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尽“飞花”

鹏鹏哥哥读红楼2021-04-06 13:41:51

春城无处不飞花


      自在飞花轻似梦

      无边丝雨细如愁


   “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中出现了一个“飞花令”环节,很受关注。其实,“飞花令”,是古人常玩的一种“酒令”。《红楼梦》中就写到过。

    第一百十七回:一日邢大舅王仁都在贾家外书房喝酒,一时高兴,叫了几个陪酒的来唱着喝着劝酒。贾蔷便说:“你们闹的太俗。我要行个令儿。”众人道:“使得。”贾蔷道:“咱们‘月’字流觞罢。我先说起‘月’字,数到那个便是那个喝酒,还要酒面酒底。须得依着令官,不依者罚三大杯。”众人都依了。贾蔷喝了一杯令酒,便说:“飞羽觞而醉月。”顺饮数到贾环。贾蔷说:“酒面要个‘桂’字。”贾环便说道“‘冷露无声湿桂花’。酒底呢?”贾蔷道:“说个‘香’字。”贾环道:“天香云外飘。”

   “飞花令”,只是《红楼梦》诸多酒令中的一种,此外还有很多。如第四十回的“牙牌令”,一般是令官配好付子后,分张举说,最后合而言之,道出副子名称,令席上宾客依次即兴接口,比上一句令语。文中写到:鸳鸯道:“有了一副了。左边是张‘天’”,贾母道:“头上有青天。”鸳鸯道:“当中是个‘五与六’。”贾母道:“六桥梅花香彻骨。”鸳鸯道:“剩得一张,六与幺。”贾母道:“一轮红日出云霄。”最后鸳鸯道:“凑成便是个‘蓬头鬼’。”贾母道:“这鬼抱住钟馗腿。”贾母的对句,有的是凑韵,有的是象形,均妙趣天成。

    第五十四回写到“击鼓传花行令”。这种酒令,专设一个击鼓,采取一枝花,酒席上随着鼓声和节奏速度,依次循环相传这枝花,鼓声住后,花枝落到谁手里,谁喝罚酒一杯,有的还说些令语。文中写到:“凤姐儿因见贾母十分高兴,便笑道:“趁着女先儿们在这里,不如叫他们击鼓,咱们传梅,行一个春喜上眉梢的令如何?”贾母笑道:“这是个好令,正对时对景。”所谓“春喜上眉梢”是“击鼓传梅”的雅称。“梅”、“眉”谐音,将“传梅”说成“春喜上眉(梅)梢”是讨吉利的口彩。第七十五回“击鼓传桂行令”,也属这类酒令。

    此外,《红楼梦》中的酒令还有猜枚、射覆、女儿令等十几种,可谓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相比而言,“诗词大会”上的“飞花令”,不过是借其形式罢了。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