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刀杀人:贾蔷闹学堂(红楼梦中三十六计)

天权国学社2019-06-12 02:23:30

在这部《红楼梦》里面,借刀杀人这一计玩得最好的是王熙凤,就是前面说的她整治尤二姐,这一计里面包含若干个小的计策,当时说了好几段。那个属于大的借刀杀人,今天说的这个属于小的借刀杀人,借刀这位是贾蔷。

这个贾蔷属于宁国府那边的一个旁支,跟贾蓉是一辈的人。贾府里儿孙们的辈分在他们的名字里面分很清楚,贾母那一辈人应该算是“人”字辈,名字里都带一个单立人,比如贾代化,贾代修,还有教学堂的贾代儒。他们下面是“文”字辈,这可不是说相声刘文亨、魏文亮那个文字辈,是他们的名字里面都有一个反文,贾敬、贾赦还有贾政。再往下是“玉”字辈,名字里都带一个斜玉,像贾珍、贾琏、贾珠、贾环。贾宝玉的名字里虽然没有玉,那是因为他衔玉而生,名字里就有玉了。再往下一辈就是“草”字辈,名字里都有一个草字头,像贾兰、贾蓉、贾芸、贾芹,还有今天说的贾蔷。白先勇先生认为后面那四十回就是曹雪芹先生原著,只不过由于当时已经散佚,高鹗只不过是把它找齐了又整理出来。白先生这个观点至少在这些名字上就站不住脚,后四十回贾宝玉有一个遗腹子,名字叫做贾桂,没有草字头啊,不能说因为贾府稍微抄了一下家,就连辈分都乱了吧。

闲言少叙,回到正文。贾蔷虽然是旁支,但是贾珍很喜欢他。别的旁支子孙需要自己玩命去奔饭,贾蔷从小就被贾珍养在宁国府里,吃穿不愁。后来长大了,贾珍还给他房屋,让他出去自立门户。说这事的时候,贾蔷正在贾府的家塾里面上学。

这个家塾咱们前面说过了,是贾府办的面向本族子弟和姻亲的义务教育机构。凡是姓贾,跟贾家站得上边的,或者家里面有人和这些跟贾家沾得上边的人建立姻亲关系的,这样的人家里的孩子都能到这个家塾里免费读书。贾母那辈的一个旁支贾代儒,一辈子想通过科举当官而不得,最后家里人照顾,在这儿教书。帮着他管理这个学堂的就是他那个孙子,色迷心窍,死不悔改的那个贾瑞。

当时这个学堂里面有两个重量级的人物,一个是宝玉,一个是薛蟠。这个薛蟠大伙都知道,吃喝玩乐不务正业,他能踏踏实实念书吗?他上学的目的那是相当地不纯,根本就没惦着学什么,主要为了勾引同学来了。

您可能问了,这学堂里还有女孩,跟现在似的?不是,都是男孩,薛蟠勾引男孩来了。这个薛大爷是个双性恋,男女通吃。那边打死人,占了香菱,这说明他对女人有兴趣。后来见了柳湘莲,这是个男人,他也欲火难耐,最后让人家揍一顿。在这个学堂里没人敢揍他,也没有那么有刚性的人,倒是有不少贪图他钱财就不在乎屁股的。

说的有点糙,就是这个意思。薛蟠第一个上手的人叫金荣,他的姑姑嫁给了贾家的一个旁支贾璜,所以也能到这个学堂读书。他可能是长得有几分姿色(这话形容男的我还是想吐),就让薛蟠看上了,俩人就亲热起来。后来薛蟠喜新厌旧,又看上了两个小男孩,书里没说名字,只说同学都给他们起外号,一个叫香怜,一个叫玉爱。薛大爷有了这俩,就不理金荣了。

这个金荣还吃醋,不敢跟薛蟠翻脸,就迁怒于这俩情敌。可这俩后来也不得薛蟠的宠了,薛蟠又另有新欢。但是这并不能减轻金荣对这两个人的恨意,虽然同是天涯沦落人,但是还斗得跟乌眼鸡似的。这俩呢,离了男人活不了(这话怎么这么别扭呢),就又勾搭上跟宝玉一块儿来这个学堂上学的秦钟。

这就得说到宝玉了,说薛蟠来这儿上学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宝玉的学习态度也不端正,他的目的和薛蟠来说,一个五八一个四十。只不过宝二爷比较专一,不像薛蟠喜欢移情别恋(还是说着难受)。他就是为了秦钟才来上学的。

秦钟是贾蓉的妻子秦可卿的弟弟,也就是贾蓉的小舅子,宝玉见了他一面之后,俩人就一见钟情(不评论了)。难舍难离,宝玉这才想带着秦钟一块儿到家塾里上学,其实是为了创造一个两人世界,这要在荣国府里,他爹知道了真能要了他的命。当时大观园还没盖起来,他就只好跟秦钟到学堂里来。

可是宝玉专情,秦钟可不,他看上了那个香怜,香怜又离不开男人,这俩人立刻干柴烈火啊,这里面真乱。这天贾代儒有事,早走了,留了作业,留下贾瑞维持秩序。那贾瑞才没热情管事呢,他的热情都在勒索学生,要银子酒肉上面,至于你们干什么,随便。秦钟一看机会来了,就把香怜叫出来幽会。俩人还没有成其好事,金荣闻着味儿就来了。前面说了,金荣把香怜和玉爱当成情敌,总憋着找他们麻烦。可看到机会了,他能放过吗?跟出来抓现行。您看原文:金荣笑道:“许你们说话,难道不许我咳嗽不成?我只问你们:有话不明说,许你们这样鬼鬼祟祟的干什么故事?我可也拿住了,还赖什么!先得让我抽个头儿,咱们一声儿不言语,不然大家就奋起来。”秦,香二人急的飞红的脸,便问道:“你拿住什么了?”金荣笑道:“我现拿住了是真的。”说着,又拍着手笑嚷道:“贴的好烧饼!你们都不买一个吃去?”

秦钟和香怜回来告老师,也就是贾瑞啊。可是呢,贾瑞也生香怜和玉爱的气。因为薛蟠把学堂里的男孩子都玩腻了,也就不来上学了。贾瑞指着薛蟠给他零花钱和好吃的呢,薛蟠不来,他也断顿了。他就把怒火也撒在香怜和玉爱身上,您注意,今天这段万一您看着费劲,建议多捋几遍,有点让人哭笑不得。

贾瑞不敢呲哒秦钟,那是宁国府正牌少奶奶的亲弟弟,他就数落香怜,弄得秦钟也灰头土脸,金荣高兴了,虽然没有实质的获益,但是精神胜利了。他还没完没了:“方才明明的撞见他两个在后院子里亲嘴摸屁股,一对一肏,撅草根儿抽长短,谁长谁先干。”他可不知道,这些话可惹着一位,谁啊,就是贾蔷。

贾蔷在宁国府里长起来的,跟贾蓉关系最好,秦钟是贾蓉的小舅子,他肯定向着秦钟。这会儿看秦钟受欺负了,他坐不住了。但是这个贾蔷可不是一勇之夫,上来就动手,他想得比较多,琢磨着贾瑞金荣都和薛蟠关系不错,我要是公开和他们翻脸,见了薛蟠面不好说了。其实他想多了,薛蟠早把这几位忘脖子后面去了,怎么可能为他们出头。但是贾蔷比较谨慎,自己不动手,来个借刀杀人,借的刀是谁?宝玉的贴身小厮茗烟。

这个茗烟咱们前面也说了,和培茗是一个人,这会儿他叫茗烟。贾蔷装着上厕所,出来之后见着茗烟,书里写的是“调拨他几句”。我觉得大概说的无非是“你们家宝二爷带着的那个秦钟让金荣欺负了,欺负秦钟就是欺负你们家二爷啊,这能容他吗?”

茗烟没有那么多顾虑,一是他就是个小厮,给人的印象就是个愣小子,不用顾忌什么;二是他是宝二爷身边的小厮,宝二爷在贾府里的地位有目共睹,茗烟也跟着水涨船高,气儿粗了;三是他跟着宝玉的,宝玉是他唯一的工作目标,所以一旦跟宝玉有关系,他二话不说就得冲进去。所以他当了这把刀,进去之后揪着金荣就骂,骂那个话您直接看原文就行了,这儿就不多说了,不太好学。然后就乱成一团,最后动了家伙,金荣拿了一条毛竹,打着了秦钟,擦破一点油皮。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茗烟一招呼,宝玉的四个贴身小厮一块上,打成一锅粥。再看借刀杀人这个贾蔷,凉锅贴饼子——蔫溜了。早走的没影了,这小子心眼多,既出了气,又帮了自己人,自己还置身事外,够聪明的,不过多少有点损。

不过贾蔷真不能算是一个坏人,后来元春省亲,贾府从南方买来小戏子,成立了个戏班子,就交给贾蔷负责管理。贾蔷爱上了这里面的一个戏子龄官,他们真是属于两情相悦,龄官眼里只有贾蔷,对宝二爷都不假辞色,也正是让宝二爷明白,不是每个女孩子都围着他转的。贾蔷也是变着法的讨龄官开心,根本不理会别的小姑娘。要说他管的可都是年轻女孩子,而且能唱戏的,也没有丑的,但是贾蔷并没有胡搞,为人很是正派。相比之下,负责管家庙里的尼姑道姑的那个贾芹几乎把他管的这些女性宗教人员都弄上手了,这个人品就太次了,两个人高下立判。只不过《红楼梦》没写完,这两个人的爱情最后怎么样了,没人知道。

贾蔷把茗烟当刀使,茗烟真就给人家使,他怎么这么没脑子?其实茗烟也聪明着呢,知道这会儿必须当这把刀,他要不聪明不能给宝二爷当小厮,下一段咱们说说茗烟的智慧。


请按住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本人微信公众号,您的转发是对我最大的肯定,谢谢各位的鼓励和支持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