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楼梦》看古代丫鬟和男主人之间的关系

少读红楼2020-03-25 14:37:22

我们知道,《红楼梦》是第一部真正意义上描写古代贵族生活的小说,既然是古代贵族,就会有等级之分,就有主子有奴才,红楼梦里男主人和身边丫鬟的关系,一直引人关注,今天我们不妨来分析一下。

  

  

第一个说贾宝玉。贾宝玉是荣国府中众星捧月式的人物,是贾母最疼爱的宝贝孙子,所以她先后亲自把袭人和晴雯拨过去服侍宝玉,晴雯是袭人也是跟宝玉关系最密切的丫鬟。

  

我们知道,袭人是老早就跟宝玉有了云雨之情的丫鬟,她之所以跟宝玉发生于云雨之情,是因为她认为,自己是贾母给了宝玉的。在那个奴才从属于主人的时代,袭人就相当于是宝玉的个人财产一样,宝玉可以对她随意处置,或收在身边,或配小厮,或让家人赎出去,都可以。

  

袭人好不容易遇到宝玉这样好的主子,吃住跟主子一样,又不朝打暮骂的,所以她早打定了跟宝玉的主意,于是在宝玉有要求时,就半推半就地满足了他,也因此锁定了宝玉身边第一丫鬟的地位。

  

后来袭人又被王夫人看重,给私下里涨了工资,这相当于是默认她的姨娘身份了,于是袭人与宝玉的关系更深一层,虽然面上是主仆,但袭人在心里或许早已把自己当成怡红院的女主人了,所以才会在晴雯跌了扇子时说出“我们”来。

  

袭人跟宝玉关系,虽是主仆,袭人却像大姐姐一样时刻关注宝玉的一举一动,又像是宝玉的全职保姆一样,照顾着宝玉的一切。

  

晴雯与宝玉的关系,属于远中近,她虽然跟宝玉一直保持着距离,从不肯与宝玉狎昵,但她对宝玉应该也是寄予了很深的感情的,当宝玉要赶她出去的时候,她死也不愿出去,但她又不愿像袭人一样,随随便便就被宝玉这个男主人收服。

  

至少在宝玉未成人,未成婚之前,晴雯是不会与宝玉发生亲密接触的,她要的是名正言顺,不是偷偷摸摸,更不会以此来换取男主人的看重,这是晴雯的自重和自尊。在古代,这种品行实属难得。

  

其实,宝玉除了跟身边这些丫鬟关系匪浅以外,跟其他人的丫鬟关系也不简单,他曾先后撩拨母亲王夫人身边的彩霞、金钏儿等人,可见宝玉跟这些丫鬟的关系也很亲密,应该都是从小玩闹大的。

  

他还曾对黛玉丫鬟紫鹃“动手动脚”的,我们知道,紫鹃原来叫鹦哥,是贾母身边的丫鬟,她跟宝玉应该也是自小相熟的,即便不如此,因为是黛玉的丫鬟,宝黛又如此投契,他跟紫鹃玩闹,也属正常。

  

宝玉对宝钗的丫鬟莺儿相对来说,就比较讲礼了,不仅仅因为莺儿不是他们家的丫鬟,关键莺儿是宝钗的丫鬟,而宝钗虽然给人的感觉都是品格端方,重礼守节的,所以宝玉并不敢造次。

  

  

第二个说贾琏。在贾琏没有跟王熙凤结婚的时候,应该跟宝玉差不多,身边也有丫鬟服侍,而且不仅仅是衣食住行的服侍,还包括服侍男主人一起安寝。

  

贾琏小厮兴儿曾说:我们家的规矩,凡爷们大了,未娶亲之先都先放两个人伏侍的。从小厮这段话里我们知道,这种“服侍”更多的是同床,是发生云雨之情。有个词叫“试婚”,即未婚前的同居,宝玉袭人是这样,贾琏与身边丫鬟也是这样。

  

换句话说,在贾府这样的豪门贵族,男主人们在未婚之前,与身边丫鬟发生了关系,是被允许和认可的。这些丫鬟在男主人成婚后,或者继续以丫鬟身份服侍,或者被打发出去,或者因为生了子女被升为妾,这就是她们的命运。

  

探春和贾环的生母赵姨娘,应该是个丫鬟逆袭的典型代表,她应该原是贾政身边服侍的丫鬟,因被贾政宠爱,后来先后生了探春和贾环之后,就被提升为姨娘。

  

贾琏跟王熙凤结婚后,王熙凤带来了陪嫁丫鬟平儿,为了拴住贾琏,平儿被王熙凤逼着做了贾琏的房里人,也就是我们说的“通房丫鬟”。平儿的身份比较尴尬,从原文情节我们知道,贾琏与王熙凤行房时,平儿作为通房丫鬟,是要在跟前伺候的。

  

除了平儿,贾琏跟父亲贾赦身边的小妾丫鬟也是不清不楚的,原文说“况素习以来因贾赦姬妾丫鬟最多,贾琏每怀不轨之心,只未敢下手。”可见贾琏也是个馋猫,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

  

像秋桐这样的女子,在成为贾赦的小妾之前,应该是贾赦身边服侍的丫鬟,或者是家生子,或者是从外面买来的,后来都被老色鬼贾赦收了房,但因贾赦年老,贪多嚼不烂,于是这些正值青春的丫鬟小妾们,便跟贾琏等人眉来眼去地暧昧,从这丫鬟小妾与男主人暧昧不清的关系可知,贾府也是够乱的,而这也是贾府败落的原因之一。

  

  

第三个说薛蟠。薛蟠是个呆霸王,一开始并没有提到他身边有服侍的丫鬟,香菱被他从冯渊手里抢过来以后,是在薛姨妈跟前服侍的,后来薛蟠看到香菱长大,就起了垂涎之心,想收在房里。

  

薛姨妈知道自己儿子的本性,她不忍让可人的香菱遭如此蹂躏,开始应该是拒绝了儿子的请求的,但溺爱儿子的薛姨妈最终还是经不起薛蟠的软磨硬泡,还是服软了,她把香菱给了薛蟠,但不是做通房丫鬟,而是明公正道的娶到家,做了他的小妾。

  

在夏金桂进门之前,香菱的日子应该还不算难过,有薛姨妈拘束着,薛蟠也不至于对她总是打骂。原文说薛蟠对香菱没过十天半月,也就抛开了,可见他喜新厌旧的本性。虽然如此,香菱反倒有更多自由时间,还有过一段美好的大观园时光。

  

夏金桂来了之后,薛蟠这个浪荡子又看上了夏金桂带来的陪嫁丫鬟宝蟾,于是夏金桂就找个机会成全了他们,宝蟾与薛蟠的关系,跟平儿与贾琏的关系非常相似,都是在女主人的默认或逼迫下,与男主人发生了关系,成了通房丫鬟。

  

综上来看,贾府之中的这些男主人,跟身边的丫鬟,尤其是贴身服侍的大丫鬟,关系都是非常亲密的,有的干脆就有了实质性的关系,成了通房丫鬟,比如贾琏和平儿,薛蟠和宝蟾;有的则只是一种亲厚的情感,并无云雨之情,比如宝玉和晴雯,贾环和彩霞等。

  

在那个丫鬟没有任何地位和自主权的古代,签了卖身契的她们,其实相当于是贵族的财产,是男主人的私产,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与男主人搞好关系,否则,等待她们的可能就是被驱逐,或随便配人,或卖出的悲惨命运。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