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教育背景的人可以创作《红楼梦》?

戏红闲斋2019-06-11 02:29:13

我们在阅读《红楼梦》时,在建设红楼梦研究著作数据库时,经常遇到一些基本问题绕不过去,而且常常为这些问题所困。

一是《红楼梦》作者是谁?二是《红楼梦》的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是否一人所作?这些都是《红楼梦》的基本问题之一,本小文在此做一些猜想,可能属于胡说八道,贻笑大方。好在正如本公号名称一样是戏红闲斋。即戏说《红》,且在闲斋中胡猜,也就可以暂时放下搞自然科学时的心态,权当一孔之见,浅陋之见而已。

《红楼梦》的作者是谁?目前所有公开出版的《红楼梦》,皆明确写明前八十回是曹雪芹所著,后四十回为高鹗所著。这是一种共识。这种共识的原因,第一,来自于胡适对《红楼梦》作者的考证;第二,是因为《红楼梦》书前的楔子中提到曹雪芹,并说明是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的。

胡适考证的结果有无道理?有,那是有事实做依据的,不是空口无凭。在没有发现新的证据前,一般是不能随意否定。除非能够提出较为足够的理由。

《红楼梦》一书前面的楔子里提到曹雪芹,这是事实。因为这毕竟是原始文字,因此有非常高的可信度。

但是在建设数据库时,通过阅读《红楼梦》,以及阅读不同的《红楼梦》研究者著作时,却常常让我们对这种说法,产生怀疑。其原因是:一是在阅读《红楼梦》时,常常会感叹于《红楼梦》的文学功历和艺术修养。比如有些人经常会在不同的场合(如网上、微信等)讨论《红楼梦》的文学成就,甚至有时争吵的脸红耳赤。二是在阅读不同的《红楼梦》研究者著作以及建设红楼梦研究著作数据库时,常常有研究者出版和发表新的《红楼梦》作者的研究著作,有时阅读这些著作,对其所提出的某些观点,读来也感觉到有些道理。

究其主要原因,笔者感觉下面的说法比较中肯:曹雪芹是否有条件写《红楼梦》?换言之即创作《红楼梦》的作者都需具备哪些基本条件?只有搞清这些问题,方才能够讨论《红楼梦》的作者问题。

下面将分几个方面,简单地分析讨论一下,创作《红楼梦》的作者都需具备哪些基本条件。笔者感觉大致上需要从如下的基本条件来考虑:1,教育背景的系统完整。2,个人才能的完美天赋。3,人生经历的变化起落。4,家境殷实的生活条件。

本文将逐一来讨论创作《红楼梦》的作者所具备哪些基本条件。

首先,必须接受过良好的教育

请注意,这里所说的:“必须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应该包括良好的基础教育,同时也需要经过长期的系统学习和艰苦训练,方才可以达到的。尚若按照现代的说法,就是需要经过小学、中学和大学,甚至硕士、博士研究生的系统学习和扎实的训练。

如果从《红楼梦》被誉为“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或者“一部百科全书式的小说。”来说,其作者的知识信息量之广是可想而知的。同样《红楼梦》能够成为四大名著之首,并非浪得虚名。《红楼梦》的文字功底和文学修养,可以说是非常之高的。因此,从这两点来看,说《红楼梦》的作者所接受的教育,应该必须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不为过。而且,还应该是接受过比较系统和扎实的学习,同时又必须要经过长期的系统和艰苦训练所得的也不为过。

按照目前较为通行的红学、曹学研究的结果,讨论一下曹雪芹是否满足这样的基本条件。

曹雪芹的生卒,现在主要的有两种看法:

一种认为他生于公元一七一五年,即康熙五十四年乙未;卒于公元一七六三年,即乾隆二十七年壬午除夕;

另一种说法认为他出生于公元一七二四年,即雍正二年甲辰。卒于公元一七六四年,即乾隆二十八年癸未除夕;

还有一种看法认为他卒于公元一七六四年初春,即乾隆二十九年甲申岁首。

若可以按照生命跨度最长的说法,即生于一七一五年(康熙五十四年乙未),卒于一七六四年初春(乾隆二十九年甲申岁首),曹雪芹应该存活了四十九岁。雍正六年曹家抄家迁回北京,曹雪芹虚岁十四岁。抄家前,曹雪芹应该具备这样的学习环境,即属于接受了较为殷实的家境可以提供的比较系统和扎实的“家塾”教育。

按一般的教育常识,六七岁开蒙,十岁左右正式进学,被抄家同时迁回北京时,十四岁曹雪芹的“家塾”学习,正式进学的读书学习应该属于刚刚起步阶段,或者处于进阶阶段。

经过雍正六年的家庭剧变,曹雪芹已经沦为罪臣家眷,因此其学业必然发生了中断。长大成人后,曹雪芹已经没有资格和条件进行更进一步的系统学习。即便像有些人研究所得:曹雪芹曾经在右翼宗学工作过,但是由于前述抄家、罪臣家眷的原因,应该只是工作人员的身份,而非学生是学生身份,属于教职的可能性也不大。不是还有的研究者,曾经提出过曹家经历过一段短暂的中兴时期吗,不知是否与这里讨论的议题有关,最起码也应该与作者的教育背景,家境条件,人生经历等有某些关联吧。因此说,从家境、身份和生活经历上,曹雪芹曾经接受过连续、系统地读书学习的可能性较小的。

上述的右翼宗学属于“官学”教育。在官学教育方面,有资料认为:从顺治元年起,满清即恢复了国家的官学国子监,沿用“祭酒、司业、监承、博士”等官阶制度,满汉人员搭配任用,学生成员沿袭了明代“六贡三监”制。保留了宗学、武学以及地方官学,除了府、州、县各级地方官学外,又广设社学、义学于城镇乡村,免除社师差役,酌量配发廪饩养赡。非官学的书院、私学等也有一定的恢复和发展。书院提倡独立于官方需求的教育理念,是宋明以来通过讲学宣传学派学术思想和人生价值的重要场所,明中叶有较大发展,明末凡遭四次禁毁。清代伊始,仍下令禁设书院,至雍正十一年,始解除禁令,告谕各省设立书院,“各赐币金千两,为营建之费。……择一省文行兼优之士,读书其中,使之朝夕讲诵,整躬励行,有所成就,俾远近士子观感奋发,亦兴贤育才之一道也”,虽恢复了书院,但却因政府插手控制,从而改变了书院自由讲学的宗旨。大力兴办蒙学教育机构,教师设馆于家的门馆、家塾,一村一族延师建馆以课子弟的村塾、族塾,设馆于自家专教自家子弟的教馆等各种形式的私塾,都有很大发展,小学教育机构由此扩展于民间,不仅扩大了教育对象的范围,而且在客观上也促进了学校教育的平民化。

如《红楼梦》书中所描述之,按照《礼记》“古之教者,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之说,贾府这所由家族兴办的专业性的教育教学机构应当叫做“家塾”。其一贾府是京师八公之二,其二是因明清时府、州、县地方官学业已一律称“学”,“塾、庠、序、学”级别称谓不再那么肃整森严。故而这所府设免费子弟学堂贾府人多称“家学”,听来也气派。而稍有学养用语谨慎者如贾政、宝玉等仍循古训,谦称为“家塾”。不同场合亦被称为“义垫”、“义学”,重在强调其祠族兴办、族产学田为经费、本族子弟免费入学的“兴行教化”特点。

按照红楼梦的描述,贾府的家学是专门进行纲常伦理、人文教化,从事诗礼传家的教育部门的,其主旨是培养家族后代能够“修、齐、治、平”,为家族的繁衍发展提供更为旺盛的生命力,兴办家学者通过重视教育来实现使家族再度兴盛的愿望与期待,由此可见;免费提供教育的性质又有点像今天的义务教育,为子孙后代入学习文创造了多么优越的条件。它的存在,还从文化的层面装点了“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贵族盛世的颜面。

如果按照前述的曹雪芹的成长以及在《红楼梦》中所描写的情况来分析。可以这样认为,现实中十四岁以后的曹雪芹利用业余时间读书,时间上是有可能的。但是在客观条件上,几乎不可能,因为被抄家,作为罪臣家眷迁回北京,家庭条件一落千丈,已经请不起老师、买不起大量的书籍、同样也不可能借来。这是因为当时的书籍,由于属于活字、雕版印刷,印刷出版的效率并不是很高,所以造成书籍的价格就相对较高。当然有的研究者会讲:曹家不是有曹寅的藏书吗?关键是抄家后,这些藏书是否可以落到曹家,是否可以被曹雪芹所利用。如果有确实的证据表明,抄家时给曹家保留下这些藏书,否则结果一定是藏书被抄。通过这些,可以得出的结论是:从学业和知识掌握方面,曹雪芹在十四岁之前,也许可能受到了较为系统和扎实的初步基础教育训练,即接受“家塾”启蒙和进学教育。但是在十四岁之后,由于遭受家庭巨变,曹雪芹的教育必然发生了中断和变化,脱离了系统和扎实的轨道。因为没有条件进行良好、持续的教育学习,所以曹雪芹的教育中,应该是部分缺少私塾或“家塾”教育背景,完全缺少“官学”教育背景。

以现代的观念,通过创作出如此篇幅的长篇巨著,一般是需要经历过连续、系统地读书学习,即从启蒙教育,到正式进入私塾或“家塾”教育,最后在进入“官学”教育,也就是要满足这样的条件,方是最基础的条件。当然了,有人会说,不如此不能吗?或许也能够举出具体的例子。以小可的见识,这样的例子不会太多,像能够创作出红楼梦的例子不会太多。

所以结论是:曹雪芹的教育只能是一个半拉子工程吧。换言之,也就是说曹雪芹的教育背景难于支撑起能够创作《红楼梦》的需求。窃以为,这也正是在阅读《红楼梦》,在建设红楼梦研究著作数据库时之所以会常常出现为之所困的问题,以及所建设的红楼梦研究著作数据库中,不时就会有研究者出版和发表新的《红楼梦》作者的研究著作的原因了。

下期将继续讨论关于作者的:个人才能的完美天赋,人生经历的变化起落,家境殷实的生活条件等等方面的议题。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