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者何人

烟波听雨2019-06-19 03:42:49


        ------------。--------------。-----------------------。--------


《重城》  来者何人

我始终不能形成一个比较完整的民国文人陈寅恪的形象。

他去国外多年却形成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入隋唐深处,沿用繁体竖行。他为什么不接受国民党南迁,后来又为什么不听劝北归。

这些天以来,我有两本陈二十年在读。一是纸质2013年的修订版,二是没有封面封底和版本信息的PDF电子书,其实都是陆键东写的。

今天读到纸质修订本中的第五章第4节,在叙述1954年9月到1957年7月前后中山大学那位位副校长的段落,我向后翻找并没有出现名字,PDF版本是有的?像那个谁读红楼梦一样,不同版本的文字会跳出来。我上网去查询陈寅恪1954年,搜到2013年李继宏在书展上的讲话稿,什么神坛陈寅恪,唉呀你瓦尔登湖发行,扯人家陈寅恪的衣角干啥,怎么又是成功的败笔之作。转头又终于佐证了那种感觉,陆键东一位编剧的身份,二十年一书的逻辑有违陈寅恪的低调不事张扬的一贯作风。最终还是出版了手头的这个修订版版本,作为一名作家这样是不高明的。那个人的作为与陈寅恪最后二十年的经历来说,重要吗?不严格不应该出现这种剧情这种局面。

在黑暗中散发出让人远离的羊肉的膻气味,我想起很多年前的十三路车上,晚自习后坐公交车回家,碰到一些党家庄的中年妇女去市里打工回来,是她们给人串羊肉忙碌一天傍晚才回家,听着她们朴实的话语,谈论着一天的收入十根签子几分钱。昨日入城市,遍身罗绮者。今天再去摊上哈酒,已经淡忘了背后有她们的劳作,已经被人间烟火和孜然味道熏烤遮掩。烧烤食品有损健康,但是仍然鼎沸不绝。群众文化有其世俗活生生的一面。




陆键东的这种写作方式突出了情感描写,没有着重形象塑造,倔强和拐杖,行走的步态。也许是我的理解有出入,没有丰富陈寅恪在我心目的人物形象。这本书1995年完稿,1996年初稿,一再印刷,2013年修订,也证明了,在现如今的意识形态领域认可他的写作方式。

也许我不该怀疑陆键东的写作能力,从翻开书的第一页开始我是接受的,像黄萱仰视陈先生一样,没有质疑他对文字的驾驭能力。或者这是一出剧本,编剧的作品,准备拍摄一部纪录片?直到没有了副校长的名字,或者是对副校长的表演描写的太过草率。阅读出现分析比较,整个陈寅恪的形象和经历如诸城恐龙,仅是一副骨架。龙头的凹陷位置应该有一双眼睛,或者传达出的就不是恐怖,它好像想要表达什么。面对恐龙山涧和十七米的拼接骨架,我会想到为什么大批恐龙在此堆积,它们从哪里来,体型硕大为什么没有演化进化,突然出现断代。这好像在说陈寅恪他们那批文人。黑暗中偶遇一位匆匆擦肩而过的夜行者。

我要到他自己的著作中寻找他的灵魂。


2018年3月14日气温26℃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