只要手里有足够多的资源,光靠跟客人收取中介费,就可以赚的盆满钵满。


朋友跟我叹了口气说,你看人家,光靠卖信息,一个月整个三五万简直轻轻松松,还不用交税。这世界,真的是没什么公平可言。


我打趣的说,要不你也去干这个?到时候警察抓你了我可不管。


朋友倒是当真,信誓旦旦的说,我现在资源不够啊,想入行,心有余,力不足。等我再积攒点资源,高低入行做个有互联网思维的新时代鸡头。


插科打诨了几句后朋友赶紧转回正题,那天,他到了选好的那个小姐的住处,一个自己整租的一室一厅的房子,收拾的干净立正,一看平时也是精心打理的样子,进去之后女生很主动,显然是有一定专业性的那种,翻云覆雨一番之后,朋友闲暇之余又跟她聊了起来。


女孩说你饿没?饿的话我去给你煮碗面,家里没什么,就剩两袋方便面了,可以将就吃一口。朋友也是头一次遇到还管饭的小姐,于是也不见外,就顺着答应了。


“说实话,这面煮的一般,倒是放的一个鸡蛋让我觉得挺用心的。”


朋友因为做饭的事情特意问了一句是不是她会给每个顾客都做饭,女孩说也不是,基本上如果是到了饭点的多数会问一句,朋友纳闷这不是很耽误时间么,影响接下一个客人怎么办,一天少接一个客人就少挣一份钱啊。


女孩子回答显得自然而精明,她说一碗面可以让这个客人更好的放松,不至于把这样一件事当成一笔纯买卖,这样的好处是多数客人不久还会找她,虽然当天可能会影响她少接一个客人,不过长期来看还是会让她的买卖更多一些。


“那天,感觉自己被上了一课。”,朋友苦笑道,她研究消费者心理比我一个做消费者分析的洞察的都透。


【SM】


边吃边聊的时候,朋友饶有兴致的问起了关于客人的事,女孩也不避讳,就随口讲起了曾经遇到的一些有意思的事,也有一些让她难以启齿的事。


她说自己有一次遇到过一个客人,是喜欢SM的,喜欢的还不是那种滴蜡小皮鞭什么的,而是喜欢喝niao。


听到这时朋友差点把嘴里的面都吐出来,女孩意识到好像说的不合时宜,连忙道歉,说忘了他在吃面了,朋友也礼貌性的忙说没事没事,此刻,听她讲完,比面的吸引力要大的多。


女孩接着跟他说,那次那个客人在结束后,非要喝她的niao,女孩也是没遇到过这样的客人,再加上自己实在接受不了,就想委婉的拒绝掉,说自己确实没有。


可是架不住客人一再要求,甚至都到了哀求的地步了,客人跪在地上,如同乞求主人一样,可怜的看着她。最后她实在架不住客人软磨硬泡,外加担心自己如果始终不答应,客人再有什么过激举动,于是就想着答应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当时客人非要看着她准备,她心就特别虚,毕竟有双眼睛盯着自己,谁也不舒服,这上哪能准备好的,结果经过多次谈判,客人同意转过身去,等她准备完毕再转过来,这折腾一番,才满足了客人的要求。


女孩手揉了揉眉头,深深的叹了口气说,唉,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说着从手机里翻出了一张图片摆在了朋友面前,一张SM各种玩法的信息表,里面详细列着各种sm的等级,边给朋友看边苦笑着说,这里面的,舔高跟鞋的,舔脚的,捆绑的我都遇过了,感觉再干几年,这表里的每一种我都能集齐了。


听着女孩讲的这些,最后的那碗面,朋友还是没有吃完。


【富二代】


女孩接着跟朋友讲,自己有次还遇上过一个富二代,男生年纪不大,看着还比自己小的样子,虽然客人见的多了,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开个跑车出来找的,而且毕竟以她们的价位,并算不上高端,在她眼里,富二代是只会睡高端模特才对的。


那次男孩出来找的目的也很奇葩,女孩说这的时候还特意卖了个关子,问到朋友,“你一晚最多多少次?”


朋友带着点骄傲,然后又故作平静的说,差不多六七次吧。怎么了?


女孩平静的“哦”了一声,平静的让的人感觉有种不屑,女孩一脸严肃,你猜他多少次?


特么13次!


什么?朋友一脸大写的尴尬,这tm是畜生么?听到这里,我都有些不信,毕竟这个数字自己也未曾尝试过,想想即使再年轻力壮,也不用把自己的身体这么孤注一掷吧,以为自己是种马么?


女孩反复强调是真的,毕竟是自己亲身经历的,说这话的时候女孩没有一点美好回忆,只是不断吐槽那次差点要了她的命。


她说那次,小富二代走的时候,给自己多拿了1万块钱,当作对一晚上折腾的补偿。她苦笑道,这钱,可真是拿命换来的。


【学生】


对与自己找小姐的经历,朋友更觉得自己像一个游走在世界的浪人,带着一个泛黄的本子,去记录身边的故事一样,他说神农可以尝百草,自己也想尝试百位姑娘。


对此,我哑口无言,完全不知道接下来怎么接话。


接着,朋友还跟我讲起了一位学生身份的小姐,一位真实的学生,并不是那种鸡头随便给安的身份设定,当说到这位学生的时候朋友颇有感慨,他说,他也是通过她才知道,她们这些人的收入水平大约是多少。一个让他始终无法释怀的数字。


他找到这位学生的时候也是通过鸡头,可惜鸡头下面还有老板,最后,1500的价,鸡头抽500,老板抽500,给到这个学生手里的就只剩500了。


朋友听完心里都替她不甘心,才500,这是朋友万万没有想到的,最后出卖身体的只有她自己,可是有三分之二的钱却让鸡头们搜刮去了,这年头真是卖力干活的还不如坐收渔利的。


就这样,女生还略带炫耀的跟他说,自己曾经3天挣了一万多,而朋友当时的心情,真是不知道该佩服她替她高兴还是该沉默该不齿于她。


女孩告诉他自己就假期出来挣些零花钱,开学就不干了,可是当朋友听她说自己曾一个月花掉10万的时候,朋友已经确信,这条路,她退不出来了,花钱如此大手大脚,离开这个行业,朋友可不信她能变得突然勤俭节约。


就像曾经一位小姐告诉朋友的,没几个人能从这行全身而退,做这行的多数没什么一技之长,都是靠身体换钱,想明白的就趁年轻吃着青春饭攒个几年钱,然后不干,而有的,平时花钱大手大脚的,离开这行是完全没法适应没有钱的生活的,毕竟这种来钱速度,以这些人的能力,不会再找到其他途径。


朋友也终于明白,那些口口声声说干个几年就洗手不干的,恐怕走不出这个深渊,除非是年龄已经超出了这个行业的黄金时期。


物质浮躁的年代,金钱使人快乐似乎成了无法反驳的真理,当人们越需要钱,越通过钱能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时,越会对金钱产生迫切而近乎疯狂的追求欲。致使想要脱离对金钱的追逐,会变得难上加难,就如同戒烟一样,成功率低的可怜。


【男朋友】


结束的那天朋友加了学生的微信,原因是女生说可以私下单独约她,只要不被老板知道,都是可以私下出来的。这样的目的,无非是自己也不想让别人抽油这么多。


之后当朋友翻看她的朋友圈时,发现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东西,看着更像是一个小号,直到有一天,朋友偶然发现她那天在狂发朋友圈,晒各种朋友给她发的红包的截图,原来那天她过生日,而其中的截图里,还有她男朋友的,她说着暧昧的话,感谢着男友的浪漫和爱意。


可朋友说,她那天跟自己说她没有男朋友。


【动物】


朋友曾遇到过一位头发长到腰间的女生,真的是那种可以用长发及腰来形容,她身材苗条,头发又恰巧莫过腰间盖住了臀部,给人留下了更多的遐想空间。


朋友那次彻底被她的长发吸引,以至于会时不时的把手在她的头发间滑动。


而女孩却为此一头苦恼,事后聊天的时候女孩说自己想把头发剪掉,朋友不解,这么好的头发剪掉干什么,岂不是很可惜,多少年才能留出这么长的头发啊,怎么还想剪了?


“我这头发,有客人喜欢的,确实会给我带来一些回头买卖,可是也会让一些客人暴露自己比较野蛮的一面。”


野蛮?


女孩说自己曾遇到过一个客人,真的是那种表面斯斯文文的那种,起初她以为自己遇到了一个素质高的客人,可是没想到等开始的时候客人的反应让她大跌眼镜。


客人狠狠的拽着她的头发,像是一头野兽刚征服了一只猎物一样,他的每一下都显得那么野蛮粗鲁,另一只没有抓的头发的手在她身体上来回动的时候,十分粗暴,抓的她很疼,完全是一种在对待一个奴隶的姿态。


之后女孩看到客人的手指间居然残存着几缕自己的头发。


“我们这行确实不是一个什么光彩的职业,但正是这个职业,让我看到了人们真实的样子,她们表面如常人一样,再普通过了,但有的,不过是衣冠禽兽。”


“我能看到平时坚强,在我这里无比害羞的,我能看到平时斯斯文文,在我这里粗鲁没素质的,我能看到平时大大咧咧,在我这里却细心体贴的。我能看到的,是你们看不到的。”


期间,她抽了好几根烟,看来,她经历了不止一次不愉快的经历。


朋友那天下意识的搂了她一会,而女孩,也职业性的在他怀里靠了一会。


对于她们,不会跟任何一个客人产生多余的感情。


【耿直】


长发女孩其实很个性,她是那种看人不顺眼,甚至会直接拒绝掉这单生意的人。朋友说自己那天算是运气好,聊天期间女孩特意把老板给她发的微信聊天记录给自己看。


喏~


“我看这小伙挺靠谱,你好好照顾人家。別整天净由着自己性子,说来脾气就来脾气。”这是老板在朋友跟她进了房间后微信叮嘱给她的话,朋友看完心里就跟得到班主任的表扬一样,突然心里美滋滋的。


女孩告诉她,自己性格比较直,所以说话的时候也口无遮拦,有时很容易给顾客弄的没了兴致,甚至还有投诉她的,但是她说自己就这样,遇见不顺眼的就不接,爱咋咋地。


有一次遇到一特没素质的客人,非要不戴T,在她们这行里,这已经是每个人最低的底线了,各种花式服务她们都可能在时间和经验的积累下会渐渐满足客人,但唯独不戴T,是这个行业,也是几乎每个人的底线。


那天,客人反复多次提出不戴,最后直接把T摘掉准备再开始的时候,女孩终于忍不住了,上去就给了客人一巴掌,她说,在这个行业里,能像她这样扇客人的恐怕都没几个。


而为此付出的代价,是她的老板,不得不将她们当时的根据地(一小区里的复式住宅)暂时关门几天,以防客人举报,她们再被警察给一锅端了。


女孩说这些的时候也承认自己当时冲动了,只是如果再有一次,她依旧会扇出那一巴掌。


如果那天不是老板一心挺着她,客人没敢放肆,要不指不定要还她几个耳光呢。


聊天期间,朋友跟我提及了多次这个女生,让我一度怀疑朋友是不是对人家动了心,朋友说根本不是,只是这个女生太特别了,让他有些不能忘怀,我说,那不还是动心?朋友说,屁,这跟动不动心没半点关系。


朋友那晚对她有了莫名的好感,期间聊天时他才得知,女孩平时是根本不允许客人亲自己身体的,哪个地方都不行,而那天,朋友第一次亲她的时候,女孩完全没有表露出拒绝,所以他一直以为是可以亲的,结果事后才知道,女孩是心里觉得朋友第一次去,别再让人家觉得亏了,才没拒绝。


朋友得意之余顺势来了个包夜服务,结果包夜之后,女孩说什么也不让亲了。。。


朋友是个老油条,最后还是没事趁女孩不备的时候偷偷亲了她两下,听朋友讲自己如何如何得逞时,就像一个智障的孩子一样,真是不知道他哪来的那股得意劲儿。


【善意】


朋友说她们这行虽然职业不齿,但大家也都是普通人,说什么被生活所迫走投无路倒也谈不上,不过是个人选择为了挣钱罢了,只是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就要想办法达到自己的目的,对于她们来说,挣钱是首要的。


一次朋友找小姐的时候特地找了家主题酒店,结果等小姐进了房间,赶紧拽着她要走,说这地方不行,告诉他那家老板人不行,在个别房间装了偷拍摄像头,偷拍住酒店的情侣什么的,然后特意带着他把房间退了,让朋友从新找了另外一家。


之后听姑娘说自己也是有一次听客人说的,因为客人吃过亏才告诉她的。


那家主题酒店在大学城里,平时有很多学生情侣会到那开房。中国这个地方又有很多让你想象不到的灰色产业链,倒卖这种偷拍的情色视频就是一个,外加老板本身人就不是什么正经人,所以才会有这种情况。


朋友那天突然觉得自己像逃过一劫一样,觉得无比庆幸,毕竟谁想自己被偷拍啊,尤其是万一某天在网上看到了自己的视频,那还活不活了。


聊这些的时候,跟朋友都感慨,中国的灰色产业真是已经让人无法想象了。


以后出去住酒店尽量住正规点的吧。


【假冒】


这是朋友跟我讲的最后一个人,一个身上有两道疤的小姐。


朋友是典型的外貌协会,找小姐更是如此,当然了,估计哪个客人都是这样。那天他从经常联系的鸡头那里约了一个姑娘,看照片年纪不大,鸡头也强调是98年的姑娘,各方面都不错,包他满意。


于是还是那样给鸡头了500红包,然后鸡头把地址发给了他,他就开车过小姐的地方去了。


等进了门,由于她特意把屋里的主灯关了,只留了一个落地灯,所以屋里并不是太亮,因为以往遇到过挂羊头卖狗肉,照片跟本人不是一个人的情况,所以朋友习惯性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人,最后朋友确认,自己再一次失手,遇到了冒牌货。


顿时没了心情的他追问到女生,这照片也不是你啊,起初女生还装傻,怎么不是,这就是我呀,怎么?不像?


朋友一下火上就上来了,是不是你不知道么?瞎子才看不出来这不是本人。


女生见朋友这么咬着不放,于是最后心一虚就承认了。


朋友一气转身想走,毕竟买卖还没开始,也没给钱,顶多走人再让鸡头给安排一个,可是女生并没有像以往朋友遇到过的一样,任由客人离开,因为像这种难缠的主儿一般都是送走比留下好,谁知道之后会有找什么麻烦呢。


女生拉了一下朋友,说道,要不你试试,最后你要是满意,钱我不收了行么?


这一句话,像是一句千斤坠,一下定住了朋友往外走的脚,不是因为有便宜可占了,而是他从没遇到过一个会主动挽留自己的人。


【伤疤】


那晚,朋友起初并不在状态,直到他真的开始认真打量眼前的这个女生,小腹上一个集合图案的纹身,看着并不是那么高端充满艺术气息。


第一次结束后朋友渐渐觉得她的服务还不错,于是就准备多呆一会,之后他仔细打量着这个女生,当他再次注意到她小腹上的纹身图案时才发现,原来,这个图案下面,是一道横向八九里面宽的疤痕,朋友虽没见过别人生孩子,但也能一眼看出来,这一定是因为破腹产而留下的刀口。


躺在床上朋友头一次问了一个他从来不会问的问题,就是你今年多大?


因为他看得出来,眼前这个女生,绝对不是鸡头介绍的年纪,女生转身去摸自己的手机,然后装作要玩手机,说问这干嘛?


朋友觉得似乎这样并不是太礼貌,于是心想着就算了。


躺在床上时女生玩着手机,朋友往女生身边靠了一下,发现她左胳膊上还有一道疤痕,好奇心又一下冒了出来,随口问道,你胳膊上这疤怎么弄的啊?


“男朋友砍的。”


“卧槽,砍的?”


四个字,两个字是脏字,朋友身子挺了挺,坐了起来,然后打量着女生胳膊上这道疤,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还有这样的男的?对自己女生下死手?


“为什么啊?疯了吧。”


“有一回在家里吵架,吵的有点凶,他就超起家里菜刀砍了我一下,还好当时穿了件皮夹克,挡了一下,要不砍的更深。”


“这tm神经病啊,大老爷们对tm女生下手?”,朋友一直很痛恨打女生的男的,记得有次出去吃饭,朋友见了路边一男的连扇了对面女生两个耳光,给朋友气的上去给那男的就是一脚,最后还是人家女孩给拉开的,我都说,朋友就是精虫上脑,瞎管闲事。


“当时给我吓坏了,好几天没回家,最后决定还是要分手,然后他不愿意,刚开始还求我,见我不回心转意,最后直接给我打电话说不合好就去砍我妈,还是给我妈发恐吓短信,最后我妈给我打电话说,打死都不能合好,我妈就等着他来砍,倒要看看他有没有那胆,那段时间我爸跟我妈叫了好几个表哥到家来,就等着他去,最后也没见他来。”


“最后我自己担心他再有一天报复我,就干脆离开家里,出来打工了。”


朋友说女生说这些时轻描淡写,似乎早已看淡了一切的样子,到最后他也有没有开得了口,去问关于肚子上那道疤的事,他想,或许每个人,都该有点自己的隐私吧,萍水相逢,何必要刨根问底。


【一千零一夜】


小姐这个行业我终无法去评价她们的对错和好坏,有人觉得她们会破坏别人家庭,有人觉得这是一个无耻卑贱的职业,有人觉得她们都是下贱的代名词,有人觉得这样,有人觉得那样。可是因为有需求,所以这个行业在几百年来,一直还是存在着。


时代有时不会给她们以机会走到阳光下,她们就这样在暗处生存,她们一生遇到的男人数量恐怕是我们无法计算的,而她们所经历的好的,不好的,也同样是我们无法体会到的。


在她们从事这个行业的每一个夜晚,她们都在用自己的身体和眼睛,经历着人们最本质最真实的样子,或许她们像是社会的一双眼睛,在黑暗处,看着地面上阳光下那些人们不敢表露的样子。


她们又像是一面镜子,在把这个社会别人看不到的一面反射给这个社会,只可惜,反射的光却穿不过黑暗。


一千零一夜,这可能是一个小姐,一整个的职业生涯。




-END-




本文由诸位编辑整理并发布

文|诸位  图|源自网络

编辑|诸位

合作/转载:zhuweiyx@qq.com




为了保持点儿逼格我们故意删掉了二维码

We remove the QR code for keeping BIG

但如果你真的想关注我们,我想总会有办法的

If you want to follow us,there is always a way








我们还活着,所以别妥协










    

                                



                大千世界 |你我皆是诸位                  

只传递故事|至于对与错真与假好与坏|留给你



 我在等你的故事  投稿请私信 Welcome to contribute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