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均宜:有魔力的湿版火棉胶工艺 | 中国美术学院

轮到你了2021-11-22 07:47:12


在这里

遇见最有个性的大学生摄影师


轮到你了new

中国美术学院特辑




他是谁




欧均宜  

2011年考入中国美术学院摄影系

2015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摄影系,获学士学位

2015年考入中国美术学院摄影系研究生(硕士在读)


获奖情况

2013年获 中国美术学院“清风皓品”廉政文化作品展 二等奖

2013年获 中国美术学院年度优秀学生干部

2014年获 中国美术学院首届大学生研创活动平台竞赛 二等奖

2014年获 第四届浙江省大学生摄影展优秀奖

2014年获 中国美术学院单项奖学金

2014年获 浙江省第二届大学生摄影竞赛专业组艺术摄影二等奖

2015年获 中国美术学院毕业创作 铜奖

2016年入选《承上|启下》上海雅昌石板摄影艺术邀请展

2016年入选浙江摄影家协会新峰青年艺术家培养计划

2016年入选“非常西湖”影像艺术展

2017年 参加中法摄影联合工作坊—看见·西湖-影像艺术展





「 墓碑 」











轮:《墓碑》系列中最直接看到的是树,周围的事物都看不清楚,这引起了我对环境的好奇以及作品所想要表达的,能谈谈吗?


欧:这组作品灵感来源于和同学在西湖边的一次夜游,白天在西湖边的各种笔直灵秀的树,到了晚上,在那片被都市霓虹灯所染色的夜空前,轮廓显得那么凝重,肃穆,甚至会有一些恐怖。此时的湖边早已没有了白天的喧嚣,甚至有些空灵,而这些树无论是身处闹市还是身边空无一物,都是一样在那里矗立,这不禁让我想起《红楼梦》中“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的感叹。这些树每日都在经历这样的轮回,于是心生将这份情感用火棉胶湿版的方式记录并表达出来,利用胶片相机进行前期拍摄,尽量缩小光圈使得画面中只有不动的树木可以留下固定的影响,进而利用胶片负片的原理,让现实中看起来更是一片漆黑的树木变成画面中最有细节的部分,经过多次尝试与实验后,就有了《 暮 碑 》这一组作品。



「 子非余 」






轮:《子非余》这组作品中的元素是如何选择的?这是在怎样的背景下创作的?


欧:《子非余》这组作品是我的本科毕业创作,当时的灵感来源于大家耳熟能详的出自《庄子。秋水》的对话“鯈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非我,安(焉)知我不知鱼之乐?”。庄子与惠施于濠水之桥上纠结于彼此作为异类是否能够理解对方的快乐,看懂彼此的心思,但其实即便是鱼,也不见得会知道做鱼的乐趣,而往往正是这种相互不理解与迷茫造成太多隔膜、侵犯甚至于攻击。为突出这种矛盾,作为男性的我选择以女性为模特并拍摄与女性相关的器物如高跟鞋和女性常抽的香烟为拍摄对象来表达这种矛盾,而隔膜与伤害则是利用绳索、钢丝等物体来表达。


「 无名 」










轮:能谈谈《无名》这组作品吗?


张:《无名》是我的最新创作,可能会用于我的毕业创作,目前还不够完善,所以不想多作评价。





轮:  这些作品都使用了湿版火棉胶工艺,最开始是如何选择这项工艺的?


欧:因为专业是摄影艺术,也爱好摄影,便对摄影史产生了兴趣,所以对传统摄影工艺心向往之。而现在却是数码相机大行其道的时代,因此接触传统工艺的机会就比较少。之前只在书本上见过火棉胶湿版这种古典工艺,直到在展览中看到了用火棉胶湿版工艺拍摄的照片,便马上被这种古典工艺的独特魅力所吸引。独特的效果始终停留在自己的脑海中,当时便产生念头:要用该技法表达自己的毕业创作,后经本科毕业创作时的导师介绍,赴香港跟从何敏基老师学习火棉胶湿版工艺。


轮:  这对于作品的表达有什么样的帮助?


欧:最开始接触这种工艺是兴趣和猎奇心理使然,更多是出于自己从头到尾制作出一张效果奇特照片的成就感,这种心理和一个摄影门外汉第一次进暗房,然后眼睁睁地看着相纸在显影液中出现影像时的感觉差不多,只是湿版更繁琐一些而已。随着自己对摄影的不断深入研究,这种猎奇心理逐渐退却,取而代之的是对火棉胶湿版这种工艺或是历史上出现的各种各样的摄影技法作为一种摄影本体语言该如何应用的问题,意识到我们对于湿版摄影术的偏爱不应该停留在技术与影像特性程式化的局限中进而演变成执拗地怀旧或偏执,而应该越来越警惕这种有趣的形式与仪式性方式背后加载的桎梏,主动探究这种影像语言所内含的丰富性尤其是作为“古董”的语法特征与他自身的感知感悟之间的对应关系。


轮:  这和性格有关吗?


张:这个问题没有仔细考虑过,我的性格不是一个十分细腻的人,经常丢三落四,偶尔还会比较急躁,尤其是在拍摄的时候,但面对这类传统工艺的时候,往往会静下心来,尽管有的时候因为很多原因(如:操作步骤、温度以及药量控制等)并不会出现自己想要的效果,但每次操作都会很期待,甚至很虔诚,或许是对这种古老工艺的一种敬畏吧。


轮:决定继续学习摄影(读研)的动力是什么?


欧:本科二三年级更多的是对摄影技术技法的钻研,虽说老师在不断向我们灌输创作的意识,但是由于课程时间所限,每当有所领悟便开始了下一阶段课程的学习,所以大多是浅尝辄止,而到了大四,我们结束了所有的专业授课,开始了长达一年的毕业创作,在导师的引导下,才逐渐发现了真正的摄影,似乎和自己之前理解很有差异,感觉自己还有兴趣有动力继续钻研下去,并且感觉自己在本科阶段并没有利用好美院这个这么好的平台,所以出于这些原因的考虑,打算继续读下去。


轮:摄影有带来新发现或改变吗?


欧:摄影对于我来说应该是一把打开未知的钥匙。它不仅是日后讨生活的手艺,更是我了解周围、艺术及创作的一个窗口,它不仅给了我一个表达自我的艺术创作途径,更教会了我如何进行艺术创作以及如何欣赏这门艺术和其他艺术。


轮:科班出身,将来的打算是什么?


张:最渴望的当然是用自己的手艺吃饭,毕竟在摄影上投入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哪怕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也一定要去尝试。即便日后不用这种技艺讨生活,甚至于与图像艺术渐行渐远,我也希望能找三五好友继续玩下去,有机会希望能为摄影教育贡献一份力量,为往圣继绝学。



推荐阅读:


朱雨雯:时间留下的证据,含蓄而有诗性 | 中国美术学院

阮梦怡:将珍贵的旧时光浇灌入铁盒 | 中国美术学院

矫健:他们将决定性地颠覆传统的艺术观念 | 中国美术学院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