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过年是贾母最快乐的事

一片桃花丨红楼梦之美2019-04-15 03:09:50



《红楼梦》里过年,集中在第五十三、四回,这两回的主角是贾母,几乎全是围绕着她的起居行程写。曹雪芹就像一个全天候跟拍记者,老太太去哪儿,他就跟到哪儿。


贾母是春节期间府里多台晚会的总导演,指挥统筹着贾府所有的综艺节目;副导演是王夫人,能力一般但够资深,给她挂个虚名儿;执行导演是凤姐儿,鞍前马后精明能干,深得总导演的欢心。


贾母手握节目生杀大权,不满意了可以现场改节目单。比如元宵节戏曲节目,原本都是要笙笛管萧齐鸣的套路,她却说“闹得我头疼,咱们清淡些好”。


她让主唱芳官唱《寻梦》,却“只提琴至管萧合”,“笙笛一概不用”领盒饭回家。让葵官唱《惠明下书》,连化妆都省了,只听嗓音和咬字。从观众鸦雀无声听到入迷的现场反应来看,这个创新还是很成功的。



但另一些就没那么好运了,比如语言类节目《凤求鸾》,因为本子不接地气、三观不正被她毙了。不但毙,还封杀:“我们从不许说这些书,丫头们也不懂这些话。”


当然像击鼓传花、烟火秀、打莲花落这些群众喜闻乐见的传统节目,她也会原封保留。特别是元宵节烟火,真是神来之笔。


本来大家意兴阑珊地都说要散了,贾母提议把炮仗抬出来放一放解酒,一下子把气氛推到了最高潮,接着大家意犹未尽又来了一轮狂欢。


在传承的基础上改进,去芜存菁,健康发展。设想贾府里过年,假如没有了贾母,年味至少要损一半儿。有这个老太太在,年才过得热闹有趣又不失格调。只筛选出好节目还不够,绝不能让舞美灯光掉链子。


家里到处张灯结彩,锣鼓喧天,夜晚灯火通明,通宵达旦狂欢。



除夕之夜祭完祖,贾母领着众人去尤氏上房看茶。因为祠堂就设在宁府,大过节的,既然来都来了,尤氏又盛情招待,没有不给人面子不去的道理。


尤氏房内的布置,在视觉上相当有冲击力。她以红色为主打基调,渲染出了喜庆的节日气氛:袭地铺满红毡,炕上铺新猩红毡,设着大红的彩绣云龙捧寿的靠背引枕,当地放着象鼻三足鳅沿鎏金珐琅大火盆,里面燃着红彤彤的火。


所以有时候看春晚,特别容易恍惚,以为舞美是花重金请尤氏穿越过来张罗的。


尤氏还特别钟情于皮草装饰。


黑狐皮的袱子,白狐皮的褥子,请贾母上去坐着。


两边又铺了皮褥子,是贾母一辈的妯娌坐了。


另一边的小炕上是邢夫人等坐了,也是皮褥子伺候。


地下相对十二张雕漆椅,是给姊妹们坐的。绝就绝在这十二张椅子上,也都是一色灰鼠椅搭小褥。


画风挺辣眼睛。红通通的房间里,贾母居中,其他人各就各位,每人屁股下面垫块皮草,炉火旺旺,大家欢聚一堂,共祝愿贾府好。特别是贾母:白狐皮的褥子猩红的毡,上面坐着个老太太。



对这个分会场的布置,贾母本人满意不满意?老人家没明说,只是“与老妯娌闲话了两三句,便命看轿”,分明是一分钟都不想多呆。


尤氏笑着挽留:“已经预备下老太太的晚饭。每年都不肯赏些体面用过晚饭过去,果然我们就不及凤丫头不成?”殷勤客气里带着点抱怨不甘,更是明知省事也要得了便宜卖乖。


凤姐儿搀着贾母,笑着应对:“老祖宗快走,咱们家去吃饭,别理他。”


贾母也笑:“你这里供着祖宗,忙得跟什么似的,哪里搁得住我闹。况且每年我不吃,你们也要送去的。不如还送了去,我吃不了留着明儿再吃,岂不多吃些。”


老祖宗能把场面话说得这么滴水不漏,也算是给足了尤氏面子,大家心知肚明,于是一起哈哈笑。笑声中,贾母坚决地出门,上轿,迤逦而去


所有的老年人都怕三样东西:怕死,怕冷,怕寂寞。


所以只有他们会格外热爱过年,于他们而言,过年是又一次涉险过关的侥幸,更是和这世界拉近距离的契机,让他们可以名正言顺地把孩子们聚拢在身边,可以沾一点他们的温暖和能量,可以巧妙而正大光明对他们说出:我想要你们所有人都陪着我,亲香暖和,相偎相依——


《红楼梦》之美

我暗想 天堂就是图书馆的模样

 @文学 美学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