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公认的坏男人,当你细心的读完这些你还觉的他坏吗?

聆听红楼2019-05-03 23:53:35

呆霸王的出场绝对是一鸣惊人,从你进入学校语文课文的那一刻起,几百年来受人唾骂,我也是其中一个骂你的人,然而都过去十几年了,我今天却想写一篇文章,横着看薛蟠。

最近觉得87版红楼梦薛蟠的选人不合适,模样应该完全不符合曹雪芹笔下的薛蟠,但图片就凑合着用吧,希望大家心中有一个更帅一点的薛蟠。

从打死冯公子之后,你可并不是逃跑,去京城可是提前安排好的,这桩案子只是半路不小心出现的一个意外,一开始读红楼梦的时候,也一直以为是打死冯公子之后薛蟠跑路去京城躲案子了。

在贾府生活了一段时间,那是在第三十三回了,宝玉挨打,宝钗怀疑是哥哥的原因,薛蟠和母女两个发生了争执,最后薛蟠还要给他们道歉,那一段曹雪芹把薛蟠写成了一个孝敬双亲还疼爱妹妹的极品好男人了!原文欣赏,看看够不够极品好男人的标准:何苦来,为我一个人,娘儿两个天天操心!妈为我生气还有可恕,若只管叫妹妹为我操心,我更不是人了。如今父亲没了,我不能多孝顺妈多疼妹妹,反教娘生气妹妹烦恼,真连个畜生也不如了(曹雪芹把整个薛蟠的心灵都装在了这段话里了)。说着又是让妹妹消消气,又是让香菱倒茶,还要把宝钗的项圈抛抛光,整几件新衣服,这些平时只要妹妹安排,估计也是有求必应,毫不吝啬毫不怠慢的,都说孝敬双亲的男人最可爱,再加上疼爱妹妹的男人可应该算是极品了吧!

还有吃螃蟹那一回,很多读者把螃蟹暗喻成薛蟠,着实不太恰当,他们吃的这桌螃蟹却是一个不留名不留姓的人给的,他就是薛蟠,仔细读读原文,感觉兄妹之间的互动真是羡煞旁人,只要妹妹高兴,一句话哥哥都给肯定你办,而且还办的妥妥当当的。

再看那二十五回,宝玉王熙凤被马道婆搞的着了魔,贾家全家上下乱成一团,而薛蟠呢,肯定不是在看热闹,他也很忙,怕老妈被人挤倒,怕妹妹被外人看到,又恐香菱被人臊皮,但也偶尔顺便看看林大美女,也算正常,这一幕俨然是一个好哥哥、好丈夫、好儿子的形象啊!

后面,第六十七回,薛蟠行商归来,看有心的暖男,给了妈妈和妹妹带了几大箱东西,还亲自打开箱子,一大堆东西,也真是难为这位连唐寅唐伯虎都不知道的大老爷们,给妹妹买的却是笔墨纸砚、胭脂、香珠、花粉等等这些东西,这情景像不像参加工作多年的哥哥刚有了工资给妹妹买的发卡、小人书什么的,以博得妹妹一笑!

每个人都是从小孩子经历而来,薛蟠也是,抢夺英莲的时候,那时薛蟠还应该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我想也不是他亲自去打的人,也不免手下仗势欺人的奴才,下手不小心重一点,薛蟠哪知道什么,只知道自己买了一个丫鬟,莫名其妙的有人过来抢,在今天这叫正当防卫,凶手应该算拐子,他收了两分钱,同时卖了两家人,薛蟠却蒙在鼓里。

生日那天,古董行的程日兴给他送的鲜藕、鲟鱼、暹猪,先孝敬了老妈然后送了老太太、姨夫等人,然后叫了宝玉,如今留了些,我要自己吃,恐怕折福,左思右想,除了我之外,惟有你配吃,所以特请你来,这是喜欢分享又顺便给人戴高帽子,看到这里,一个呆呆的不会作诗,只会蚊子哼哼、苍蝇嗡嗡,却想混进这个圈子的薛蟠,除了傻傻、呆呆还有可爱,如果谁的朋友圈有这样的暖男会不会很幸运?

再说说他和柳湘莲,前几次见了柳湘莲心里开始犯毛病了,结果被柳湘莲整了一顿,之后在外地,薛蟠碰见劫匪,柳湘莲从天而降,赶散贼人,抢回货物,什么人什么命,柳湘莲这样混江湖的也知道薛蟠是什么货色,整他归整他,朋友还是值得去交的,之后薛蟠也是为柳湘莲费心了,又是给他找宅子,又是找他老婆的,听说柳湘莲出家了,找来找去找不到,还偷偷掉眼泪(六十七回),柳湘莲,你能交这样的朋友,应该也是值了吧!

我看了几遍红楼梦之后,薛蟠在我脑海中是一个不断成长,最后由一个男孩变成一个男人的过程,曹雪芹的红楼梦每一个人都是随着时间的不断前行,人性同时也在不断的成熟或者转变,我只是反省,我一开始不应该把一个人物的性格给固化,这也许是以前留下的惯性思维,就像看其他小说,人物的性格刻划是二维的,随着故事情节变化,作者只是在给这个人物刻画上增加更多证据,更多的进行涂画润笔,让这个人物的人性由一开始的模糊,慢慢变得清晰起来,这里说的清晰而不是成长后的不断改变。

而红楼梦却不是这样的,曹雪芹在人物的刻划上是三维的,随着时间轴的变化,地域的变化、事件的变化,性格也是在不断的随着变化,而这种变化却不是那种奉迎的改变,人的个性,真实而不做作,与现实无异,在此我向曹雪芹致敬!

文:读行客饼子(读中国文化 行中华大地)

《红楼梦》中,秦可卿为何给王熙凤托梦?看似奇怪,实有六个理由

秦可卿去世,贾宝玉喷什么血?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