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篇乱谈石头记

漠姑娘2021-04-03 10:30:00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哦:)

张爱玲说:人生有三恨。

一恨海棠无香,二恨鲥鱼多刺,三恨手机连不上WiFi


最后那句我瞎扯的,老张没说过这样的话。

她恨的是:红楼梦填坑未完。

我只在高中时读过一遍红楼梦。因为那时喜欢亦舒。


她曾说:以什么标准划分国人呢?我以为,读过《红楼梦》的,大概可以算作中国人吧。

原话记不大清,大约是这个意思。哦,需强调下,亦舒的大意为“有华人的地方即有红楼梦”,是说红楼在国人中流传之广,而不是打了鸡血一般挥舞着拳头高喊“不读红楼梦不是中国人!”犹如某些朋友圈链接。

 

谈到这部著作,不免又要因为高鹗续写(也有一说为无名氏续,高鹗整理)的后半部是否大失水准和遗失的后四十回结局究竟如何争执得面红耳赤。这算做历史遗留下来不可调和的矛盾。君不见数十年间,那多如牛毛一般的红学家。


曾听人玩笑:还好红楼未完,不然怎么养活这许多人哟。这话虽然有些促狭刻薄,倒也不是全无道理。

 

十几年前,我曾认真拜读过刘心武先生的《揭秘红楼梦》。尽管现在很多红迷对于他的“揭秘”嗤之以鼻,但当时我确实看得津津有味,甚至可以说废寝忘食。不为刘心武辩白洗地,只是觉得,在不同的年龄段读红楼会有不同的见解,况且他的“揭秘”并非一无是处,也有些许可取之处。


八卦猎奇的朋友们,可以去看看,不要抱着严肃严谨的考据派态度看,还蛮有趣的。

大概那时被高鹗的“兰桂齐芳”欢喜大团圆恶心到了,任谁“胡诌”的后续都觉得有道理。


最近下载了电子书,闲暇时或入睡前看几段。

不想开篇一段话写得极为巧妙,简直拍案叫绝。

这是我以前没有注意到的。

 


空空道人遂向石头说道:“石兄,你这一段故事,据你自己说有些趣味,故编写在此,意欲问世传奇.据我看来,第一件,无朝代年纪可考,第二件,并无大贤大忠理朝廷治风俗的善政,其中只不过几个异样女子,或情或痴,或小才微善,亦无班姑,蔡女之德能.我纵抄去,恐世人不爱看呢。”


石头笑答道:“我师何太痴耶!若云无朝代可考,今我师竟假借汉唐等年纪添缀,又有何难?但我想,历来野史,皆蹈一辙,莫如我这不借此套者,反倒新奇别致,不过只取其事体情理罢了,又何必拘拘于朝代年纪哉!再者,市井俗人喜看理治之书者甚少,爱适趣闲文者特多.历来野史,或讪谤君相,或贬人妻女,奸淫凶恶,不可胜数.更有一种风月笔墨,其淫秽污臭,屠毒笔墨,坏人子弟,又不可胜数.至若佳人才子等书,则又千部共出一套,且其中终不能不涉于淫滥,以致满纸潘安,子建,西子,文君,不过作者要写出自己的那两首情诗艳赋来,故假拟出男女二人名姓,又必旁出一小人其间拨乱,亦如剧中之小丑然.且鬟婢开口即者也之乎,非文即理.故逐一看去,悉皆自相矛盾,大不近情理之话,竟不如我半世亲睹亲闻的这几个女子,虽不敢说强似前代书中所有之人,但事迹原委,亦可以消愁破闷,也有几首歪诗熟话,可以喷饭供酒.至若离合悲欢,兴衰际遇,则又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徒为供人之目而反失其真传者.今之人,贫者日为衣食所累,富者又怀不足之心,纵然一时稍闲,又有贪淫恋色,好货寻愁之事,那里去有工夫看那理治之书?所以我这一段故事,也不愿世人称奇道妙,也不定要世人喜悦检读,只愿他们当那醉淫饱卧之时,或避世去愁之际,把此一玩,岂不省了些寿命筋力?就比那谋虚逐妄,却也省了口舌是非之害,腿脚奔忙之苦.再者,亦令世人换新眼目,不比那些胡牵乱扯,忽离忽遇,满纸才人淑女,子建文君红娘小玉等通共熟套之旧稿.我师意为何如?”


什么意思呢?且听我细细道来:


空空道人说:你写这个东西呢,没有朝代可考,也没有忠君爱国,没有勤政爱民,没有班昭、蔡文姬那样的奇女子,我抄下来估计都没人喜欢看啊!


石头怎么说呢?大概是这个意思:年代嘛,你随便,放哪个朝代都行,这不是事儿。


再说忠君爱国的大道理,哪个老百姓喜欢看?老板姓爱看啥?看娱乐八卦,看综艺节目,看名人绯闻,看知音狗血故事,看地摊上讲OOXX的小黄书……写这种玩意的人才叫坏呢,误人子弟,教坏小孩子。


至于电视里动不动就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男猪脚一水儿的邪魅狂狷,英俊潇洒,女猪脚永远没带智商外加圣母白莲花。还有脸谱化的女二号,从中捣乱。脑残逻辑,千篇一律,为的是注水剧情,拉长进度。


还有些个丫鬟奴婢都要立一副灰姑娘学霸人设,孤高冷傲。看起来似乎牛逼哄哄,实际上颠三倒四,狗屁不通。还不如我写的故事。


我写的呢,不敢说是流芳百世的名留著作,就当做你们无聊时候解闷的乐子吧。


现在的人,穷人愁的是怎么吃饱饭,有钱人想着怎么更有钱,又或者饱暖思淫欲,谁还去看安邦定国的至理名言呢。倒不如瞧瞧我这《石头记》。实在是居家旅行,酒足饭饱,抠脚磕牙,厕所蹲坑,打发时间的最佳读物。


以上,是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你们不要当真。

不过说实话,我是真佩服曹雪芹,不止文思文笔,最让人折服的,是他谦虚的态度。


写下如此千古奇文,却说“几首歪诗,可供喷饭供酒。一段故事,不愿世人称奇道妙,只愿醉淫卧饱,把此一玩。”


越是大文学家,越虚怀若谷。


最近看周岭先生(87版红楼梦编剧)的访谈以及他在十年前关于曹雪芹的百家讲坛(B站有资源),有理有据,更令人信服。喜欢研究红楼梦的朋友们,可以去围观下。

近期小戏骨系列的红楼梦大火,豆瓣评分高达9.3。不敢说百分之百还原原著,算是对87版的致敬,胜过七年前李少红的聊斋版百倍有余。


放一段黛玉进贾府,小演员们演技、颜值个个逆天。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去瞧瞧。


不管怎么说,红楼梦是一本真正的好书,如果得空,建议朋友们去读一读。


我个人认为:读红楼不是为了研究历史增长学识见闻,也不是为了窥视里面的情情爱爱,更不是拿来装腔作势“劳资可是读过名著肚子里有墨水的人!”


而是因为:红楼梦真的很有趣,里面许多见识是很超前的,其讽刺之辛辣,当下人不能及。或许当下我的见识还很有限,解读不到那些深刻的道理,数十年后再读,或许是另一番感悟吧。


要不怎么说:开篇不谈红楼梦,读尽诗书也枉然。


嗯,近日十分惫懒,数日不曾码字发文,成日里昏昏沉沉虚度时日,连玩笑都懒得说与众人听。


没脸放跟红楼有关的图片,对不起作者曹雪芹和标头曲作者林海,随便找了张大石头的图片放做封面吧,顶锅盖求不骂。


最近杂事繁忙,思维枯竭,连吐槽都没灵感。我要去看红楼梦找找乐子,最起码,能跟薛蟠大官人学几句损人的话。


周公子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