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揭示的10条婚姻真相

中国传统文化2018-07-16 13:39:40

  

文 | 婉兮

《红楼梦》是本奇书, 鲁迅评价它说:“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作为一个写情感的女性作者,我看到的,则是痴男怨女与滚滚红尘。


故事里的时间和空间是虚拟的,但情和欲却殊途同归。


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儿,撕下时代、身份与背景的标签,本质差不了多少。


遇到爱和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


看过《红楼梦》的人,都喜欢谈论林黛玉和薛宝钗谁更适合做妻子。


多数人倾向于薛宝钗,她端庄美丽识大体,集才干与情商于一身,几乎能满足世俗对完美妻子的所有要求。


可贾宝玉偏偏不喜欢,他执着地爱着那个小心眼爱赌气的林黛玉,对所谓的“金玉良缘”充耳不闻。



小时候不懂,只简单归结为情有独钟,以为爱情毫无道理可讲。长大后重读,却从那句“林姑娘从不说这些混账话”中,猛然窥见相爱的秘密。


抛开前世注定的神话色彩,宝黛爱情的基础其实就是一个“懂”字。


懂他为何不热衷于功名仕途,允许他处江湖之远,鼓励他去做一个“无用”之人,甚至能与他一道不爱苍生,只爱风月。


所谓的爱情,不就是茫茫人海中遇见另一个能与你共鸣的灵魂?


对你好和我爱你是两回事


大观园中的年轻丫鬟,大多做着一个飞上枝头的美梦。而现实与梦境之间的桥梁,就是很懂得怜香惜玉的宝二爷。


不怪她们想入非非,实在是贾宝玉式的温暖总会让人产生错觉,误以为这多情公子钟情于自己,从而生出些无妄的期待来。


你看,为了哄晴雯一笑,他可以由着她撕破扇子,也能屈尊给麝月篦头,还专程把贵妃赐的酥酪留给袭人……



到了现在,我们把贾宝玉这样的男人称作中央空调,他始终都在无私地为所有人送温暖。而你,总会被那些细微温暖感动,误以为爱情姗姗来临。


别傻了,对你好的原因不一定是他爱你,对方可能只是习惯了自己的“暖男”人设。


可你需要的,并不是一台中央空调,而是专属你的人肉暖宝宝。


一方太强势的婚姻难幸福


王熙凤是个女强人,精明能干雷厉风行,手段也十分了得,拿秦可卿的话来说,就是“脂粉堆里的英雄”。


和大部分强悍的人一样,她把这种姿态和模式带入了婚姻。于是颐指气使,把丈夫管得死死的,甚至不许他和女人多说一句话。


可感情就像捧在手里的沙,捏得越紧,流失得就越快。更何况她的丈夫贾琏,本就是见一个爱一个的浪荡子。


等到偷娶尤二姐时,贾琏已经把妻子贬到了尘埃里:“人人都说我们那夜叉婆齐整,如今我看来,跟你拾鞋也不要。”


感情磨灭在意料之中,休妻也是贾琏的怒气积累到极限的必然之举。


婚姻不是打仗,也不是竞争,何必非要胜过爱人一头呢?


真正的门当户对,绝不仅仅是家世相当


王夫人是贾政明媒正娶的妻子,可纵观整部《红楼梦》,却找不到一句两人亲昵关系的描写。


更多时候,他们都只作为荣国府二房的男女主人出现,在众人面前相敬如宾地“恩爱”着,带着一丝疏离的礼貌和客气。


当王夫人还是王小姐时,她未必高兴嫁给贾政。可父母之命摆在面前,人人都说,门当户对才是琴瑟和谐的大前提。


但她还是被现实狠狠地打了耳光,聊不到一起,即使同床共枕而眠,也没有多余的话可讲。两人的话题,被牢牢禁锢在儿女与家务应酬上。


就这样,不咸不淡地过了几十年,儿女双全富贵满堂,真真应了那句话,“纵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


可真正的门当户对,并不完全是家世背景的完美贴合,更是精神世界的相互吸引与欣赏。


嫁得风光富贵,并不等于嫁得好


嫁进皇宫,是封建时代无数女子的梦想。


可在元妃娘娘眼里,皇宫大内只不过是个“见不得人的去处”。



曹雪芹不写宫斗,宫斗的残酷本质,却被他一句点透。


人人认为元春好福气,毕竟荣华富贵享之不尽。殊不知元妃的标签贴在身上,她就承载起了家族荣耀和政治前景,势必步步惊心处处坎坷。


更何况,她要与三千佳丽争夺一个丈夫,情爱被心机和利益绑架,对夫君的所有期待也不得不变成小心翼翼。


这样的婚姻,没有平等、没有尊重,爱情也时隐时现可有可无。深宫的日子一天天过下来,想必舒服不到哪儿去。


女孩子嫁得好不好,人们常常会通过男方的硬件来判断;


可婚姻的幸福度,却只由夫妻双方的感知来决定。


嫁错人比不嫁更可怕


贾府的二小姐迎春,是个性子怯懦且木讷的姑娘,被父亲嫁给了一个姓孙的男人。


嫁过去后,才发现孙绍祖一味好色、好赌、酗酒,家中所有丫头仆妇淫了个遍,还对娇柔的妻子动辄打骂,竟是个十足的色魔加渣男。


迎春躲回娘家哭诉,却被长辈们劝了回去,最终被丈夫虐待致死。


太多人把婚姻作为女性的最终价值指向,不嫁出去,似乎就不能证明一个女人的存在意义。哪怕我们的时代,已距离《红楼梦》几百年。


不嫁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遇人不淑,被婚姻磨完自己对生活的所有热情和期待。


毕竟结婚的初衷,是求好、向上与光明。


出身不好,还有一条路能通往幸福


贾宝玉过生日时,小姐丫鬟们聚在一起喝酒抽花签,探春抽到的那一支上,明明白白地写着“必得贵婿”。


所以,即使判词上画着伏岸哭泣的女子,我也相信远嫁的探春有能力安排好自己的婚姻生活。


这个庶出的女孩,人称“刺玫瑰”,集美貌与才干于一身,在娘家时便协理家务,就连王熙凤都忌惮三分。



生身母亲活成了一个笑话,探春却敢用一记耳光来证明自己的主子地位。


所以,在最初的陌生和不适熬过去之后,探春必定能够得到夫婿的宠爱,赢来婆家的尊重,在千里之外开始崭新的余生。


因为支撑起婚姻和人生的东西,永远都是能力、性情与姿态。


女孩的好名声,也是嫁妆的一部分


尤三姐是自刎身亡的,因为未婚夫柳湘莲怀疑她的清白,借口要退婚。


柳湘莲的怀疑,则起自尤三姐与宁国府的瓜葛,因为“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


其实也不算完全冤枉,毕竟她的姐姐尤二姐早已沦为贾珍和贾琏的玩物。


作为妹妹的三姐,难免也要承担些非议和妄断,虽然她始终都在用力守护自己的清白。


可大部分人都不寄希望于“出淤泥而不染”,对“近墨者黑”却深信不疑。


而身为女人,请务必珍爱自己的名声,这并不是对男权社会的妥协,而是对自己的爱惜与成全。


要么娘家有钱,要么自己争气


邢夫人在贾府的位置很尴尬。


大老爷贾赦死了原配夫人,小门小户出身的她才得以乌鸦变凤凰,一举攀了贾府的高枝儿。


可娶填房向来不如原配讲究,地位介于妻和妾之间。再加上始终没生下一儿半女,便在二房的王夫人面前相形见绌。


所以即便身为长房媳妇,却时时被二房压了一头。


更要命的是,邢夫人的智商和情商都不在线。


她捞不着管家的权利、讨不到丈夫欢心、也笼络不了下人的心,不得不一味奉承迎合丈夫,甚至亲自出面去为丈夫讨小妾,被贾母夹枪带棒好一通埋怨。


没有娘家做靠山、没有丈夫能撑腰、也没有自身可依附的女人,注定要在婆家步步为艰。


世人都长了一双势利眼,即便是性命交托生死相许的婚姻,也不能免俗。


爱情是两个人的碰撞,婚姻是一群人的较量


少年人读红楼,大多要为宝黛爱情嗟叹,也必定会埋怨作者下笔残忍,活生生拆散一对璧人。


要等到他们都长大成人,各自经历过了婚嫁的种种挫伤,才会恍然明白曹雪芹的深意。


因为爱情只是两个人的电光石火,婚姻却关系着两个家庭乃至家族的利弊权衡与取舍。


难怪林黛玉在得知贾宝玉的心意后,欢喜只维持了短短一瞬,转念便开始自伤身世,“父母早逝,虽有铭心刻骨之言,无人为我主张。”


薛宝钗则不同,亲生母亲当然会处处留心,早早就放出了“金玉良缘”之说;未来婆婆也对自己青眼有加;还有兄长、堂弟、堂妹,这些人都有意无意地为这场争夺战推波助澜。


而寄人篱下的林黛玉,只有一个年迈外婆可倚仗,心事也只能含含糊糊地透露给贴身丫鬟听。


战争还未打响,倒先输了一大半。没人为她宣传造势,也没人为她出谋划策,更没人为她披荆斩棘。


毕竟,从爱情到婚姻,还有一段很漫长很艰辛的路。


但是,从成亲到终老,也还有一段更漫长更艰辛的路。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