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淡‖建一座零成本的金銮殿

老娘来了2019-06-11 16:00:18


 自从开始撸铁,我就没有好好写诗。今天选诗,才发现《难养也》的群友们写了这么多好诗。好诗是无需评论的,好诗只需要感受。一起安静下来,阅读他们丰盛的内心吧,谢谢大家。

— 荐稿人•刀把五


 白眼 | 典裘沽酒

祖国啊,请不要怪我
为何,总是白眼

那是我眼里的黑
怕被当成黑暗
就去画
中国画后的
留白


我操 | 棍子

谁没在午夜
凝视过灯火
谁没有
被爱煎熬
众生繁华
只有酒
可以依靠


认真地操 | 石蛋蛋

我爸操我妈
一不留神
操出个搬砖的来
我操我老婆
认真地操
她仔细的生
直到绝经
也没生出
芝麻大的皇帝来


想当初 | 包掌柜

以前的我啊
不向台上的领导低头
不向竞争对手低头
就连面对老婆
都绝不低头

这一切
都,结束在
手机智能化以后
……


马庄逸事 | 大友

马庄傻子多
男傻子女傻子
老傻子小傻子
不知听谁说的
只有信耶稣才能压得住
原本信祖宗的他们
一夜之间阿门阿门
改信耶稣
春联也变了
门头上的横幅
千篇一律哈利路亚
人死了
不再是死
是去了天堂
不许哭泣不许流泪
但要祷告
不停地为他祷告
一个已经信主的人
忘了新规矩
出了灵棚
就成了傻子
马庄又多了一个傻子


两面派 | 包掌柜

侄儿在吃饭时说
他的某个同学是个两面派
问他为什么这样说别人
他的回答是
那个同学军训时一直埋怨
说是花钱买罪受
但回到学校后又跟老师说
军训磨炼了他的意志
希望下次仍有机会参加


脱裤子 | 王凤飞

儿子学校办公室的门
虚掩着
秃顶的领导
询问的眼神看她
她说,您的意思我明白
脱下裤子,光着屁股,在家等您

半年后,她在公车上
儿子给她打电话,考试没考好
她咬牙切齿
脱下裤子在家等我


发表以后 | 香如故

每次
我的作品
发表以后
就按捺不住心里的
小激动
像刚做爱过
还想
再来一次


演员 | 席满艺

地铁口的乞丐
和电视里
拖着一条腿走路的明星
动作夸张
生怕观众看不出
他们是个瘸子

相亲时
他也尽了最大努力
让落下的脚
跟下一次重复的动作
争取保持
同样的力道和频率


过得怎么样 | 初见

很好。
也,也是劳动者
每天都被84,玻璃水消毒
也被酒店的人气消毒
我不说它肮脏
也被别人用过的一只避孕套消毒
我不说它难以想象
也被一只咸猪手消毒。
到此为止
也被食堂大锅饭消毒
当我认识了澡堂
也被免费的水,随便用消毒
有些大妈同事领班,眼神异样
非要用被男人领养,
挑衅我工作的目的,和长相。我用
来日方长消毒


奴才 | 赵小北

互联网
能,建一座
零成本的
金銮殿

前提是
你得会装皇上


爱与不爱 | 赵小北

钱小西承认 她从来
没爱过自己老公
也没爱过其他的男人
但是 她知道
他们穿多大码的鞋
爱吃什么口味的菜
哪年 哪月 哪一天
来到这个多事的尘世

钱小西 冷笑着说
她老公 和那些说爱她的男人们
对她 一无所知


夜浅浅 | 浅夜

她没有名字
你不会想起她
那些影像模糊
比无力的风还无力

她飘忽过
而你觉得远远不够
她在乌云背后
而乌云会使你忧郁

不想了
浅浅的夜
很快就会过去


还事情本来面目|邀月

要去缝被子了
别人的老公总尿我家床铺
我今天还得
赶过去问候一下安好

如果本身淫荡
大大方方承认就好

比如我前几年愤青
说自己活得像个妓女
不同的是
这些年,嫖客只有一个


日光下 | 邀月

不知道为啥,这个题目总让我想起
某某的白屁股,和他的兰花指
自从他和那个嗲声嗲气的女秘书谈过理想后
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今天,他忽然在群里说
其实女人,都该嗲一点
比如红楼梦里的女人
不但嗲,而且有文化

他说这话时,我真想冲过去抽他俩嘴巴
日光下,日他奶奶个籫儿


疫情|刀把五

诗歌圈
最近流行的
一种疫情,是
腕骨和拇指畸形

无论看到什么
他们的拇指
都笔直朝天
不能朝下
也不能拐弯儿


赛马|刀把五

亲,不要怕你的马不行
不要怕,你们的马跑不快
你们只要认识几个马场的评论家
哪怕你骑一头鹿进场
他们都有的是办法
证明这是一匹新品种的马
他们可以提供严密的论据
和历史依凭
证明新型的鹿马
以跑的慢为荣




《扯淡》,是由《老娘来了》、《难养也》、《素颜人生》等三个姊妹平台联合推送的一个栏目。年底,凡是登上这三个平台的稿件,自动进入这三个平台举办的“老娘杯原创诗歌大赛”的评比。获奖者,奖金丰厚,不打嘴炮,不说空话。优秀作品结集出版。并评出年度最佳“难养也”诗人。

欢迎一切有态度的好诗好文好画儿好摄影……今年始,这三个平台将创纸刊。表达女性自己的态度立场。欢迎投稿,投稿可留言添加选稿大本营微信群。


“老娘派”并不是个严肃的构成组合,而是意识观念、诗歌态度气味相投者的自然聚合。你来或者去,老娘就在这里!



——E N D——


难养也

素颜人生

老娘来了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