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巧妇于淑英包办1987版红楼梦花灯

海门日报2018-04-15 11:11:23


本网讯 (记者吴永生 通讯员葛晓雯)在我们小时候,新年里大人都要买花灯,给小孩拖着嬉戏。但是现在不少传统的手工技艺逐渐失传,像扎花灯,如今会的人已经不多。不过,在海门港新区新群村19组,于淑英一直守护着扎花灯这门老手艺。

小花灯很讲究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于淑英家,就被客厅里花花绿绿的花灯给吸引住了,提篮灯、盆盆灯、兔子灯……活灵活现,栩栩如生。于淑英与丈夫蔡春欧正做着花灯,箩筐里摆满了已经剪好的彩布,在一桌子上,整齐摆放着数把各式刀具。

看上去,花灯就是用铁丝扎一个框架,外层再贴上一些彩色布而已,实际上做起来可没那么简单。于淑英介绍说,做花灯从拉直铅丝、搭架子、剪布、刻花型,到最后组装、粘贴,大大小小得好几道工序。而且每一道工序都没机器代劳,全靠手工操作,很费工夫。


“就算掌握了这些工序,也不意味着就会做花灯了,因为每个环节都有讲究,哪一关没做好,都会影响花灯成品的效果。”于淑英拿出一把刻刀说,花灯上的每一个图案都是用刻刀制作的,将花布刻成不同的花型,再贴到花灯上。更重要的是,花灯的式样很多,图案更多,做会了这个花灯,下一个花灯怎么做又是新问题,因此做花灯需要有想象力,需要一定的美术功底,成为一名成熟的花灯制作者,少则5、6年,多则10多年。

于淑英告诉记者,30多年前,她随丈夫来到苏州,跟姑苏灯彩厂的两名师傅学习花灯制作工艺,10多年后,她成为一名抢手的花灯手艺人。1987年版电视剧《红楼梦》中的所有花灯都是由她制作的,萧湘馆走马灯、皇冠宫灯、六角花鸟宫灯、四季宫灯等30多个品种。前几年,她还为新加坡做过花灯。如今小到兔子灯、大到高2米多的花灯,她都能制作。

花灯生意不好做

扎花灯是一门古老的工艺,也是一个民族的文化,花灯制作工艺已被列为苏州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花灯生意越来越淡,与之相伴的是于淑英的生意也越来越少。

蔡春欧介绍,上世纪80年代,每逢节日,花灯在苏州比较畅销,于淑英也成为当地多个花灯厂的抢手人才,于淑英每天奔波于多个花灯厂,每个月工资超过300元。但是进入上世纪90年代,人们对传统花灯的需求逐渐减少,再加上花灯生意季节性强,销售旺季才两个月左右,而且非手工制作的花灯也抢占了部分市场,以前从事花灯制作的工厂陆续关门停业。姑苏灯彩厂关门了,苏州民间工艺厂生意也淡了,多数是日本、新加坡等地的定制产品,前几年上海工艺厂也歇业了。总的来说,花灯制作已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有意寻找“接班人”

知道于淑英精通做花灯,缘于蔡春欧给本报的报料。3月底,记者接到蔡春欧电话,称他的妻子会做花灯,希望通过本报寻找手艺接班人。

“现在都没什么人做花灯了,太辛苦,又赚不到多少钱,连我儿子都不愿接手。”谈起做花灯的前景,于淑英并不乐观,她的师傅已经去世多年,目前她还在苏州民间工艺厂打工,但做花灯的人很少,这门手艺正面临失传。

今年春节前,于淑英回到了海门港新区老家,在家里做起了花灯,虽然引来了不少村民围观,但没有一个人愿意学这门手艺。她与丈夫也走遍了海门各个乡镇、园区,花灯在海门很少见,除了春节、元宵节前后偶尔能看到兔子灯外,其他花灯几乎没有看到。

“儿子在上海工作,他不愿意干这行。”于淑英说,叶落归根,在苏州再干几年,她就打算回老家。她希望有人能跟她学做花灯,因为纯手工制作花灯的技艺毕竟是一种文化,一个民俗文化。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