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红楼梦》第二十八回(2)

佛友会书画院2020-07-05 16:38:11

点上方绿标收听宴老师演播


讲:宴积瑄文:曹雪芹丨编:悟隆


第二十八回

蒋玉菡情赠茜香罗 薛宝钗羞笼红麝串




王夫人又道:“既有这个名儿,明儿就叫人买些来吃。”宝玉笑道:“这些药都是不中用的。太太给我三百六十两银子,我替妹妹配一料丸药,包管一料不完就好了。”王夫人道:“放屁!什么药就这么贵?”宝玉笑道:“当真的呢,我这个方子比别的不同。那个药名儿也古怪,一时也说不清。只讲那头胎紫河车,人形带叶参,三百六十两不足龟,大何首乌,千年松根茯苓胆,诸如此类的药都不算为奇,只在群药里算,那为君的药,说起来唬人一跳。前儿薛大哥哥求了我一二年,我才给了他这方子。他拿了方子去又寻了二三年,花了有上千的银子,才配成了。太太不信,只问宝姐姐。”宝钗听说,笑着摇手儿说:“我不知道,也没听见。你别叫姨娘问我。”王夫人笑道:“到底是宝丫头,好孩子,不撒谎。”宝玉站在当地,听见如此说,一回身把手一拍,说道:“我说的倒是真话呢,倒说我撒谎。”口里说着,忽一回身,只见林黛玉坐在宝钗身后抿着嘴笑,用手指头在脸上画着羞他。


凤姐因在里间屋里看着人放桌子,听如此说,便走来笑道:“宝兄弟不是撒谎,这倒是有的。上日薛大哥亲自和我来寻珍珠,我问他做什么,他说配药。他还抱怨说,不配也罢了,如今那里知道这么费事。我问他什么药,他说:‘是宝兄弟说的方子,说了多少药,我也不记得。’他说:‘不然我也买几颗珍珠了,只是定要头上带过的,所以来和我寻。妹妹就没散的花儿,那头上下来的也使得。过后儿我拣好的再给妹妹穿了来。’我没法儿,把两枝珠花儿现拆了给他。还要一块三尺长、上用的大红纱,罩那乳钵面子呢。”凤姐说一句,那宝玉念一句佛,说:“太阳照在屋子里呢!”凤姐说完了,宝玉又道:“太太打量怎么着?这不过也是将就罢咧。正经按那方子,这珍珠宝石定要在古坟里的,有那古时富贵人家装裹的头面,拿了来才好。如今那里为这个去刨坟掘墓?所以只是活人带过的,也可以使得。”王夫人道:“阿弥陀佛,不当家花拉的!就是坟里有,人家死了几百年,这会子翻尸盗骨的,作了药也不灵啊!”


宝玉因向黛玉说道:“你听见了没有?难道二姐姐也跟着我撒谎不成?”脸望着黛玉说话,却拿眼睛瞟着宝钗。黛玉便拉王夫人道:“舅母听听,宝姐姐不替他圆谎,他只问着我。”王夫人也道:“宝玉,你很会欺负你妹妹。”宝玉笑道:“太太不知道这原故。宝姐姐先在家里住着,那薛大哥哥的事,他也不知道,何况如今在里头住着呢,自然是越发不知道了。林妹妹才在背后羞我,打谅我撒谎呢。”


正说着,只见贾母房里的丫头找宝玉和黛玉去吃饭。黛玉也不叫宝玉,便起身拉了那丫头就走。那丫头说:“等着宝二爷一块儿去。”黛玉道:“他不吃饭,不和咱们走。咱们走,我们先走了。”说着便出去了。宝玉道:“我今儿还跟着太太吃罢。”王夫人道:“罢,罢,我今儿吃斋,你正经吃你的去罢。”宝玉道:“我也跟着吃斋。”说着便叫那丫头“去罢”,自己先跑到桌子上坐了。王夫人向宝钗等笑道:“你们只管吃你们的,由他去罢。”宝钗因笑道:“你正经去罢。吃不吃,陪着林妹妹走一趟,他心里正不自在呢。”宝玉道:“理他呢,过一会子就好了。”


一时吃过饭,宝玉一则怕贾母记挂,二则也想着林黛玉,忙忙的要茶漱口。探春惜春都笑道:“二哥哥,你成日家忙的是什么?吃饭吃茶也是这么忙碌碌的。”宝钗笑道:“你叫他快吃了瞧他林妹妹去罢,叫他在这里胡闹些什么呢?”宝玉吃了茶,便出来,一直往西院来。


可巧走到凤姐儿院门前,只见凤姐在门前站着,蹬着门槛子,拿耳挖子剔牙,看着十来个小厮们挪花盆呢。见宝玉来了,笑道:“你来的好。进来,进来,替我写几个字儿。”宝玉只得跟了进来。到了屋里,凤姐命人取过笔砚纸来,向宝玉道:“大红妆缎四十匹,蟒缎四十匹,上用纱各色一百匹,金项圈四个。”宝玉道:“这算什么?又不是账,又不是礼物,怎么个写法儿?”凤姐儿道:“你只管写上,横竖我自己明白就罢了。”宝玉听说,只得写了。凤姐一面收起来,一面笑道:“还有句话告诉你,不知你依不依?你屋里有个丫头叫小红,我要叫了来使唤,明儿我再替你挑一个,可使得?”宝玉道:“我屋里的人也多得很,姐姐喜欢谁,只管叫了来,何必问我?”凤姐笑道:“既这么着,我就叫人带他去了。”宝玉道:“只管带去。”说着便要走。凤姐儿道:“你回来,我还有一句话呢。”宝玉道:“老太太叫我呢,有话等我回来罢。”


说着便来至贾母这边,只见都已吃完了饭了。贾母因问他:“跟着你娘吃了什么好的?”宝玉笑道:“也没什么好的,我倒多吃了一碗饭。”因问:“林妹妹在那里?”贾母道:“里头屋里呢。”


宝玉进来,只见地下一个丫头吹熨斗,炕上两个丫头打粉线,黛玉弯着腰拿着剪子裁什么呢。宝玉走进来,笑道:“哦,这是作什么呢?才吃了饭,这么控着头,一会子又头疼了。”黛玉并不理,只管裁他的。有一个丫头说道:“那块绸子角儿还不好呢,再熨熨罢。”黛玉便把剪子一撂,说道:“理他呢,过一会子就好了。”宝玉听了,自是纳闷。


只见宝钗探春等也来了,和贾母说了一回话。宝钗也进来问:“林妹妹做什么呢?”因见黛玉裁剪,笑道:“妹妹越发能干了,连裁剪都会了。”黛玉笑道:“这也不过是撒谎哄人罢了。”宝钗笑道:“我告诉你个笑话儿,才刚为那个药,我说了个不知道,宝兄弟心里不受用了。”林黛玉道:“理他呢,过会子就好了。”宝玉向宝钗道:“老太太要抹骨牌,正没人呢,你顽骨牌去罢。”宝钗听说,便笑道:“我是为抹骨牌才来么?”说着便走了。林黛玉道:“你倒是去罢,这里有老虎,看吃了你!”说着又裁。宝玉见他不理,只得还陪笑说道:“你也出去逛逛再裁不迟。”林黛玉总不理。宝玉便问丫头们:“这是谁叫裁的?”林黛玉见问丫头们,便说道:“凭他谁叫我裁,也不管二爷的事!”宝玉方欲说话,只见有人进来回说“外头有人请”。宝玉听了,忙撤身出来。黛玉向外头说道:“阿弥陀佛!赶你回来,我死了也罢了。”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明日讲述内容:《红楼梦》第二十八回(3)

*想获取每日推送新内容,或者查看往期内容,请点下方“阅读原文”或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即可!


积瑄,北京人民广播电台著名节目主持人、播音指导。国内著名的影视剧配音演员、小说演播艺术家、朗诵艺术家,曾任八一电影制片厂专题片解说员。曾先后为《武则天》中的武则天配音,为电视连续剧《康熙王朝》孝庄太后和惠妃配音,为电视连续剧《少年天子》孝庄太后配音,为《黑客帝国》《阿凡达》等多部电影配音。在本项目中,晏积瑄演播《红楼梦》。

听故事·读经典· 做学问·品人生

↓↓↓ 点击"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往期精彩】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