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姆斯夜谈20180323

自元麒说2018-10-10 16:08:48

            想了许久,觉得夜谈的名字还得叫“吉姆斯夜谈”。

       这就好像用惯了晨光的考试笔,突然换成了Pilot的所谓的更加高档的笔却怎么也用不惯。


       我不知道“吉姆斯夜谈”能写多久,算一算到现在也接近两年。换句话说,我不知道这个公众号我可以运营多久。因为在此之前的6年里我做的许多事情都是虎头蛇尾,泛泛而终。就连房间里断了三弦和六弦的吉他一直摆在那里,没有送去修。也许很多人都有和Eric一样的疑问,以前在空间和朋友圈发文章挺好的,为什么一定要有一个公众号呢?很大程度上是受了Wet ZengJennifer的影响,一开始也是Jennifer在空间里发一些夜谈,后来WZ也有了公众号(@味噌记),Jennifer也申请了(@您的好友老王)。并不是说别人有了公众号我也一定要有一个,而是觉得这些夜谈是我们即时的思想,就像Jennifer在她的夜谈里提到的:“几篇夜谈难产而终,就连原稿都找不到了,不同的时间有不同的心境,主观的意识不同了。”过了那个时间,夜谈就写不出来了。所以我才想要有这么一个公众号,把自己不同时刻不同心境的想法记载下来,十八年后在人民公园的鹤鸣茶社里和老龚和他的朋友们一起翻看,也会觉得这个时期的自己是怀揣着对生活的渴望的。

       前些天自己一个人默默看完了《无间道》,还是感叹了一番2002年的陈冠希和余文乐的盛世美颜。


       其实在四五年前的电影都还是90100分钟的阶段,哪像现在的电影,不是两个小时起步都不好卖座。很多人看《无间道》都沉迷于互相卧底的紧张刺激,还有华仔在天台上的那句“我现在想选择做好人啊”

       其实刘建明一开始就选择了做好人,韩琛在一开始让他选择,他就决定好了。想比起来,陈永仁就悲惨多了,葬礼上面也只赚得前女友的几滴眼泪。其实我多希望他能够活下来的,至少还可以和漂亮心理医生小姐姐共度余生,不过香港警匪片就是这个套路,卧底警察总是用来搏眼泪的角色。

       我到现在才知道以前谢老给我们讲的“三年又三年”这句话出自《无间道》,但不知道她那个时候为什么不连带出处一起给我们讲了。


让我一度认为这种具有高度哲理性的句子是她原创的。三年又三年,余文乐变成了梁朝伟,唯一不变的,可能只有不断播出的警匪片。

       下一个三年,现在坐在教室里一起写英语卷子的人们又会在哪里,没有导演,也没有剧本,也没有联络员。

       用一个已经被用烂了的成语来概括:

       随遇而安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