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春风来,满树玉兰开

镇江民革2020-05-08 08:54:56

今年初春的天气咋冷咋暖如过山车,能在这飘忽不定气候里气定神闲的只有玉兰花。

年末一场场寒风,会把玉兰树上的残叶全部扫光,唯独留下枝干,在初冬里不紧不慢生长。

植物界的一切皆有灵性,同一种花同一种树,不同的路段,却总是不约而同地打苞开花。严冬,玉兰花苞会大许多,绒毛密实柔软,过了雨水这个节气,就有玉兰花开。丹徒二期广场马路两边的玉兰渐次开放,一枝枝琼玉清光,与怒放的迎春相映成景。玉兰开花的时候树叶还没来得及绿,只见遒劲的枝干上密密麻麻,开满了姿态各异的花朵。有的秀美如莲,有的精巧如鸽,有的色润如玉,粉妆玉琢的美,让人过目不忘。除了白玉兰,黄玉兰,还有紫玉兰,二乔玉兰等。白色纯洁高雅,如少女洁白明亮的脸庞纯净无暇。更喜紫玉兰另一个文艺的名字:辛夷。都说紫气东来,紫玉兰花瓣内里白色,外瓣深紫,富贵逼人,如一袭华贵的晚礼服熠熠生辉;还有种更美的二乔玉兰,花是粉粉淡紫,带了美人双颊的娇羞。镇江是三国“二乔”故里,据说乔家门就是二位美人的家乡,所以觉得二乔玉兰的美更带了亲切。

镇江是一个与玉兰有缘的城市,除了二乔玉兰,还有稀有的宝华玉兰,原产句容宝华山。现在玉兰花已是我们这个城市最常见的花树之一,在任何地方,都能与玉兰偶遇,那般清雅脱俗的美,让经过玉兰树下的路人,总是徘徊不走,或拍照,或仰起脸看看这些开在尘世枝头的花朵,在碧蓝的天空下孤傲清淡,背景是高低错落拔地而起的幢幢建筑,逆光里留下绝世剪影。正是这些花的落寞和现代的繁华,才衬托出与众不同的韵味,氤氲出坚守的倔强。在这水墨画般的景致里,岁月静好,并不是一个梦。

玉兰花期不长,也就是十天左右,一场春雨,树下便是密密匝匝变色的玉兰,飘落满地,在最美的花期后决绝而去,这是花开花落的惨烈。总感觉玉兰花就像一场倾心的爱情,开得粲然,落得决然。生生灭灭的万物世界,我们懂得敬重这份灿烂,就够了。

玉兰是个很温暖的名字,在我们身边有很多叫玉兰的女子,都如邻家大姐般温柔善良;清朝有名叫玉兰的女子,美丽聪颖,入宫后一曲《艳阳天》唱到皇帝心坎里,可惜玉兰在政治斗争里逐渐迷失了方向,后来没人再喊她玉兰了,她被历史统称为:慈禧太后。

诗人屈原的《离骚》有“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菊之落英”,木兰就是玉兰,可见诗人对玉兰也十分待见与喜爱。

玉兰的花语是报恩,玉兰花开在清冷的初春,遗世独立,超凡脱俗地给我们带来美丽,真是一种奉献与报恩吧。

十年前曾经有一段送孩子读书的时光,送完孩子很早就去广场散步,好多个春寒料峭的早晨,都穿梭在玉兰花下,朝阳的暖色里,带了清寒的玉兰花上有薄薄的青烟,那时候丹徒新城入住率不是很高,举目仰望,阳光澄澈花香满肩,玉兰素雅冰心的姿态,会让人觉得,这里真的是世外桃源。

冬去春来,人生沉浮,有人心无旁骛,有人举重若轻。看新闻,总有说哪个又是抑郁症安眠药,触目惊心的同时也让我心生感叹,生活中草木也有心,心情不好工作忙碌的人,有空记得出来看看花草树木,从一粒种子到一朵花的开放,都需要积蓄很多的能量,我们有什么理由突然就放弃?

幸福就是活在自己的植物世界,一箪食一瓢饮,只愿庭前有花开花落,天上有云卷云舒,人生俯拾便全是诗情画意。 


End


欢迎关注点赞哦!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