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小外孙女谈《红楼梦》

种菜的2020-03-29 16:33:33

       我二哥的外孙女濛濛9岁零10个月大,今年(指本文写作的2013年——作者注)秋天刚开始读小学五年级。以前,我给她买了套少儿版的《红楼梦》,她读完了。星期天,她跟着爸爸来我家吃午饭,进门就说:“姥爷,我要跟你讨论一下《红楼梦》。”哈,好大的口气!听起来完全不像一个9岁多的小姑娘的口吻。这话当然让我高兴,年近知命,尚未遇到这么小的一个读者来和我讨论《红楼梦》。我便打开手机的录音程序,边说边录边转发给我女儿。以下是我和小濛濛的对话。

 濛濛:我觉得贾宝玉的心理很女人化。

我:贾宝玉虽然不怎么正经读书,自己也没有什么为官做宰、建功立业的追求,但他有个特别的优点,就是对女孩子特别好,非常尊重女孩子。在中国的古典作品中,从来没有一部书像《红楼梦》那样,给女孩子这么高的地位。贾宝玉是这样做的第一个主人公,他的价值也在这里。

濛濛: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结局也挺悲惨的,特别是林黛玉,动不动就哭,动不动就哭!

我:这也有个原因,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前身分别是赤瑕宫的神瑛侍者和西方灵河岸边三生石畔的一棵绛珠仙草。神瑛侍者一直用甘露来浇灌这棵仙草,这棵仙草为了报答他,就托生为黛玉,幻化成人后用眼泪来还他,所以黛玉特别爱哭。这是“还泪说”的由来。

濛濛:贾府里的丫环们好像都不愿意离开大观园。

我:对,因为离开了,她们的生活就成问题了。你看晴雯离开后,吃不上喝不上的,最后病死了。王夫人的丫环金钏儿被撵出去后,竟投井死了。我原来写过一篇《做惯了奴才的丫头们》,你可以看看。

濛濛:贾宝玉和林黛玉是从小一块玩起来的,别的女孩儿像薛宝钗和史湘云是后来的,但宝钗比黛玉好很多。她家里有土地有买卖,她家哪怕以后不再风光,也可以一代代往下传,但贾家就像一个池子里的水,光流出来,没有添进去的,很快就流干了,就会走下坡路了。

我:说得很好,看书很用心。《红楼梦》里有条主线,就是贾家的没落。书一开始,写的就是贾家的入不敷出,这条主线贯穿全书。薛家是皇商,有自己的铺子,也有庄子。

濛濛:紫鹃是黛玉的丫头吧?

我:对,这是她到贾家后,贾母给她的丫环。黛玉还有一个从扬州带来的贴身丫环,叫雪雁,雪雁是从小就跟着黛玉的。

濛濛:书中说,“宝钗生得肌肤莹润,举止娴雅,近来听说皇帝要挑选贵族家的女孩子作为公主的伴读……”但整部书没再提宝钗待选的事,这是为什么?

我:你读得太用心了,能发现这个问题很了不起!确实是这样,宝钗进京的初衷就是待选公主郡主入学陪侍、才人赞善之职,但全书只是在开头说了一下她进京的因由,以后再没提这事。我想这可能与曹雪芹对整部书的构思有关,他最初的想法与设计,并不一定都会在后面实现。这部书很大,可能有些细节作者照顾不过来,或者写到最后就忘了。比如,宝玉的小厮,刚开始时叫茗烟,可到后来就写成焙茗了,再往后,又写成了茗烟。《红楼梦》是经过曹雪芹“披阅十载,增删五次”改定的,他对整部书的调整比较大,有些情节就可能调整得衔接不起来了。这样的问题在《红楼梦》中还有很多,你可以看看我写的一篇文章叫《红楼之惑》,我提到了这个问题。

濛濛:贾宝玉为什么喜欢北静王?

我:北静王对贾家很好。更主要的是北静王长得也好,贾宝玉比较喜欢长得好的男子,尤其是长得有点女子味的男子,像蒋玉菡,还有秦钟,宝玉都喜欢。

濛濛:贾宝玉好像不喜欢他父亲做官的朋友。

我:对。贾宝玉不喜欢走仕途,所以也不喜欢做官的人。薛宝钗老叫宝玉追求仕途经济,所以他不喜欢宝钗,但黛玉从来没叫他追求这个,所以他喜欢黛玉。黛玉身上有诗人气质,诗人性情,诗人往往更关注自己精神世界的丰富,不把世俗的名和利放在心上,所以也不去追求名利。在这点上,宝玉与她相投,所以他俩的关系更好。

濛濛:探春不喜欢她妈赵姨娘。

我:对,探春是庶出,就是说不是她爸的正妻生的,是他的妾生的,所以探春内心里对自己的出身感觉很自卑。为了掩饰这种出身,她也不把赵姨娘当成母亲,只认王夫人为母亲,从这一点来说,探春做得不好。但探春是一个很有本事的女孩子。

濛濛:抄检大观园时,为什么探春冷笑着说“我的丫环们都是贼,我是第一个窝主”?

我:《红楼梦》的这一段写得特别好,写出了每个人对抄检大观园不同的反应。《红楼梦》的魅力也在这里:每个人物的个性都写得不同,而且,曹雪芹有个本事:通过写人物的语言,三笔两笔就能把一个人物的个性勾画出来。探春这么说,说明她是个敢做敢为的人,什么都不怕,所以护着自己的丫环;迎春就逆来顺受,不管她的丫环。那时惜春还小,只知道害怕。

濛濛:惜春的笔墨并不多。

我:对。

濛濛:贾府为什么被抄?

我:主要原因应该跟贾家得罪了忠顺王府有关。贾家跟忠顺王府不来往,好像有矛盾。另外,贾家还牵涉了一些命案。

濛濛:那贾雨村跟贾家是啥关系啊?

我:是同宗,就是都姓贾,没有别的关系。他是林黛玉的老师,黛玉的爸爸林如海把他介绍给了贾家,进京谋了个差事。但这个人人品不好,后来贾家被抄,就是他在背后踹了一脚,恩将仇报了。

濛濛:史家写的是不是史湘云的家?

我:是,但史家写得不太多,主要是写史湘云,还有史老太太,即贾母。

濛濛:贾琏的父亲是……

我:贾赦。

濛濛:王熙凤和王夫人是啥关系?

我:她是王夫人的内侄女,都算是王家的。

濛濛:“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请来金陵王”,金陵王是不是指的王夫人的家啊?她家怎么在金陵呢?

我:是王家。你读《红楼梦》,会发现这样一个问题:书中的地点写得不明确。你感觉一会儿写的是北京,一会儿写的是南京。刘老老进大观园的时候,又说“这满长安城中”如何如何,又把地点说成长安了。长安是唐代的首都。这样写,跟曹雪芹处的时代背景有关。因为清代大兴文字狱,要是文人说错点什么,动不动就被杀头了,所以文人在写作上都特别小心。因此,曹雪芹也故意模糊了《红楼梦》故事发生的背景,就像书的开头说的,朝代纪年都失落无考了,这可能是曹雪芹为了避祸多了一个心眼儿。《红楼梦》原来叫《石头记》,但开始时大家都不知道这书的作者是谁,直到1921年,中国的著名学者胡适才考证出了作者是曹雪芹。在古代,写小说的人一般都不大在意在书上署名,有的是署个笔名。就是到了今天,像《水浒传》啊《西游记》啊这样的书,学者们还在讨论真正的作者到底是谁。

濛濛:元妃省亲时,贾政为什么要隔着帘子给元春磕头啊?

我:那是行国礼。虽然元春是回自己娘家,但她代表着皇帝,这样说来贾政就是臣子,所以他要给元春磕头,贾母给元春磕头也这个原因。隔着帘子是出于礼仪吧,过去注重男女有别,你看电视剧里的慈禧,跟大臣们说话时也是隔着帘子。

濛濛:宝玉和黛玉那时多大啊?

我:黛玉进京时大约6岁,宝玉7岁,宝钗13岁。

濛濛:那么小就谈恋爱?

我:可能跟那时的人结婚早有关系吧。你看莎氏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朱丽叶的父母不许她恋爱的时候,她就辩驳说:“我都14岁了!”可能那时人的寿命短,结婚恋爱都早吧。曹雪芹这样写,也是为了写出宝玉黛玉从小就聪明。两个小孩互相比较喜欢,也算不上谈恋爱吧。

濛濛:妙玉是个尼姑吧?

我:对,她是带发修行,是贾府为了迎接元春省亲采买女孩子时买来的。她也是写得挺有意思的,原来说她进京是为了看贝叶经文,但整部书却没再提她看贝叶经的事。

濛濛:为什么别人去栊翠庵跟妙玉要不来红梅,宝玉一要她就给他呢?她见了宝玉为什么脸红?

我:这是因为她看重宝玉,认为宝玉心地很纯洁,跟她心有所通。她虽然入了空门,但还有一点儿凡心,暗地里有点喜欢宝玉,所以见了宝玉脸红。

濛濛:她后来叫强盗抢走玷污了,很可怜。黛玉一直觉得她该嫁给宝玉,这就是她的心病。

我:很对,所以她看到宝玉对别的女孩子好,就吃醋。

濛濛:英莲就是香菱吧?她是怎么死的?

我:对。她是难产死的。这是后来的续书人给香菱安排的结局。书的最后说,她爸爸甄士隐出家后,说还有一件俗缘未了,去接引接引,就是指的接引死后的香菱。《红楼梦》是一部大书,是中国古代写得最好的小说,你会越读越受益。研究《红楼梦》的学问叫“红学”,研究曹雪芹家世的学问叫“曹学”。曹雪芹只写了《红楼梦》的前80回,后40回是别人续的。续作有些故事写得跟曹雪芹最初的构思不一样。比如,有人看到过曹雪芹的原稿,写的宝玉是最后沦落为更夫,但续书写的是宝玉最后出家了。《红楼梦》有很多个抄本,各个抄本的文字是不一样的,比如《葬花词》的第一句,有的是写成“花谢花飞花满天”,有的写成“花谢花飞飞满天”。读到这些不同时,不要觉得是哪个本子错了,是版本不同。

濛濛:要是谁能发现曹雪芹的原稿就好了。

我:我也一直这么盼着呢。

 我女儿听了我和小濛濛的聊天录音后发来一句感叹:“我的个神啊!”

濛濛看了就给我女儿发微信:小姨,你小时候怎么不读《红楼梦》啊?

女儿:我觉得你的问题提得好多啊,你现在是个《红楼梦》达人哎。

女儿简直是答非所问,但濛濛似乎也不关注问题的答案。

濛濛:今天我跟姥爷讨论得非常棒。我虽然不能说是达人吧,但我推荐你也读一读《红楼梦》,你肯定会受益的。守着你老爸这样更好的《红楼梦》达人你也不读,你太浪费资源了!

 讨论完后,我送给了小外甥女两套《红楼梦》:一套是岳麓出版社的,一套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前者的好处是书后附了一张描绘书中人物关系的简图,她可以很容易看出书中的人物关系;后者附有注释,不明白的地方可以看看注释。她如获至宝,举起书来跟她爸爸炫耀:“看看,我赚大了吧?”

我告诉她,以后可以看看1987年版的电视连续剧《红楼梦》,第一次拍的这个连续剧比较忠于原著,演员演得好,主题歌儿的音乐也配得好。第二次拍的不行。她听了马上逼她爸爸给她妈妈打电话,说:“姥爷都让我看连续剧《红楼梦》了,你赶紧跟我妈说!”原来,她妈妈一直不让她看电视,直到她爸爸答应回家一定告诉妈妈姥爷说的话,她才放下心来。

 原来,我一直想带女儿读《红楼梦》的,可她一直提不起兴趣。留学日本时,我硬逼她带走《红楼梦》上部,结果,她没读完就送给了一位日本同学。女儿一直没能喜欢上《红楼梦》,我感到遗憾。

看来,这个小外孙女倒是个可造之材。以后,我想等她读上几遍原著后,再带她读脂评本《红楼梦》,然后引导她领略中国古典文学的美。——等到她上中学时吧。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