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陆军之声·夜读】父亲的那些手艺……

中国陆军2020-08-19 09:21:59


▲主播:赵崇然

导  读

听众朋友们,晚上好!欢迎收听中国陆军之声,我是主播赵崇然。今晚夜读与您分享的文章,题目是《父亲的手艺》。

 说父亲是个手艺人,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父亲16岁那年参加高考,以3分之差名落孙山。知道落榜的当晚,父亲就踏上了开往河南的火车,投奔开木匠铺的老舅,立志学门手艺养家糊口。两年后,父亲学成归来,在家开了间木匠铺。父亲聪明好学、爱钻研,做出来的家具样式新颖,结实耐用,毫不逊色于家具厂的产品,很快顾客就络绎不绝。忙不过来的时候,父亲就把赋闲在家的表叔叫来帮忙,慢慢的,木匠活也成了表叔赖以谋生的手艺。

上世纪80年代,农村开始流行盖瓦房,父亲及时抓住机遇,用从木屑中“淘”来的第一桶金买了台拖拉机搞运输,开拖拉机算是父亲的第二个手艺。我7岁那年,父亲在一次去砖窑拉砖的途中遭遇车祸,小臂严重骨折,在家休养了半年,多年的积蓄一下子折腾光了。父亲伤愈后,母亲怎么也不同意父亲再开拖拉机,可一家四口要生活,只能靠一亩三分地艰难维持着。

1994年,正逢村里公办的酒楼招标,父亲经过努力,终于把酒楼承包下来。父亲是个精益求精的人,对聘用的厨师一直不满意,于是就自己研究菜谱,到大饭店边请教边学习。父亲的聪明好学再一次发挥了作用,不久,父亲做菜的手艺就远近闻名,特别是对烹制我老家微山湖区的鱼类,有一套独到的做法。记得一天冬天的晚上,一辆小轿车突然停在我家酒楼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油头粉面的胖子,进门就点了一桌鱼类的菜。父亲亲自上阵,那胖子细细品尝之后连连称赞,当即表明来意。原来他是我们县城一家大酒店的老板,经人推荐慕名而来,想高薪请我父亲到他的酒店上班,专门负责烹制鱼类菜品。父亲再三考虑,还是放不下苦心经营的家里这一摊儿,就委婉拒绝了这份美意。

 如果说半路出家当厨师是父亲的第三个手艺,那么锅炉工就是父亲的第四个手艺了。2004年,酒楼的生意越来越不景气,父亲通过考察,把酒楼重新改建装修,开起了浴池。浴池开起来了,可是接连聘了几个锅炉工都不合适,不是技术不精耽误事,就是职业操守不端正。于是,父亲索性就自己报名参加了县劳动局组织的锅炉工岗位培训,并考取了国家承认的锅炉工从业资格证书。从此,父亲的身影就忙碌在了狭小灰暗的锅炉房里。记得浴池开起来之后的第一次休假回家,看到父亲劳作的情景,不禁感叹父亲实在太辛苦太不容易了。

近两年,父亲的身体已大不如前,白发已经悄悄爬上了他的鬓角,以往挺直的腰板也渐渐弯曲。前两天打电话回家,妹妹偷偷告诉我,父亲的眼睛到了晚上看不清东西,已经戴上了老花镜,听完之后,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想想我当兵这几年,父亲为了不影响我在部队工作,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父亲干了大半辈子的手艺,现在最荣耀的事情不是挣了多少钱,而是儿子在部队当兵,还荣立了三等功、二等功。

父亲不知疲倦的进取精神时刻激励着我,真想对父亲道一声,我在部队好着呢,您一定要多保重。在此,我要向亲爱的父亲以及所有战友的父亲致以最崇高的军礼! 

△作者陶磊近照

结  语

以上就是今晚夜读的全部内容,感谢您的收听,祝大家晚安。

相关链接

【中国陆军之声·夜读】一封边防军人写给未来自己的信

【中国陆军之声·夜读】父亲的规矩

【中国陆军之声·夜读】想念那位“唐柳姑娘”

【中国陆军之声·夜读】我的北疆,热的雪

【中国陆军之声·夜读】雨中,那美丽的微笑

【中国陆军之声·夜读】军旅岁月,最美好的陪伴

【中国陆军之声·夜读】老屋,记忆中的家

【中国陆军之声·夜读】雪夜,思念我的母亲

【中国陆军之声·夜读】难忘,我的老班长

【中国陆军之声·夜读】难忘,那错过的初夏

【中国陆军之声·夜读】军路有你,我的小黄盆

【中国陆军之声·夜读】这一刻,让我明白了军人的不同之处

【中国陆军之声·夜读】炊事班长老李和恋人的南瓜约定


征稿啦




“中国陆军之声”栏目向亲们长期征稿啦 ——

只要你有可以打动人的正能量文章,不论是强军故事、军旅感悟、军人情感、老兵心声……都可以给我们来稿。我们既欢迎原创投稿,也欢迎好文推荐。

将你的稿件发送到邮箱:army@81.cn

注意:请说明《中国陆军之声》栏目来稿哟!

还在等什么呢?快快行动吧!《中国陆军之声》我们与您相约!


独家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您的一键分享,就是传播正能量!

来源 |   中国陆军(ID:army81cn)

作者 |   陶   磊

主播 |   赵崇然

整理 |   王   雪

刊期 |   20180634期


本期编审:钱晓虎


值班编辑:韩 成 李 华

责任编辑:赵林孟 付潇翔 祁 政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