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山歌—父母恩情不能忘

柳州山歌2021-09-16 09:25:11

云南山歌
山歌爱好者聚集地!
关注
为纂皇权乱朝纲,欲持国柄害忠良。美人暗箭伤飞狐,雨烟巧计救栋梁。 在青丘狐国慕云飞狐是皇帝身边的一等侍卫,王朝天丞相想要拉拢飞狐,时常请他来府上做客。 飞狐素有歌神美誉,弹琴唱曲均是一流,一曲歌罢,不知迷倒多少美女狐。王丞相的女儿王至柔能歌善舞,一歌一舞一颦一笑,美若天仙。飞狐钟情至柔,忍不住有事没事都要到丞相府上转。 这天,丞相又邀飞狐前来喝酒,至柔上前劝酒,飞狐哪有不喝的道理,不多时便酩酊大醉。也不知过了多久,被冷水泼醒。只见皇上与众狐怒目而视,自己和玉妃赤身露体在床上。 飞狐被吓得魂不附体,跌下床来,道:“微臣在王丞相府上喝酒,怎么会到玉妃寝宫中来?一定是王丞相趁我喝醉陷害我和玉妃。一直以来,以为陷害忠良的是柔妃,没想到王丞相才是柔妃幕后的黑手。我长风潇雨瞎了眼了,竟然会喜欢上王至柔这样的蛇蝎美人,如此害我。王丞相想要除尽忠良,除掉玉妃。只要除掉玉妃,太子位就保不住了。王丞相这样做分明是想纂夺皇权啊。” 皇上将书信扔给飞狐,道:“长风侠,你和玉妃好好看看这封书信,这是玉妃亲笔所写,朕认得玉妃的笔迹。玉妃要丞相辅佐太子登基,许以他日封王。异姓封王,玉妃好大的胆子啊,置朕于何地?想要害朕吧?幸亏王丞相忠诚,将书信交于朕,否则朕还不知为谁所害。” 玉妃未穿衣物,不敢下床,裹着床单,被吓得浑身发抖,道:“陛下,臣妾昨晚不知被谁下药,什么都不知道啊。臣妾从未见过王丞相,不知王丞相是怎样的人,又怎么敢贸然相托,交通大臣,这可是灭族的死罪啊。书信都是伪造的,请皇上明察。” 皇上拟旨,赐玉妃自尽,废太子,将飞狐打入天牢,交由刑部讯问同党。刑部尚书葛同诚是王丞相同党,酷刑逼供,想要将夜语可书、龙凤楼主_泥巴众多忠良一网打尽。可怜的长风侠被打得体无完肤,宁死不招。早有宸狐七尘将消息报知可书等众狐,众狐狐心惶惶,都不知该如何是好。小狐仙道:“我自有妙计为玉妃洗冤,救出长风侠,只是要请二王爷蒋坤元相助。” 众狐道:“你这孩子夸什么海口,我们不信你有这本事。”小狐仙道:“不能说,只怕走漏风声坏事。” 小狐仙来到二王爷蒋坤元府上,要蒋坤元摒退众狐,低声道:“坤元哥哥,长风侠遭陷害,想来你应该也知道了,要想救长风侠,只能用反间计了。没有柔妃相助,王丞相怎么能够陷害玉妃和长风侠?皇上未必会信柔妃,皇上也未必会信王丞相。只有柔妃和王丞相才有玉妃和长风侠被陷害的证据,只有离间柔妃和王丞相,才能救出长风侠。要想见到柔妃,只能请坤元哥哥拿出进宫的令牌,我就说是二王爷的家奴,凭我三寸不烂之舌,也要扭转乾坤。” 蒋坤元道:“柔妃向来以心狠手辣著称,宫中嫔妃怀孕,往往被毒害。因没有证据指证,柔妃才得以逍遥法外。若不是皇上派重兵层层守卫太子,只怕太子也早被毒害了。现在太子被废,皇上就只有柔妃所生的二皇子了,立二皇子为储君,那是早晚的事,你有什么办法能令柔妃和王丞相窝里斗?此去皇宫,只怕甚是凶险,小心被柔妃所害。” 小狐仙道:“若能救出长风侠,冒死一试也值。我是义薄云天的小狐仙,我是百变小狐仙,坤元哥哥怕被连累吗?不敢把令牌给我吗?”蒋坤元交出令牌,道:“你还是那个傻狐宝宝吗?不认识你了。你不怕,我怕什么?”小狐仙拿着令牌入宫,求见柔妃。柔妃问:“你是谁?见我作甚?” 小狐仙道:“我是二王爷府上家奴小狐仙,有要事与柔妃娘娘相商,请柔妃娘娘摒退左右。”柔妃道:“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小狐仙道:“娘娘还想不想二皇子被立为太子?若不听我一言,只怕娘娘和二皇子都性命难保。” 柔妃摒退左右,道:“小狐仙,你乱说什么,就不怕我杀了你吗?”小狐仙道:“你杀了我又有何用?能保住你和二皇子性命吗?二皇子就能被立为储君吗?二皇子要想当太子,离不开我的出谋划策。除掉了玉妃,皇上担心大皇子怨恨,废太子,不可能再让大皇子掌权。现如今对二皇子威胁最大的不是大皇子,而是王丞相。大皇子无权无势,要想除大皇子那是易如反掌。王丞相是一狐之下、万狐之上,柔妃你能驾驭得了他吗?他日皇上驾崩,你们母子俩还能保得住性命吗?只有除掉王丞相,为玉妃洗冤,你才能重获皇上的信任。先人一步步步为赢,后人一步就是败亡。你如果犹豫不决,那就等着被人宰割吧。玉妃以书信拉拢王丞相,许以封王。王丞相仍要害玉妃,由此可知王丞相的野心有多大,其志不在封王、而在纂权夺位啊。不借皇帝的手除掉王丞相,你是王丞相的对手吗?” 柔妃道:“为玉妃洗冤,皇上会立大皇子为太子吗?”小狐仙道:“母以子贵,子以母贵,娘娘你可令心腹上书皇帝,玉妃被杀,大皇子能不怨恨吗?皇上担心自己皇位不稳,怕被大皇子害,还敢立大皇子为太子吗?娘娘尽可放心。” 柔妃道:“小狐仙,我自有主张,你先回去,有事再传你前来相商。” 小狐仙出了皇宫,在街上转了半天,确定没有被跟踪,来到王丞相府上,道:“烦劳诸位通禀,就说二王爷府上家奴小狐仙有要事见王丞相,王丞相若不肯见,只怕会有灭族之灾,你们大家只怕也要被流放边疆。” 王丞相召见,道:“小狐仙,你乱说什么,就不怕老夫杀了你吗?”小狐仙道:“请丞相摒退左右,我才肯说。” 王丞相摒退左右,小狐仙道:“除掉玉妃,大皇子就会被废;除掉柔妃,二皇子也将无缘储君。到那时以王至柔入宫,皇上再无别的皇子,至柔所生皇子肯定会被立为太子,到那时天下还不都是王家的天下吗?现在大皇子已无权无势不足虑,只有柔妃和二皇子对丞相威胁最大。胜,就是生;败,就是死。若再犹豫不决,让柔妃占了先机,那将是灭族之祸,请丞相三思。只有为玉妃洗冤,才能扳倒柔妃。皇上怕大皇子怀恨在心,是不可能让大皇子掌权危及自己的皇位和性命的。” 王丞相道:“老夫自有主张,有事再请小狐仙前来相商,还有比小狐仙更邪恶的狐狸吗?” 柔妃首先发难,向皇上提交证据证明是王丞相陷害玉妃和长风侠;王丞相打听到消息,不得已也向皇帝递交证据证明是柔妃伪造书信陷害玉妃,自己一时失察,误以为是玉妃所书,错害了玉妃,应当承担失察之责。至于长风侠醉酒后,自己已送他回府,怎么入宫,全不知情,想来应是柔妃陷害。 皇上却并无行动,众狐疑惧,不知皇帝究竟是怎么想的?小狐仙找到二王爷蒋坤元,求得令牌和举荐信,再入皇宫,求见皇上。 皇上召见,小狐仙递上举荐信,道:“请皇上摒退左右,二王爷府上家奴小狐仙有要事与陛下相商。”皇上道:“小狐仙,你有什么话直说好了,又何必摒退左右?左右众狐都是朕的心腹,不用回避。” 小狐仙道:“事机不密则害成,一旦走露风声,只怕青丘狐国将天下大乱,陛下只怕也性命难保。”皇上怒道:“还没有哪一只狐狸敢这样跟朕说话,小狐仙,你就不怕朕灭你九族吗?” 小狐仙道:“陛下难道还怕一个弱女子吗?陛下还信不过二王爷吗?为什么不敢摒退左右?杀我又有何用?我是为保陛下江山而来,陛下不听,别说江山了,一族能否生还也很难说。请陛下听完再决定是否杀小狐仙。” 皇上摒退左右,小狐仙道:“不论是帝王之术还是官场之道,历来君主、官员都喜欢用平衡术,分散众臣手中的权力,各种敌对势力互相制衡,君主才不会被驾空权力;如果让一党独大,皇权被驾空,皇上还能保住一族的性命吗?皇上如果除掉王丞相,柔妃一党独大,皇上能制得住柔妃一党吗?皇上如果除掉柔妃,王丞相一党独大,皇上能制得住王丞相一党吗?皇上如果除掉柔妃和王丞相,他们的党羽疑惧,怕受牵连,势必起兵造反,天下岂不要大乱?” 皇上道:“朕也是犹豫不决,不知该除谁才好。朕好悔啊,朕好恨啊,当日一时气愤,错杀最宠爱的玉妃,悔已迟啊,只可怜太子还这么小,就没有母亲了。”小狐仙道:“陛下此后千万不要在盛怒之时做任何决定,在盛怒时狐狸也是会失去理智的啊。玉妃不死,柔妃又怎么肯为玉妃洗冤?”皇上道:“是啊,经此一事,让朕知道了谁忠谁奸,谁善谁恶。” 小狐仙道:“柔妃和王丞相已经撕破了脸,都怕被对方所害,是不可能再联合的了。在此紧要关头,大家都绷紧了一根弦,都怕被除掉。陛下只有分别下密诏给柔妃和王丞相,让他们安心,让他们放松警惕,对柔妃说担心王丞相势大,不敢动手,等到慢慢翦除王丞相的党羽,才好下手;对王丞相也是这样说的说法。 对外则说此事有失皇家体面,如果查清真相,如果闹得众狐皆知,皇家的颜面何存?只想大事化小,小事化小,不想再追查下去,知道此事的狐狸越少越好。借柔妃的手翦除王丞相的党羽,借王丞相的手翦除柔妃的党羽。他们都养了许多死士,喜欢搞暗杀。皇上可派心腹搜集那些党羽的行踪,透露给敌手,让他们鹬蚌相争、二虎相斗,两败俱伤,陛下好坐收渔人之利。他们的党羽都是些贪官酷吏,除掉他们将是青丘百姓之福。将青蛙投进开水之中,青蛙会很快逃离。 只有用温水煮青蛙,让青蛙放松警惕,青蛙才不会逃离,青蛙才不道是怎么死的。楚庄王三年不鸣,一鸣惊人。三年耽于享乐,为的是麻痹敌人,为的是制造一个昏君的假象,能而示之不能,暗中察看谁忠谁奸,逐步夺回权力。陛下应将长风侠释放出狱,流放西北边关守边城。以长风侠的才能,定能逐步升任大将。陛下可派心腹暗中保护长风侠,说明苦衷,此时不能重用长风侠,如果重用,必将遭到王丞相和柔妃的毒害。以黄金、美女狐相赠,长风侠必定感念陛下厚恩,他日誓死图报。不论有多少支军队,只能有一个统帅,若任命多个统帅,各个将领间互相争功、内斗,还怎么对敌打仗?政出多门,必败。 道理是相同的,敌人不同,策略也就不同。等到扫清障碍时,才是立太子时。君主最怕的不是贪官、不是奸臣,而是大臣结党啊。奴婢会联络众多忠臣暗中保护皇上,保我青丘国江山永固。”皇上下旨,皆如小狐仙所言。 夜语可书对小狐仙道:“可怜的长风侠,被流放到西北喝西北风了。长风侠能出狱,小狐仙功不可没。长风无法前来致谢,我代长风谢小狐仙救命之恩。”小狐仙道:“可书来看我了哎,惊喜,小狐仙拜见狐狸长老可书。”可书道:“小狐仙,免礼。” 龙凤楼主-泥巴哈哈大笑,小狐仙道:“坏泥巴哥,只记得美女狐,都不来看我,还到处说我坏话。两次被强行拔光狐狸毛,滋味如何?惹毛了我,再拔光哥的狐狸毛。”二王爷蒋坤元哈哈大笑,小狐仙道:“坤元哥哥也敢笑我,没二话,拔光了狐狸毛去。”蒋坤元边逃边喊:“阿弥陀佛保佑我的狐狸毛。”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