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红楼梦》里的“一巴掌”

红楼梦研究2021-04-02 14:09:53


公众号ID:hlmyj001

编辑微信:dongzhu1968

投稿:hlmyj001@163.com


关注




作者

汪昌陆

说起“一巴掌”,恐怕要算胡屠夫的“一巴掌”最为深刻。范进是个士人,屡试不中,五十多岁的他得知自己中了举人时,乐极而疯,一个人在庙门口站着,散着头发,满脸污泥,鞋都跑掉了一只,兀自拍着掌,口里叫道:“中了!中了! ”其岳父胡屠夫说道:“该死的畜生!你中了甚么? ”“一巴掌”将范进打回清醒。旁边有人讨好说:“胡老爹这巴掌打得亲切,范老爷洗脸还要洗下半盆猪油来。”这是《范进中举》极为精彩的片段。


作者运用夸张手法生动形象地描绘了范进那喜极而疯之情景,惟妙惟肖,幽默风趣,犹如一幅漫画,令人难忘。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里也有精彩的“一巴掌”,各具特色,后果各异,不妨一一来看下。


凤姐的“一巴掌”


贾元春在端午节来临前,打发夏太监送来了一百二十两银子,叫贾府初一到初三在清虚观打三天平安醮,唱戏献供,并安排族长贾珍领着众位爷们跪香拜佛。


到了五月初一这一日,荣国府门前车辆纷纷,人马簇簇,出发时乌压压的占了一街的车。贾母等已经坐轿去了多远,这门前尚未坐完。丫头们象一群放飞的小鸟,咭咭呱呱,说笑不绝,这个说:“我不同你在一处”,那个说“你压了我们奶奶的包袱”,那边车上又说“蹭了我的花儿”,这边又说“碰折了我的扇子”,好不热闹。


将至观前,只听钟鸣鼓响,早有张法官执香披衣,带领众道士在路旁迎接。当贾母的轿刚至山门以内,贾珍带领各子弟上来迎接,凤姐也下了轿,忙要上来搀。像贾府这样大富大贵人家,到寺庙道观打醮拜佛都会清场,和尚尼姑等不能擅自出入。正在这时,可巧有个十二三岁的小道士儿,照管剪各处蜡花,正欲藏出去,不想一头撞在凤姐儿怀里。凤姐便一扬手,照脸“一巴掌”,把那小孩子打了一个筋斗,骂道:“野牛肏的,胡朝那里跑!”众人都喝声叫“拿,拿,拿!打,打,打!”


你看,凤姐不问原由,对小道士下手就是“一巴掌”,下手快、下手狠,打了之后还骂出下流话来。可怜见的!这可是在清虚观,但不信阴司报应的凤姐自然不在乎这些,之前她不是在水月庵为了三千两银子害死两条人命吗?


再说,小道士是故意添乱吗?肯定不是,小道士才多大呀,十二三岁,相当于现在小学五六年级学生,是穷人家的孩子。过去时常有穷人家养不起孩子,早早送到道观或者佛寺。小道士他不是在玩,而是在剪蜡花,蜡烛烧久了,灯芯就会变长。剪蜡花就是把烧过多余灯芯剪掉,使蜡烛烧得更旺。李商隐在《夜雨寄北》中写道“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回忆的是与妻子共坐西窗之下,剪去烛花,深夜畅谈的情景。小道士剪蜡花,就是为了迎接贾母、凤姐一干人。也许是太敬业了,剪得过于认真,而忘记了离开。凤姐毕竟也是有孩子的人,却无丝毫怜悯之心。同时,从“众婆娘媳妇正围随的风雨不透”和“拿,拿,拿!打,打,打!”中可以看出世人的冷漠与趋炎附势,曹公用“众婆娘”一词也是对众人的一种鄙视和不满。


此时,贾母听说,忙道:“快带了那孩子来,别唬着他……倘或唬着他,倒怪可怜见的,他老子娘岂不疼的慌?”贾母叫他别怕,问他几岁了,那孩子通说不出话来。贾母又命人给他些钱买果子吃,别叫人难为了他。寥寥几笔就凸现了贾母的慈祥和惜贫怜弱,给人以温暖。曹公在写清虚观打醮这一重大关节时,曹公也不忘身边小事,在真实、细腻情节描绘中把贾母与凤姐之教养、本性对比展现了出来。凤姐的这“一巴掌”多为后人诟病。


此外,这还可与第四十回“一巴掌”对看。凤姐过生日,因酒喝得有点多,在回房休息的路上,见小丫头见了她就跑,十分怀疑,边说便扬手“一巴掌”打在脸上,打的那小丫头一栽,这边脸上又一下,登时小丫头子两腮紫胀起来。当凤姐得知自己丈夫与鲍二家的在自己卧室里偷情后,又见一个小丫头在望风,这是贾琏布的第二道防线,凤姐顿时大怒,边骂边扬手就是“一巴掌”,打的那丫头一个趔趄。接连几个“一巴掌”将凤姐飞扬跋扈、心狠手辣淋漓展现,难怪珍哥说“从小儿大妹妹顽笑着就有杀伐决断”,一点不假。


王夫人的“一巴掌”


盛暑之时,王夫人在里间凉榻上睡着,金钏儿坐在旁边捶腿,满耳蝉声,静无人语,一切都那样安祥、宁静,谁也不知下步会发生什么。“无事忙”宝玉见王夫人在午睡,一时忘情,轻轻走到金钏跟前,把她耳上带的坠子一摘,调戏起金钏来,金钏不但不恼,还笑道“你忙什么!金簪子掉在井里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还叫宝玉往东小院子里拿环哥儿同彩云去,金钏的态度充满了暧昧,谁知王夫人只是在假寐,这时王夫人突然“翻身起来”,恶狠狠地打了金钏儿“一巴掌”,并指着骂道:“下作小娼妇!好好的爷们,都叫你们教坏了。”这要是电影镜头,王夫人这冷不丁的“一巴掌”,不但吓坏了金钏,观众怕也是一惊,可以想象当时王夫人脸上愤怒的表情。


金钏儿半边脸火热,一声不敢言语。当王夫人要将自己撵出去时,金钏跪下哭着求情,请王夫人看在跟了她十来年的情份上,网开一面,但王夫人还是把金钏给撵了出去。


要知,王夫人这“一巴掌”本无可厚非,这里饱含对宝玉无比疼爱与保护,是一种伟大的母爱,但面对金钏的苦苦哀求,王夫人没动一点恻隐之心,也没有念起金钏过去十年一点好处,毅然决然地把金钏儿给撵了出去,最终导致金钏跳井而死,这与平时就吃斋念佛的王夫人形成了明显对照,这多少有些无情甚至残忍了吧!


试问,王夫人为什么会如此狠心呢?爱之深,恨之切。王夫人与贾政一生只生育了两个儿子,大儿贾珠才貌双全,本可继承家业,但英年早逝。这个衔玉而诞的儿子,纵然生得好皮囊,愚顽怕读文章,整天与女儿家厮混,可怜辜负好韶光,是个“混世魔王”。王夫人认为这都是晴雯之类的“妖精”“狐狸精”所祸害的。她盼子成龙心切,容不得宝玉身边那些长得好,又天真率性的女孩,早就怀恨在心,早就要“清君侧”了,金钏不过多跟宝玉说了两句不该说的话,王夫人就疑神疑鬼,草木皆兵。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放过一个,后文她果然直接撵走了睛雯、芳官、四儿。可怜的是金钏在王夫人身边十多年,对此毫无知觉,正撞上“枪口”,一命呜呼!


探春的“一巴掌”


《红楼梦》第七十四回里,王夫人受王善保家的蛊惑,命凤姐带队去抄检大观园里各小姐的丫鬟。到了探春那儿,凤姐就被探春一顿抢白,王善保家的自恃是邢夫人陪房,只当是单恼凤姐,便要趁势作脸献好,因越众向前拉起探春的衣襟,故意一掀,嘻嘻笑道:“连姑娘身上我都翻了,果然没有什么。”一语未了,只听“拍”的一声,王善保家的脸上早着了探春“一巴掌”。


探春这“一巴掌”,打得极响,打得极妙。这“一巴掌”看似简单,打得痛快,其实也得罪了贾府两位夫人。一是邢夫人。王善保家的何许人?是贾赦夫人、荣府长房长媳邢夫人从娘家带来的丫鬟,又是邢夫人让她把大观园里捡到的绘着春宫图的香袋交给王夫人的,也就是说,搜检大观园时,她是邢夫人的代言人;另一位是王夫人。王夫人可以说是荣府里除了老太太外,最有权势的女人。虽然王夫人受王善保家的蛊惑,但抄检毕竟是王夫人下的令,让王善保家的随凤姐抄检也是王夫人的主意。因此说,探春这“一巴掌”不光打在王善保家的脸上,也同时打在邢夫人和王夫人的脸上,可谓“一石三鸟”。


同时,探春作为庶出主子,打了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王善保家的“一巴掌”,既维护了姑娘主子的尊严,也为大观园女儿们出了一口恶气,让读者看得十分解气,充分展现了探春的性格和志向,这也是探春最为闪光的地方。


这个王善保家的整天东戳西倒,搬弄是非,没想到她先是挨了探春的“一巴掌”,后来又被自己的外孙女“打了一个耳光”,害人反害己,遭到王熙凤和周瑞家的挖苦嘲笑。她无地自容,只好自己打自己的脸,自詈:“老不死的娼妇,怎么造下孽了!说嘴打嘴,现世现报在人眼里。”真是活该!


“一巴掌”在《红楼梦》里多次出现,其含义及作用不尽相同。凤姐 “一巴掌”打出了她凶狠毒辣的嘴脸与本性;王夫人 “一巴掌”不仅打掉了一条人命,也间接打出了宝玉挨打;如果说前几个“一巴掌”读者看得十分憋屈,终于有“一巴掌”打向了邪恶,探春 “一巴掌”打出了尊严和气魄,令人赞叹!



苹果用户打赏通道

喜欢本文的读者,可以扫描上方小程序码向作者打赏哦



下方二维码,关注更多公众号

红楼梦研究

公众号:HLMYJ001

投稿:hlmyj001@163.com

小编微信:dongzhu1968

礼拜四读书会

公众号:ThurReading

官方QQ群:321868457

小编微信:K15311001

纵横谈

编辑微信:dongzhu1968

致力于传统文化的当代应用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