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读《红楼梦》之主题阅读——甄士隐与贾雨村

慢读漫赏2021-04-03 14:12:39



导读前言:

《礼•中庸》言:“君子之道费而隐。”


以南宋朱熹为代表的学者认为,此句应断句为“君子之道/费而隐”,“费”即广大,“隐”即精微;整句话的意思是说,君子的中庸之道广大而精微。


但是东汉郑玄为代表的学者认为这句话应该断句为“君子之道费/而隐”。唐朝孔颖达注疏曰:“言君子之人,遭值乱世,道德违费,则隐而不仕;若道之不费,则岂仕也。”“费”,荒废。他认为正因为君子的中庸之道荒废了,所以君子才隐居不做官。


甄士隐的名与字当从此而来。甄士隐,名费,谐音“真废”;字士隐,谐音“真事隐”,即将真事隐去。


作者在《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本)》凡例中说:“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之说,撰此《石头记》一书也,故曰‘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孟子•尽心上》言:“君子所以教者五,有如时雨化之者。”


“贾雨村”的名与号应当是从这里来的。贾雨村,名化,谐音“假话”;别号“雨村”,谐音“假语存”;字表“时飞”,谐音“实非”。胡州人士,谐音“胡诌”。其名字暗示《红楼梦》用假语村言来实录其事,也暗暗道出了人物的个性特点。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本)》凡例中说:“我之罪固不免,然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之不肖,自护其短,则一并使其泯灭也。虽今日之茅椽蓬牖、瓦灶绳床,其风晨月夕、阶柳庭花,亦未伤于我之襟怀笔墨者。虽我未学,下笔无文,何为不用假语村言敷衍出一段故事来,以悦人之耳目哉。故曰‘风尘怀闺秀’,则知作者本意,原为记述当日闺友闺情,并非怨时骂世之书矣。”

 

小说第一回从甄士隐和贾雨村写起,且回目定为“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小说第一百二十回,又是由甄士隐和贾雨村来收束。从结构线索上来说,写这两个人物意味着什么?


贾雨村生于家族末世,父母祖宗根基已尽,只能进京求取功名以再整基业。他的人生道路和甄士隐的人生道路分别渗透了哪两种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思想?这两个人物的命运和结局对于贾宝玉来说有什么意义?


请大家认真阅读下面的回合,写一则400字以上的读书笔记,就这两个人物出现在整本书的第一回的用意进行自主探讨和思索。探讨思索角度提示:


1.可以从甄士隐与贾雨村在整部小说结构线索方面的作用方面探讨


2.可以从两者所蕴含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儒?道?佛?)思想底蕴的角度探讨


3.可以从两者对贾宝玉人生的隐喻意义的角度来探讨思索。


自主选择有深切体会的角度进行文本细读,读书笔记不用面面俱到。


加油了!


一、写甄士隐的回合


第一回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第一百零三回:写到贾雨村升了京兆府尹兼管税务,在急流津渡口遇到甄士隐,两者未相认。


第一百零四回:写贾雨村见遇甄士隐的庙被烧,未去解救。


第一百二十回:甄士隐详说太虚情,贾雨村归结红楼梦。


二、写贾雨村的回合


(一)前八十回:


第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生于诗书仕宦之家,处于家族末世,父母祖宗根基已尽,人口衰丧,偃蹇穷儒。


经甄士隐资助盘费,进京参加春闱大选,得中进士,选入外班,由知县升任知府,有贪酷之弊,恃才侮上,被革职。


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介绍出了林黛玉、贾宝玉、王熙凤等人)


第三回:贾雨村夤缘复旧职,林黛玉抛父进京都。(介绍出了林黛玉、贾政等人)


后遇起复旧员,经林如海推荐,得贾政帮助,谋了金陵应天府的职任。


第四回:薄命女偏逢薄命郎,葫芦僧乱判葫芦案。(介绍出了香菱、薛宝钗等人;并由护官符牵出了四大家族)


在任上与门子密谋,胡乱判了英莲被拐案。


第十七回  大观园试才题对额,荣国府归省庆元宵


贾政听了道:“所见不差。我们今日且看看去,只管题了,若妥便用;若不妥,将雨村请来,令他再拟。”


第三十二回:诉肺腑心迷活宝玉,含耻辱情烈死金钏


“兴隆街的大爷来了,老爷叫二爷出去会”,贾宝玉“心中好不自在”,抱怨道:“有老爷和他坐着就罢了,回回定要见我!”


第四十八回:滥情人情误思游艺,鸳鸯女誓绝鸳鸯情


通过平儿叙述石呆子的扇子一事


“都是那什么贾雨村,半路途中那里来的饿不死的野杂种!认了不到十年,生了多少事出来。今年春天,老爷不知在那个地方看见几把旧扇子,回家来,看家里所有收着的这些好扇子,都不中用了,立刻叫人各处搜求。谁知就有个不知死的冤家,混号儿叫做石头呆子,穷的连饭也没的吃,偏偏他家就有二十把旧扇子,死也不肯拿出大门来。二爷好容易烦了多少情,见了这个人,说之再三,他把二爷请了到他家里坐着,拿出这扇子来略瞧了一瞧。据二爷说,原是不能再得的,全是湘妃、棕竹、麋鹿、玉竹的,皆是古人写画真迹。回来告诉了老爷,便叫买他的,要多少银子给他多少。偏那石呆子说:‘我饿死冻死,一千两银子一把,我也不卖。’老爷没法了,天天骂二爷没能为。已经许他五百银子,先兑银子,后拿扇子,他只是不卖,只说:‘要扇子先要我的命!’姑娘想想,这有什么法子?谁知那雨村没天理的听见了,便设了法子,讹他拖欠官银,拿他到了衙门里去,说:‘所欠官银,变卖家产赔补。’把这扇子抄了来,做了官价,送了来。那石呆子如今不知是死是活。……”


第五十三回,王子腾升了九省都检点,贾雨村补授了大司马,协理军机,参赞朝政


第七十二回,被降职


贾琏说:“他那官儿也未必保得长。将来有事,只怕未必不连累咱们,宁可疏远着他好。”


(二)后四十回:

第八十二回:老学究讲义警顽心,病潇湘痴魂惊噩梦


黛玉道:“我们女孩儿家虽然不要这个,但小时候跟着你们雨村先生念书,也曾看过。”


第九十二回,贾政、贾琏、冯紫英三人议论贾雨村。


贾政:“几年间门子也会钻了。由知府推升转了御史,不过几年,升了吏部侍郎,署兵部尚书,为着一件事降了三级,如今又要升了。”


第九十五回:因讹成实元妃薨逝,以假混真宝玉疯癫


贾琏与王夫人又提及贾雨村。


那日正在纳闷,忽见贾琏进来请安,嘻嘻的笑道:“今日听得军机贾雨村打发人来告诉二老爷说,舅太爷升了内阁大学士,奉旨来京,已定明年正月二十日宣麻。”


第一百零三回:写到贾雨村升了京兆府尹兼管税务,在急流津渡口遇到甄士隐,两者未相认。


第一百零四回:写贾雨村见遇甄士隐的庙被烧,未去解救。贾政被参,自江西粮道回来在朝内谢罪,皇上降旨问:“前放兵部后降府尹的不是也叫贾化么?”


第一百零七回:贾家获罪之际,借路人之口虚写贾雨村“狠狠地踢了一脚”,使荣、宁二府终被抄家


街上两人议论:“……别人犹可,独是那个贾大人更了不得!我常见他在两府来往,前儿御史虽参了,主子还叫府尹查明实迹再办。你说他怎么样?他本沾过两府的好处,怕人说他回护一家儿,他倒狠狠的踢了一脚,所以两府里才到底抄了。你说如今的世情还了得吗?”


第一百一十七回:又写到贾府赖、林两家的子弟说是贾雨村陷害贾府;


第一百二十回:甄士隐详说太虚情,贾雨村归结红楼梦。贾雨村婪索犯案,审明定罪,身遇大赦,褫籍为民。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