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红楼之1—5回】 《红楼梦》里那些“视金钱如粪土”的人们

康桥文心2020-03-25 16:15:16

初读红楼梦,震撼于作者刻画人物的能力,他仿佛拥有神来之笔,通过对人物一言一语、一举一动的描写,一个个鲜活的人物便出现在你面前,犹如你亲眼见过般。

前五回是全书的一个楔子,以神话故事作为开端,从侧面和正面描写了贾府富贵威严的环境,引出了大部分人物。在这些主人公的故事正式开始之前,我注意到两个不被大家所关注,在全书篇幅中所占比重很小的一组人物:薛蟠和甄士隐。你可能会问:这两个人物之间能有什么关系?一个是时运不济,破产后不能自立,名费(废)的乡绅,一个是斗鸡走马,性情奢侈的恶霸。他们之间还真有一方面的共同点。

要说这薛蟠的名字,也是能在上面稍作文章的,且不论什么高深的寓意,作为薛家之子,这一“薛”一“子”,合在一起便是一个“孽”字,这无疑象征着薛蟠的这一生,便是世间之大孽。曹雪芹在描述薛蟠此人的品性时用了一个很有趣的短语,即前文所述的“视金钱如粪土”,可想而知我读到此处的困惑,作为书中纨绔子弟的代表,薛蟠如何担当得起这象征着洁身自好的短短六字?续读文章,我才发现,这里的“视金钱如粪土”实际上指的是薛蟠花钱大手大脚不管不顾的败坏品行。

自打人们有了“钱”这个概念,它便一直与人们的生活紧密得贴合在一起,不同的人对于钱,有着不同的感触。正史野史之中,既有着石崇王恺竞富的荒唐不堪,也有着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清廉高洁。由此般事例可见,“钱”本身并不会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影响,它只是一种应社会市场需求而产生的以物质形式而产生的概念。“钱”的存在之所以会促使两种人产生差异,根本原因还是用钱者自身及其所处环境对其产生的影响。更进一步说,去除掉环境对人品行的影响,由自然孕育而出的人本身对“钱”的需求几乎为零。这也恰恰证实了古时贤者“视金钱如粪土”的可能性。正因无所求,而无所需。在红楼梦中,集中表现在甄士隐身上,他不好钱财好人才,主动接济因缺钱而无法赶考的贾雨村。那之后,即便生活遭遇不测,财房两空,他也只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回到丈人家生活,最终探破红尘,出家远去。与之相反,以薛蟠为首的一干人,将“视金钱如粪土”以完全不同的方式演绎了出来,对于自身能力的不自信,导致了他们对于钱的过分依赖。正是因为自己无事能做,才越想让自己变得可以做任何事。达到这种目的的最便捷的方法,便是靠钱。“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说的一点不错,可谁又知道,这推磨之鬼,到底是受钱支使,还是在将那花钱之人拖入一个更深的深渊呢?沉迷于金钱的便利,就像沉迷于毒品所带来的快感,犹如附骨之蛆,难以摆脱。将万事都交给钱来解决,认为钱是万能的,所以才将拥有的钱财不假思索的挥霍。致使“视金钱如粪土”的假象。徒有的只是虚妄的假象,或许这类人本身,才是那名为粪土的存在。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