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经典| 蒋勋细说红楼梦:第十九回 (上)

每日一首古诗词2021-07-19 07:07:00


每日一首古诗词

感谢您关注订阅“每日一首古诗词”公众号,近期我们将不定期按章回通过本公众号推送《蒋勋细说红楼梦》,欢迎收听分享交流。



第十九回  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 


第十九回  上


蒋勋细说红楼梦  十九回(上)





寻常日子的描绘



《红楼梦》是一部长篇小说,不可能是一个高潮接着另一个高潮,而是要去描绘几个高潮之间的家常与平淡,这是小说或者戏剧中最难处理的部分。


《红楼梦》中,我很喜欢读十九回和二十回,这两回没什么大事发生。元春省亲结束回皇宫去了,余下的东西收了三天才收完,大家都有点疲倦。又觉得还在过年,最好不要有什么其他重要的事发生,所以赌博的赌博,看戏的看戏。作者只是在写日常生活,而作家的功力正是在写这种平凡无奇的事情时,才开始显现出来。


现在的年轻朋友已经不太了解旧历年,过去要到旧历的二月初二才算过完年。元春回来是正月十五,眼下年还没有过去,王熙凤在忙碌地收东西,可是宝玉很闲,他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只好东逛西逛。


袭人家里派人来请求贾母,可不可以放一天假,让袭人回家跟家人见个面。这里我们可能不太了解,因为我们现在雇的菲佣也是有假的,但过去的用人是没有假的,都是买来的,况且袭人卖给贾家做丫环是签了卖身契的,但贾府对下人厚道,也就准了。


袭人回家以后,宝玉更无聊了,就跟小丫头们掷骰子或者玩围棋,也觉得没什么趣味。后来东府的贾珍就请他过去看戏。他正要出门的时候皇宫里边送了糖蒸酥酪过来,酥酪大概有一点像今天的奶酪这类的东西,宝玉记得袭人非常爱吃,就说留着等袭人晚上回来吃。


我们今天吃一个很好吃的东西,很少会说菲佣玛丽亚今天不在,我们留着等玛丽亚回来再吃。我们在读这部小说的时候,不太会注意到宝玉的个性真的非常奇怪,作为一个养尊处优的富贵公子,竟时刻惦念着他底下的这些丫头。等一下大家会看到十九回里糖蒸酥酪出现了三次,贯穿三个故事,非常有趣。这是我最佩服《红楼梦》的地方。我觉得写娘娘回来的排场并不难写,真正难写的其实是这种小事情。一个糖蒸酥酪,有的作家写写就忘掉了,可作者会用这个糖蒸酥酪贯穿十九回的三个事件。




繁华热闹到如此不堪



宝玉到了贾珍家里,此时薛蟠、贾蔷、贾琏这些人都在,全是些爱热闹的男孩子,所以点的戏很有趣,四出戏都是热闹得不得了的。也许我们现在不太了解,过去的戏曲常常分成两种,一种是比较优雅的,文词比较雅致,唱腔很细腻的,像《游园惊梦》、《牡丹亭》一类的戏,这是要听的戏,也叫文戏。另一种是要看的戏,就是武戏。


他们点了四出戏:一个叫《丁郎认父》,是明朝的戏。这出戏的主题是讲严嵩。严嵩是明朝一个掌权的大奸臣,历史上真有其人,他掌大权于一身,常常欺上瞒下。当时有一个穷文人叫高文举,去参加科考,最后考到了状元。古代皇帝的女儿或者宰相的女儿都希望招状元为婿,就是招为驸马或入赘相府。考到状元了,当然就会有比较好的升迁机会。但高文举在乡下已经有太太了,还有了孩子,这个孩子就叫丁郎。所以他就说,我不行,我已经有太太有孩子。可是严嵩不管这些,就逼他自认没有结婚,硬让他入赘相府。当然我们也常常听到这样的故事,像陈世美,他是自己希望攀附皇家,假装说未婚,这样就可以和公主在一起了。但高文举不是,他其实是遭严嵩逼婚,他很难过。有几次在街上他发现他太太带着丁郎来找他了,却不能相认。丁郎后来拜了一个高人学武功,去认他的父亲。最后严嵩被打败了,父子才相认。这是一出武戏。


第二出是《黄伯央大摆阴魂阵》,也叫《孙膑下山》,是战国的戏。讲的是燕将乐毅的师父黄伯央,布迷魂阵困住了齐将孙膑,后来鬼谷子下山,帮助徒弟孙膑破了阵,又是舞台上一出热闹打斗的戏。第三出戏《孙行者大闹天宫》,也是我们现在喜欢看的,非常多的身段,尤其小猴子在舞台上翻滚起来时非常好看。第四出戏就是《姜子牙斩将封神》,也是武打的戏,有点像现在的武侠片,所以很热闹。


宝玉刚好是不喜欢看这种热闹戏的人,他喜欢优雅细腻的东西。我们看十八回贾妃省亲,点的戏都是《游园惊梦》、《牡丹亭》这一类的戏。可是在这一天你可以看到是因为贾珍、薛蟠他们在主导,所以大概就是比较“好莱坞”系统的东西,“黑客”人物什么的就出来了,整个舞台上热闹非凡。作者在这里表现了一种很有趣的对富贵人家摆排场、搞热闹戏很隐讳的批判,这种批判你不太容易看出来,因为宝玉觉得演戏怎么演得热闹繁华到这种不堪的地步。他用了两个字——“不堪”,意思是有点粗俗了,就是把人性中最贪欲的东西刺激出来了,缺少一个安静的力量。


在传统的戏剧里,其实常常有流行这样一种说法,真正懂戏的人是去听戏,而不是去看戏。我自己并不完全赞成这样的说法,我觉得戏剧有它好看的部分,光听是不够的。因为过去觉得听戏很难,是一个考验。现在我们有时候看昆曲,字幕打出来你都不一定看得懂,你都跟不下去,因为它的唱腔很多部分用的都是古音,我们很难听明白。所以过去认为,要闭着眼睛跟着戏打拍子,体会唱腔的韵味,才是懂戏的高手。可是我想戏剧本来就有听觉的快乐,也有视觉的快乐。我小时候跟母亲看戏,就很爱看翻滚热闹的东西,刀马旦出来时踢的花枪,能够每一枪都很准确,我就觉得好棒。


宝玉不喜欢这种粗俗的热闹就悄悄离席了。“先是进内去和尤氏和丫环姬妾说笑了一回,便出二门来。尤氏等仍料他出来看戏,遂也不曾照管。贾珍、贾琏、薛蟠等只顾猜枚行令,百般作乐,也不理论,纵一时不见他在座,只道在里边去了,故也不问。”“枚”是一人把一些东西放在手里,让对方猜有几个,被猜中了这个人就输钱。“行令”就是传酒令,酒令停在谁的手上谁就被罚酒。跟宝玉的小厮们也都跑掉了,“更有或嫖或饮的,都私散了”。


这个时候宝玉是孤独的,当他孤独的时候会想什么呢?“宝玉见一个人没有,因想‘这里素日有个小书房内,曾挂着一幅美人,极画的得神。今日这般热闹,想那里那美人自然是寂寞的,须得我去望慰他一回。’”这种写法非常奇特,简直令人惊讶,可这就应该是宝玉的心思。他觉得连画里的女子都是寂寞的,都应该好好地心疼和珍惜,陪陪这个美人。宝玉身上一直有一种呆气,这种呆气就是他对人间的深情。


“想着,便往书房里来。刚到窗前,闻得房内有呻吟之韵。宝玉倒唬了一跳:敢是美人活了不成?”宝玉大概从来不觉得什么东西是没有生命的,所以当他听到声音时,他的第一反应是画中美人是不是活过来了,他就大着胆子“舔破窗纸,向内一看”。



得 理 饶 人




下面的故事也很有趣。作者写道:“那轴美人却不曾活,却是茗烟按着一个女孩子,也干那警幻所训之事。”记得第五回中宝玉第一次性幻想,他到了一个太虚幻境,警幻仙姑觉得他无法领悟,就把她的妹妹兼美推给宝玉,教他这件事情。警幻仙姑一直在书里面代表一个教导“性”的女性。“宝玉禁不住大叫:‘了不得!’一脚踹进门去,将那两个唬开了,抖衣而颤。茗烟见是宝玉,忙跪求不迭。宝玉道:‘青天白日,这是怎么说。珍大爷知道,你是死是活?’”就是说如果贾珍知道你们两个在这里乱搞,一定会把你们活活打死。茗烟这个时候大概已经知道他不会死,因为来的是宝玉。用人知道宝玉的个性,也不怕他。


可有趣的是宝玉的反应,接下来宝玉就看了看那个丫头,“虽不标致,倒还白净,些微亦有动人处,羞的脸红耳赤,低首无言”。大概作者觉得“白净”这两个字很重要,就是人都很尊贵,生下来没有什么肮脏,也没有什么污秽。这种描绘非常奇特,宝玉身上有一种天生的对人的怜爱与珍惜,这种情感跟我们讲的爱情不一样,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好色,只是觉得每个人都该有他的尊贵。“宝玉跺脚道:‘还不快跑!’一语提醒了丫头,飞也似去了。”


“宝玉又赶出去,叫道:‘你别怕,我是不告诉人的。’”结果宝玉又觉得这样不太妥当,担心她被吓坏了,跑出去自杀,所以紧跟着跑出去冲她喊。所以你要细看这些地方,我记得小时候读,根本一下子跳过这几行,因为本来以为还会继续有比较大胆的描述,后来发现没有了,觉得有点扫兴。现在其实你会觉得这处书写的动人。这一段把宝玉的个性完完全全写出来了,这就是他对人的原谅、宽恕与担待。他不但没有责骂她,没有得理不饶人,相反,他怕这个女孩子害怕,怕她受伤,怕她受了耻辱后想不开,他还要追出去再加一句。这件事情从礼教来讲,当然是活活打死他们,都没有人会讲话,因为是他们自己做错了,可是宝玉让人感动的是,他懂得人没有不犯错的,知道人性里面欲望的脆弱和无法把持。宝玉追出来说的这一句话,不是好作家绝对写不出来。


有时候在碰到一个必须处罚别人的情况,我会检查自己能不能担待对方,有没有这一句话,多一句话就会让对方不那么受伤。年轻的时候不容易懂这些,到某一个年龄你会觉得多加这一句话,让对方不觉得可耻或卑微,这大概是做人方面最费力的事,但是是必要的涵养。这样一句话让我们知道了什么叫做宽厚与宽恕、担待与包容。当然,从另外一个角度说,这完全不像一个主人的做法,这样下去,他以后怎么能管住下人呢?这是有现实困境的。可是作者不管这些,他就是在写宝玉的一种真性情。《红楼梦》让我们看到了情、礼、法三者难以周全的一面,宝玉是个多情的人,他觉得如果没有真情,礼与法就变得残酷、虚伪。



每一个生命都有典故




“急的茗烟在后叫:‘祖宗,这是分明告诉人了!’”宝玉也没有骂茗烟,他问茗烟:“那丫头十几岁了?”茗烟道:“大不过十六七岁了。”宝玉就叹了一口气说:“连他的岁数也不问问,别的自然越发不知了。可见他白认得你了。可怜!”你可以看到宝玉还是心疼那个女孩子,他觉得女孩子都是尊贵的,男人应该懂得心疼她,而不是去糟蹋她,把她当一个物件对待。


这其中有非常现代的观念。《金瓶梅》和《红楼梦》最大的不同在于作者对于女性的态度。在《金瓶梅》里,女性是玩物,男欢女爱完全像技巧和游戏。《红楼梦》重在写情,而不是写性,它基本上认为性并不重要,情这个东西很可贵,所以他才会问这些话。

我们读《红楼梦》,经常有一种感动,现实世界里也常常有人对人的糟蹋——当有爱、有情的时候你不珍惜,就是糟蹋。宝玉的那句“可怜”在这里讲得很委婉,意思是说人跟动物一样,是有兽性的,可当人把欲望变成兽性的时候其实是非常可怜的。如果将兽性的部分提升一点,多一点人的尊贵,把它上升为一种疼惜,那才是比较可爱也比较温暖的情感,所以宝玉常常会有这种很奇特的想法。


然后宝玉又问茗烟这个女孩叫什么名字,茗烟就说她的名字很奇怪,她妈妈怀她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五色不断循环的“卍”字图案,就叫“卍儿”。“卍”字图案是连绵不断的意思。六千年前的两河流域文明时期的作品里就有这个符号,所以是一个出现得非常早的符号,最早代表旋转,是幸福的象征。佛教里法轮常转的符号就是“卍”,我们看到古代很多纺织品,女孩子衣服的滚边上面都有。“卍儿”后来在这个小说里面常常出现,是个命很好的丫头。宝玉听了,说:“真也新奇,想必他将来有些造化。”宝玉觉得,每一个生命,不管贵贱,都有他的典故,都有他的来历。他觉得人要珍惜人,没有一个生命是可以随便糟蹋的,这就是对生命本身的尊重。


我自己在第一次读《红楼梦》的时候根本读不懂,就觉得这个地方宝玉偷看到小厮跟卍儿做爱应该多写一点,至少让我们觉得好看,可作者只是短短几句就这样交代过去,他要写的是人与人的平等、生命对生命的尊重。



宝玉与袭人的深情心事



宝玉感觉无聊,就问茗烟有什么地方可以去玩。茗烟说,我偷偷带你到城外面去。宝玉说不妥,因为很多人随时都会询问宝玉到哪里去了。他说,我们还是到比较熟、比较近的地方去吧。其实他心里已经有主意了。大家有没有发现他一直惦念着一个人——袭人。袭人虽然是丫头,可是又像姐姐,又像妈妈,又像妻子,她是在宝玉身边真正照顾他所有生活细节的人。而《红楼梦》里面母性最强的一个女性大概就是袭人了。袭人不在的时候,宝玉有一点怅然若失,因为所有习惯的东西忽然不见了。记不记得宝玉要去上学的那一段,袭人有多周到?如果身边有一个丫头如此地照料你的话,你肯定是须臾不能离开了。


所以宝玉就跟茗烟讲,我们去袭人家好不好。在过去,一个公子哥儿到丫头家里去,这是了不得的事,有失身份。所以茗烟说要是被家人知道后会挨打。宝玉说不要怕,有我。于是两个人偷偷摸摸去了袭人家。


袭人因为家里穷,从小被卖到贾府,签的是卖身契,是一辈子都不能够赎身的。她的哥哥嫂嫂用卖她的钱做生意赚了点钱,想把袭人赎回去嫁人。这一天接她回家,就是为了商议此事。对此,袭人的态度是不回去,她说,你们当初没有钱就把我卖了,现在有钱又要赎我出来。你们卖我的时候哪里想过我去给人家当丫头的下场,幸好卖到贾府这样的厚道人家,他们不打我不骂我,你们又要让我回来。


第五回中,与宝玉第一个发生性关系的就是袭人,所以袭人觉得她这一辈子跟定宝玉了。她也不要妻子的名分,只当是一个陪房的丫头。她跟哥哥嫂嫂说着就哭了。刚好这个时候宝玉来了。


袭人“忙跑出来迎着宝玉,一把拉着问:‘你怎么来了?’宝玉笑道:‘我怪闷的,来瞧瞧你作什么呢。’”我们现在可以明白宝玉为什么觉得这一天所有的事情都很无聊了,因为他一直在挂念袭人。


“袭人听了,才放下心来,‘嗐’了一声,笑道:‘你也忒胡闹了,可作什么来呢!’”在古代,这种富家公子是不能到丫环家里的。袭人一面又问茗烟:“还有谁跟来?”茗烟笑道:“别人都不知,就只我们两个。”袭人听了又吓了一大跳。因为宝玉出来至少要有四个人跟在身边,现在正值过年时节,外面这么多人马车辆,万一碰到如何得了。她就骂茗烟:“这还了得!倘或碰见了人,或是遇见老爷,街上人挤车碰,马有个闪失,也是玩得的!你们的胆子比斗还大。都是茗烟调唆的,回去我定告诉嬷嬷们打你。”


茗烟撅了嘴抱怨说:“二爷骂着打着,叫我带了来,这会子推到我身上。我说别来罢。不然,我们还去罢。”袭人的哥哥花自芳忙劝:“罢了,既是来了,也不用多说了。只是茅檐草舍,又窄又脏,爷怎么坐呢?”宝玉那样的身份打扮,到穷人家连个坐的地方都找不到。


袭人的妈妈也迎出来,进去之后发现她们家还有几个女孩子坐在那边,我们知道古代有陌生男客进门,女孩子要赶紧躲避,可穷人家房子小,根本无处躲,那几个女孩子很害羞、很尴尬,不敢抬头看宝玉。家里人不知如何招待宝玉才好。袭人说:“你们不用白忙,我自然知道。果子也不用摆,也不敢乱给东西吃。”


袭人“一面说,一面将自己的坐褥拿来铺在一个炕上,宝玉坐了;用自己的脚炉垫了脚;向荷包内取出两个梅花香饼儿来,又将自己的手炉掀开焚上,仍盖好,放与宝玉怀内;然后将自己的茶杯斟了茶,送与宝玉”。注意“自己”这个词的重复。袭人觉得这个家里脏乱,只有她的东西宝玉还可以用。连续四五个“自己”,可以清楚地看到宝玉和袭人的关系,她绝对不让宝玉受委屈。


这时袭人妈妈齐齐整整摆了一桌子果品。可是这些东西,宝玉是不能吃的。袭人笑道:“既来了,没有空去之礼,好歹尝一点儿,也是来我家一趟。”这是礼节。“说着,便拈了几个松子穰,吹去细皮,用手帕托着送与宝玉。”是送,而不是递,这是一种很恭敬的姿态。从这些动作的描写,可以看到袭人细心到什么程度,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宝玉会这么疼袭人,会把皇宫送来的糖蒸酥酪留给袭人吃。他们之间的情感已不是主人与仆人的情感。


“宝玉看见袭人两眼微红,粉光融滑。”宝玉注意到袭人哭过了,就悄悄问她:“好好的哭什么?”袭人笑着说:“何尝哭,才迷了眼揉的。”袭人永远不会说自己受苦的事情。


宝玉偷偷说,赶快回家吧,我留了好东西给你吃。袭人赶紧跟他说,不要大声讲,旁边的人听到还以为我们是什么关系呢。这些都是两个人的悄悄话,有悄悄话就有私事,有深情的东西。一个人你可以跟他讲悄悄话的时候,你们之间的情感就是深的。



吃掉糖蒸酥酪的李嬷嬷




这一段整个都在写宝玉和袭人之间的一种非常私密的关系,也可以看到宝玉从尊重出发的一种包容。《红楼梦》之所以成为二十世纪乃至二十一世纪的重要文学作品,原因就是它在很多地方带给我们观念上的更新与启发。让我们认识到现实社会里面,尽管有阶级、性别、年龄、贫富构成很多的等级,可是宝玉一直希望人可以回到原点,即人与人之间能平等相待、彼此尊重。


宝玉回家了,故事转移到了宝玉的奶妈李嬷嬷身上。宝玉大了,奶妈失去了重要性,李嬷嬷却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里,还常常跑来要证明她的重要,闹出一些事情来。

“宝玉自出了门,他房中这些丫环们都越性恣意的玩笑,也有赶围棋的,也有掷骰抹牌的,嗑了一地瓜子皮。”这个时候李嬷嬷来了,抓到了一个机会批评这些丫头们。


“李嬷嬷拄拐进来请安,瞧瞧宝玉,见宝玉不在家,丫头们只顾玩闹,十分看不过。因叹道:‘只从我出去了,不大进来,你们越发没个样儿。’”她觉得自己依然很重要,放不下从前的身段。然后她骂道:“那宝玉是个丈八的灯台——照见人家,照不见自家的。只知嫌人家脏,这是他的屋子,由着你们糟蹋,越不成体统了。”


“这些丫头们明知宝玉不讲究这些,二则李嬷嬷已是告老解事出去的了,如今管他们不着,因此只顾玩,并不理他。”丫头们越不理她,她就越气,因为她的重要性不能被证明。所以又开始唠唠叨叨“宝玉如今一顿吃多少饭”、“什么时辰睡觉”等语。“丫头们总胡乱答应。有的说:‘好一个讨厌的老货!’”大家都觉得你已经退休了,根本不该再管事。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个人生的大智慧,我们常常不容易把握。


看大家都烦她,李奶妈也觉得无趣,走来走去就看到了那个糖蒸酥酪。“李嬷嬷又问道:‘这盖碗里是酥酪,怎不送与我去?我就吃了罢。’说毕,拿匙就吃。一个丫头道:‘快别动!那是说了给袭人留着的,回来又惹气了。你老人家自己承认,别带累我们受气。’”因为前面有因李嬷嬷偷喝枫露茶丫头被骂的事,所以丫头们觉得你如果又吃了这个东西,你就要自己担当,不要到时候连累别人。

“李嬷嬷听了,又气又愧。”她本来是要证明她的重要性的,想不到惹来了恰好相反的结果。她便说:“我不信他这样坏了。且别说我吃了一碗牛奶,就是再比这值钱的,也是应该的。难道待袭人比我还重?”人生最痛苦的就是这种比较,觉得我以前多么重要,现在怎么会连一个丫头都不如?“难道他不想想怎么长大了?我的血变的奶,吃的长这么大,如今我吃他一碗牛奶,他就生气了?我偏吃了,怎么样!”


她就赌气把那一碗酥酪都吃了。还说:“你们看袭人不知怎样,那是我手里调理出来的毛丫头,什么阿物儿!”“阿物儿”的意思是“什么东西”之类的。你如果听到一个前任经理在骂现任经理,说要不是当初我聘你进来如何如何……也会觉得很难听。所以你看《红楼梦》的有趣就是,里面的故事在现实生活里可以一再重演,所以《红楼梦》为什么我们会觉得一直可以重看,它有很多人生智慧在里面。这个智慧不是说应该怎么处理,而是告诉你这些现象一直存在,因为今天一样有李妈妈、袭人这样的角色。


有一个丫头笑着说:“他们不会说话,怨不得你老人家生气。宝玉还时常送东西孝敬你老去,岂有为这个不自在的。”这是一个懂事的丫头,可是李奶妈真是不会做人,她还是继续生气:“你们也不必妆狐媚子哄我,打量上次为茶撵茜雪的事我不知道呢。明儿有了不是,我再来领!”她把这个丫头又骂一顿。人家对她不好,她发急,人家对她好,她还是赌气,说你别拍我马屁。“说着,赌气去了。”



袭人的细腻大方



袭人回来以后,宝玉忙命取糖蒸酥酪来,丫环们回说李嬷嬷吃了。“宝玉才要说话,袭人便忙笑着:‘原来是留的这个,多谢费心。前儿我吃的时候好吃,吃过了好肚子疼,足的吐了才好。他吃了倒好,搁在这里白糟蹋了。’”轻描淡写,一件事情就摆平了。人生的智慧,并不一定就是知识,智慧是一种“懂得”,是一种对人性的了解与担待。《红楼梦》是一本智慧的书,它不只是学校里教的训诂文字或者音韵之类的问题,里面的人情世故特别丰富。袭人不识字,也没读过书,可是她为人处事通达、大方,能够随机应变地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袭人还怕宝玉不相信自己的话,就说想吃栗子,“你替我剥栗子,我去铺床。”因为她必须找到一件事情转移宝玉的注意力。所以有时候会蛮怀念袭人,她具有把大事变小,小事变无的智慧。“宝玉听了,信以为真,方把酥酪丢开,取栗子来,自向灯前检剥。”至此,我们完全不觉得他们是主仆关系,而真的像是姐弟。这是宝玉最可爱的地方,也是人情中最温暖的部分。







重读经典收获的是生命的喜乐与平静


  推荐聆听  

蒋勋细说红楼梦 | 第一回至第十回合集

蒋勋细说红楼梦 : 第十一回(上)

蒋勋细说红楼梦 : 第十一回(下)

蒋勋细说红楼梦 : 第十二回(上)

蒋勋细说红楼梦 : 第十二回(下)

蒋勋细说红楼梦 : 第十三回(上)

蒋勋细说红楼梦 : 第十三回(下)

蒋勋细说红楼梦: 第十四回(上)

蒋勋细说红楼梦 : 第十四回(下)

蒋勋细说红楼梦 : 第十五回(上)

蒋勋细说红楼梦 : 第十五回(下)

蒋勋细说红楼梦 : 第十六回(上)

蒋勋细说红楼梦 :  第十六回(下)

蒋勋细说红楼梦 : 第十七回 (上)

 蒋勋细说红楼梦 : 第十七回 (下)

蒋勋细说红楼梦 :第十八回 (上)

蒋勋细说红楼梦:第十八回 (下)


如果你喜欢本期内容请在下方点赞  

欢迎留言&转发朋友圈


图文素材综合整理转载自网络,本文使用的音频版权系蒋勋先生所有,仅作为交流分享使用,如涉著作权事宜请联系我们,立即处理。

文章来源:新月如钩家纺:生活、居家、 美学,用心发现生活之美。转载请联系(ID:xinyuerugou-silk)授权。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每天送你精彩文章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