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红楼梦里的绝色美女,为何却在大观园上被众人忽略

历史震惊你2018-11-05 07:15:51


点题目下方历史震惊你关注中国顶尖文化平台                                                          来源: 历史大学堂 (ID:oldmanno)

大观园里,贾宝玉与众姐妹,春饯芒种花神,夏赏绿荷倾露,秋结海棠诗社,冬品梅花雪茶。他们或弹琴,或下棋,或写字,或作画,或吟诗,或刺绣,或低吟,或悄唱,或斗草簪花,或拆字猜枚,他们至情至性,过着一段诗意生活。如此看来,贾宝玉与众姐妹的审美鉴赏能力可非一般。可偏偏在有件事情上,他们的审美出现集体“失聪”“失明”。

大观园审美上的一次“集体偏失”

历史大学堂官方团队作品  文/ 张岚


(图)1987年央视版《红楼梦》邢岫烟,由李伊饰演


寒峭隆冬,大观园里一下子热闹起来。李纨的两位堂妹李玟李琦,薛宝钗的叔伯兄弟薛蝌妹妹薛宝琴,邢夫人的侄女邢岫烟,齐聚大观园。一时间恰似群星闪耀,熠熠生辉。


对于这几个年轻女性的形容举止,贾宝玉痴魔地说了这么一段话:“更奇在你们成日家说宝姐姐是绝色人物,你们如今瞧瞧他这妹子,更有大嫂嫂这两个妹子,我竟形容不出来了。老天,老天,你有多少精华灵秀,生出这些人上之人来!可知我是井底之蛙,成日家自说现在的这几个人是有一无二的,谁知不必远寻,就是本地风光,一个赛似一个,如今我又长了一层学问了。除了这几个,难道还有几个不成?”宝玉是一边说,一边自笑,一边自叹。瞧他那幅痴心魔意的样儿!


注意到了吗?对年轻女性极具品赏能力的宝玉,竟然压根没提邢岫烟!仅这个名字“岫烟”就足以让人心生好感和好奇了,“山穴中的云雾气”,立即让你想起“云无心以出岫”,朦胧又出世淡雅的感觉扑面而来。宝玉竟然无视邢岫烟!


袭人尚未见到这些新客,问探春:“他们说薛大姑娘的妹妹更好,三姑娘看着怎么样?”探春道:“果然的话。据我看,连他姐姐并这些人总不及他。”在探春看来,薛宝琴的美,是大观园所有姐妹都比不上的。新来的女轻女性中,薛宝琴是公认的绝色美人!



(图)1987年央视版《红楼梦》薛宝琴,由王羊饰演


倒是晴雯说的话中肯:“大太太(注:指邢夫人)的一个侄女儿,宝姑娘的一个妹妹,大奶奶(注:指李纨)两个妹子,倒像是一把子四根水葱儿。”晴雯把邢岫烟排在首位介绍,肯定了邢岫烟是新来的几位年轻姑娘中最漂亮的。


晴雯可是大观园丫鬟中的第一美人。颇有曹植笔下洛神的样儿。晴雯“水蛇腰,削肩膀,身材高挑”,眉眼含情含嗔。俨然“腰如约素,肩若削成”的洛神。腰身细而圆,宛如紧束的白娟。两肩瘦垂,恰似鬼斧神刀之削成。晴雯不仅容姿绝艳,还“心比天高”,从骨子里散发出傲气,行为张扬,“身为下贱”却无半点奴颜婢膝。这样的一位绝色美人能承认邢岫烟美之超群,绝不会是看走眼。从他嘴里说出的话,更是无半点献媚之意。


或许贾宝玉等人更看重才情?那么,我们再看看新来的这几位年轻女性的诗情如何?


芦雪庵作即景诗,众人抓阄为序,邢岫烟以“冻浦不闻潮”对“寒山已失翠”,以“易挂疏枝柳”引出史湘云的“难堆破叶蕉”。史湘云打破规序,一人抢作多句,黛玉,宝琴,宝钗不甘示弱,也抢着争联,其他人望尘莫及。湘云口渴喝茶之刹那间,邢岫烟用“空山泣老鸮”联上湘云的“深院惊寒雀”。迫使湘云忙丢了茶杯来争联。在众姐妹中,邢岫烟不卑不亢,轻风淡月地彰显了自己诗情。



(图)1987年央视版《红楼梦》晴雯,由安雯饰演


如果说芦雪庵作即景诗,还不足显示邢岫烟的才华,那么专为邢岫烟、李玟、薛宝琴三人定制的七律“咏红梅花”,完全展示了邢岫烟的诗情才华。她作的“咏红梅花”诗本该夺魁,可是“众人看了,都笑称赏了一番,”但却“又指末一首(注:指薛宝琴的)说更好。”这是怎么了,简直就是睁着眼说瞎话!


且来看看薛宝琴的红梅花诗:

疏是枝条艳是花,春妆儿女竞奢华。

闲庭曲槛无余雪,流水空山有落霞。

幽梦冷随红袖笛,游仙香泛绛河槎。

前身定是瑶台种,无复相疑色相差。


再看邢岫烟的红梅花诗:

桃未芳菲杏未红,冲寒先已笑东风。

魂飞庾岭春难辨,霞隔罗浮梦未通。

绿萼添妆融宝炬,缟仙扶醉跨残虹。

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


一首好诗的标准是什么?其实,品诗和品美人的标准大同小异。美人要内外兼修,容姿才情缺一不可。一首好诗亦是如此。一要美,文字语言美;二要有味道,诗意意境美。语言文字的美体现在,写出来的文字具体可感,有色彩感,立体感,似乎可摸得着、嗅得出、看得见、听得到,一股诗中有画的气息扑面而来。诗美的最高体现是意境美,意境就是诗人经感受后产生的一种情怀,是诗人的思想感情的表现。


邢岫烟的这首诗完全符合一首好诗的特征。首联平笔而起,虽是平笔,但意不平,已点出梅花傲寒雪迎霜风的品质。颔联和颈联对仗工整,用典恰当。借“庾岭”点出梅花,借“春”点出梅花之色红。连用了三个新奇的比喻将红梅花的姿态描摹的可感可触可观可闻:红梅花似燃着的红烛,如添了红妆的绿萼仙子,若喝醉了酒正跨越赤虹的白衣仙女。整个画面色彩丰富,形象鲜明,还动态十足。尤为出彩的是尾联“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是整首是的诗眼,意味深长。



(图)1987年央视版《红楼梦》贾宝玉,由欧阳奋强饰演


从宋代起,梅花就被文人冠以凌寒不屈,冰清玉洁,迎风斗雪,乐观练达的品格,即“梅格”。苏轼明确主张写梅花应该写“格”。要把自身的主观感受和人生体验,自身的思想和人生理想都寓于梅花的形象中,让梅花为自己代言。


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红梅冲寒而放,虽处冰雪之中而颜色不同寻常。梅花冰清玉洁,处世乐观,不管春天还有多远,我自有我的追求与执着。表达出邢岫烟既闲淡雅致的心性,又处穷困而不苟与世,洁身自守的人生态度。


与薛宝琴那首颇显富贵的红梅诗比较,高下立判。宝琴的诗也对仗工整,用典合宜,巧化前人诗句。但在描摹梅花的具象上不如邢岫烟的红梅诗,更重要的是,这首诗输在“格”上,即意境上。尾联“前身定是瑶台种,无复相疑色相差。” 意思是,不要因为红梅花不够艳丽而怀疑他曾是瑶台所种。用梅花喻富贵,这与梅花的气质品格不符。梅花在诗词中的意象向来是高洁、坚强、谦虚、立志奋发、节操凝重、标格坚贞等。


 如果说宝玉和众姐妹们初见邢岫烟时,忽视了她的外在美。那么诗是审美的深度发现。为什么宝玉和众姐妹在才情诗意上又一次完全倒向薛宝琴?为什么宝玉和众姐妹集体屏蔽邢岫烟的内在美?


 是贾母的审美引导了众人吗?贾母可是个审美能力很强的老太太。戏曲、音乐、绘画样样都懂,对色彩搭配、房屋设置极为老道。又喜欢生得美貌的女孩子。贾母的审美情趣高雅而精深,可她却不感兴趣邢岫烟。



(图)1987年央视版《红楼梦》贾母,由李婷饰演

 原来,贾母不喜欢大儿子贾赦,也不喜欢“秉性愚弱”又异常贪婪的邢夫人。邢夫人是贾赦的填房,填房实介于“原配”和“小老婆”之间,地位颇为尴尬。邢夫人出身寒微,父母早亡,大妹妹嫁了个穷人,日子过得惨淡;小妹妹甚至是老大守空闺;弟弟一家人远道而来依傍她过活。邢岫烟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却难得的保持着美好的身姿,卓越的才情,恬淡的心性,洒脱的人生态度。可是,她是邢夫人的侄女,贾母厌乌及乌呀


贾母对薛宝琴爱得无可无不可的,初见便立刻认作了干孙女,还命晚上和贾母一处安寝。又许她除夕夜至宁国府祭宗祠。贾府聚会总安排薛宝琴坐自己身边,赏她珍贵的金翠辉煌的野鸭子头上的毛织就的凫靥裘(fú yè qiú )。装着看不见“琉璃世界白雪红梅”中,邢岫烟无避雪之衣,身着家常旧衣,冻得拱肩缩背。而众姐妹身着十来件羽缎羽纱的大红斗篷,映着雪天,红妆素裹,好不齐整耀眼


对于李纨之婶和堂妹,贾母也执意让他们住在大观园,不管李婶十分的不肯。这是贾母向来喜欢李纨年轻守节的缘故。


对邢岫烟,贾母对邢夫人这么说:“你侄女儿也不必家去了,园里住几天,逛逛再去。”贾母这是在撵客呀。邢夫人兄嫂本来就是因为家中艰难,投靠邢夫人来了。贾母的意思是邢夫人兄嫂的事我不管,邢岫烟嘛,老太太爱热闹,就容她在园子里玩三两天,然后走你的吧。



(图)1987年央视版《红楼梦》林黛玉,由陈晓旭饰演


贾母曾经说过贾府里的下人个个是“一个富贵心,两只体面眼。”其实,贾母多少也亦有一些。下人都是看主子眼色行事,个个踩低攀高。宝玉和众姐妹初见邢岫烟,也随贾母的好恶而行事。邢岫烟再貌美,看不见;邢岫烟才情再高,品不出。


好在时间就是个旧美人。凤姐冷眼旁观出邢岫烟温厚可爱,暗里比别的姐妹更疼惜她;平儿姑娘敬重她,送她大红羽纱毡防寒;林黛玉与邢岫烟交好,每每宝玉去黛玉那里,都能遇着岫烟已在黛玉处叙家常了;探春见她知书达礼,安贫自守,送她碧玉佩;薛姨妈看她端雅稳重,说与薛蝌为妻;贾宝玉终于发现她闲云野鹤般的超然举止。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位如玉美人不再被隔在云端,众人的审美渐趋于正常。谁也无法拒绝美,美人就是美人,时光摧残得了容颜,却销蚀不去才情。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