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探“黛玉进府和宝钗进京中间究竟隔了多久?”

差不多就是我2019-04-15 14:52:54

每一个优秀而可爱的人

都 关注  “差不多就是我



前日在公众号上推了一篇《黛玉进府和宝钗进京中间究竟隔了多久?》的读红随笔,不期受到了各位前辈和友人的大加赞赏,这实在是我始料未及的。

这篇文章是我在23日凌晨以键盘代笔草草一挥而就,早晨醒来仅审查了一下错别字就发了出去,后来再看实则有些段落还可以论述得更充分。蒙前辈和友人们抬爱,对于这篇文章给予了更多的鼓励。

其中胡先生看完向我说道:


这个问题不算小,关系到小说许多地方的理解,特别是对宝黛钗关系的理解和对其它人看宝黛关系的理解,有举重若轻之妙。


并不吝言辞赞其是“分析黛钗进京时差最好的论文”,我实在觉得受宠若惊,愧不敢当!

昨日早晨胡先生针对文章又向我提出了一点质疑,录其原话如下:


您的论文大作,还是回避了一些问题:送黛玉进贾府的雨村,在贾政帮助下,"轻轻谋个复职候缺,不上两个月,金陵应天府缺出,便谋补了此缺,拜辞了贾政,择日到任去了。"第四回开头“如今且说贾雨村应补授了应天府,一下马就有一件人命官司详至案下,”接着在门子主意下迅速结案,而宝钗应在结案后,在王夫人接到贾雨村的信放心后随即到达贾府。从这一条情节线看,无论如何隔不了四年。

这一节是两条情节线揉到了一起,您论证的是钗黛相见的时间间隔,很好!另一条线是写雨村嘴脸.想结合宝钗进京强揉到一起,出现矛盾。这个矛盾是原书中许多疏漏之一。


我看到大为震动,不是因为自己思考的遗漏之点被找出而感觉难堪,而是为胡先生读过文章又认真思考后提出质疑点,愿分享与我一起讨论的举动而深受感动。



对于我提出薛蟠案可能是积案的想法,胡先生又说道:


宝钗进京钗黛相会,这是一条情节线;雨村复官断案是一条情节线.两个情节想借贾家之事揉织到一起,造成时间问题,让薛家在路上踟蹰了不知其日,也让钗黛相会的间隔期模糊。

如果雨村断的不是薛家的案子,或者不是薛蟠临上京动身前的案子,或者他是几年后才断这案子,这些矛盾就没有了。但那些,小说情节就不紧凑,人物性格就不突出了。所以只好牺牲时间的精确以求情节的紧凑,内容的丰富生动了。


我对胡先生的看法深以为是。



又记起甲戌本第一回在“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一句上有眉批云:


若云雪芹披阅增删,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笔狡猾之甚,后文如此处者不少。这正是作者用画家烟云模糊处,观者万不可被作者瞒弊(当作“蔽”)去,方是巨眼。


所以我指出在黛玉进府和宝钗入京的时间差这个问题上,作者为了小说行文紧凑情节连贯,又想使得人物年龄严丝合榫,向读者使了个“障眼法”。这一处也正是作者“烟云模糊之笔法”的体现,胡先生表示赞同。

前人总结提出《红楼梦》一书存在的主要笔法有烟云模糊法、春秋笔法、草蛇灰线法、鄢陵之战法等。我个人以为烟云模糊法即对很多事情交代含糊不清,掩人耳目,实则细品大有踪迹可寻;春秋笔法即明贬实褒或明褒实贬;草蛇灰线法即伏笔千里,前文中早早交代了故事走向和人物结局,这一点在第五回体现尤为典型;鄢陵之战法即声东击西,不直接写出,偏借他人之眼之口。

想至此不得不再次感慨曹公一书甚奇哉!

思考时又移目于第三回回目,这一回回目多数版本作《托内兄如海筹训教  接外甥贾母惜孤女》,如戚序、蒙府、列藏、卞藏本等;己卯、庚辰和梦稿本此回回目则作《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庚辰本作“都京”)》,人民出版社的校本《红楼梦》用的就是这个回目;而甲戌本独异,作《金陵城起复贾雨村  荣国府收养林黛玉》,而在“收养”二字下脂批云“二字触目凄凉之至”。


甲戌本是现存成书最早的本子,文字最接近曹雪芹原稿。我们可以猜测,这回回目是曹雪芹较早稿子中拟的回目,后在整理时有所改动。“收养二字”被脂砚斋特别注意到并批注,可知非是泛泛下笔。

何时我们会称一个孩子是被“收养”呢?我想应该是这个孩子父母俱亡或是被双亲抛弃又投靠别家之时,如果父母仍有一方在世或是父母都没有放弃抚养权的情况下我们这样称恐怕是不合适的。而我们知道前一回即第二回中黛玉母亲贾敏去世,父亲林如海却仍健在,这样来看“收养”二字确实不得不改。



由此生发的另一个问题是:林如海是什么时候去世的?

书中第十二回末交代:


谁知这年冬底,林如海的书信寄来,却为身染重疾,写书特来接林黛玉回去。


而第十四回正文却说:


昭儿道:“二爷打发回来的。林姑老爷是九月初三日巳时没的。


仅相隔一回,林如海病期和亡日的时间点就有了相当大的抵触,这点值得引起注意。思考后我大胆猜测最初原稿中是林黛玉双亲俱亡后才来到贾府,称之为“收养”。因此秦可卿一病至死的几回文字中黛玉都没有出场,书稿一改再改将林如海死期后移才为黛玉找到由头,出现了前文所说的文字抵触。

天马行空的猜测暂记于此,此小文亦止于此。


——THE END——


文 | The Martian  

图 | The Martian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