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雪花之民大赏雪

中央民族大学2020-03-26 08:02:22


文/娜荷芽 马琦 高心语

图/黄莹 郭玉峰




  北京初雪时的兴奋在或晴或霾的天气里逐渐散去了,这一个冬天过于暖和,让人几乎忘记了雪是怎样的纷纷扬扬,落地无声。


  有人说,一场大雪,让西安变成长安,让北京变成北平。在寒假即将结束之际,学子纷纷踏上返校的归途,一场鹅毛大雪也让民大换了一副冬日久违的容颜。


  黑白的风景中,是雪后丝丝入扣的震撼。



  你会如何走在雪中的民大,如何经过礼堂静默的老树,如何经过操场纯白的雪野。



  你会如何走在雪中的民大,如何经过初绽的绿芽,如何经过温柔的青空。



  犀利的线条,随性的定格,凝固的画面中有着流动的气息。黑白之境回味在色彩中,又满满是温暖的心意。



  地面还有些温度,雪粒子飘下来便融化了,慢慢变凉的地面终于准备好接受这纯白的馈赠。



  料峭春寒中,绿芽初绽,昂首挺立,覆雪悬冰,一如李清照诗中所绘之景:“雪里已知春信到”。


  尚未来过人间的苞蕾,带来春的消息却又与细碎的雪撞个满怀,也是别致可爱。



  像盐粉一样飘下来的雪花,不多时就让人感受到了它的美好,细雪笼罩的你,看起来格外温柔。



  下雪是秋收冬藏的最后仪式,积累了一年的情绪与不幸都该为此所掩埋,雪落的瞬间升起不可名状的微微激动与欣喜,将随着雪融春消的那天,归于平静,重获新生。



  这个雪后热闹的世界,有孩童嬉闹留下的痕迹,有操场边一双双爱侣的脚印。如若没有这一场大雪,这时的北平,这时的民大多少有些寡淡无味。


  天南地北对于甜咸的口味或许有所争执,在雪人的形状上却是出奇的一致。有雪的日子让一切都可爱至极。



  白雪中有草色的斑驳,草色中有白雪的平和,再加上翩然而至的落叶,便是一段轻快的短诗了。



  平乏的日常被裹入一片片奇妙的六边形,心思也飘进光彩熠熠的奇妙世界。



  我见过最温暖的颜色,是民大新落的雪色。



  “上午十点半,街上渐渐熄了人烟,厚而密的雪片一头扎进发梢里,眼睛里,躲藏在帽子里,土地里,一切的一切被雪衬得迷离。”



  纷扬的白柔和了记忆,浸润着眼睛,我们如此幸运,拥抱这自然的馈赠。



  在如此素洁灵动的存在之中,重新体悟万物之美。



  青松掩映,飞花穿空,红梁灰砖,珐琅夺目。大礼堂矗立校园中,无数个春秋与冬夏,送走一代代收获学识的少年人,迎来一颗颗饱含憧憬和期待的心灵。



  走在水晶球中的片刻,溢满欣喜。



  玉树琼枝下,来往着你的身影。在一个不经意的抬头间,雪便落进了你世界。约上二三好友记录下这良辰美景吧,用镜头,用眼睛,用心灵。



  雪越下越大,又密又紧,礼堂前的老树不知见过多少次雪,依偎着风雪,以他们的言语静默地交谈。



  纷纷扬扬,这多边形的细节经不起触摸。



  这样的长椅最相配的是冷得发抖的手中捧上一个滚烫的烤红薯,呼呼地哈着白气,小心翼翼地咬上一口,嘴里都是甜蜜的粮食气息,颇有新时代“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的惬意。



  天色完全阴了下来,昏昏蒙蒙的视线中,唯有脚印是清晰的。这场来之不易的雪中,有没有你的足迹呢?




  这里容纳和吞吐了各种文化各种民族,这里融合和碰撞着各种思潮各种见解,这里缭绕和氤氲着无数青春无数热血。这里是北京的冬日一隅,这里是北京的一方雪天,这里是中央民族大学。




责编/高心语

主编/李红亮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