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少降临,吃定小萌宠(林萌,鬼羽夜)

西瓜热门小说资源分享2021-09-11 06:51:59

姑姑突然离世,不仅交给林萌一个三岁大的小表妹,还要让她照顾一个常年生病的少爷。

  莫名其妙加上无可奈何,林萌抱着小表妹找到病秧子少爷的别墅。

  然而,初次相见,这位少爷突然降临,还把她扑倒了是怎么回事!

  “小林萌,本少爷饿了,该怎么办好呢?”他把她摁坐在沙发上,白皙的手指间轻触到她的脖颈间。

  说好的病秧子少爷呢?完全和姑姑说的不同,他活得很好,这么饥饿也不能吃她啊!

  林萌原本打算单纯的照顾少爷,这下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洗澡澡了。”

  “一起洗”

  “啊!鬼羽夜,你给我出去!”

  “不,我就要和你一起了!”

  鬼羽夜愈发觉得林萌的样子招人疼,只想好好的宠爱她……



小说标签 纯爱 萌系可爱流 学园 系列 花季雨季



正文 第一章 屋里没人么?


    空无一人的半山腰上,林萌一手拖着一个大箱子,一手还拉着一个三岁的娃。两人气喘吁吁走的十分艰难。


    三岁的小林溪一脸委屈的看着林萌道:“姐姐,我们可不可以不走了?小溪走不动了,小溪好累啊。”


    林萌摸了摸林溪的脸安慰道:“小溪乖啊。再走一下子,我们马上就到了,到时候姐姐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啊?”


    “可是姐姐,小溪真的好累啊,小溪走不动了。”林溪嘟了嘟嘴委屈的说。


    “小溪在坚持一下好不好?姐姐还要拿行李所以没有办法抱小溪,所以小溪再坚持一下可以吗?”林萌看了看林溪哄道。


    林溪看了看林萌,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点了点头。


    “小溪真乖。”说完,林萌笑着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林溪的头发。


    林萌一边走也一边在心里吐槽道:姑姑这个朋友的儿子还真是怪异,哪里不住,偏偏要住到这种鸟不拉屎地方来。走了这么久别说是车了,就连人都不见一个。真是不知道能住在这种地方的人是有什么怪癖。要不是因为姑姑的遗嘱,打死林萌,也不愿意来这种鬼地方啊。


    走了十分钟的样子,林萌两姐妹终于走到了。看着这个单独屹立在树中的小别墅,尤其是各个窗户都用黑布遮住,看不见屋内的任何样子。林萌只觉得有一种鬼屋的感觉。


    林萌把行李放在一边,蹲下身来拿出一个棒棒糖对着林溪说:“姐姐,先进去看看。小溪先在外面一边吃棒棒糖,一边等姐姐好不好?”


    林溪接过棒棒糖一脸笑意的看着林萌道:“恩恩,姐姐要快点哦。”


    林萌轻轻的刮了一下林溪的鼻子,笑了笑。然后拿出钥匙,深呼一口气。果断开门,进去。


    屋内,由于没有开灯,窗户也都用黑布遮住的原因,屋内显得十分黑暗。对于屋子并不熟悉的林萌,仔细看了看四周,也没有发现开灯的开关。林萌只好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对着屋子大喊道:“有人吗?鬼羽夜在吗?”


    林萌喊了几声都没有回应,林萌只觉得一阵无语,心想:那个鬼羽夜不会走了吧?太好了,那我是不是就不用照顾他了。


    林萌突然觉得自己身后怪怪的,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猛地一转身,结果身后什么也没有。可是还是觉得身后有什么,便又转过身,但是还是什么都没有。难道是有鬼吗?林萌想了想都觉得可怕。还是赶快出去吧。


    可就在这时,林萌用手电筒照到的地方划过一个身影。吓得林萌把手机都掉了下来。林萌紧绷着神经,仔细的看了看四周,好像也没有什么东西。难道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吗?不管了,还是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林萌弯腰捡过手机,一抬头。一张脸就这样直愣愣的出现在自己眼前。林萌都还没来的做出反应。这张脸的主人就把她扑倒在沙发上。


    由于两人的距离太过相近。林萌不由的观察了一下这名男子,只见他俊美绝伦,却有着一双子夜寒星一般的黑眸,冷俊孤傲的脸庞,表面上温婉平静,背后却藏着倔强,甚至隐隐夹杂着淡淡的忧郁,冰冷明澈中略带温柔的眼神,那唇角的笑透露出丝丝的邪恶,却又那么迷人。


    正当林萌在发呆的时候,鬼羽夜把她摁在沙发,嘴凑到林萌的耳边轻呼一口气,呢喃道:“小林萌,本少爷饿了,该从哪吃好呢?”


正文 第二章 小林萌,我好饿啊


    林萌看着鬼羽夜吞吞吐吐道:“你……你给我……起来。”


    鬼羽夜装模作样的撑了撑身子,然后又可怜兮兮的看着林萌说:“我是真的起不来了。我太饿了,没力气了。”


    林萌忍住想要掐死他的举动,强笑道:“那你把你的手拿开,我自己起来。”


    鬼羽夜抬起手,眼看着就要离开的时候,却又像是没力气一般,把手放在沙发上。导致整个身子都压在了林萌身上。


    林萌哪里不知道他是装的啊?只是一想到姑姑的遗嘱,林萌又不好说他。也只能抬高了声调道:“你……你是故意的吧!你给我起来。”


    “我是真的没力气了。小林萌,你应该知道啊,我的身体一直都不好的。”鬼羽夜委屈的说道。


    “行,那我自己起来。”说完,林萌就用力的推了推鬼羽夜。可是鬼羽夜却像是在用力一样,怎么也推不开。这时的林萌不由的怒吼道:“你到底想怎样啊?”


    鬼羽夜凑到林萌的颈部低声道:“小林萌,我好饿啊。”


    “那你也要让我起来啊。不然我怎么给你做饭啊?”林萌无奈的说道。心里不断的吐槽:这人怎么跟小溪一样,就知道装可怜。真是的,我居然还真的不好意思骂他,我是疯了吗?


    鬼羽夜甜甜一笑,直接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一点都没有刚刚连手的抬不起的样子。对着林萌勾引似得挑了挑眉说:“那你快去做饭吧,我快饿死了。”


    林萌看到他现在一副健康的不得了的样子,不由的咬牙道:“你……”


    鬼羽夜拿起桌上的苹果咬了一口,笑道:“我?我怎么啦?你还不去做饭,我都三天没吃东西了。”


    林萌叹了口气心道:林萌,别跟这个幼稚鬼一般见识。


    然后瞪了鬼羽夜一样,道:“知道啦。这就去做,真是饿不死你。”


    说完,也不再理会鬼羽夜,走出门把林溪和行李都带了进来。把林溪安排好后。


    发现鬼羽夜又不知道哪里去了。林萌也不想管那么多了,便把遮住窗户的黑布,撤了下来。待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屋内。林萌才感觉到屋子不再那么阴暗,林萌看了看四周。想起昨天律师跟自己说的那些话。


    “林萌小姐,你好,我是你姑姑林琳的代理律师。你可能还不知道你姑姑前天乘坐的那班回国的飞机失事了。飞机上的几百人无一生还。”


    “林萌小姐,你姑姑在身前立下过一份遗嘱,遗嘱上清楚的说明了,你姑姑林琳名下所有的不动产股份和移动资金里,一处在郊外的别墅和公司股份和一部分移动资金都归到林萌小姐的名下。其余的都归林溪小姐。而林萌小姐你父母之前让你姑姑保管的财产也一并交于你。但是由于你们两姐妹现在都还没有满十八岁,所以还是由我们律所保管,我们会依据现在的物价,定期给你们打生活费和学费的。等林萌小姐满了十八岁后,就可以来我们律所办理交接手续。”


    “对了,林萌小姐。你姑姑在遗嘱上还留了一句话,就是你除了需要照顾妹妹林溪以外。还有就是她有个好友的儿子,从小就体弱多病,所以一直生活的很自闭。你姑姑希望你去照顾一下他,把你活泼的性子传染给鬼羽夜少爷,让鬼羽夜少年能够活泼一点。不然的话之前林琳女士留给你的财产全部都不作数。”


    “你姑姑林琳女士还给你留了一封信,说你看了就会明白的。林萌小姐你尽快做决定吧。我们也好尽快办理好。”


    “林萌,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不再了……最后,我希望你去照顾鬼羽夜。别说你不需要钱,据我所知,你父母留给你的钱已经没多少了。只有房产和股份了,你现在还没满十八岁,你想卖也是卖不了的。所以想要我的钱还是老老实实的去照顾鬼羽夜吧。地址我写在背面的。我希望你尽快过去。不然后果自负。”


    回过神来的林萌叹了叹气,果然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啊。于是林萌任命似得去厨房开始做饭。


正文 第三章 你这就是照顾我吗?


    林萌把面放到餐桌上,对着客厅大喊“开饭了,小溪,鬼羽夜快来吃饭。”


    林溪听见这个,立马放下手上的玩偶,踏着小碎步,摇摇晃晃的走到了餐厅。笑容甜美的看着林萌说:“姐姐今天煮了什么啊?好香哟。小溪闻着就觉得好想吃。”


    林萌把林溪抱到椅子上坐好后,笑道:“姐姐,今天给小溪煮了面还有鸡蛋。小溪要乖乖的吃完哦。”


    “恩恩。小溪会吃完的。”说完,林溪望着林萌郑重的点了点头。


    林萌看着自家妹妹的呆萌样子,郁闷的心情一下子就被治愈了。笑着拍了拍林萌的小脑袋。然后又给林溪的小碗里夹了一下面。


    “哎,林萌,你这是虐待啊?怎么就是一碗面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对面的鬼羽夜一脸嫌弃的说道。说完还用筷子挑开面上的鸡蛋,发现里面除了面条什么都没有,脸色连更加嫌弃了。


    “鬼羽夜,你不知道就不要乱说好吗?你自己看看,你们家的厨房里,除了面和鸡蛋还有什么。有面吃就不错了,还挑挑拣拣。”林萌看着鬼羽夜没好气的说道。


    鬼羽夜生气的瞪了瞪林萌,把筷子随意一丢。不满的说:“林萌,你来之前就不知道买些吃的吗?你可不要忘记了,你来我家的目的可是为了照顾我。连饭菜都不买,就只给我吃面,你这就是照顾我吗?”


    看到鬼羽夜把筷子丢到的举动,林萌就有点生气了,这人怎么这么大的王子病啊。于是提高音量说道:“鬼羽夜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吃面怎么啦?面就不是吃的啦?再说了这么晚了,你家又住在这半山腰上,哪里有时间去买食材啊?”


    “我哪里任性啦?我这是在维护我的权益好不好?”也许是鬼羽夜也觉得自己有点无理取闹,所以说话的声音倒是低了几分。


    林萌看了看鬼羽夜,也不再说话。而是走上前去,把鬼羽夜的面端了过来。然后看着鬼羽夜道:“既然你不想吃,那就不要吃了。反正我们也不够。”


    从来没有这样被对待过的鬼羽夜,顿时就觉得有一口气堵在心上。心道:这个该死的女人,怎么敢这样对待本少爷?本少爷从出生以来就没有人敢抢本少爷的东西,这个死女人,居然敢把本少爷的面端走。她怎么敢?啊,我一定要她付出代价!


    然后,一脸怒气的走到林萌的面前,把面抢过来道:“本少爷的东西。就算是不要,也轮不到你这个死女人拿走。”说完就把面随手倒入垃圾桶。然后一脸得意的看着林萌,就好像是再说,本少爷就是这么任性,你能拿我怎么样?


    林萌紧紧的把双手握拳,一脸怒气的瞪着鬼羽夜,刚想抬手给鬼羽夜一拳。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突然出现了姑姑信里的一句话:林萌啊,鬼羽夜这人一向任性,而且身体不要,就是随便的磕磕绊绊,都要很久才能好呢?所以记得别让他受伤了。


    林萌深呼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不再理会鬼羽夜,自顾自的坐下来吃饭。


    原本等着看林萌发怒的鬼羽夜,见林萌一下子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坐下来吃面,竟有种难道真的是自己无理取闹的莫名感。这让鬼羽夜更加郁闷,便冷哼了一声,朝房间走去。


正文 第四章 活该,吃独食的后果


    等到林萌和林溪吃完面条后,鬼羽夜也一直都没有出现。林萌给林溪擦干净嘴巴,把林溪抱到客厅坐好后。自己一个人又开始收拾桌子。想到鬼羽夜还没吃东西,林萌到底是心软了。


    想到之前好像看到冰箱有酸奶。于是又切了一些水果,打算给鬼羽夜做水果沙拉。


    虽然在给鬼羽夜做水果沙拉,但是林萌也在不断的吐槽:这个大少爷也真是的。鬼羽夜我告诉你,我这次单独给你做的沙拉,你要是再敢倒掉,我就掐死你。而且以后都不给你做东西了。


    可能是一心二用的问题,林萌还是不小心的把手上碰到了放在一旁的刀,导致刀把手指划伤了。


    “啊……”


    林萌看了看鲜血直流的手指,打开水龙头冲洗了一下。然后找了个创可贴贴好。等再回来的时候,桌上的水果沙拉居然不翼而飞了。


    林萌在周围看了看,结果发现鬼羽夜端着沙拉坐在沙发上吃的正欢。林萌白了鬼羽夜一眼,也不再理会他。心想:算了,本来就是准备给他吃的,既然他拿走了就让他吃吧。


    鬼羽夜似乎也是看到林萌在看自己。于是一脸得意的说:“你不是说冰箱里没有吃的了吗?怎么还在给自己做沙拉啊?活该被划到手。而且最后沙拉也还是吃不到。”


    “你……”林萌在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林萌你要冷静,要冷静。不要跟这个幼稚鬼一般见识。


    林萌的这个动作,更加让鬼羽夜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就是林萌自己一个人想吃独食。于是更加不留余力的讽刺着林萌:“心虚了吧?没话说了吧?这就是你这个人自私吃独食的后果。明明有吃的却偏偏让本少爷吃面,你自己一个倒是会享受,还知道给自己做沙拉。活该手受伤。”


    听到这里,林萌心里就不舒服了。自己辛辛苦苦给鬼羽夜做东西,就是怕他到时候肚子饿。可是他却不领情,还这样讽刺自己。这让林萌更加受不了,该死的鬼羽夜,真是让人讨厌死了。真是不应该给他做沙拉,他这种人就是该饿死。


    想到这里,林萌也不想再跟鬼羽夜一般见识了。拉着林溪进房间,想着还是先给林溪洗个澡算了。


    而鬼羽夜看到林萌的反应,自认为自己这局完胜了。一脸得意的一边看电视一边吃沙拉。


    房间内。


    林萌把自己跟林溪都洗漱好后,两姐妹躺在床上聊天。林萌给林溪拉了拉被子,说:“小溪,今天你也走了那么久了,肯定也累了。早点睡觉。姐姐明天下山给小溪买些好吃的东西。”


    “恩恩,那姐姐记得给小溪买一个冰淇淋哟。”林溪对着林萌用手指做出一个一的样子,说道。


    林萌看着妹妹在呆萌的样子,不由的好笑。然后说道:“知道了。姐姐明天给小溪买一个冰淇淋。”


    “谢谢姐姐。小溪就知道姐姐对小溪最好了。”说完,小溪亲了林萌一口。


    “鬼丫头。”林萌笑着刮了刮林溪的鼻子笑道。


    “姐姐,你沙拉明明是给那个哥哥做的,刚刚那个大哥哥说你的时候,你怎么不告诉他啊?”林萌疑惑的问道。


    林萌看了看林溪笑道:“告诉他也没什么用啊?反正都是他吃了,说不说也没什么的。好了不说了,我们关灯睡觉啦。”


    说完,便给林溪再弄了弄被子,然后关灯,躺下睡觉。


    只是她们没有留意,门外有一个身影闪过。


正文 第五章 哦,我跟你一起去


    清晨,万籁俱寂,天刚露出鱼肚白,一切都纯净的让人心旷神怡。淡白天光,占据着每个角落,连空气中都弥漫着轻纱似的薄雾。


    生物钟一向很早的林萌,此时也睁开了眼睛。林萌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外面的景物。过一会,感觉到自己彻底清醒后,再掀开被子,起来。


    林萌伸了个懒腰,走进洗浴室,开始洗脸刷牙换衣服。


    等到一切都结束,林萌走到床边给林溪拉了拉被子,然后轻轻的离开了房间。


    出了房间后,林萌第一件事就是看了看厨房里还缺些什么,然后把缺了的东西用笔记在本子上。该买的都记得差不多的时候。林萌便拿着包,开始换鞋打算去买东西。


    “这一大早的就拿着包出门做坏事啊?”鬼羽夜会突然出现在门口说道。


    林萌一大早的也懒得跟鬼羽夜计较,没有理睬鬼羽夜,开门打算出去。


    鬼羽夜似乎是察觉到了林萌的意图,一把拉住大门,把林萌拦在屋内。


    林萌无奈的看着鬼羽夜说道:“鬼羽夜,你要干嘛啊?”


    “你要去干什么?”鬼羽夜询问道。


    “买吃的啊?不然还能干嘛?”林萌没好气的看着鬼羽夜说道。


    “哦,我跟你一起去。”鬼羽夜一本正经的说。


    “啊?你没开玩笑?”林萌一脸惊讶的看着鬼羽夜道。


    鬼羽夜见林萌的表情,带着一点点心虚的语气,说:“我怕你买的东西不健康。万一我被毒死了怎么办?所以我要亲自监督你。”


    林萌给了鬼羽夜一个白眼,嫌弃的说道:“你要来就来吧,只要不给我添乱就好了。”


    “喂?死女人,你什么意思啊?什么叫不要给你添乱啊?本大少爷是个喜欢添乱的人吗?你这人会不会说话啊你。”鬼羽夜瞪着林萌大声的反驳道。


    林萌心道:你还不添乱啊?也不知道昨天晚上是谁在作。真是够了。当然林萌不可能把这个说出来,只能无奈的笑了笑道:“真是不好意思,是我说错话了。好了,我们还是赶快出门吧。”


    “哼,这还差不多。”说完鬼羽夜轻轻撩了撩额头上的头发,自认为很帅气的挑眉看了看林萌。


    在林萌看来鬼羽夜刚刚的样子真的是蠢死了。但是怕鬼羽夜等会又闹脾气,所以聪明的林萌选择直接忽视。只是对着鬼羽夜说:“那你快点吧,我要出门了。等会太迟了,小溪都要醒来了。”


    “走吧。”鬼羽夜答道。


    “你不用换衣服吗?”林萌疑惑的问道。


    “不用不用,本少爷天生丽质,穿什么都好看,还换什么衣服啊。”鬼羽夜一脸自信的说道。


    “不要脸。”林萌小声的在一旁吐槽道。


    “你说什么?”鬼羽夜一脸疑惑的看着林萌说。


    林萌笑了笑,道:“没有,我就是说我们出发吧。”


    鬼羽夜虽然知道她刚刚说的不是这个,但是由于自己刚刚也没听清,所以见林萌这样说也不好反驳,也只好附和道:“恩。走吧。”


    于是两人便一起往山下的超市走去。


正文 第六章 鬼羽夜,你到底有没有常识啊?


    两人来到超市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起。温暖的日光照着人心情十分舒畅。


    林萌一进超市,就投了一个硬币,拿了一辆推车。看这架势就知道是来大购物的。鬼羽夜则是无所事事的跟着后面。


    由于是大清早,超市里聚集着很多的大妈和奶奶一辈的人,年轻人好像也就林萌和鬼羽夜了。见那些大妈们都在菜类里挑挑拣拣挤在一起。林萌便把购物车推到日用百货区,打算先挑一些日用品。


    林萌拿起一瓶洗衣液放进购物车,鬼羽夜一脸奇怪的问道:“唉,小林萌,你买那么大一瓶的沐浴露干嘛?”


    林萌白了鬼羽夜一眼说:“鬼羽夜,你到底有没有常识啊?连沐浴露和洗衣液都分不清。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之前在客厅就发现到处丢的是衣服。一猜就知道你还有一大堆的衣服都没洗,家里也没有洗衣液了。买回去给你洗衣服啊。”


    本来在林萌说自己没常识的时候鬼羽夜想要反驳来着,但是看林萌是给自己买的,鬼羽夜决定暂时先原谅这个死女人了。不过还是狡辩道:“是它们长得都一样本少爷才认错的好不好?”


    林萌也不想跟这人一般见识。所以果断忽视他,去拿其他东西去。


    “小林萌,你这人怎么动不动就一个人走啊。还有你走那么快干嘛啊?就不知道等等本少爷吗?”鬼羽夜见已经离自己有一段距离的林萌,不满的喊道。


    鬼羽夜见前面的林萌停下来,以为她是在等自己,一脸笑意的往前走。结果发现林萌停下来是为了拿货价上的东西,待拿完后又继续走了。鬼羽夜顿时脸就黑了。


    此时的林萌当然是不会理会鬼羽夜的,她觉得自己都快忙死了。来了超市才发现要买的东西还挺多的。也不知道鬼羽夜是怎么活过来的,家里几乎什么都没有。


    鬼羽夜不满的跟在林萌的身后,等发现林萌一直都没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鬼羽夜很生气,他感觉自己要气炸了,这个死林萌怎么这样啊?本大少爷难道一大早起来陪她逛超市,她居然还敢不理本大少爷。这女人真是够了。


    等到林萌来到零食区时,才想起后面还有个人。于是询问道:“鬼羽夜,你有什么想要吃的零食吗?”


    鬼羽夜见林萌对自己说话,气突然就少了一半,但是还是有气的。所以凶巴巴的说道:“不吃。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是头喜欢吃东西的猪吗?”


    林萌没好气的看了鬼羽夜一眼说:“爱吃不吃。”


    然后也不再搭理鬼羽夜,自己一个人拿起了零食。


    鬼羽夜看见林萌的反应后,只觉得心里更加郁闷了。鬼羽夜在心里告诉自己。死女人,你给我等着,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而林萌心里也不断的在吐槽:这个该死的大少爷,就知道让他来就是添乱。什么事情都不做也就算啦,嘴里还总是说不出来什么好话,真是够了。一开始就应该果断的拒绝他要来的提议。


    所以这两个人便各怀心事的逛着超市。


正文 第七章 化解,大妈们制造的尴尬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就这么过去了。林萌也买的差不多。于是把购物车推到收银台,排队付款。


    鬼羽夜见林萌一个人在排队,于是便在四周乱看。过了一会见明明轮到林萌了,可是林萌却让给了一个老奶奶。本来就等的不耐烦的鬼羽夜,心情顿时就不好了。走过去,黑着脸对林萌说:“你好了没啊?能不能快点啊?”


    “知道了,你烦不烦啊。没看见吗?马上就到我了。”林萌没好气的说。


    “到你就好,你这次要是再敢让,我就掐死你。”鬼羽夜凑到林萌耳边说道。


    “你敢?”林萌瞪着鬼羽夜说道。


    “哼,本少爷有什么不敢的吗?”鬼羽夜威胁道。


    当然,他们绝对不会知道他们两个这个举动在外人看来有多么的暧昧。刚好两人又是多少读高中的年纪,这不禁让后面排队的大妈们想入非非。甚至有个大胆的大妈,看着她们两个抱怨道:“嘿,前面的年轻人。你们别再那么打情骂俏啦,没看到后面还有那么多人吗?都到你们了怎还不付款啊?”


    “我们那里是在打情骂俏了?”两人异口同声的答道。


    “这还不是打情骂俏?你们说话都那么同步。哎,现在的学生啊,真是不比我们那个时候啦。要是我们那时候在他们这个年纪这样啊,那可是要遭到批斗的啊!也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子一个一个的是怎么回事。”那大妈见他们两个不满的说道。


    旁边的一个大妈也附和道:“是啊,是啊。我们那个时候可比他们好多了,哪像他们啊,年纪轻轻的就搞在一起。看他们两买的东西,我估计啊,他们两个怕是都住在一起了。现在的高中生才多大啊,就开始同居了。真是乱来。”


    “哟,那可不得了啊?我跟你们说啊,我哥哥的婶子的邻居的外甥女啊,就是啊年纪轻轻的就跟男的乱搞。搞得哟,现在才十六岁就怀孕了呢?这也就算了,关键是还不知道孩子的爸爸是谁,你不知道把她父母给气的啊。要是我有这样的儿女啊,我早就亲手掐死咯。”另一个好事的大妈也开始说道。


    听到她们几个的话,也有几个大妈大婶加入了他们讨论里。


    鬼羽夜本来心情就不是很好,现在被这些大妈叽叽喳喳的声音说的,更是不爽,于是朝着后面的大妈们吼道:“你们这些人没事做啊?一天就知道讨论别人的事,管不到民间流传着‘长舌妇’这种说法呢。”


    “唉,小伙子你怎么说话的啊?”


    “哟,小伙子自己敢做还怕别人说啊?”


    “……”


    鬼羽夜被这些大妈说的,差点都想要动手砸东西了。林萌本来是不打算对这些大妈说什么的,毕竟从父母死后,她就经常听到邻里议论她说扫把星,丧门星之类的。所以她早就对这些大妈的喋喋不休有了一种免疫。所以自顾自的把东西买了帐结算好。但是看鬼羽夜似乎是要发怒了,于是拉了拉鬼羽夜的袖子,示意鬼羽夜不要在说了。


    然后看着那些大妈笑道:“各位奶奶阿姨们,不好意思啊。我哥哥这人脾气不好,爸爸妈妈出差去了,所以我们两个只好自己出来买东西啦。我哥哥平常很懂礼貌的,估计是我这次一大早把他叫醒,他所以现在心情不太好,说的话就难听了一点,还请各位不要介意啊。我们现在已经买完了,你们继续吧。”


    大家听后,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是兄妹啊。见林萌都在哪里道歉了,想到自己误会别人了,她们到底也不好意思了。所以也不再多说,只是不好意思的对林萌笑了笑。


    林萌趁机把两袋物品递给鬼羽夜,自己也拿着两袋东西,拉着鬼羽夜逃跑似得走了。


正文 第八章 鬼羽夜,你真让我恶心


    两人一回到家,鬼羽夜就把东西丢在地上,然后对着旁边的一把椅子,一脚踢了下去。但是似乎还是不解气,又把桌上的东西,一把摔在地上。鬼羽夜不禁骂道:“该死的,这些没事做的大妈,我真是想动手打人。”


    林萌默默地把地上的东西,捡起来,放好。


    鬼羽夜见林萌在捡东西,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一种莫名的怒火。他一把抢过林萌手上的东西,又用力的丢到一边,大吼道:“捡屁啊,这些垃圾丢了算了,反正也没人在乎。”


    林萌没有说话,只是又把那个扔掉的东西,捡了起来。然后面无表情的看着鬼羽夜说:“我在乎。”


    鬼羽夜看着林萌嗤笑道:“呵,别装了,又谁会真的去在意那些不起呀的小东西啊。你林萌还不是一样,说是说不在乎,可是到了以后他没有用了,你还不是一样会把他丢掉。你现在也不过是在引起我的注意而已。”


    林萌依旧没有回答鬼羽夜的话,只是默默地把买来的东西,进行分类放好。


    鬼羽夜看着林萌的样子不由的嘲笑道:“你这么装着不累吗?把自己伪装的好像很乖很好的样子,其实你也不过如此。”


    “鬼羽夜,不是所有人都像你想象的那样好,也不是所有人都像你想象中的那样差劲。”林萌淡然的说道。


    “是啊?你多好啊,你看看你刚刚在超市三言两语就把那些大妈们说的服服帖帖的。我还真是佩服你啊,看你这样子应该经常做这种事情吧?跟本大少爷说说,这是第几次跟男人出去逛街了?是不是只有有钱就行啊,那要不我给你五十万,你今晚配本大少爷睡一晚?”说完鬼羽夜就一脸暧昧的凑到林萌的颈间。


    听到这个林萌一把推开靠近自己的鬼羽夜,一脸失望的说道:“鬼羽夜,我以前认为你只是一个不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人。但现在我发现,我错了,你根本就是个一无是处的人渣而已。”


    “是啊?我是人渣,你呢?你又好到哪里去了吗?还不是一样为了钱什么都能做。”鬼羽夜一脸嗤笑的说道。


    “随你怎么想吧,反正我无话可说。”说完,林萌也不打算里鬼羽夜,转身就走。


    鬼羽夜哪里是个会轻易放过别人的主啊,一把拉过林萌。此时,两人面对面紧紧挨着一起。不知道的人一定对觉得两人关系十分亲密。


    但是鬼羽夜一开口便,这气氛明显就变得紧致了。“怎么啦?心虚了?看样子是真的跟其他男人逛过啊?你还真是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啊?要不你就真的从了我吧,你知道的我绝对有钱包养你。”


    林萌想要挣脱,可是鬼羽夜也这次似乎也怕林萌轻易的挣脱开来,所有一直用力把林萌禁锢在自己身前。林萌冷冷的笑道:“鬼羽夜,你真让我恶心。”


    “我恶心,你就不恶心吗?你父母在你六岁的时候就去世了,你现在都十六了。你这十年仅仅靠你父母的钱,你真的能过的这么好?别逗我了,你不过也是个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人罢了。就跟那个人一样。我看你父母要是知道自家的女儿堕落成这个样子,我估计他们在那边也是不会安宁啊。不过也是从小没人教不学坏也难。”鬼羽夜一脸不屑的说道。


    听到这里林萌再也忍不了了,强忍着泪水,用力挣脱鬼羽夜的禁锢。然后看着鬼羽夜强笑的说:“是,我是跟其他男人一起逛过超市,我也的确是为了钱什么都干得出来。不过鬼大少爷,这应该跟您没什么关系吧。就算是我真的自甘堕落,也轮不到你管。还有虽然我父母去世的早,但是基本的做人道理,我父母还是教了的。只是我很好奇的是,父母健在的鬼少爷您,似乎像是个没人教的野孩子呢。这么说来你觉得我们谁更可怜呢?”


    说完,也不再理会鬼羽夜,自己一个人快步走进房间。只有林萌自己知道,她现在需要冷静一下,不然她不知道她之后会做出什么令人惊讶的举动来。


    鬼羽夜看着林萌强忍着泪的样子,不是没有后悔过自己刚刚说的话。可是听到林萌后面的话,鬼羽夜不禁怒上心头,生气的一脚把客厅的那个桌子踹翻在地上,然后再狠狠的踢了一脚,匆匆的走回房间去。


正文 第九章 所以,鬼羽夜是我们学校的?


    第二天。


    林萌背着一个双肩背包,神情低落的走在学校的门口。


    “林萌,你在干嘛呢?我叫你那么多句都没回答?”一个女孩子拍了拍林萌的背,然后走到林萌身边。


    “安晴,你干嘛?吓死我了。”要知道刚刚有人拍自己的时候,林萌真的是快被吓死了。


    安晴盯着林萌的脸仔细看了看一脸惊讶的说:“林萌,你才吓死我了呢?你这眼睛怎么回事啊?怎么肿的这里厉害啊?”


    林萌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眼睛,然后装作没什么事一样说:“哦,那个,我昨天熬夜看韩剧来着。”


    “熬夜看韩剧?也不可能肿的这么厉害吧?应该是有黑眼圈啊?难不成你昨晚哭了?”安晴一脸狐疑的问道。


    “那个……我……我,哦,我昨晚看的那个太悲伤了,所以就一边看一边哭来着。嘿嘿。好了,好了。我们不聊这个了,我们快点去教室吧,马上上课了。”说完,林萌就拽着安晴走了。


    两人来到教室坐好,就听见周围的女生在叽叽喳喳的讨论着八卦。


    “哎,你们听说了吗?鬼学长来上课了。”


    “真的吗?真的吗?好开心啊,又能见到鬼学长了。”


    “好像听说是来上课了,今天好像有人看见了。”


    “那真是太好了,我们又可以见到鬼学长了。”


    “对啊,对啊,我现在巴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学校呢。”


    “……”


    林萌把上课要用的东西,拿出来后。一脸疑惑的看着同桌安晴问道:“安晴,她们在说谁啊?我以前怎么没听说过学校有什么鬼学长啊?难道是真的鬼?还是说姓鬼?”


    安晴一脸无语的对林萌说:“林萌啊,你是不是傻啊?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


    “你有跟我说过吗?我怎么不记得了。”林萌一脸懵逼的问道。


    “我看你真的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把自己的脑子给读傻了。鬼学长你都不知道。”安晴摇摇头,一脸感慨的说。


    “我本来就知道啊?”林萌不由的有点委屈。


    安晴看了看林萌委屈的小样,不由觉得好笑。然后解释道:“我们学校呢,一直都有三个学长是属于学校里风云人物。第一个就是已经高三一班的南宫阙学长。一个就是高二三班的夜瑾启学长。最后一个就是高二二班的鬼羽夜学长。他们三个在学校都是有强大的粉丝团的,甚至有几次他们的粉丝都因此打起来了。”


    见林萌一副惊讶的表情,安晴继续道:“鬼羽夜学长,你没听过也是应该的。他啊,一个学期上课的次数用十个手指头的数的过来。而且听说他上课都不叫上课,叫度假。因为他上课也是不会听课的,一直玩,但是家里后台硬所以一直没人敢惹,就连老师也不会管他呢。所以他一直都是这么放荡不羁。但是就是他这种放荡不羁的样子,就算是不常来学校,还是把很多女生迷得一愣一愣的。”


    林萌看了看安晴,一脸震惊的说:“所以,鬼羽夜是我们学校的?”


正文 第十章 柠檬啊,你真是不懂情趣


    “林萌,林萌,你干嘛呢?”说完,安晴推推正在发呆的林萌。


    “啊?”林萌一脸懵逼的看着安晴。


    安晴觉得自己真是要败给林萌了,无语的说:“你干嘛呢?只从早上跟你说了鬼羽夜学长后,我就发现你一上午都心不在焉的。上课都没怎么听,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你最近到底怎么啦?”


    “没有吧。你别想太多了。”林萌笑道。


    “我想太多?老大,你今天实在是太奇怪了好吗?大清早眼睛就是红肿,然后又是一上午心不在焉的。”安晴不由的数落道。


    “等等,你说一上午?现在就到中午了吗?”林萌一脸惊讶的问。


    安晴对着林萌无语的摇了摇头,说:“不然呢?你以为有多早?”


    “不是吧?”林萌明显不相信。


    “看吧,说你心不在焉你还不承认,连到中午都没发现。你看看都几点了。我跟你说,我们现在要是再不去食堂,你最喜欢的糖醋排骨可就没有了。”说完,安晴就把手表在林萌面前晃了晃。


    林萌抓住安晴的手臂,认真的看了看手表里面的时间。然后大叫一声:“啊!我的糖醋排骨啊!”


    然后就拉着安晴的手,跑向食堂。


    被林萌强拉着的安晴,此时内心是崩溃的。其实安晴特别想跟林萌说今天星期一,没有糖醋排骨……


    食堂。


    这个时候的食堂可以说得上是人满为患了。不说本来这个时候就是用餐的高峰期,就单说为了来看鬼羽夜而来食堂的妹子就有一群。而且也不知道今天怎么回事,平常都是在三楼用餐的南宫阙和夜瑾启两个学长也出现在一楼。也就是说一楼的平民化食堂一次性聚集了学校三大帅哥。也难怪学校的妹子们个个都热血沸腾,就连那些喜欢凑西皮的腐妹子都能从这里编造出无数缠绵悱恻的同人故事啊。


    安晴也似乎忘记被林萌强制拉着跑过来的无奈,整个人一脸,迷妹状的朝着那三大帅哥看来看去。


    林萌见状拉着安晴排队去了,对于林萌来说,饭还是最重要的,当然要是没鬼羽夜就更加好了。


    “柠檬啊,你真是不懂情趣。”安晴不满的说道。


    “都说了,我是林萌,不是柠檬!”林萌不由的纠正道。


    安晴凑到林萌面前卖萌道:“哎呦,人家是觉得这么叫亲密嘛,柠檬。”


    林萌自动往后挪了一步,一脸嫌弃的说:“别跟别人说你认识我。”


    “呀!林萌你个死没良心的!你怎么能抛弃你的糟糠之友呢?我们同窗共座那么久了。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说完,安晴故作伤心的低下头,一副我很受伤的样子。


    “我还是觉得我要离你远点。”看着安晴的样子,林萌强忍着没笑出来。还装作林萌一本正经的说道。


    安晴当然知道林萌是装的,所以一把挽住林萌的胳膊道:“好了,好了。爱妃别生气了。朕带你去吃好吃的。”


    林萌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和安晴一起去点餐。


    看着色香味俱全的菜,她们两个小吃货的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林萌看到一边还剩下最后一盘鱼香肉丝。手刚刚拿到盘中,盘子的另一边就出现了另外一只手,就那么一瞬间鱼香肉丝就被抢走了。


    林萌顺着手望上去,正想看看是谁跟自己抢东西。就看见鬼羽夜一脸的得意的看着自己。


未完待续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