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漫读】领读特辑||红楼梦~19-20~1

大鱼共读2018-09-20 12:15:59

大家好,我是编辑小鱼,今天开始由我为大家领读《红楼梦》第十九、二十回。

 

今天我就先谈谈我漫读活动及《红楼梦》的浅浅的认识。

 

书有百样,读书方法就应该也百样。有些书翻翻就可以了,有些书可以读一辈子,我觉得《红楼梦》就是一本值得读一辈子的书。

 

什么是“漫读”,我先把它理解为“慢”读。正如品茶,喝快了,就是牛饮了。

 

我们的共读《红楼梦》一共有十期,每期8回,平均一周两回,在时间上从容了,才能把速度慢下来。

 

有了从容的时间,才能慢慢的品,慢慢地发现,慢慢地悟。

 

然后是“漫”,漫是一种流动,是一种闲适,可以漫延、恣肆。读的时候可以很轻松,不必学专家似的索引推敲。可以让自己的思绪任意随作者的文字流转,言有尽而意无穷。

 

读书是为何,读书就是读自己。所谓读自己,一是共鸣,二是有自己的理解。

 

每天的漫读我基本只攻一回,一般会有三天左右反复读一回,目的是要细读、精读,读出问题,读出感悟,读出共鸣。

 

感兴趣的地方多读些,可能会有新的收获;难读的地方啃一啃,想不进步都很难。


小鱼

2018.3.1


有关《红楼梦》研究的书有很多,也可以选择性的读一读。可惜我只读过白先勇的,听过蒋勋的。听听别人的观点,可以学习,可以补充,也可以有顿悟,甚至可以不认同。

 

《红楼梦》在中国古典小说里文学成就最高,这一点应该是毋庸置疑的!它是如何成为最高峰的?


其一,《红楼梦》是为数不多的一部由文人独立创作的作品。中国古典小说有不少脱胎于历史,话本,神话传说,如四大名著的另三本,都不是作者完全独立的创作。据说第一本由文人创作的长篇白话小说是《金瓶梅》,但还是借了武松的故事切入。而深得《金瓶梅》壶奥(脂砚斋语)的《红楼梦》比《金瓶梅》有着巨大的进步。

 

其二,《红楼梦》里塑造了一批个性鲜明的圆形人物。所谓圆形人物,是指性格复杂多变的人物,它和扁平人物是一组相对概念。扁平人物”又可称之为类型人物,很多神话,寓言,传说中的人物就是扁平人物。古典小说《三国演义》中也有不少,如诸葛亮是“智”的化身,关羽是“义”的化身,刘备是“仁”的化身,张飞是“勇”的化身,曹操是“奸”的化身,等等。


而《红楼梦》里的人物突破了简单的“好人”“坏人”的区分,一个个性格复杂,有血有肉。比如王熙凤,既有善的一面,又有狠的一面;才干很高,但也缺乏些远见,大智慧等。贾宝玉一身毛病,也不喜欢读书,但爱惜女孩子,把在当时社会地位低下的女子捧上了天。


这些人物不仅性格复杂多面,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性格是不断发展的。比如贾宝玉开始觉得女儿是水做的,见了便觉清爽,后来看到大观园里的老婆子,却发出了“女人一嫁人就变了”的感慨。起初贾宝玉认为所以的女子都会围着他转,后来才知道他不能得尽所以女子的。再如林黛玉对薛宝钗的态度变化等,只要你留心,会发现很多这方面的例子。《红楼梦》里的人物是我喜欢红楼梦的第一原因,也是最主要原因,每每读时,总觉得这些人物会从书中走出来。


第三,《红楼梦》的结构是复杂的,借用蒋勋的编织说,《红楼梦》里往往多线交织,主线与支线交织,欢乐与悲伤交织,繁华与凋零交织。作者将众多的人物,纷繁的事件,有机地组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主体的网状结构,全方位多层次地给我们展示了一幅宏大的生活画卷。

 

第四,细腻逼真的细节描写。红楼梦里的细节之细,之多都值得我们一遍又一遍研读。

1

1

1

中国传统文学的主题似乎总离不开惩恶扬善,因果报应,或是才子佳人,有情人终成眷属之类。宣扬的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或忠诚、孝顺、礼义、廉耻。所写人物多平面化、脸谱化,标签化。常以道德评价人,《水浒传》里的潘金莲被贴着“千古淫妇”的标签,有谁体谅过她青春年华被迫嫁与又矮又丑的武大郎之苦。

 

“文以载道”,似乎一篇故事不说一点大道理就不是好故事。可是传统戏曲里的人物我就记得一个红娘,因为她活泼可爱,因为她大胆机智,敢于冲破礼教束缚,因为在她身上,我们看到了人,看到了人性。

 

一部《牡丹亭》流传最广的是《皂罗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赏心乐事谁家院,良辰美景奈何天”,(二十三回)林黛玉在梨香院外听到也点头自叹,心下自思:“原来戏上也有好文章。”可我要说,这样的好文章毕竟不多。

 

连金庸也免不了“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思想的束缚,好容易写了个杨过,但还是要走上战场,不能完全超脱。


《红楼梦》绝不如此,《红楼梦》不告诉你好坏,对错,没有仁义礼智,没有道德教条,它就是写人,把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展现在你面前,你读懂了这些人,也就读出了你自己。

 

小人物之李嬷嬷

 

《红楼梦》的精彩不但在于许多大人物写得好,小人物也很出彩。十九回里有个小人物李嬷嬷就是一个有意思的小人物。

 

李嬷嬷是跟宝玉的奶妈,虽是奴才,但因为奶过主子,所以身份有些尊贵。李嬷嬷也因为这一点有些自视甚高。


我觉得李嬷嬷就是一个家长的代表。虽然宝玉有自己的亲生父母,但父亲贾政有点像个符号,宝玉和他其实很疏远。母亲王夫人虽然比父亲慈爱很多,但毕竟不亲自抚养宝玉,毕竟关系也不会那么亲密。而奶妈李嬷嬷从小奶着宝玉,一部分其实代替了母亲的身份。


李嬷嬷是那种因为养育了儿女而觉得孩子仿佛都是自己的,什么都要听他的,不然就是不孝顺的家长。李嬷嬷第一次出现应该在第三回,写他陪宝玉睡觉。正式开始写他主要在第八回。第八回写宝玉去宝钗那里玩,薛姨妈留宝玉吃饭,宝玉要喝酒,李嬷嬷上前阻止,弄得宝玉兴致败坏。后被薛姨妈和林黛玉给劝走。之后,李嬷嬷到宝玉住的地方,又是拿走宝玉给晴雯留的点心,又是喝了宝玉的茶,等宝玉知道后,气得要撵走李嬷嬷,还是袭人劝了宝玉才了。再来看第十九回,李嬷嬷来请安,宝玉不在,看到一群小丫头在房中疯玩,气不打一出来,就教训起这些丫头们。


(原文)

因叹道:“只从我出去了,不大进来,你们越发没个样儿了,别的妈妈们越不敢说你们了。那宝玉是个丈八的灯台——照见人家,照不见自家的。只知嫌人家脏,这是他的屋子,由着你们糟塌,越不成体统了。”


瞧,这几句话是不是看出家长态度来了。小时候,要是把家里弄乱了,家长后来肯定得说教一番,记得有一次在同学家,和她一起玩起了她妈妈的毛线,弄得乱七八糟,后来她妈妈狠狠教训了她一通。再往下,李嬷嬷看见一碗酥酪(即牛奶),就怪没有给她送去,小丫头说是给袭人留的,李嬷嬷还大骂了一通袭人,越骂越气,一口气喝了酥酪。


(原文)

李嬷嬷又问道:“这盖碗里是酥酪,怎不送与我去?我就吃了罢。”说毕,拿匙就吃。一个丫头道:“快别动!那是说了给袭人留着的,回来又惹气了。你老人家自己承认,别带累我们受气。”李嬷嬷听了,又气又愧,便说道:“我不信他这样坏了。别说我吃了一碗牛奶,就是再比这个值钱的,也是应该的。难道待袭人比我还重?难道他不想想怎么长大了?我的血变的奶,吃的长这么大,如今我吃他一碗牛奶,他就生气了?我偏吃了,看怎么样!你们看袭人不知怎样,那是我手里调理出来的毛丫头,什么阿物儿!”一面说,一面赌气将酥酪吃尽。


李嬷嬷自认为奶了宝玉一场就了不得了,有什么好东西孝敬她是应该的。第八回的点心和茶,这回的酥酪。这里的李嬷嬷显得有些不通情理,但其实可以理解,她觉得自己辛苦一场把宝玉带大,宝玉孝敬她老人家是应该的,这应该符合封建社会伦理道德。相当于现在的父母,动了儿女的东西,儿女还能有什么话说?


站在宝玉的角度,当然烦李嬷嬷了。第八回中李嬷嬷真像一个妈妈在一旁不停的啰嗦,劝阻宝玉喝酒也就罢了,还要搬出贾政来吓宝玉,这是宝玉最不能忍的,心里当然十分不痛快,更为后面因吃了他的东西气得要撵走李嬷嬷埋下伏笔。这一回,仍然讨厌,管丫鬟,随意吃东西。宝玉知道后又要发脾气,好在被袭人混过去。


冷静思考,宝玉对李嬷嬷的态度有没有些过分呢?其实,宝玉眼中只有姐姐妹妹们,即使是丫鬟也是十分爱惜的。他说“女儿是水做的”,注意这里说的不是“女人”,是将李嬷嬷之流排除在外的。他很奇怪:“怎么这些人只一嫁了汉子,染了男人的气味,就这样混账起来,比男人更可杀了!”可见对已婚妇女,宝玉不但不欣赏,甚至是憎恶了。所以,李嬷嬷管他,他不服;李嬷嬷吃他的东西,他不高兴。当然,这里也有对似乎是妈妈的一种叛逆。


但是,李嬷嬷毕竟是他的奶妈,从小把他带大,怎么样也有养育之恩,为了几句管教,吃了点留给女儿的吃的,就要撵了她,难道不过分吗?试想,如果是哪个女儿来管他,他会这么不耐烦吗?哪个女儿东他的东西,他会这么生气,晴雯撕扇就是最好的例子。再来说说李嬷嬷为什么大骂袭人。袭人在《红楼梦》里除了薛宝钗是第一个会做人的,可在李嬷嬷嘴里却如此不堪。“难道待袭人比我还重?”“你们看袭人不知怎样,那是我手里调理出来的毛丫头,什么阿物儿!”

二十回骂得更狠。


(原文)

只见李嬷嬷拄着拐棍,在当地骂袭人:“忘了本的小娼妇!我抬举起你来,这会子我来了,你大模大样的躺在炕上,见我来也不理一理。一心只想妆狐媚子哄宝玉,哄的宝玉不理我,听你们的话。你不过是几两臭银子买来的毛丫头,这屋里你就作耗,如何使得!好不好拉出去配一个小子,看你还妖精似的哄宝玉不哄!”


大家想想宝玉,宝玉把爱都给了丫鬟们,这个奶妈心里是不舒服的,她眼中的袭人不会像别人眼中的袭人那样。这里大家可以想像一下婆媳关系,这个李奶妈当然觉得如果没有这些丫鬟,宝玉肯定会对她好。王夫人这个正经婆婆倒十分喜欢袭人,也许因为她和宝玉的关系其实没有李嬷嬷和他关系近。


李嬷嬷虽管着宝玉,其实也是真爱宝玉的。五十七回,宝玉听紫娟说林黛玉要回苏州,急得发呆失去知觉,袭人等不敢直接回上面,先找来李嬷嬷,“一时李嬷嬷来了,看了半日,问他几句话也无回答,用手向他脉门摸了摸,嘴唇人中上边着力掐了两下,掐的指印如许来深,竟也不觉疼。李嬷嬷只说了一声‘可了不得了’,‘呀’的一声便搂着放声大哭起来。”可见李嬷嬷对宝玉十分心疼。

重读《红楼梦》,对以前觉得很厌烦的李嬷嬷对了一份理解。她毕竟是一个传统女性,我们不能对她要求太高,总体来说她还是希望凭宝玉奶妈的身份获得自己的利益。谁活着都不容易。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