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解红楼梦02 娇杏所隐藏的大玄机

通解红楼梦2021-09-13 07:51:07


下文节选自:王瑞华、刘敏著《通解红楼梦之一:打破胭脂阵》
香港:华夏文化出版社,2014.5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转发请注明出处)

1.1  娇杏何以侥幸?

我们且来看这娇杏姑娘如何出场(以下文字出自甲戌本):

忽听得窗外有女子嗽声,雨村遂起身往窗外一看,原来是一个丫鬟,在那里撷花,生得仪容不俗,眉目清朗,虽无十分姿色,却亦有动人之处。

通常的观点是:这个在红楼梦第一个出场的丫鬟,嗽咳有声,撷花有色。娇杏偶遇雨村,虽是无意而为,却终究偶因回顾,给自己引发了一段美满姻缘。

雨村见他回了头,便自为这女子心中有意于他,便狂喜不禁,自为此女子必是个巨眼英豪,风尘中之知己也。

但是读到这里不免疑惑,以作者这样字字珠玑,形容一个人“生得仪容不俗,眉目清朗”,且又是个“巨眼英豪”,虽然有红佛女“巨眼识穷途”的典故,但“英豪”实在不是形容女子的笔墨,因此笔者认为“此中大有深意存焉”。

却说娇杏这丫鬟,便是那年回顾雨村者。因偶然一顾,便弄出这段事来,亦是自己意料不到之奇缘。谁想他命运两济,不承望自到了雨村身边,只一年便生了一子,又半载雨村嫡妻忽染疾下世,雨村便将他扶册作正室夫人了。

娇杏和英莲,根据脂批,一个侥幸,一个应怜。在百回大书里,起笔写就了娇杏丫头一段故事,在通篇的红楼梦悲曲中,只有她圆满了;而且写了她美满姻缘后,似乎“无疾而终”,再查无此人了,更显得这个娇杏身份很古怪。我们分明感到作者是有隐喻,有暗笔。但暗笔到底写得是什么?有人分析说,是写当时社会官场上善恶颠倒、人性泯灭的事实。其实我们看来,人性善恶风俗人情,也都是明笔,并没有暗伏。

娇杏先是甄家的丫鬟,后被雨村扶正做了夫人;而看灯丢了的英莲,才是甄家小姐真主子。两个人都是从“真”到“假”,然而两人命运主仆相调,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正是:

偶因一着错,便为人上人。

读到这里,我们能感觉作者是在借此故事讥讽隐喻,甚至是骂人。然而骂得是谁呢,可见骂得是“人上人”。更有脂砚斋评曰:

【甲戌侧批:更妙!可知守礼俟命者终为饿莩。其调侃寓意不小。】

我们从“寓意不小”中,不禁想追问作者一句,谁为人上人?再追问脂砚斋一句:守礼俟命者何人?正室夫人算得上是人上人吗?何况雨村只是新贵个“本府太爷”,能有几个仆人,就敢妄称作“人上人”?而且再细看“扶册作正室夫人”,府太爷立夫人需要“册”吗?这里我们大胆猜测一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君王,才需要“册”,才真正号称是人上人。那么,作者分明是在骂皇上。

想到如此真令人心惊,《红楼梦》作者才真正是胆大包天的巨眼英豪,在当时大兴文字狱的时代,借了一个飞黄腾达运命两济的小丫鬟,讥讽了一个君临天下的皇上。

谁想他命运两济,【甲戌眉批:好极!与英莲“有命无运”四字,遥遥相映射。)莲,主也;杏,仆也。今莲反无运,而杏则两全,可知世人原在运数,不在眼下之高低也。此则大有深意存焉。】

“此则大有深意存焉”,说明我们推论的方向基本正确。那么作者骂的这个皇上又是谁?从曹家的兴衰不难推出,雍正六年曹家罹祸,亲友接二连三,牵五挂四,获罪抄家流放。雍正皇帝胤禛就是曹家的死敌,那么曹雪芹骂雍正“偶因一着错,便为人上人”也是理所必然。

那么这样说又有什么根据?我们且看雍正皇帝是怎么当上“人上人”的。

康熙六十一年冬,康熙帝在热河和南苑行猎之后“偶感风寒”,住在畅春园休息,命皇四子胤禛往天坛代行冬至祭典。十一月十三日凌晨,病情恶化,至夜间猝然逝世。据说康熙帝驾崩之前曾经将皇三子诚亲王允祉、皇七子允祐、皇八子允禩、皇九子允禟、皇十子允䄉、皇十二子允祹、皇十三子允祥、理藩院尚书隆科多等八人招至御前安排后事,并命隆科多草诏传位于皇四子胤禛。康熙驾崩三天后,隆科多公布了康熙的遗诏,宣谕:“皇四子胤禛,人品贵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统,著继朕登基,即皇帝位。”胤禛在太和殿即位登基,改次年号为雍正元年。但是这段有板有眼的描述,却出自雍正本人亲自御制的《大义觉迷录》,时间是在雍正七年。

《近代中国史料丛刊—大义觉迷录》P32-34,台北:文海出版社,1966

而这几年间,上面所列的这8人中:允禩、允禟、隆科多3人已经被整死;允祉、允䄉2人被圈禁;当年的中立派允祐和允祹2人被连连整治,噤若寒蝉。此七人中,已经没有一个人能出来指责雍正说谎了。仅剩的另一人,则是雍正宠臣皇十三子允祥,而且关于他当时在不在场,各记录中有矛盾。如果此记录为真的话,一直受人怀疑的雍正帝也不会等到七年之后,同受面谕的八人大都变化了时候才拿出这一证据。而且在此之前,从未出现过相同的记载。所以这一证据极有可能是雍正为了掩盖自己矫诏篡位的事实而伪造出来的。

那么康熙临终这一天(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十三日),究竟发生了什么呢?根据《清实录康熙朝实录》记载:

甲午。丑刻。上疾大渐。命趣召皇四子胤禛于斋所。谕令速至。南郊祀典、著派公吴尔占恭代。寅刻。召皇三子诚亲王允祉、皇七子淳郡王允祐、皇八子贝勒允禩、皇九子贝子允禟、皇十子敦郡王允䄉、皇十二子贝子允祹、皇十三子胤祥、理藩院尚书隆科多、至御榻前。谕曰、皇四子胤禛人品贵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统。著继朕登基、即皇帝位。皇四子胤禛闻召驰至。巳刻。趋进寝宫。上告以病势日臻之故。是日、皇四子胤禛三次进见问安。戌刻。上崩于寝宫。

根据《清实录》整理出来的时间表,我们看一下:

这个时间表来自《清实录》的官方记录,但是漏洞百出。康熙帝诏令发出到胤禛见驾,“命趣召皇四子胤禛于斋所。谕令速至”,“趣召”是急召,而且谕令速至,十几里路程他竟然用了8个小时才到。

从胤禛见驾后,到康熙帝驾崩前的十个小时内,胤禛三次给康熙请安,康熙帝还能说话,却只告诉胤禛病势,只字不提继位之事。不但康熙没有向他宣布遗嘱,胤祉、胤祐、胤禩、胤禟、胤䄉、胤祹也没有传达圣旨,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胤祥和隆科多两位死党也没有透露半点消息。而且关于当时胤祥在不在现场,各记录之间有矛盾。

雍正二年八月二十二日,胤禛在《上谕内阁》中不小心走漏了机密:

“朕向者不特无意于大位,心实苦之。前岁十一月十三日,皇考始下旨意,朕竟不知。朕若知之,自别有道理。皇考宾天之后,(隆科多)方宣旨于朕。”

胤禛在康熙帝宾天后才听到传位诏谕,还“闻之惊恸,昏仆于地”,这一过程离奇得难以令人相信。雍正帝本意是想把自己先描述成一个孝子,而不是觊觎皇位的野心家,却是越描越黑,漏洞百出了。

在《大义觉迷录》中,雍正自己也说过一些与“八人受谕”相矛盾的话。雍正曾说:允禩、允禟都亲承康熙遗诏,方才“肯贴无一语,俯首臣服于朕之前”。但雍正又说:“皇考升遐之日,朕在哀痛之时,塞思黑(允禟)突至朕前,箕踞对坐,傲慢无礼,其意大不可测。若非朕镇定隐忍,必至激成事端”;“圣祖仁皇帝宾天时,阿其那(允禩)并不哀戚,乃于院外倚柱,独立凝思,派办事务,全然不理,亦不回答,其怨愤可知”。雍正说话自相矛盾,如果允禩“院外倚柱”、允禟“箕踞对坐”的举止描述是真实的,那么就是刚刚听到雍正即位的消息而满怀激愤,而完全不是十个时辰前就已知道传位遗诏。

所以难怪胤禛继位不久,有关雍正篡位的传说就悄悄开始流传。同样是这本《大义觉迷录》,记录下了当时的民间传言:

“先帝欲将大统传与允禵,圣躬不豫时,降旨召允禵来京,其旨为隆科多所隐,先帝宾天之日,允禵不到,隆科多传旨,遂立当今。”

“康熙皇帝原传十四阿哥允禵天下,皇上将‘十’字改为‘于’字。”

“康熙皇帝在畅春园病重,皇上就进一碗人参汤,不知何故,康熙皇帝就崩了驾,皇上就登了位,随将允禵调回囚禁。太后要见允禵,皇上大怒,太后于铁柱上撞死。”

在这一段民间传言中,我们需要注意的是,“十”改“于”的传言,是从雍正即位起,就在民间广泛流传,而不是后人编造的,并且记载于雍正御制的《大义觉迷录》。“于”字并不是简化字,而是一个古字。

【爾雅·釋詁】于,曰也。又往也。

“于”字是本字。而“於”的本字则是乌鸦的“乌”。

【博雅】於,于也。按《說文》于訓於也,蓋“于、於”古通用。凡經典語辭皆作“于”。

当今有些人以为“于”字是“於”的简体字,这种说法本身就很没有文化。“于、於”两字,自古就是通用,而且“于”才是本字。目前留存的清圣旨中,“于、於”两字也都有。用不知就里、没有根据的“于、於”简繁体之说,来批驳这个改诏的传言有误,这个证据是立不住脚的。

另一矛盾是按《大义觉迷录》的说法,“八人受谕”的现场有皇十七子允礼等人在寝宫外伺候,而隆科多却说:

“圣祖皇帝宾天之日,臣先回京城,果亲王(允礼)在内值班,闻大事出,与臣遇于西直门大街,告以皇上绍登大位之言。果亲王神色乖张,有类疯狂,闻其奔回邸,并未在宫迎驾伺候。”

看来,允礼根本不在寝宫外伺候,也不知道传位雍正的遗诏。他在城内宫中值班,听到康熙去世,赶往畅春园,在西直门大街碰到了隆科多,才听说雍正继位,大出意外,甚为惊骇,逃回家去。

而关于隆科多的记载就更奇怪了。据《东华录》雍正五年十月的记载,雍正帝上谕说:

圣祖仁皇帝升遐之日,隆科多并未在御前,亦未派出近御之人,乃诡称伊身曾带匕首,以防不测。

隆科多是顾命大臣,遗诏传位于皇四子的关键人物,按照雍正帝的说法,康熙去世时他“应该”在场。而雍正帝为了给隆科多罗职罪名,竟又能否认隆科多在御前。那么,他的继位遗诏是由何人宣读的呢?雍正皇帝这样信口开河,岂不是自己亲口把“隆科多宣旨于朕”的故事给否定了吗?如此违反常理和逻辑,只能说明一点,“八人受谕”是一个经雍正帝逐年加工的政治谎言,其真实性是漏洞百出的。

七十多年以后的乾隆六十年(1795),乾隆也否认了他老爸的谎言。他谈到前朝皇权交接时认为:

“康熙大渐,授位皇考,其时系内大臣隆科多宣传顾命。”

关于雍正是如何大逆不道,矫诏篡位还是弑父篡位,民间此类传说几多,大致有三个版本。

其一,康熙遗诏原来是要立十四子胤祯(允禵)为帝,雍正修改了遗诏。

其二,隆科多改诏说,康熙病重之时,令隆科多传命远在西宁的十四子允禵回京,继承大统,然而隆科多秘不传旨,篡改了遗诏,立雍正为帝。

其三,隆科多改诏另一版本,大致与第二说相同。只是隆科多所改的遗诏乃是正大光明匾额后的遗诏。

既然雍正帝登基有种种可疑之处,而且一登基天下就流传甚广,曹雪芹家祖是康熙皇帝的亲信,当然会有所听闻。且不论几种传说哪种是真相,核心都是雍正帝凭伪造康熙遗诏夺得皇位。各种指斥雍正以阴谋手段矫诏夺嫡、谋父篡位的谣言,甚至远播海外。康熙六十一年朝鲜使臣李混等回国后,报告朝鲜国王康熙之死、雍正即位的情况时说:

“或称秘不发丧,或称矫诏袭位。内间事秘,莫测端倪。而至于矫诏,则似是实状。”

连海外都传播雍正矫诏袭位,并且基本认可篡位为真,可见这一事件在当时的影响甚大。雍正继位来历不明,遭到质疑。曹家本是康熙宠臣,繁华富贵的诗礼旧族,雍正六年惨遭雍正抄家,难道就会乖乖地当起顺民?这胸中块垒,不得不发,正是曹雪芹写《红楼梦》一书的立意所在,所以,用娇杏这样一个飞黄腾达的运命两济小丫鬟,隐喻了一个凭矫诏篡位的雍正。

那么我们这种推断只是主观联想呢,还是在书中有真凭实据呢?我们知道《红楼梦》的人名,个个都值得仔细推敲,那么娇杏这种一般人不用的名字,是不是只有脂批的“侥幸”二字这么简单。那么请大家睁开巨眼仔细看看:

(左:娇杏2字,选自甲戌本;右:娇杏、矫召4字,选自戚序本)

娇与矫,杏与召,这两组字何其相像!用毛笔写出就更像,简直太像了!

《红楼梦》作者是在借用“娇杏”二字,骂雍正借不正当的手段矫召(诏)篡位。这种雍正年间明眼人一眼就能看明白的文字游戏,都知道这段故事是在隐喻什么。原来此丫头非彼丫头,这娇杏姑娘既非娇艳艳的一枝杏花,也不是甜丝丝的一颗蜜杏,而是一枚黄澄澄的重磅炸弹!

《红楼梦》敢骂雍正矫召(诏),真可谓石破天惊之语!那么,一向都能指出真相的脂砚斋批语,为什么在这里会注“侥幸”二字,难道他会看不出吗?且再看脂批这句:

偶因一着错,便为人上人。

【甲戌侧批:更妙!可知守礼俟命者终为饿莩。其调侃寓意不小。】

守礼俟命者终为饿殍,说得不就是遵守康熙皇命的其它皇子们,最终被雍正圈禁、投毒、流放的悲惨命运吗?这才是真正的调侃寓意不小。作者敢曲笔写下“矫召”这二字,真是要冒着被砍头的风险。

我们不禁为作者拍案叫绝,用丫头“娇杏”麻雀变凤凰扶了“正”,直指雍正矫诏篡取天下谋了“正”,这段故事骂得巧,骂得妙。虽然《石头记》几遭篡改,但还是保留了娇杏这段故事 。原因之一是开篇故事写得精彩,迷中套幻,幻中生迷,已经把人绕糊涂了。原因之二是脂砚斋为了不让这个名字太过明显以至招祸,故意解为“侥幸”将人引入歧途,以致一直不为常人所了解。脂砚斋故意将一些乾隆文字狱的爪牙引入歧途,这一点非常重要,以致使这段故事得以保存至今,功不可没。


本文节选自:王瑞华、刘敏著《通解红楼梦之一:打破胭脂阵》
香港:华夏文化出版社,2014.5(转发请注明出处)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索隐派红学研究的最新力作
众多解密《红楼梦》中,最淋漓痛快的文字

不管您对索隐派红学了解多少,任何人都不能否认,《红楼梦》中存在有大量的碍语与隐语。《红楼梦》的故事情节是镜中花、水中月,这表面的幻相是真相的光影折射。

以往您所知所叹的,只是《红楼梦》表面的爱情故事,视角单一,线索错踪复杂,就像进了3D电影院,却没有戴3D眼镜一样,您看到的是真相与幻相重重迭迭之光影交汇。


本书经过解密分析,《红楼梦》开篇的娇杏姑娘,既非娇艳艳的杏花,也非甜丝丝的蜜杏,而是一枚黄澄澄的重磅炸弹:以丫头“娇杏”麻雀变凤凰扶了“正”,直指雍正矫诏篡取天下谋了“正”,正是《红楼梦》的大比托、大喻意。“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这一对千古未闻之楹联,说得不是处世哲学,不是色空转换,而是当时的没人敢提及的雍正矫诏篡位的丑闻——四阿哥胤禛冒充十四阿哥胤祯继位。一场风花雪月的情事,原来是一段争储夺嫡的政治恋爱。

本书所给您提供的,就像是3D电影院的一副3D眼镜。您姑且潜下心来,以传国玉玺的身份来看宝玉,以康熙十二子的身份来看十二钗,用以往完全不同的新视角,来入情入理地体察《红楼梦》,您一定会得到与以往完全不同的、更多的感慨和顿悟,解开以前所不能理解的谜团和疑问,进入到一个更加精妙绝伦的艺术境界。



看得不过瘾?想要先睹《通解红楼梦》为快吗?

请点击下面“阅读原文”,去拍微店链接。



(亲,现在拍下快递包邮,如果需要作者签名,请留言哦)

签名参考格式:“XXX先生(女士)惠存’”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