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画报”掠影

Sleepless达西2019-06-11 13:50:46

这次说的话题有点新鲜,连我自己之前也没想到。


前一阵子在书店闲逛,偶然看见一本讲晚清画报的书,主要是打折只卖30块,就买了下来。


之后随便翻了翻就压在了箱底,今天突然想拿出来分享一下,还是挺有意思的。


封面


“画报”这个词应该跟“报纸”并列放在一起更好解释。报纸和画报都是信息传递的媒体,只不过前者是以文字为媒介,而后者则是以图画作为主体。


即使在清末(大概1890年之后)最兴盛的时期,画报也不是所有人都接受的。


现在的媒体传播方式多种多样,而且在生活节奏不断加快的时代,很多时候只有文字的信息是没人看的。很多新媒体的文章里,都恨不得插满图片和gif。


而在当时,与报纸相比,画报被认为多是妇孺和没文化的人的读物。有学问的人都去看报纸和读书,只有看不懂文字的人才会去读画报。


但这并不能否定图画在信息传播中作用。


比如,这本书名中的“左图右史”就是证据。


宋人郑樵曾说,“古之学者为学有要,置图于左,置书于右;索象于图,索理于书。”就是讲早在唐宋、甚至早的时期,古人就会一边放着书,一边放着图画来学习了。


由此可见,文字和图画在信息传播中的作用本来就是相辅相成的,并没有什么优劣之分。


“左图右史”一词现在指室内图书多,人嗜书好学。


说到画报在晚清中国的发展,就不能不提一个英国人。




美查(Ernest Major)1830-1908


美查是一名英国商人,在19世纪60年代来到上海经商,从事茶叶等进出口贸易。


到了1872年,美查跟其他几个人一起在上海创办了《申报》,影响巨大,应该算是在近代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报刊了。


《申报》


再到后来,美查认为在中国虽有画册流传,但大多局限于外国教会传播知识的册子。在日常生活中的时事传播仅限于文字,图画一般仅限于说明补充之用,缺乏以图画为主题的媒介形式。


于是在1884年,他创立了《点石斋画报》。


《点石斋画报》


这应当算是中国最早的画报了。后人研究中国画报的时候,都把《点石斋画报》当作是始祖。


同时期还有诸多的画报,比如《启蒙画报》《醒世画报》《真相画报》《时事画报》等等,由于精力有限,在这里只以影响力最大的《点石斋画报》为中心展开今天的话题。


《醒世画报》


《真相画报》和《时事画报》



《点石斋画报》作为旬刊,每十天出一期,每期只有八幅图,内容涵盖不仅包括时事,针砭贪污腐败,以及收纳了民生百态等等。




中西结合的画法


在中国传统的画中,并不是以“像不像”为主。比如这张朱元璋的画像……



开个玩笑,这张“芒果脸”是出于民间的画像。这还不是最丑的,朱元璋有各种奇异长相的肖像,大家可以自己搜索看看。



这一张是出自宫廷御笔画师之手的肖像,比第一张舒服多了。但也没有西方的画像贴近真实。


在晚清画报中,画师们结合了中西方的绘画方法,使画报的内容更加惟妙惟肖,增加了趣味和吸引力。


照相机刚刚传入中国


慈禧六旬,百官跪地贺寿


由上两图可见,当时的画报已经融入了透视,使画面更有层次感,并且有了更多对细节的描绘。




科学的传播和科幻小说的风行


画报不仅记录时事,对科学的传播也起到了推动作用。


很多西方传来的新奇事物,仅靠语言描述是无法全息传达的。这时画报的优势便体现了出来。


在热气球刚传入中国的时候,画报就起到了传播的作用。



热气球


《点石斋画报》不仅描绘了热气球的样子,还附加解释了飞行速度、承重等数据,已经可以算是科普画报了。


晚清热衷于热气球的画报有很多,有的甚至提到了气球可以作为重要的战争武器云云。


热气球也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兴趣,以至于外国人在上海表演气球飞行的时候,人们十分期望亲眼看一看,“故不约而至者万人”。


清朝的小说家是十分活跃的,而且期间不乏很多上乘之作。其中大家耳熟能详的代表作有《聊斋志异》《儒林外史》《三侠五义》《红楼梦》等。


在科学被逐渐普及的背景下,科幻小说兴盛起来。在气球传入中国的时候,一批以气球为中心的科幻小说就被创造了出来。


当时有人撰写了一本《新石头记》,并不是《红楼梦》的续作。故事讲贾宝玉重新入世,背景却到了晚清。他在一次偶然机会误入了“文明境界”,在目睹了境内先进的科技和文明的制度之后,也不再想什么金陵十二钗了,却过起了游历“文明境界"的新生活。


小说虽然意在讽刺清末制度的腐朽,但是了解到这样有别于《红楼梦》的新编,仍然会觉得十分有趣。




画报与女学


在晚清时期,上海要比京都更早接触到新事物和新思想,无论是开启民智的画报,还是主张女权的“女学”,在西学东渐方面,上海都走在北京的前面。


去年热播的《那年花开月正圆》里面,周莹因女人的身份不被准入学堂的情景,就是以清末时期作为背景的。


京师大学堂虽设立在北京,主张新学和女子教育,然而第一所女学却是1898年在上海创立的。


女学得到了清政府的支持,但发展却不是一帆风顺的。


在清朝女子都讲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如今女子都走上大街开始上学堂,免不了受到男人们的讥笑和骚扰。


《左图右史与西学东渐》的作者就在书中提到,当时女子走在街上,需要有警察维护秩序,而且有时连警察都会对女学生加以讥笑。


由于女子学校是新鲜事物,在一些地方每当放学的时候都有很多男人站在门口观看。


《日新画报》,男人们围观女子学堂


画报配文如是说:“甘石桥第一女学蒙养院,每日下学时候,街上人挤了个满儿,简直的过不去人。看学生虽是好事,可也别妨碍交通呵。可是该处守望的,也该竭力的劝劝才好。”


很多在二十世纪初创立的画报,都花不少篇幅对女学进行宣传。


《星期画报》,两江总督为女学开学做演讲


《益森画报》,因为安全问题,家人来接放学的女学生


除了女学堂之外,还有很多识字的贵妇人买画报,拿回去讲给不认字的妇女们听。也有家里文明的太太,订阅了画报天天给丫鬟们讲解。这些都体现了画报在当时与女性的互动。


由此,画报对女学和民智开启的贡献可见一斑。




结尾


《点石斋画报》从1884年创刊以来共运营了15个年头,每10天一期,每期8幅画报,一共出版了4000余张。虽然这本画报最终难逃停刊的命运,但是它作为“始祖”,依然为二十世纪初其它画报的流行奠定了基础。


在今天来看,这些画报的内容和形式都已经十分陈旧老套,可是作为了解一百年前中国社会百态的一瞥,还是很有价值很有趣的。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