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天上人间诸景备,芳园应锡大观名

成蹊馆2020-08-26 14:53:31



向前主编:《红楼书话》

中国文史出版社2016年版





天上人间诸景备,芳园应锡大观名


——《红楼书话》读后

 

在二百余年的红学发展进程中,巴蜀人的身影不仅从未断绝,而且广泛活跃于红学的各个分支领域。从张问陶的《赠高兰墅鹗同年》诗,孙桐生的甲戌本批语和《绣像石头记红楼梦》刻本,到王朝闻的《论凤姐》,黄新渠的《红楼梦》英译本,周玉清的《红楼梦新续》,邓遂夫的甲戌、庚辰校本,马经义的《红楼十二钗评论史略》,以及无从查考但留痕于世的嘉道年间平武才女彭宝姑所写《续红楼梦》和民国四川名士杨啸谷所抄曹雪芹佚著《斯园脂膏摘录》,文献、评点、版本、赏析、译介、续书、校勘、史论、曹学,可谓面面俱到,立体地展现着巴蜀红学的蓬勃发展。


与这蓬勃发展势头不相匹配的,是巴蜀红学论文集(个人专著不在此列)出版的荒芜。2016年之前,仅有1993年巴蜀书社出版的《孙桐生研究》一书,以及西南交通大学外国语学院2010年和2011年在《红楼梦学刊》出过的两期译介专辑。前者以巴蜀红学第一人孙桐生为中心,后者以《红楼梦》译介为中心,汇集了多位学者的精彩论文,但都因主题较窄,而无法全面展现巴蜀红学的整体面貌。站在这个角度来看,巴中市红楼梦学会会长向前主编的《红楼书话》(中国文史出版社2016年版),就有着非凡的意义。


洋洋洒洒四十万言的《红楼书话》主体分为两编:第一编收录了巴中以外的学者文章23篇,第二编则收录了巴中本地学者的文章17篇,另外还有一篇中国红学会会长张庆善的序和三篇附录。一篇一篇读下来,很容易感觉到这部文集涉及范围之广:有站在学科发展高度的,如孙伟科的《当代红学发展三题》;有具备全球视野的,如唐均的《作为世界文学的〈红楼梦〉》;有公开解读红学史料的,如梁归智的《周汝昌先生致信二则笺释》;有辨析红学文献真伪的,如陈传坤的《胡适原藏〈石头记〉甲戌本“附条”铨辨》;当然,更多的还是文本解读方面的,如陈通武的《〈红楼梦〉叙事结构管窥》和彭从凯的《〈红楼梦〉中的茶风俗》。何止洋洋洒洒,直是蔚为大观。


第一编虽是收录巴中以外的学者文章,但其中半数文章的作者都聚集在巴蜀之中,如邓遂夫、马经义、唐均、张志、任显楷、刘名扬等。与第二编总计起来,《红楼书话》约有四分之三的篇幅是在刊登巴蜀学者的文章,较为全面地展现出了巴蜀红学的整体面貌。这部巴蜀红学论文集,在出版顺序上当排第四,而在文章内容广度上则无疑是目前第一。本文下举三例,以供尝鼎一脔。


论文集中有两篇较为特殊的纪实文章,即《东方出版社〈草根红学杂俎〉出版座谈会纪要》和《红学家在出版〈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校本〉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它们详细地记录了两部重要的巴蜀红学著作出版之际,学界交口称赞和广泛认同的辉煌历史。读着这两篇文章,“拼命三郎”邓遂夫先生当年的呐喊疾呼犹在耳侧回荡:“脂评本要走出象牙之塔!红学,也要走出象牙之塔!”


红学家们向来津津乐道于“开谈不说《红楼梦》,读尽诗书是枉然”,怎奈白云苍狗俗易风移,《红楼梦》竟成了当今读者死活读不下去的名著之一,被牢牢锁在了象牙塔之中。针对此种窘境,马经义先生提出了“《红楼梦》三层读法”:一读红楼故事,二读中国文化,三读哲学意蕴。在《论红楼开篇的叙事艺术》一文中,他通过对第一回叙事艺术的赏析,介绍出了这样一种适合大众阅读的三层读法,可谓是“鸳鸯绣出从头看,已把金针度与君”。普通读者运用三层读法拾级而上,定能领会和欣赏红楼故事之美,中华文化之精,哲学意蕴之思。


谈到《红楼梦》读法问题的还有向前先生的《我是怎样读〈红楼梦〉的》。与马先生以《红楼梦》第一回文本赏析为主的介绍方式不同,向先生主要是介绍自己读《红楼梦》的经历和经验。不过殊途同归,向氏读法与马氏读法大同小异:一是文本通读,二是红学研读,三是诗性品读。这样的读法让向先生“从初读关注爱情故事到后来体会它的认识价值、审美价值、社会价值”,以致于“越读越慢,越读越像品百年老酒回味无穷了”。


马氏读法和向氏读法,或许可为“死活读不下去”《红楼梦》的读者提供两条通往大观园的路径,为红学走出象牙之塔创造可能。读者一旦循着路径入了大观园,必定会被园中那花招绣带、柳拂香风的美丽景色所吸引和陶醉——《红楼书话》里的众多文章,不正是读者感受到了《红楼梦》那“包罗万象”的宏大气势而写的各类心得体会吗?人物解读,诗词欣赏,结构分析,文化探源……琳琅满目,应接不暇。《红楼书话》就如它的母体《红楼梦》和它所反映的巴蜀红学状况一样,都应了贾元春诗云:


衔山抱水建来精,多少工夫筑始成。

天上人间诸景备,芳园应锡大观名。





往期推荐

散文|忘年相交茶与酒

讲座|文史类论文的写作

悦读|佛陀与奥古斯丁的心相印

发言|李氏宗亲:今日只作远别重逢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成蹊馆(chengxiguan2018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