嗣阮集

小無端崖室2019-10-17 13:10:12



曾经有一段时间企慕晋人。搜罗了一些别集。其实也不算多。那段时间气盛。连带也拟了一些乐府。尤其读过太白之后。这种对古体的追踪就更加狂热。私以为古体最难作。极其考验一个人内在的力量。大概即所谓气。绝妙的古体大多像是一口气吹成的。

窃尝言古体要如同一株自然发越的植物。所谓色種靈根一粒春。正是要靠这一粒种子在短暂的时光内历经它基因中所蕴含的所有可能阶段。从生根到发芽。从抽枝到散叶。从开花到结果。这个过程要在一口气之间被完成。就像转瞬之间一念三千。这是盛唐的极境。

但愚又以为太白的古体是不结果的。大概是那口气太盛大了。直接吹出一片落英缤纷。他的嗣响也随着盛唐之气的消散彻底萎弱了。一个人怎么能够保持一辈子都气盛言宜呢。在唐以后大概是不可能了。苦难往往接踵而至。不得不让人成熟冷静下来。

近体因为字数的经济尚可以迫使人把它处理得浓缩一点。古体是完全不能了。剌剌不休地说下去。考其气息时断时续。像是垂死前的呓语。越是自由的体裁在后世就越发难以被人发挥到流光溢彩的地步。嘛。人生实难。最重要的还是学会如何镇定痛苦罢。艺文到底没办法彻底做到这一点。

说了很多。还是看诗罢。



其一

志士惜中宵,邈焉坐空堂。飄風控北陸,萬里戒嚴霜。提刀空四顧,九域但茫茫。一握髪生秋,逐日神慘傷。哀哉近死心,如何使復陽。

其二

宿昔求環珮,出遊江漢間。夫君自容與,明星落楚山。輝光著顏色,俯仰已難攀。攖心撫四海,翱翔遂不還。徒有盤龍鏡,持照鬢毛斑。龍飛不可治,涕下何潺湲。

其三

漢武何多慾,空驚華鬢疏。薄霄起臺觀,飄飄好樓居。中流進簫鼓,落葉哀蟬餘。崑崙豈有分,求藥枉吹噓。青霜下金掌,繁侈將焉如。輪臺罪己遲,灰冷送宮車。挽出咸陽道,銅僊鉛淚虛。

其四

三日不飲酒,形神無復親。一旦溘朝露,始得外風塵。何所見而來,但為風波民。客路畏失所,蠖屈未可伸。道上當行殯,屋下效屍陳。豈如海東頭,桃花千歲春。

其五

昔有美少年,挾彈洛陽道。同行羨連璧,誇飾容顏好。遊遨敢效之,白髮鑷將老。著述虛人外,繁華誤為寶。年年一縣花,早晚隨秋草。

其六

客行愁夜長,家居苦晝短。日月更相除,不覺筋肉緩。照鏡二毛生,繁憂如欲滿。翹首瞻伊洛,王子逐簫管。遺音安在哉,嵩高清吹遠。人神道不殊,歸盡一何晚。

其七

小阮好飲酒,乃廁羣豕間。嗟生故作達,不肯惜頹顏。嚼啖徒自若,風教海內閑。盛德有迴護,為讎君子班。川谷盡滌蕩,煉鼎鑄神姦。進冠沐蘭湯,在世容囂頑。


其八

聖賢焉用心,明達不忮求。所惜志四海,黾勉三辰流。駕車苦言邁,西昆道阻修。莫恃非凡馬,伏櫪多驊騮。羣玉藏書府,欲致畏無由。驚風出寒門,須臾略九州。吹我落東南,願懷良悠悠。才穎賦思玄,得會羽人丘。探奇留禹穴,述作垂鴻休。

其九

北冥有巨魚,乘化怒而飛。水擊三千里,海運發天池。培風雖有待,絕雲莫閼之。下視蜩與鳩,蓬蒿自遊嬉。舉止搶榆枋,死生不復疑。榮子猶然笑,何以數數為。俛首謝至人,名心未得虧。

其十

黃鶴西南飛,抗志雲間鳴。千里不一顧,欲視江漢清。羲和與之會,金曜淪幽冥。長夜未易旦,九萬豈摧傾。辭羣休戒露,道遠識流星。僊人一招手,樓圮倏而驚。結言俱東下,待望海潮平。

其十一

我生天地間,飄飄至何許。大風揚埃塵,汩沒便失所。弗能御哀樂,因物為逆旅。山林與皋壤,欣然未可處。願得友若士,雲中共軒舉。


其十二

埃風四面會,死魄夜無光。厭世人千歲,乘雲履帝鄉。天河通海水,麻姑秋鬢霜。莽眇失飛鳥,卻掃棲霞場。北山敢高臥,疲苶止津梁。童顏猶皎皎,異哉遊城襄。願依長者教,述道以翱翔。

其十三

蘇子去咸陽,三河昔遼闊。六國一授印,仰天嘆窮達。指揮如旋蓬,天下忍獨割。故人尚草間,且援張儀舌。君莫效波臣,中道猶臥轍。

其十四

君王重後魚,所以泣龍陽。孰與分死憂,義為安陵光。感激任一時,明誓著可忘。昨朝入紫宮,今日止阿房。承恩何婉孌,繡被有餘香。哀哉伐性斧,豈獨蛾眉長。願謝繁華子,物外凌風翔。

其十五

穆駿踏叢雲,連翩動西極。毛鬣暗飆翻,匹練長風直。下激大江流,轂轉玄黃色。晚景入虞淵,羣龍沒戢翼。僕夫策驪駒,斯須乃天北。

其十六

澤雉恣飲啄,文綵被輝光。方丈是所守,神王復翱翔。炎威歘電縱,鉤距赫鋒芒。寧從格鬥死,不肯棄擅場。孰虞畢羅致,側翼枉河梁。爰爰見狡兔,撲朔得尚羊。三窟何易就,取容恥下妨。物生殊意氣,那用故抑揚。君子求中正,無爲與狷狂。

其十七

八公丹顏渥,陳蹟著其微。桂樹生深澗,青雲恣天飛。顧無雞犬幸,遙想接風徽。謬展淮南術,聊增遯者肥。神僊皆有傳,散袠見光輝。古史山經載,長謠起煙霏。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