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的那些年,他们一起追过和错过的爱情

晞妈陪你看世界2019-03-26 03:22:26

遇见你的眉眼,如清风明月,在似曾相识的凡世间

顾盼流连,如时光搁浅,是重逢亦如初见

缠绵缱绻,有你的思念

温暖在我掌心蔓延

无涯荒野,谁忘了时间

一半青涩一半纯真

数着年月只为花开那一面

就算来来回回错过又擦肩

你的喜悲忧乐我全都预见

三千繁华只为你一人留恋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插曲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果然是一部爱情劫难史,这些个三生三世都纠缠在一起的人,历过那些个生不如死剜心蚀骨的情劫,有的修成正果,有的抱憾终身,有的唏嘘不已,有的身归混沌,有的此恨绵绵,还有的,则生生地将这份爱隐忍深藏心底,除了默默祝福和全心关爱,不给所爱的人任何压力和负担。


拜托拜托,千万别告诉我,追过却错过的两个人,是三生石上没有刻下名字,情深缘浅的“有缘无分”。在我看来,这只是“果”而非“因”——“因”你,或没有付出全心、或没有执着不放弃、或没有追到点子上,最终错过,便才应了这“有缘无分”的“果”。



墨渊VS十七:人生若只如初见



看着魂飞魄散的墨渊七万年后醒来,对着他的小十七那抹浓得化不开、深得不见底的眼神,很是心疼。


“十七,过来让师父看看,你这些年有没有长进”,一句话让我的心,碎了满地。顷刻间,墨渊当年为了调皮顽劣浑不吝的小十七,直入瑶光府水牢、剑闯大紫明宫、身挡三道天雷、生祭东皇钟……一幕幕呈现在眼前。



墨渊在生祭东皇钟以保四海八荒太平之前,用尽最后一分气力,只对着十七说的那句“等我”,却被误以为对所有弟子许下的诺言,真真太枉费了战神那一片,日日呵护时时挂牵的“没事了,师父护着你”的两万年情意了!


更令我心塞的是,墨渊醒来后,还没来得及跟他的小十七叙叙旧谈谈心,便被那曾经被他精心养护在莲池的金莲——胞弟夜华给彻底堵了表白的路。尽管墨渊一向喜怒悲欢皆不形于色,分分钟瞒过了那个一向不解风情不懂风月、却爱憎分明最懂感恩的小十七,但那掩饰不住的眼神所汩汩流淌出的万般深情,到底逃不过折颜的眼睛!



情深至此,事已至此,对小十七十分了解的墨渊心下明了,此生与她再绝无可能,可那比当年小十七剜心七万年用心头血养护他的仙体、还要痛上千百万倍无可言说的痛,让墨渊还是忍不住幽幽地问了句:“倘若当年,为师没有以元神生祭东皇钟,今日,你还会留在昆仑虚?”于是——


小十七(不假思索):那是自然,十七本就想长长久久地留在昆仑虚呢。


墨渊(眼睛一亮):长久留在昆仑虚……你一个女儿身,迟早是要嫁人的,就算你想留,恐怕你爹娘也不会肯的。



小十七(娇羞满面):当时,还有没夜华,也没有想着,长长久久地跟谁在一起。


墨渊(无限感叹):是啊,当时还没有夜华!十七,你可知道为师这七万年来,日夜修补自己的元神,从未停歇过一刻,为的是什么?


小十七(不解风情):十七知道,折颜说过,师父从来不会让着紧的人失望的,师父当年在若水河畔,跟弟子们说过,说师父一定会回来,我们就知道师父一定会回来的,师父这些辛苦都是为了我们。


墨渊(真情难掩):从未让着紧的人失望过,不错,我的确是为了自己着紧的人……



“是呀,当时还没有夜华”,一句话道尽了墨渊心底最无可奈何最后悔莫及的遗憾——早知道,对着从踏入昆仑虚那一刻便认出其女儿身的、死活不开窍的小十七,既然自己从不畏惧人言,就该像离镜和夜华那般,明明白白地表明心意——爱她,就告诉她。


可如今,似乎只能仰天长叹:罢了,罢了,墨渊和十七,真真是情深“渊(缘)浅”!连退隐三界的老凤凰折颜,都忍不住感慨:阴错阳差,阴错阳差呀!


倘若,真的可以,人生若只如初见,那么,当年那时,墨渊生祭东皇钟之前,必定会说:“十七,我爱你,你一定要等我!”


如此,结局可会有所不同?



离镜VS阿音:此情可待成追忆



作为翼族的二皇子,离镜可真算是一个离经叛道之人了,终日沉浸于声色,不问世事。可是,墨渊的十七弟子阿音就这样误打误撞地,被他的父君擎苍绑回了翼界的大紫明宫。


善于表达也勇于表达的离镜,自然很善于追女生,于是在认出了阿音女儿身之后,便知道自己爱上了这个英气十足洒脱豪爽的女娇娥,待相助阿音和其师父墨渊、九师兄令羽离开大紫明宫后,也抵不住相思,一路追随到了昆仑虚。


然而,就在离镜用他各种各样的追女小手段:送手工小礼物、写麻嘟嘟的情书、装病撒娇耍赖皮,令不开窍的阿音情窦初开芳心暗许的时候,却又着了玄女的美人计,背叛了这个让他之后七万年都心心念念追悔莫及的挚爱。



离镜面对伤心欲绝的阿音,居然给出的理由是:你是天族,我是翼族,天族和翼族终究是没有结果的。这是离镜在追爱的问题上犯的第一个错——面对障碍,没有勇气去克服;面对诱惑,没有意志去抵挡。而他并不知道,此时敢爱敢恨的阿音已经在想尽办法,去说服爹娘同意他们在一起了。


想想那弱弱小小的青丘白凤九,只倾心东华帝君一人,就算三生石上没有帝君的名字,也甘愿违逆天意,舍了性命割了九尾狐的尾巴变成法器,去三生石上刻字。


跟九儿的执着和勇气相比,这离镜简直弱爆了!



再来瞧瞧离镜犯的第二个错——当墨渊生祭东皇钟魂飞魄散之后,阿音用心头血养护师父仙体,但身受重伤,后不得已去大紫明宫向离镜跪求玉魂,结果没想到离镜竟然因为嫉妒阿音对墨渊的一番师徒情意,而断然拒绝了她的请求,让阿音彻彻底底地心灰意冷。


想想那呆萌却用情至深的天族太子夜华,明明知道白浅的心里只有墨渊(当然,这是他的误解哈),可为了帮助白浅早日唤醒墨渊,甘愿只身前往东海瀛洲勇斗四大神兽,最终断了一臂得了神芝草,并散尽此生修为炼了丹药,交给折颜,请他隐瞒住一切,替自己转交给白浅……


跟夜华的大爱和付出相比,这离镜简直自私到极点!



不过,好在经过了七万年对自己内心的追问,离镜终归还是有所觉悟了。当他在找了阿音七万年后,在青丘狐狸洞前痴痴等着已是白浅上神的阿音出现后,后悔地说道:“当时没有给你玉魂,是因为我知道你在保护墨渊,是,我嫉妒他,我嫉妒墨渊,可是阿音,我其实从未对你忘记,你能原谅我吗?……可是人人都有犯错的时候,你是我一生的挚爱,为什么你就不能原谅我呢?”


阿音便只回了一句“离镜,你确实是我白浅这十四万年唯一倾心爱过的男子,只是沧海桑田,我们回不去了”。


“是我明白得太迟,而你,也终究不会在原地等我了。”离镜这话说的毫无道理,你伤害了人家抛弃了人家拒绝了人家,还指望人家在原地等你,这哪里还有天理?



最后,让我对离镜有所改观的,是他终于为了阿音能够付出了——擎苍指日便会破钟而出,离镜妹妹胭脂让离镜去找墨渊,但是离镜不肯,他说:


“胭脂,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父君破钟而出,谁会去封印?……你再好好想想,如果阿音知道墨渊要去封印,她会任由自己的师父再一次魂飞魄散吗?到那个时候,她一定会拼了命地保护她师父,眼看她就要完婚了,我不想她在这个时候出事。”


只这句话,才真正像一个刻骨铭心爱过的人说的。可惜,可惜,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夜华VS白浅:只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至于太子夜华和青丘白浅,我就不用多说了吧,以上墨渊和离镜所留下的遗憾、犯过的大错,夜华全都没有,他敢爱敢说,大爱无私,痴情执着,不惧压力,又明理洞察,通情达理,既沉浸于儿女私情,又一力承担太子重任。要是有人说他不是个完人,那便是赤裸裸的羡慕嫉妒再加恨啦!


个中事例已不用一一列举,各自看去吧!


好在经历了:



夜华为金莲被白浅在昆仑虚精心养护,最终形成人形托生为天族太子,而全然忘记了前尘往事的一生一世;



到白浅因封印擎苍而失去记忆和法力成为凡人素素,流落到东荒俊疾山遇见夜华,喜结连理,却因身为凡人为天宫所不容,尤其是素锦的嫉妒和陷害,连事事小心谨慎处处为素素考虑的夜华也没能保住她,最终在生下阿离后决然跳下诛仙台,遍体鳞伤地喝了忘情药,了却了和夜华的二生二世;



再到夜华日夜看护结魄灯三百年,试图结出一个假人素素,却机缘巧合地在东海碰到了记忆中不再有他的青丘女君白浅上神,通过小动作和红莲业火的烧伤认出白浅就是素素,于是决定和白浅从头开始,让她重新爱上自己,为此,他付出了一切乃至和墨渊一样魂飞魄散……还好,只过了三年,夜华便醒了过来,两人再续情缘的三生三世。


看过一句话——“爱一个人总是很简单,无非心念所至,生万千欢喜;懂一个人却需要漫长岁月里的温柔耐心,聚沙成塔,滴水石穿”,这句话,很适合,夜华



夜华和白浅,这三生三世,只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好吧,我坦白,我心疼墨渊,欣赏夜华,可怜离镜。总之,对着那些年曾经追过和错过的爱情,千般感受万般言语都只化成一句,那便是: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