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牵出的一点小感:灰姑娘的故事为什么只能讲到“进宫”为止?

识局2020-03-25 15:44:27


文/张洛鸣

(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东华帝君下凡“历劫”,居然是做皇帝;元贞下凡“历劫”,居然是做未来的皇帝。这样的“劫”,给我也来一个可好?

——题记


据说爱情不要求门当户对。于是一等舱的露丝轻而易举地爱上了三等舱的杰克,安妮公主不到24小时就对落魄记者乔·布雷德利芳心暗许。那么,如果泰坦尼克号安全抵达纽约,富家女和穷小子能终成眷属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罗马假日结束后,公主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记者则甘弃成名良机,默默地献上祝福。

 

为什么他们不能在一起呢?我们可以找到一万种解释,但从本质上讲,原因只有一个:他们之间隔着一个叫“阶层”的东西。爱情固然可以超越阶层,婚姻却不行。

 

人们往往认为,强调婚姻的门当户对是一种“势利”,我不否认这种说法。但门当户对有时也意味着“对等”——男女双方相似的出身和经历,可以为他们带来共同的兴趣爱好、生活习惯和价值取向,而这些,是让一段感情持久稳定的基础。所以我们经常看到,“贫家女”会感慨“一入侯门深似海”,“富家女”却在“海”里游刃有余;这并不是因为她们更聪明,只是她们更适应这种环境。

 

无形的东西最难改变。千万不要以为,“阶层”就是“有权”和“没权”、“有钱”和“没钱”的差别,那只是最肤浅的物质层面——当灰姑娘嫁入王宫,她马上可以拥有这两样东西。但是,过去的生活不像书页那样容易被揭过,她的视野、见识、情趣、习惯,还有价值观念和思维模式,都会留着往昔落魄时的影子。

 

王子当然不在意这些。可他的母后能不在意吗?他的亲族能不在意吗?他的僚属能不在意吗?你可以理直气壮地说,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然而现实是,只要他们觉得有关系,就有关系。

 

所以,灰姑娘的故事只能讲到“进宫”为止:辛德瑞拉虽然知书达礼,但要想胜任儿媳、主母、王后等多重角色,她必须更加彻底地改变自己,以适应那个陌生又高傲的上层圈子——这种痛苦,不会比受困于继母时更好受。然而更痛苦的是,她会发现有些东西根本改变不了,就像穿上水晶鞋,脚还是原先的形状一样。

 

这可能是灰姑娘的最大困境:她最多只能通过努力成为王后,却不能通过努力成为公主。太多东西是个人奋斗改变不了的。

 

这当然有点悲哀。作者和编剧拥有天马行空、纵情想象的权力,什么南瓜做的马车、活十四万年的狐狸,都可以随便写,唯独“阶层”这个坎,没人绕得过去。于是五阿哥最终还是带着小燕子去了大理,而夜华为了跟凡人素素厮守,也不得不伪造灾难现场,逃往凡间。

 

或许夜华很清楚:神仙的世界比它看上去更世俗。那里的宫娥,见了神仙一样要主动行礼避让;上神动动指头就能完成的粗活重活,还是由地位低的小仙去做。在这样的世界里,素素永远不会被平等相待,而那些实际上歧视了她的神仙,甚至不会意识到自己在歧视:既然她是个凡人,就该老老实实地呆在凡间,勾引神仙作甚?



素素可是大名鼎鼎的青丘白浅,然而当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是的时候,她就不是。于是,本事并没多大的素锦也能找她麻烦,而即使没有素锦,跳下诛仙台仍是她唯一的宿命。故事当然要用“劫”来解释这一切,不过其实没这个必要。



素锦的下场当然也没多好。她在剧中变得比原著里更坏,可能是因为观众需要一个“宫斗型”的反派才看得过瘾,然而这不重要。事实上,像她那样以“得到男人宠幸”为全部使命的女人,无论好坏最终都只有“欲求不得”这一种下场,因为她没有自我。

 

问题是,这怪她吗?

 

缪清是另一个被认为“动机不纯”的女子。我不明白,为何爱搭不理的白浅动机很纯,而积极主动的缪清就不纯呢?积极主动的不还有青丘凤九小殿下对东华帝君的一往情深呢吗?有人说这是因为夜华不爱她。但杨过也不爱郭襄啊,你能因此说郭襄动机不纯吗?所以,大家恨的其实是她的“痴心妄想”与“不择手段”。

 

我似乎不应该说,正因为她的爱是“痴心妄想”,才让她“不择手段”,但我真的想这么说。

 

白浅当然比素锦和缪清高尚一万倍,然而她高尚的原因之一是,卑鄙对她来说没有太大意义。作为白止帝君的幺女、青丘的帝姬,她根本不需要使用任何卑鄙手段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素锦和缪清就不行了,做不成长孙皇后的她们,只能学武媚娘。

 

这不是说,素锦和缪清应该理直气壮地卑鄙,但出身会影响人的际遇,际遇又会影响人的行为,则是事实。比如大家看《权力的游戏》,往往赞扬奈德·史塔克的善良正直,鄙夷提培尔·贝里席(“小指头”)的毒辣阴险,却很少想到,奈德生为北境贵族,自可凭借高贵品行而受人尊敬,小指头若像他一样为人处世,坟头早该长草了。

 

神仙其实也是一种贵族——这四海八荒的贵族。贵族(特别是贵族世家)通常并不是坏人,因为他们不必终日为填饱肚子辛苦奔忙、不必时时与同类争抢有限的资源,所以身上的“兽性”就少了。他们往往更具有独立、自由、包容的人格,他们或许会鄙视无能者,或许会怠慢无为者,或许会厌弃无情者,但绝不会欺凌无力者。他们是一群虽傲慢却不失可爱、虽倔强却不畏强权的人,他们懂得礼敬妇孺、同情困苦、善待贫弱。

 

总之,这群人(神)挺好。

 

唯一可惜的是,贵族虽好,却有个毛病,那就是对自己的血统出身和交游圈子看得很重。所以我们看到,四海八荒的大部分神仙都在努力维持一个体系,在这个体系里,上神与上神对话,小仙和小仙交谊;小仙多半只能一边流着口水一边仰慕和巴结上神,他们的神情和动作都是那样自然,仿佛一切都是天经地义。凡人呢?“命中注定”地跌进水里呗。

 

这个体系把爱情也囊括在内。《灰姑娘》的故事里,爱情面前众生平等,谁也不比谁更有“资格”;可是在这四海八荒,素素必须变回白浅才能与夜华结成连理。少辛倒算半个“灰姑娘”,可她不得不终生背负“欺主”的骂名,因为作为仆人,白浅给她的都是“深恩似海”,而她给白浅的都是“理所应当”——谁让人家是尊贵的九尾狐,她只是条小巴蛇呢?

 

好在白浅本人气度宽宏,虽然生气,还是伸手帮忙。然而问题是,几乎所有人都看到白浅的“好”,却很少有人关心它背后的逻辑:权力,命运,关系,后门,这些东西握在谁的手中?白浅,夜华,司命……

 

可以说,少辛实际上绝没资格与白浅争什么,只要白浅真爱桑籍,她必定“抢”不走。但这是为什么?就因为白浅是主她是仆,就因为白浅生为青丘帝姬而她生为小巴蛇?

 

这个问题素锦想不通,缪清也想不通。



缪清在爱情里迷失了自我,丧失了最基本的尊严和底线,当然是她的错;素锦因爱生恨,变成心狠手辣的妒妇,当然更是她的错。然而我们不能因此说,她们爱上了“不该”爱的人——如果洗梧宫是她们的“非分之想”,谁能告诉我“分内之想”是什么宫?

 

难道说四海八荒的爱情秩序是:上神跟上神结婚,小仙和小仙恋爱,凡人与凡人嫁娶;然后他们生下的孩子,再分别成为上神、小仙和凡人……

 

当然,白凤九似乎是个特例,然而实际上不是,因为她虽不是上神,却是白凤九。



我承认,要成为上神,光靠投胎也是不行的,还得勤修苦练。然而白浅毕竟不是白素贞。白素贞是一条普通的勤奋的蛇,所以法海一个普通的和尚就能把她关进雷峰塔里;白浅却是白止帝君的勤奋的狐狸,所以只有她把别人关进东皇钟里的份儿。我敢断定,若白素贞出现在这部剧中,也还是只能下凡去找许仙——如果她不想像缪清那样天天拿热脸贴冷屁股的话。

 

因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这个神话故事,其实是无比现实的,现实到灰姑娘不该有梦。

 

灰姑娘们拥有的原本不多。她们只有一个渺茫的梦,或者说一片远处的梅林。那些梅子对她们说,来吧,你有极小的机会摘下我,收获曾经遥不可及的爱情。

 

很多灰姑娘努力了一辈子,奔跑了一辈子,最终发现那个梦没有实现,那片梅林还在远方。但她们至少怀着希望度过了一生,结果遗憾,过程却很充实。

 

这正是希望的作用。一无所有者要靠它走下去。

 

而现在,世界改变了。它在半生、甚至刚出生时就叫醒她们:别做梦了,王子属于公主,而你只是灰姑娘。你的脚是什么样子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你没有试穿水晶鞋的机会。

 

你只能祝福公主。

 

整部剧中,或许只有大反派擎苍才不认可这个规则,但那只是因为他还没成功而已;一旦他坐在九重天上,眨眼功夫就会变成这个规则的维护者。于是离镜恨不得指着他爹的鼻子大骂:你为了一己野心,不惜使万千翼界子民受难,八嘎!

 

他可能不知道,孙悟空大闹天宫,也是出于类似的目的——俺老孙会七十二变、会筋斗云,你巨灵神会个屁?凭什么你是天神而我不是呢?!



更多资讯、海量视频、专业财经金融信息,尽在识局网!还在等什么,赶紧进入:www.ishiju.com 


我们是识局团队!

读者投稿请联系content@ishiju.com

人才应聘请联系hr@ishiju.com

商务合作请联系yanghao@ishiju.com

申请转载请联系 zhangxy@ishiju.com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