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一代最后的高考

山东梦景装饰2018-11-08 13:13:09


(一)

 

今年之后,再次走进高考考场的,就是“00后”们了。

 

距离我高考已经整整过去了12年,在中国人的眼里,“十二”意味着一次轮回。去年,我读过一篇送给考生们的文章《愿你回首一望,都是美好!》。文中写道:

 

“还不到20岁,放眼一望,生命中尽是可能的斑斓璀璨,你可以肆无忌惮地谈论自己的梦想,憧憬明天的图景,没有人敢嘲笑你。

 

这真是一生中最猖狂的时刻了。”

 

我想今年的高考有两件事,会成为民众热议的话题:

 

一是人工智能将首次参与中国高考,它的研发团队表示,这位和考生同时考试、同时交卷的“高考机器人”,力争让它考上一本。

 

二是根据绝大多数孩子的入学年龄来判断,2017年以后,就是00后们的高考了。

 

一个像“开场”,一个像“谢幕”。

 

(二)

 

不过,不同的是,在我眼里,高考考场上处女秀的“高考机器人”所张扬的,却应该是“谢幕”。而“90后”一代在高考考场最后的鸣金收兵,却象征着一个盛大的“开场”。

 

从“应试教育”到真正的“素质教育”,我们蹒跚了很多年,走了很多冤枉路和回头路。今年,如果一个人工智能的机器,可以轻松在高考考场上斩获一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那么在我看来,真正应该尴尬的,绝不是那些分数比这机器要低的考生,而是我们的教育本身。

 

无论如何,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教育变革迟早要来,因为孩子们不应该成为一架有血有肉的考试机器,这是教育者和所有学生的共识,虽然这个共识我们早已达成,却又一直装作视若不见。

 

总有一天,今天被人们奉若神祇的衡水高中和它所代表的教育模式,会被时代的潮涌推倒淹没。

 

是为“谢幕”。

 

80后不知不觉就滑入中年的深渊了。今天,1980年的朋友已经37岁了,噢,这说的还是周岁。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已经结婚了,当然,也有一些结婚之后离婚然后又结的,理想和梦想这两个词汇,越来越少出现在他们的日常交流中。

 

曾经无比热望“改变”的80后们,越来越惧怕改变,取得而代之的,是他们对“规律”和“秩序”的信仰拜谒。因为“改变”意味着风险,而“规律”代表着平静如昨。当一代人已经承受不了“改变”所带来的风险冲击,就说明,这一代人已经老去了!

 

无论是对生活还是对性生活,“80后”中越来越多的人,都从曾经的“热望”滑落至“乏味”。

 

当然,需要指出的是:并不是他们丧失了憧憬的能力,很多时候,他们只是堕于生活庸常的泥潭中,身心疲惫。上有老人需赡养,下有子女嗷嗷待哺,人至中年,越来越像个夹心饼干一样,看似甜蜜异常,实则一折就碎,脆弱不堪。

 

所以你看,80后的“关键词”已经从渴望和憧憬,过渡至焦虑失眠和筋疲力尽了。

 

因而,这并不是90后的“集体谢幕”,实际上,这个时代正涌动着一股看不见的巨浪,浪花拍案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来,他说:“我们的时代来了”。

 

是为“开场”。

 

(三)

 

虽然从理性上我很反感以年龄来划分人群,但基于感性的认识,我却常常感叹:每一代人,竟是如此的不同。

 

唯一相同的,大概就是上一辈人,对年轻一代的偏见了吧。

 

80后初入社会的时候,和如今的90后一样,被“老家伙们”鄙夷嘲讽。当时,吃土长大的60后指责我们是“娇生惯养的一代”,一面埋怨80后吃不了苦,受不了累,一面又将最脏最累的活儿甩给我们这些职场菜逼。70后的大哥大姐们一脸不屑地讽刺我们是“没断奶的一代”,他们喜欢在开会的时候痛苦地哀叹:80后是无法肩负重任的一代人,是精神缺钙、灵魂缺铁的一代,然后开完会到点就准时下班回家“亲子时间”,留下一群毛头小子在公司通宵加班。

 

好在,时间是上帝的法器,它成就一切,也回收一切。

 

老家伙们和他们心中的偏见一起迅速衰老,唯一遗憾的是:它又悄然播下了新一茬偏见的种子。

 

80后年轻的时候,一群刚富起来的中国人头一次走出国门,然后纷纷发出了“中国人素质太低”的感叹。比如随地吐痰、乱扔垃圾、从不排队、吵吵闹闹、乱穿马路……随着80、90一代逐渐步入社会,在北上广深以及越来越多的城市,那些我们的前辈们曾经十分钦慕的“文明”行为,每天都在悄然上演:排队、等红灯、不再任由孩子随地便溺、在咖啡馆里静悄悄地交谈、乘扶梯时自动靠在右面……

 

你们感叹和羡慕的素质与文明,我们这一代已经做到了。

 

就像此前很多人嘲笑在网上花钱下载音乐的人是傻逼。如今,年轻一代已经扛起了内容付费的大旗,他们不仅欣然接受了花钱听音乐,而且还花钱充视频会员看电影、追剧,还花钱买正版游戏,花钱在线听课,他们愿意为一切喜欢的内容付费。

 

就像曾经有国家级媒体的“老师”竟然公开宣称:我们用几张你的图片怎么了?用你的图片和稿子是你的荣幸,还需要找你授权?还要给你钱?真是笑话!

 

可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尊重版权、尊重原创、尊重创意,所以,那些维权的文章才能够一夜之间轻易刷爆朋友圈。这一切,往前倒10年,都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大家的口吻会出奇的一致:嗨,闹腾啥,不就是用了你几张图片,几篇稿子嘛,你也没少块肉……

 

我们曾经的狂妄、愚蠢和无知,年轻一代正步绕过去了。

 

在我看来,这就是时代的潮涌,任谁逼逼都是惘然。

 

我们手中的罗盘本就不同,更何况,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星辰。

 

年轻,是说干就干不怕失败的勇气,是兜里没什么钱却每天都能笑得出来的坦然,是什么牛逼都敢吹什么承诺都敢做的桀骜不羁,是相信爱情信奉天长地久对世界充满热望的懵懂茫然,是依然心存柔软容易相信他人更坚信自己此生不凡的天真无畏;也是和女朋友找个小旅馆叫个外卖躺在床上两天不出门用完一盒杜蕾斯的活力澎湃……

 

这些,1980年的大哥们别说做了,他们连想都不敢想了,就是88年的慧超,恐怕也得一口气吃80串羊腰子才敢撑的说出这种话。

 

虽然这个世界有丑陋与肮脏的一面,但是文明的意义,就在于我们应该相信,这个世界会越来越好。道理不言自明,因为我总是相信,年轻人会比我们干的更好,这是时代的潮涌。

 

看看过去的高考吧。

来自网友评论


1970年代


@徐强

1977年,西安考生。有幸以在校高二学生的身份,而不是应届毕业生身份,参加了文革后的第一次高考。印象最深的几件事: 那年高考是在冬天,我们是站在部队的敞篷卡车上,顶风冒雪驱车赶到几十里外的考点去考试的。那一年是各省自我命题考试,只考四门:  数学,语文,政治,理化。在数学考卷的附加题上,第一次看到不等式的题目,第一次看到微分符号,感觉像天书一样。那一年,有一些大学连专业都保密的,我们填写志愿的时候,只能填学校,专业要到报到的时候,在学校的公告栏里去找。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班主任老师哭了。我是她八年心血教出来的第一个大学生!


1977年高考(资料图)

@经纬行吟

40年前的高考1977,至今回顾起来,它就像冬天里的一把火,在燃烧涅槃我的同时,照亮了我一生的道路。这大概是我国历史上唯一的一次冬季高考,8月电台报纸通告,12月考试,次年3月开学。当时我高中毕业接受再教育正好两年,机遇面前热血沸腾。自信,因为中学六年我一直是各科的前三名;自卑,那是一个边远闭塞的沙漠农场,从来没有高考大学生。我是幸运的,正值学校初二语文数学兼班主任任教的我收集到了一套齐全的课本,我曾经的各科老师都是大学毕业的“臭老九”,他们因为出生、历史、撤编甚至作风问题从城市发配到农场只能到学校当老师,我是他们教出来的第一届高中毕业生。


我家6个孩子,我和妹妹一起高考。那时候并不知道全国有多少考生,要录取多少,对报考志愿更是一窍不通。但是,有一个坚定信念,就是要学工。生在农场长在农场的我深知城乡差别、工农剪刀差的天壤之别,伤的不仅是财富,更是做人的尊严。夜晚,我和妹妹一起复习,她12点就不再坚持,我一定要熬到2、3点。辅导我的老师们都说只要有人考上肯定是我,我向往着改变命运,跳出农门。考试来临了,准考证贴身放,钢笔备2支打好英雄牌蓝黑墨水、铅笔削好盖上毛笔的金属帽,把它们款款放入棉衣内上口袋,生怕墨水上冻,将必用的笔握在手中揣进袖筒里去考场。


早上母亲破例打了荷包蛋却不愿吃,生怕要上厕所。语文、数学、政治、理化,考完就踏雪而归,不对答案,也没答案可对。只记得作文我讲了个团结同学办黑板报的故事,物理的一道磁通量题目一拿到试卷就先写上公式稳拿20分。试毕,妹妹问我中国革命的三大法宝,我说:党的领导、武装斗争、统一战线。她唏嘘自己答的是战斗队、工作队、生产队。二月中旬,正在学校开会,接到了工业大学的入学通知书,我第一个走出了农场,开始了我的学业之旅。


1978年3月拍摄的清华大学1977届的800多名新生(新华社资料图)


1980年代


@翩鸿

我是黑龙江1985~86年的考生,那时候的高考录取比例仅为考生总人数的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二,每年五月先要进行初试,经过这一关,淘汰掉百分之七十的考生,剩下通过的才有资格参加七月七八九三天的考试。考上的自不必说,人生命运就此改变,天之骄子,前途一片光明。没考上的叫“大学漏”,当地的公检法及工商税务就在这里选拔人员,充实到各个岗位,叫招干。


经过八五八六两年,还是没考上,那一年招干迟迟不见消息,后来在父母的劝说下就考进了当地的电厂,在正式进场的那天,区里的招干也开始了,心心念念的工作失之交臂,真是命运弄人呐!转眼已经退休,31年了,每年高考这几天,心里都隐隐作痛,没有经历过那让人神往的象牙塔里的生活,心里总有些不甘,常常有再参加高考的冲动。


@何耀霞

87年我高考,难忘考前畅谈过的87版红楼梦,难忘偷偷读的琼瑶的《燃烧吧,火鸟》,难忘宿舍里烛光下的夜读,难忘冬天宿舍我生好的暖和的炉火,难忘奶奶为我增强营养亲手做的补品——油炒面,难忘我的作文开头及作文高分,更难忘高考第一天嗓子痛的程度,难忘高考第二天感冒流鼻涕弄湿的三个手绢,难忘考完后亲人想问又不敢问的眼神……准备高考几多长,最后毁在感冒上。


《红楼梦》剧照

@行载道

我是1989年的考生,内蒙古赤峰平庄的。当时还是7月7日开考,考三天,每天两科。我是学文科的,考语数外政史地。考点离家十里地,骑自行车去,中午就在考点学校吃饭,之后趴食堂桌子午休,糊里糊涂考下科。每天早上骑车带同学去,晚上带回。因为他不会骑车。考完后就估分报考,我同学第一志愿是川大。我只记得自己报第三志愿是区内专科,内大历史系。后分数下来,他481分,我451分。他本我专,志愿如实,他走川大中文,我上内大历史。人生第一轨迹形成。我妈后来说我没考好,就是因为考试骑车子带人,负重前行,也是玩笑了。


1990年代


@大夫山客

我是1994年的高考生,因为报读师范学院并且获得保送资格,可以免高考直接升学。高考前的大约一个月时间我都和另一位同样待遇的同学在老师办公室晃悠,帮忙抄抄写写做档案,基本都不敢回自己课室,怕被日夜苦战的同学殴打。现在想起来还有点罪恶感……当年的师范专业多么冷门可见一斑,不但保送,还有四年生活补贴,毕业有原籍地教育局安排工作岗位……哪像今天,想当正编老师非过五关斩六将不可。


@伟仔

我是1996年参加高考的。我在北京的一所重点中学读书,高考让我第一次看到了特权阶层的强大。身边不显山露水的同学一夜间成为了保送生,我感到莫名其妙。而北京两所重点大学的小语种专业则成为了他们的去处。权力的变化也直接影响到了子女的学校。一位同学的父亲是位大领导,不幸的是在高考前几个月去世。他的未来也从未名湖畔抹掉了,换到了一所普通大学。二十年前的高考影响了很多人的命运,也让我认识到了什么是不公平。


1996年,报纸上刊登的高考录取名单


@江天一色

1997年参加江苏高考,印象最深刻的是高考前,我们全校毕业班的同学们坐在一起观看香港回归的直播,心情万分激动,眼里竟有泪花,心里为小平遗憾,为何不再等一等,看一看香港回归的样子。


1997香港回归

@倦倚西风

1997年,我在山东参加高考。高三那年,学校为了我们不受其他年级同学的影响,把我们安排在了一间大大的实验室,有单独的楼梯通向那里。临近高考的初夏夜晚,晚自习的课间,我常常倚在室外楼梯的栏杆上,看满天灿烂的繁星,遥想自己不可知的未来。后来,顺父母的心意读了师专,却终究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再后来,又参加了难度不亚于高考的考试——考研、考公务员,来到遥远的异乡工作。无数个夜晚,我抬起头,想在高楼大厦的间隙中寻找高三那年璀璨的星空,却再也看不到了。青春,就如这消逝的点点繁星,一去不复返……


@小雪Molly

99年离开了出生的小镇,到上海参加高考,坐了三天三夜的绿皮火车,家乡越来越远……那年上海的初夏,阳光透过树叶洒在斑驳的墙。一个小镇姑娘,独自穿越老式弄堂和霓虹闪耀,为了年轻而尚未成熟的梦想,默默努力……


2000年代

@悦也兔

2000年山西的考生,忘不了在考最后一门擅长的英语时依旧纠结着演算着一道数学题,结果两门都受到影响,忘不了语文拿下127分让我骄傲到现在,忘不了用家里的电话帮十几个同学打查号台查分数为此花费不小的数字被爸妈骂……过去了17年,这些场景却没有一点模糊,最后把我看到的一段话送给每一个高考生:“愿你/在今年六月那个下午/合上笔盖的那一刻/有着战士收刀入鞘的骄傲 ”。


@邓西风

我2002年高考。那年咱们国足第一次闯进世界杯,从来对足球没兴趣的我看比赛、迷球员、做剪报。马上高考,爸妈却纵容我凑这热闹,从来没批评我阻止我。现在想想,那大概从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我的压力。自那以后,除了有一年跟某狂热女球迷朋友一起出去玩听她侃了半宿足球以外,再没关注过足球。


@wang~pei

2003年,河南。高考因为非典而更加难忘。封闭在学校一个多月,对于高三的特殊群体,除了精神上的紧张,还要时刻关注疫情。教室寝室每天都要消毒,学校把几间男生宿舍临时改为澡堂,密密麻麻装了几十个水龙头,男女生分单双号,0.5元洗一次,即使条件不能再简陋,可总算解决了炎炎夏日的燃眉之急。


2003年,北京昌平区一中学门口,班主任用红外测温仪为每位同学测体温。

时间一晃到了现在,2017年成为了‘90后’一代最后的高考。


总之,祝福你。祝福生龙活虎的年轻人,你们有诗,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


热爱生活才能有生生不息的希望,祝福所有的高考学子考过便无悔,毕竟人生的道路有多条,总有一条你自己的路。

 

我们彼此攥在手中的罗盘本就不同,更何况,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星辰。

 

期待着你们的星光熠熠。

 

最后,将这首诗送给你,送给所有的你:

 

在喧闹、混杂的生活中

你应该与你的心灵和平相处

尽管这世上有很多假冒和欺骗

有很多单调乏味的工作

和众多破灭的梦幻

它仍然是一个美好的世界

记住:

你应该努力去追求幸福






梦,一个伟大的梦想。景,只为美好的愿景。

梦景装饰,为创造更舒适、更健康的良心工程不断奋斗前行!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