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说红楼:宝玉和他的那块玉

西岭雪2019-06-11 14:13:23

“西岭雪说红楼”微信群今晚第四期最后一讲

第五期红迷群已建立,3月9日开讲

每晚一回,从第21回讲至25回

报名请加七彩浮萍微信号:qicaifuping1984

本群为收费群,慎入。

下文为第一天讲座内容中的话题之一。


宝玉和他的那块玉

 文、西岭雪

看程高本《红楼梦》长大的读者常常弄不清一件事:贾宝玉和他与生俱来的那块通灵宝玉究竟是什么关系?与林黛玉前世结缘的,究竟是石头还是神瑛侍者?

这是因为,在程高本中,神瑛侍者与石头被说成了一件事,正如同绛珠草修成人形,转世为林黛玉一样;程高本经过增删校改,也把石头点化成仙,提拔为神瑛侍者,再投胎做了贾宝玉,就此混淆了“神瑛”与“石头”的概念。

然而在早期脂批本《石头记》中,这两件事却是分得很清楚的。

我们先说这石头的由来,原为女娲炼石所遗。典出《淮南子*览冥训》:

“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列,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焰炎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又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虫死,颛民生,背方州,抱圆天。”

在这里,最需要注意的一个词是“五色石”。所以神话故事里说,每天黄昏时我们看到西方彩霞满天,那便是女娲修补过的地方。

而宝玉那块玉的来历,也正是被弃而未用的这么一块“五色石”。

李翰祥导演《金玉良缘红楼梦》

迄今发现的最早版本甲戌本中,在开篇第一回有一大段交代石头变形记的文字,被后人删掉了,是说石头因无才补天,被弃于青梗峰下,日夜悲号惭愧,忽一日见到一僧一道远远而来,遂行求告。原文作:

“一日,正当嗟悼之际,俄见一僧一道远远而来,生得骨格不凡,丰神迥异,说说笑笑来至峰下,坐于石边高谈快论。先是说些云山雾海神仙玄幻之事,后便说到红尘中荣华富贵。此石听了,不觉打动凡心,也想要到人间去享一享这荣华富贵,但自恨粗蠢,不得已,便口吐人言,向那僧道说道:‘大师,弟子蠢物,不能见礼了。适闻二位谈那人世间荣耀繁华,心切慕之。弟子质虽粗蠢,性却稍通,况见二师仙形道体,定非凡品,必有补天济世之材,利物济人之德。如蒙发一点慈心,携带弟子得入红尘,在那富贵场中、温柔乡里受享几年,自当永佩洪恩,万劫不忘也。’二仙师听毕,齐憨笑道:‘善哉,善哉!那红尘中有却有些乐事,但不能永远依恃,况又有‘美中不足,好事多魔’八个字紧相连属,瞬息间则又乐极悲生,人非物换,究竟是到头一梦,万境归空。倒不如不去的好。’这石凡心已炽,那里听得进这话去,乃复苦求再四。二仙知不可强制,乃叹道:‘此亦静极思动,无中生有之数也。既如此,我们便携你去受享受享,只是到不得意时,切莫后悔。’石道:‘自然,自然。’那僧又道:‘若说你性灵,却又如此质蠢,并更无奇贵之处,如此也只好踮脚而已。也罢,我如今大施佛法助你助,待劫终之日,复还本质,以了此案。你道好否?’石头听了,感谢不尽。那僧便念咒书符,大展幻术,将一块大石登时变成一块鲜明莹洁的美玉,且又缩成扇坠大小的可佩可拿。”

在这里,一僧一道显然是做广告的高手,深谙包装之道,既然应承了要带那石头去人间历炼,却又嫌它“质蠢”,于是先是施幻术为它整型,变成“一块鲜明莹洁的宝玉,且又缩成扇坠大小的可佩可拿。”又特地在上面镌了几句广告语,并且卖了个关子,不肯告诉石头上写的什么字,但我们却知道,那就是后来宝玉出世时衔的通灵玉上的“莫失莫忘,仙寿恒昌”。

且说这段描写,有问有答,有因有果,将石头想下世受享的一点凡心、以及僧道施展幻术为其变形的整个过程描写得极为生动,但不知为何,自庚辰本始,便将整段删去,直接让一僧一道“来至石下席地而坐长谈,见一块鲜明莹洁的美玉,且又缩成扇坠大小的可佩可拿。”石头的通灵成了自发的过程,没有僧道什么事了。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删改呢?是曹雪芹觉得过程太冗长,对话太繁琐,故而在“披阅十载,增删五次”中删掉了这段吗?但是后面接着说几世几劫后,空空道人来至青梗峰时,见到的仍是一块历历有述的巨石,正应了前面仙师与石头说的“劫终之日复还原质”的约定,若是曹雪芹删改,应该不会照应不到,可见此处删节绝非作者原意。


电视剧《黛玉传》

石头再出现时,书只翻了几页,时间却已过了几劫,已经是在甄士隐的梦中了。一僧一道出场时的形象仍是衔接开篇,说说笑笑远远而来,“且行且谈”地讲起了一个故事,这真是梦中有梦,不愧为“女娲炼石已荒唐,又向荒唐演大荒。”

这个故事,说的就是绛珠仙草与神瑛侍者了。

僧人说得非常清楚,西方灵河岸三生石畔有绛珠草,赤瑕宫神瑛侍者每天灌以甘露,使其得延岁月,修成女体,因为想着要报恩,五内郁结着一段缠绵不尽之意。听说这神瑛侍者要下凡造历,便决意跟随前往,立誓说:“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也偿还得过他了。”

在这段描写中,世界被分为了三个层次:

第一层是三生石畔的绛珠草与神瑛侍者,第二层是甄士隐梦里的茫茫大士渺渺真人,第三层才是甄士隐的俗世肉身,以及他马上就要从梦中醒来后遇见的贾雨村。

那么这个时候石头在哪里呢?

它在道人的袖子里。


啼笑皆非的白玉选择

开篇时,僧道为石头整型刻字,石头曾问:“不知赐了弟子那几件奇处,又不知携了弟子到何地方?”僧人笑道:“你且莫问,日后自然明白的。”便袖了那石同道人飘然而去。

——彼时,石头是揣在僧人袖子里的。

然而在甄士隐梦的里,僧人讲完故事后说:“你且同我到警幻仙子宫中,将这蠢物交割清楚。”甄士隐遂上前请教蠢物为何物。而从袖中递出石头与他的,却是道人,笑着说:“若问此物,到有一面之缘。”

这时候,石头上刻的字已经揭了一半谜底:“原来是块鲜明美玉,上面字迹分明,镌着‘通灵宝玉’四字,后面还有几行小字。”

此时,石头与甄士隐都在第二层世界,也就是甄士隐的梦里。

在梦里,甄士隐与石头有一面之缘,但对于绛珠与神瑛,却只有听的份儿。同时一僧一道提起石头时,是称之为“蠢物”的,因为那是经了他们的幻术点化才有机会下世历劫的一块“废材”而已;但对于神瑛侍者,他们的口气却是充满敬意,不敢小觑的。

况且,从僧人的话中我们得知,这时候神瑛侍者是已经“在警幻案前挂了号”,而石头,则还要等着一僧一道“将这蠢物交割清楚”,既便从这一点说,石头和神瑛也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梦在这时候醒了,甄士隐回到了第三层世界——俗世,再次见到了一僧一道。

幻境里的一僧一道“生得骨格不凡,丰神迥异”,俗世中的的一僧一道,却是“那僧则癞头跣足,那道则跛足蓬头”,妙的是仍然是“疯疯颠颠,挥霍谈笑而至”——这一僧一道三次出场,行头虽然大相径庭,动作倒是从来不换的。

僧道去后,甄士隐遇到了贾化贾雨村,于是“真事隐去,假语存焉”,接下来的故事便随着“假话”的脚跟儿进行下去了。我们跟着贾雨村去扬州盐政见了林黛玉,又跟他一起护送林黛玉进了贾府,见到了贾宝玉和他的玉。

同僧道的身份相反,石头在幻境被称为“蠢物”,到了俗世,却成了“命根子”。

这同娇杏与英莲在出场时是一仆一主,不久命运却掉了个过儿一样,令人唏嘘。

李少红版电视剧《红楼梦》

接着石头下凡,第一次提及是在第二回里冷子兴对着贾雨村演说荣国府奇事之时,说贾宝玉“一落胞胎,嘴里便衔一块五彩晶莹的玉来,上面还有许多字迹,就取名叫作宝玉。”

这是全书第一次交代石头的下落,也是第一次提到玉的颜色,乃是“五彩晶莹”,正合了女娲补天的五色石之说。

到这时,我们已经理得很清楚,神瑛侍者下凡后,投胎贾府,成为公子贾宝玉;而石头,则是他从胎里带来的那块通灵宝玉,是沾光跟着神瑛一起混入凡间的。

李少红无比郑重地为演员戴上精挑细选的白玉

后来黛玉第一次见宝玉时,心下诧异,觉得十分面善,而宝玉也说“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便是因了神瑛的甘露前缘,却不是因为绛珠草和那块石头有什么过节。

石头,最多是在一僧一道的袖子里偷听过“还泪”仙缘,并在今世见证了这段公案,因此,当它劫满之后回到青梗峰,便重新变回一块大石,字迹分明,记下了整个离合悲欢、炎凉世态的故事,聊供空空道人抄写罢了。

同时,这里借黛玉之眼形容贾宝玉“项上金螭璎珞,又有一根五色丝绦,系着一块美玉。”点明“五色丝绦”,却没有说玉是什么颜色。

直到第八回《比通灵金莺微露意  探宝钗黛玉半含酸》,宝钗跟宝玉讨了玉来托在掌上细看,书中才有了一段正面描写:“只见大如雀卵,灿若明霞,莹润如酥,五色花纹缠护。”

这跟开篇一僧一道施展幻术时变出的模样前后呼应,只是把“扇坠”的形容换成了“雀卵”,把“鲜明莹洁”分解为“灿若明霞,莹润如酥”。

“明霞”是什么颜色?往简单里形容应该是绯红,复杂些则是神话故事里的“五色”。可以想象,宝玉的通灵美玉不是翠,而是翡,即红色美玉,光照下呈现五色,灿若明霞。

八七版电视剧《红楼梦》宝钗赏玉

后来莺儿替宝玉打络子,宝钗出主意:“倒不如打个络子把玉络上呢。”宝玉问:“只是配个什么颜色才好?”宝钗说:“若用杂色断然使不得,大红又犯了色……”

什么叫“犯色”呢?就是说同色相配,互为犯色。换言之,那玉是红色,若络子也是红色,就犯色了。

 

宝玉前身为赤瑕宫神瑛侍者,赤即红,瑕为“玉小赤也,又玉有病也”(脂批语),这也明确点出了他转世后口里衔的那块玉应该是红色。所以宝玉住的地方叫作“怡红院”,曹雪芹批书的地方也叫“悼红轩”。

因为石头是红色,所以《石头记》诞生、记述的地方,自然便是怡红、悼红了。


越剧电影《红楼梦》

综上分析,我们可以清楚地分辨出:首先,石头既然已经幻化成通灵玉被宝玉衔在口中带入红尘,自然不可能再分身变成贾宝玉这个人。程高本说石头修炼成仙,变成神瑛侍者下凡,将两者合二为一,完全说不通。可是因为发行多,够普及,便已经成了很多人心目中的红楼常识,这是最让人痛心的。

其次,宝玉的那块玉是以红色为主的五色石,而不可能是影视剧中常常选用的白玉或翠玉。女娲炼五色石以补天,留下这第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怎么也不可能是块绿石头吧?倘如此,我们现在见到的晚霞,可也就跟着变成了绿色的天空了。

西岭雪编剧之昆曲《宝黛红楼》

更多西说红楼,请报微信收听qicaifuping1984(七彩浮萍)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