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别人讲《红楼梦》21-30回-拷贝

农村自强少年2018-11-08 16:36:08

    开篇之前,先听我讲个故事。


“推敲”的故事

    唐朝有一位诗人叫贾岛,某天他骑在一头驴上写诗,写到画面感非常强的一句:

             鸟宿池边树,僧推月下门。

    就是一个宁静的月夜,小鸟在树上睡着了,一个和尚推开门回到庙里。可他又觉得“”这个字是不是重了,月光下鸟都睡了,应该是很安静的氛围,是不是不该用手推,而用手“”更和谐应景呢?但是“敲”又没有“推”读起来那么顺口,所以就一直在嘴里念着推敲,推敲,推敲。

    心里想着事情,就没有好好“开”驴,结果就撞上了迎面走来的仪仗队,里头坐着官老爷韩愈(唐宋八大家之一),放在现代这就是发生剐蹭事故了啊。

    韩愈问,你买的啥车险?。。。

    打岔了,韩愈问,你为啥闯入我的仪仗队呢?贾岛就把自己做的那首诗念给韩愈听,但是其中一句拿不定主意是用“推”还是"敲”好的事说了一遍。韩愈听了,对贾岛说:“我看还是用‘’好,即使是在夜深人静,拜访友人,还敲门代表你是一个有礼貌的人。而且一个‘敲’字,使夜静更深之时,多了几分声响。再说,读起来也响亮些。” 于是诗成:

题李凝幽居

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
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
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
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

    

    这就是推敲的故事,是听蒋勋说红楼梦才知道的,所以大家有空还是可以去听听,一不小心就会听到有趣的内容。下面照例先回顾一下剧情:

第21章 贤袭人娇嗔箴宝玉 俏平儿软语救贾琏

     上半回,对宝玉来说,袭人更像是母亲和姐姐。史湘云进贾府来玩,跟黛玉住一起,宝玉早上起来脸也不洗,牙也不刷就跑到黛玉和史湘云的房间去了。宝玉看到两位姑娘睡在床上,史湘云胳膊漏在外头一大截,并没有新生邪念,只是担心别受了风寒,拉起被子给盖上了。黛玉一看就是睡眠很浅不会打呼的人,所以马上醒过来了,看是宝玉也没有大叫,因为她跟宝玉小时候就睡一张床。于是宝玉就在黛玉房里刷牙洗脸了,而没有用袭人准备好的洗脸水,袭人觉得很受伤。

    下半回,凤姐的女儿巧姐出麻疹,那时候治疗麻疹的方法主要靠祈福,于是凤姐就跟王夫人一起烧香,而凤姐的老公贾琏要搬出去斋戒。结果这贾琏单身生活没过几天就很煎熬,就让手下小厮安排节目来泻火,最后终于跟贾府内有名的一位风流人搞上了。巧姐麻疹出完,贾琏就搬回去住,凤姐的陪嫁丫鬟平儿在收拾贾琏的包裹时,发现里面有女人的头发,正好凤姐进来,平儿替贾琏隐瞒了,贾琏对平儿十分感激,凤姐走后又找平儿求欢,被平儿拒绝,因为怕凤姐吃醋。


    这一回,可以看出:

    1. 袭人对宝玉的爱更像是母亲对孩子的爱;

    2. 宝玉和贾琏比起来,算是纯情的男孩;

    3. 贾琏跟贾瑞差不多,只不过他是爷,可以随便玩;

    4. 贾琏很怕王熙凤;


第22章 听曲文宝玉悟惮机 制灯谜贾政悲谶语

    上半回,贾母给宝钗过15岁生日,请了个戏班子。老人家爱热闹,宝钗,凤姐都循着贾母的喜好点了几个热闹的戏,每个人点的戏都有戏名,唯独黛玉点了一出,作者没说是什么戏,也没说贾母的反应,可以推测黛玉是点了一出自己想看的,而没有刻意讨好众人。

    下半回,时间来到元宵节,那时候元宵的主打娱乐项目是猜灯谜,而不是现在的购物节。贾元春估计是宫廷生活太寂寞,就出灯谜给贾府的姐妹们猜,猜中有赏。同时还要她们各自出灯谜送进宫里给她猜。从猜谜的结果,以及出题的水平,可以给贾府众姐妹的文学实力排个名: 贾环 < 迎春 <元春<探春<=宝玉<宝钗黛玉。贾母看孙儿们玩得开心,就让他们继续出灯谜,然后一家老小在一起吃饭,把贾政也叫上了。一家之主难得参加一次,为了不把大家搞得太严肃,贾政也跟贾母玩灯谜,然后又依次解了众姐妹的灯谜:  元春的爆竹,一闪即逝 

        探春的风筝,断线之后就要远离 

        惜春的佛山海灯,这是要出家 

           作者借着贾政的担忧,暗示着贾府的衰败,众人的结局也提前在此埋下伏笔。


第23章 西厢记妙词通戏语 牡丹亭艳曲警芳心

    上半回,贾府的边缘人物贾芹来求王熙凤安排工作,凤姐便“造“了一个工作:之前元妃省亲找了12个小沙弥和12个小道士做法,如今元妃回去了,就打发到铁槛寺去供养起来,这事本来贾琏答应给另外一位旁戚贾芸的,结果凤姐“把吃饭的筷子一放,脖子一梗”,这事便交与贾芹了。贾芹承包了这个项目,到他们贾府的银行拿了凤姐拨给他的款项,当下打赏了银行前台员工一块银子,可见油水之丰厚,项目贪腐从古至今啊!

    下半回,贾元春担心省亲别墅(大观园)没人敢进去住,毕竟皇上的女人住过的地方,不圈成景区收门票就不错了。于是就下谕令让贾府众姐妹搬进去,然后又特别照顾宝玉这个弟弟,让他也搬进去。宝玉进去作了春夏秋冬四首诗,其实就是暗示时间不断流逝,而不是像拍电影那样,直接写着一年后。搬家的新鲜劲一过也就无聊了,底下的小厮铭烟很会察言观色,就去买了一堆当年的黄书,禁书回来。这个。。。每个人都有过的经历,那种心情不必说,都能体会。


第24章 醉金刚轻财尚义 侠痴女儿遗帕惹相思

    这一回的主角是贾芸,草字辈的要叫宝玉叔叔。上一回他求贾琏分配工作被王熙凤横插一刀,分给了贾芹,这次他打算用点手段,就是去找他亲舅舅卜世仁开的药房赊几两名贵药材,用来孝敬王熙凤,好谋份差事。

    结果这位舅舅不仅拒绝,还嘲讽了一波,临了算是想起了贾芸是他外甥,要留他吃个晚饭,这时候舅妈出来补刀说家里没米了。难怪这位舅舅叫卜世仁(谐音“不是人”)。。。作者的黑色幽默。

    贾芸回家路上碰到一位放高利贷的邻居,估计也是古惑仔看多了,非常仗义,听了舅舅欺负外甥的故事拔刀相助,直接借钱给贾芸,还不收利息。

    后面的故事就是贾芸行贿成功,王熙凤把到大观园里种树的活包给贾芸了,贾芸拿到了项目拨款200两。

    同时还在发生的就是贾芸的感情线,贾芸去谋职的过程中碰到了宝玉,这宝玉也是公子哥脾气,说你明天来我书房,我跟你聊聊天,说完就跟放屁一样,忘了。这贾芸也是耿直的boy,空了就来书房等着,好在也没白等,跟宝玉的一个丫头小红互相对上眼了。

    你说曹雪芹这么有才,怎么可能给丫头起名叫小红?我们小学的数学应用题才会给人起名叫小红。。。果不其然,后面有交代,小红原名叫红玉,因为已经有宝玉了,就要避讳,就改成小红了。(就好比我们现在一般尊称祖国的领袖为刁总一样)

    这小红跟贾芸也算一类人,不甘心一辈子当边缘人物,想改变自己的命运,于是就找借口把宝玉身边的贴身丫鬟支走,然后趁机接近宝玉,不是色诱。。。就是给宝玉倒个茶,可惜还是被回来的碧痕,秋纹发现了,被骂下流东西,这丫鬟也有政治。

    总之,这一会主要讲的是两位贾府的小人物想要通过自身的努力尽量改变自己命运的一段故事,一个获得了暂时的成功了,另一个虽然失败了,但是收获了一个暗恋对象。


第25章 魇魔法叔嫂逢五鬼 红楼梦通灵遇双真

    上一回讲完接受自己命运并积极做出改变的贾芸和小红之后,这一回讲的是不接受自己的命运,而且是我不好你们也别想好的一对母子,即:贾环和赵姨娘。

    先说这个贾环,王夫人某天拿得心情好,把贾环这个小三生的当自己儿子看一回,让他在炕上抄佛经,这贾环就觉得自己得了宠,写几个破字一会要这个人磨墨,一会要那个人添灯,丫鬟们好不讨厌。一会宝玉回来了,滚在王夫人怀里,被百般宠溺,贾环看了心里是嫉妒到了极点,平时就在暗地里使坏,这回刚好王夫人让宝玉躺在旁边睡觉,难得的好机会,就假装不小心推倒了油灯,打算烫瞎宝玉的双眼。好在宝玉没瞎,只是烫了脸,贾环被王夫人骂作上不了台面的野种,顺带着把赵姨娘也叫进来骂了一顿。

    接着说这赵姨娘,宝玉被烫之后,刚好有一位大仙马道婆进了贾府,帮宝玉做法去除脸上的烫伤,之后又在贾母面前一通忽悠,就得到了香火钱,名义是帮宝玉避开那些使坏的小鬼。马道婆在贾府挨家挨户逛了一圈估计也是收了不少钱,最后来到赵姨娘这,赵姨娘说她痛恨宝玉和王熙凤,尤其是王熙凤。马道婆故意透露她有暗地整人的法子,然后又一口一个阿尼陀佛说罪过,不能说这些,其实就是还没得听到赵姨娘的报价,引得这赵姨娘把家当全给了出去,还签个 500两银子的欠条,事成之后贾环就成了独子,她赵姨娘自然上位,然后付清尾款,可见这恨意有多可怕。

    这马道婆果然有两下子,回去没多久,凤姐和宝玉就发病了,直接操起刀来见鸡杀鸡,见狗杀狗。医生,道士,和尚全试了一遍都没效果,3天之后几乎就要咽气,身边的至亲就是哭,贴身丫头也是哭,当然贾母也哭,贾政,贾赦担心老祖宗哭得太伤心把命搭上了,也是心急如焚。总之,贾府大乱。

    本来要全剧终的剧情了,好在这青埂峰下的跛足道人和赖头和尚强行过来给宝玉和凤姐续命,让这部小说不至于到25回就结束了,所以我们继续看26回。


第26章 蜂腰桥设言传心事 潇湘馆春困发幽情

    这一回前半部分的主角还是那对上进的男女贾芸和小红。

    贾芸从凤姐那谋到了工作,在大观园里种树,然后宝玉终于想起来之前叫过贾芸到他书房去,贾芸在进去的路上跟小红偶遇了,两人就互相对了一眼,这恋情基本上就是坐实了,效率之高让人惊奇,我们现在要熬多少个夜晚,发多少条微信,回多少个朋友圈!

    其实也不是偶遇,是听宝玉的奶妈李婆婆说,宝玉叫贾芸进去聊天,小红故意在桥上等的,小红还是蛮有心机的。

    所以两人才配啊!不仅是因为贾芸用手段谋职,贾芸见完宝玉之后,跟宝玉身边的小丫头打听小红的消息,得知小红丢了一个手帕,而他之前确实捡到一个手帕,知道原来是小红丢的,没有直接还,而是把自己的手帕给了小丫头,让她拿去给小红,这样也算交换信物了,真是厉害!

    不过转念一想,有可能这个手帕就是小红故意丢下让贾芸捡到的,然后冲谁都说自己丢了一个手帕,才能传到贾芸耳里,我已经无法评价二人到底谁更有心机了,但我能肯定,肯定都没有曹雪芹有心机。


    下半部分的主角就是宝玉,黛玉和薛蟠。

    宝玉见完贾芸觉得无聊,就开始瞎逛,逛着逛着就到了潇湘馆,无意间听到黛玉在念一句西厢记的台词,这西厢记在当时也算禁书,宝玉就进去同样用书中的句子调戏黛玉,黛玉就生气了,不要问为什么生气,人设就是这样,我生气了!然后哭。

    宝玉正要安慰,就被人叫说老爷找他,宝玉对他爹有一种老鼠怕猫的感觉,立马掉头就走,内心忐忑不安。结果出来发现是薛蟠为了让他出来吃酒,故意骗他的。宝玉也要生气了,薛蟠说下回你也骗我吧,就说我爹要找我出去就行了,这薛蟠的爹前面已经交代过死了,也就是死的早才能有薛蟠这性格。

    宝玉吃完酒回去,宝钗又过来找他玩,黛玉因为担心宝玉被他爹揍,也过来找他,刚好看见宝钗进去了,然后自己过去敲门的时候,晴雯觉得这么晚了,拒绝给阿猫阿狗开门。黛玉说是我!估计黛玉声音太轻,要么是晴雯耳朵不好使,总之,晴雯不知道是黛玉,就回:管你是谁,二爷吩咐了,谁都不让进。这时候又传来了宝钗和宝玉的笑声。。。

    黛玉就觉得宝玉生气不理她了,然后又被宝玉的丫头欺负,联想到自己寄人篱下,总之就是委屈,所以要哭。

    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书中宝玉和黛玉第一次发生矛盾,那宝玉会如何处理呢?看27回咯。


第27章 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

    上半回的主角是宝钗和小红。

    小红的镜头很多啊!

    芒种节到了,那个时代芒种要送花神,姑娘们早早地起来活动了,黛玉因为之前跟宝玉闹矛盾,心情不好没出来玩,宝钗就打算去叫她,看到宝玉进了潇湘馆,心想现在进去又会被黛玉嫌弃,就转头扑蝴蝶去了。 扑个蝴蝶香汗淋漓,娇喘细细,可以推断宝钗是比较丰满的,而且回目上用杨妃来比喻也印证了这一点。 扑蝴蝶总是会不经意地走到某个地方,然后宝钗就不小心听到了亭子里两个丫头的谈话。说话的正是小红和那个帮贾芸还手帕的小丫头坠儿,小红又掏出一个手帕来托坠儿还给贾芸作为谢礼。然后她两意识到这话不能被别人偷听到,因为在当时的舆论环境,丫头和公子哥谈恋爱用宝钗的话说叫“奸淫狗盗之人”,后果很严重。正要拉开帘子看外头有没有人,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宝钗想出了一个金蝉脱壳之法,说黛玉跟她在玩捉迷藏,刚看到黛玉蹲在这,过来找她,一转眼不见了,还问小红她们有没有看到黛玉,一下子就从凶手变成目击证人了。。。这女人好厉害!

    小红和坠儿成功被宝钗的演技所欺骗,以为是黛玉偷听了去,然而也无可奈何。接着小红就被凤姐叫去做事了,小红果然不是盖的,顺利完成凤姐交代的任务还通过了凤姐的录用测试,凤姐决定从宝玉房里挖走这个丫头,从此小红攀上了高枝,走上人生巅峰。因为在宝玉房里她只能做打水,烧茶,喂鸟的活,都没法靠近宝玉。 不过好像关于小红的故事到此就结束了,后面一直到80回都没有再出现过这个人物,而且高鹗补写的后40回也没有小红的出场,估计是忘了这个人物了,曹雪芹花了这么多笔墨写的人物竟然没有结局,有点可惜。


    下半回,主角是探春和黛玉。黛玉生宝玉气,不理宝玉,只是出来和宝钗,探春聊天。宝玉又凑过来,探春有事求宝玉就拉着他出去单聊了一会,她想让宝玉下次出门的时候帮她买一些精致的手工艺品回来,然后亲手再做双鞋子报答宝玉。 探春之前就这么操作过,结果引得赵姨娘很不满,探春是赵姨娘和贾政所生,还有个亲弟弟,就是贾环。这赵姨娘之前看到探春给宝玉做鞋子,就说你为什么不给贾环做?看到探春把零花钱给宝玉出去买东西,就说钱都攒着给宝玉花,为什么不给贾环花?探春表示,我只认老爷和王夫人做爹娘。 

    从这段故事我们可以看出,第一,那个年代的小姐很难出一趟门。第二,老爷和其他妾所生的孩子都叫原配夫人作妈,妾所生的小姐和公子,身份比她们的亲生母亲要来的高贵。 

    回来说黛玉,黛玉趁宝玉跟探春单独聊天,她就单独走开了,一方面是为了避开宝玉,另一方面是去葬花,同时进行文学创作,一边哭一遍唱了一首著名的《葬花词》。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我能联想到的可以匹敌的就只有,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了。


第28章 蒋玉菡情赠茜香罗 薛宝钗羞笼红麝串

    这一回有两个故事线,先说第一个,就是黛玉,宝玉,宝钗这三个人的小故事,好像也是书中第一次把三个人串起来讲了。 

    上一回末尾,黛玉边哭边葬花,一首葬花词把宝玉给听哭了。宝玉主动找黛玉解释误会,二人就和好了。 

    和好之后,宝玉就开始浪,在王夫人面前眉飞色舞,大家聊到一个神奇的药方,王夫人不信,说宝玉在撒谎,宝玉说薛潘就用这个药方配过药,不信可以问薛宝钗。宝钗估计是不想当众支持宝玉证明王夫人是错的,就表示不知道,搞得宝玉好没面子,而林黛玉就在一旁扮鬼脸羞他。 刚好凤姐听见了,进来证实了宝玉的说法。宝玉直呼:阿弥陀佛,屋子里有个大太阳!然后就跟王夫人打报告说林黛玉刚才在取笑他。黛玉反驳,明明是宝钗不帮他作证,反而怪起她来了。宝玉解释道,宝钗之前也不是很清楚薛潘的事,更何况现在大家都搬进大观园了,不住在一块了,不知道也是正常的。于是,黛玉又生气了。。。 还没等宝玉哄好,宝玉就被叫出去吃酒了,这个是另一条故事线,待会再说。 宝玉吃酒回来之后,得知端午节要到了,元妃赏了不少东西给他们,还叫了唱戏的让他们家人端午节那几天过去听戏。 宝玉就关心每个人得到的礼物是什么,当他得知元春给宝钗和他的一样多,而黛玉的要少一点的时候,就担心黛玉又会有情绪,于是让丫头把自己那一份都给黛玉,让她挑。而黛玉肯定是啥都不要,理由是:我是草木之人,不像你们这些身上有金啊,玉啊的之类的,无福消受这些礼物。这里说的是黛玉一直有的一个心结,宝钗身上有金锁,宝玉身上有通灵宝玉,所以黛玉一直很介意“金玉良缘”这个说法。而宝钗也知道这个事情,所以平时也故意躲着宝玉,怕人家说金玉良缘,结果这次元妃赏她和宝玉的东西又是一样的,这下更说不清了。 

    其实从这段可以看出,元春应该是更希望宝玉和宝钗结亲,薛家是皇商,有钱!门当户对,而黛玉其实算是宝玉姑姑的女儿,如今父母双亡,寄人篱下,娶黛玉对贾家并没有太大的帮助。

    

    第二个故事线比较有趣,宝玉,冯紫英,薛潘,三位贵公子和当红戏子蒋玉涵,名妓云儿一起吃酒作乐。 这一段能看出薛潘的形象,属于阔公子,但人不坏,又有点粗俗,直来直去也是可爱,具体参考这一回里他的行酒令,让人对他恨不起来。

    这一段还有一个重点,就是蒋玉涵的出场,作为后面故事的一个伏笔。蒋玉涵在行酒令的时候,说了一句“花气袭人知昼暖”,这里头提到了袭人,那时候当众提别人家里人的名字是没有礼貌的,蒋玉涵并不知情,薛潘把它揭穿了。蒋玉涵出来单独找宝玉赔礼,而宝玉也向他打听一位唱戏的明星,结果发现蒋玉涵就是明星卸妆后的本人,宝玉高兴极了(唱戏的画个脸谱是认不出来的)。两人互换礼物(那时候好像初次见面都要相互赠礼),蒋玉涵给了宝玉他的腰带,这个腰带是北静王才赐给他的,没了皮带裤子要掉,所以宝玉就把他的腰带给蒋玉涵。这腰带是袭人的,回家后袭人发现宝玉的腰带换了就生气了,因为自己送宝玉的被东西被他随便送人了。宝玉就把蒋玉涵这一条又送给袭人了,所以到这里我们就可以猜测这埋下的到底是啥伏笔了,据说要很后面才会揭晓,接着看下去吧。


第29章 享福人福深还祷福 痴情女情重愈斟情

    上半回回目:享福人福深还祷福,说的是有一帮人好有福气了,还祈祷自己更有福。其实就是有钱人还嫌自己钱不够。

    上一回说到要端午节了,元妃安排了五月初一开始在一座寺庙搭戏台,王熙凤要去玩,拉着众姐妹一起去,贾母一听也要去,于是作为儿媳妇的王夫人也得跟着去,王夫人大赦天下,让丫环们也都跟着去,连探春这种小姐都得托宝玉出去买玩具,可以推测丫环们几乎是出不了贾府的,所以个个兴高采烈。 凤姐则是在几天前就命令打扫庙里的房间,挂上帷幕,把闲杂人等都赶走,看戏要清场,贵族家的小姐是不能随便让人看到的。 到了寺庙,有个小和尚在剪灯芯,突然人都到了,没反应过来想赶紧跑出去,没想到正好撞到了王熙凤,凤姐一巴掌把他扇倒在地,骂他是野牛肏的,(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狗日的!)小和尚爬起来想继续逃走,就被小厮婆婆们拿下了,个个喊打。 贾母听见动静,让大家不要为难小和尚,人家父母也很担心自己的小朋友的,赏了几百钱就放了。 贾府的人过来祈福,结果依旧欺负弱小,也就贾母慈悲,让贾府还能继续享福,否则整个贾府估计早垮了。

    接着张道士就出场了,他应该是这个庙的董事长,以前是作为贾母老公的替身在庙里祈福的,所以进来一通寒暄。还特意关心宝玉,说宝玉要不要相亲啦?他有姑娘可以介绍,还说宝玉长得越来越像他爷爷了,边说边流下两行泪,搞得贾母也是老泪纵横,很会打感情牌。张道士平日在手下面前吹虚他跟贾府的关系有多好,想借宝玉的那块玉给小道士们瞧瞧。贾母说让宝玉跟着出去不就行了,张道士说外面天气太热,别晒着宝玉,而且外面那些粗人身上臭,宝玉出去会被熏着。。。 这还没完,带着玉出去一会,回来带着好多道士们做法的法器相赠,贾母说不收,张道士使不得!不收证明我太low,送礼你们都不要。宝玉提议,我收了发给外面那些穷人,张道士又说使不得!外面都是乞丐,糟蹋了这些东西。。。 总之,就是一个势利眼,看不起又穷又臭的老百姓,也无慈悲之心,这样的道士住的庙还求个啥福呀。


    下半回回目:痴情女情重愈斟情,说这林黛玉跟宝玉之间明明情已经很深,却依旧要不断地试探对方,就好像你女朋友每天都要问一遍:你爱不爱我?

    前面说到张道士送了一堆手下的法器给宝玉,宝玉就看中了一个金麒麟,因为史湘云也有一个,他想拿了给史湘云。黛玉有点介意,因为金玉良缘这个梗她一直无法释怀,无论是宝钗的金锁还是湘云的金麒麟,再加上张道士说要给宝玉相亲,总之黛玉心里很不是滋味。而宝玉也因为张道士当着大家的面说要给他相亲,他觉得黛玉肯定要生气了,所以他也气,气的是张道士。

    第二天他就去找黛玉了,结果两人吵架了,宝玉觉得自己根本没拿金玉良缘当回事,而且也不喜欢别的姑娘,黛玉应该懂他的心,不该再怀疑他。而黛玉觉得如果他真不把金玉良缘当回事,就应该无视她的质疑,而不是每次她一提到就心虚的样子,要靠发毒誓来证明自己。这应该是他们第二次发生矛盾。

    总之,初恋但又还没有正式确认关系的年轻人就是这样,不可理喻!虽然我们以前也这样。。。


第30章 宝钗借扇机带双敲 龄官划蔷痴及局外

    上半回,宝玉终究还是喜欢黛玉,所以就跑过来跟黛玉赔不是,要和好,说什么你死了我就去当和尚。(这估计是高鹗补的40回里宝玉结局的一个依据。) 正好凤姐来了,因为贾母不放心他们两人吵架,就让凤姐来劝劝,带他们一起过去吃饭。凤姐说这小年轻们三天吵两天和的,有啥好劝的,自然会好的,果然应了她的话。 

    到了贾母那,宝钗也在,宝玉就跟宝钗抱歉说自己这几天身体不太好,所以她大哥薛潘的生日就没去参加。宝钗知道宝玉是因为跟黛玉吵架没去给薛潘庆生,还当面称病,都是套路。宝玉问说薛潘的生日不是有戏看吗,你为啥不在外面看戏?宝钗回答:我怕热,所以少不得说自己身体不太好,躲进来了。这就是拿宝玉的话来刺宝玉。 宝玉也是调皮,就说:难怪别人把你比作杨妃,原来这么怕热。 宝钗听了大怒,又不好发作,刚好有个没看上集剧情的丫头跑进来找宝钗要扇子,被宝钗一通喷,也是可怜。。。 宝玉知道自己说得过分了,就转头跟别人搭讪了。 

    这里有几个细节,第一,从之前宝钗扑蝶以及别人把她比作杨妃,可以看出宝钗应该比较丰满,嗯,我们都很喜欢。第二,为什么比作杨妃宝钗会大怒?应该不仅仅是说宝钗胖就让她大怒,宝钗之所以来京城,是为了选妃,应该是没选上,所以听到这个才会大怒,虽然书里没写,但这个推测应该靠谱。

    黛玉看到宝玉奚落宝钗,心里还蛮高兴,本想参与话题,结果看宝钗训了丫头,就话风一转问到:宝姐姐看了两出什么戏?宝钗看黛玉面有得色,就说我看了一出:李逵骂了宋江,后来又赔不是。宝玉又过来凑热闹,说姐姐你博古通今,怎么不知道这出戏叫《负荆请罪》,还说了那么多。宝钗答道,对,就你们博古通今才知道这叫负荆请罪,我不知道什么叫负荆请罪。 这说的是宝玉早上去找黛玉道歉,说得二人又是一通脸红。 所以上半回的回目叫,宝钗借扇机带双敲

    

    下半回,中午吃过饭之后,大家都去午休了。宝玉信步来到王夫人的房间里,看到其他丫头都在打瞌睡,王夫人也躺着睡觉,旁边的金钏也也是眯着眼在帮王夫人捶腿。下面这一段描述我觉得很有画面感:

    宝玉用手碰了一下金钏的耳环(这个动作感觉很挑逗啊),金钏睁开眼睛看见是宝玉就睁开眼摆摆手让他出去玩,然后又闭上眼。宝玉则从兜里掏出个槟榔。。。还是啥的,送到金钏嘴边,金钏眼睛也不睁开,就用嘴擒住。宝玉说:明天我跟我妈说让你来我那边伺候我吧,或者等会夫人醒了就说。金钏让他不要急,金钗掉在井里也不会丢了,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你去东院逮贾环和彩云吧(他两在行不可告人之事)。

    这时候王夫人突然爬起来,给了金钏一耳光,骂道:下作的小娼妇,爷们都是这样让你们带坏的!宝玉一溜烟跑了,看来也是不负责人的小男孩啊。王夫人很生气,让金钏的母亲进来把她带走,不要她了,这个直接导致了金钏后面死掉了,至于为啥,到时候再说。宝玉溜回了大观园,看到有个小姑娘在地上写字,他就停在那偷窥,那姑娘应该是元妃省亲的时候买回来的戏子,长得有点像黛玉,把宝玉给看痴了。然后也在那跟着画字,发现姑娘写的是一个"蔷"字,应该就是暗恋贾蔷啦。这时候下雨了,宝玉叫说姑娘,你别画了,下雨淋湿了不好。那姑娘回头问他,你那有挡雨的吗?宝玉这才发现自己也在淋雨。。。 所以下半回的回目叫痴及局外人

    宝玉跑回怡红院,敲门了好久门没人过来开。原来是袭人几个丫头把门关起来蓄水玩,雨又大玩得又开心,所以过了好久才听到。袭人过去开门,宝玉淋了好久的雨,正在气头上,一开门就踹了一脚,结果发现踹到了袭人,半夜里袭人还疼吐血了,真心让人心疼。


    21-30回的剧情大抵如此,原本3月份已经在武汉出差的时候写完了,奈何一直没空整理,懈怠了,后面更新得勤一些吧,干巴爹!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