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期 《红楼梦》系列之一:赏读

近知人文学会2019-10-13 09:11:15

上期我们去山里搜寻了诗意中的秋色,这期我们在月光下打开了书卷。十一月四日夜晚,月色清亮,近知人文学会在段玉裁中学四楼圆桌会议室,一起叩开古典名著《红楼梦》,一起聆听会员王强带来的精彩讲座:

说道《红楼梦》,大家都不陌生。这部小说创作于清代乾隆年间,一产生,就受到一部分读书人的关注。这是一部和美国建国历史差不多长的文学作品。清得輿《京都.竹枝词》“开谈不说《红楼梦》,读尽诗书也枉然;一曲红楼多少梦,情天情海幻情身。”。这首诗前两句把《红楼梦》的地位摆的很高,后两句似乎又狭隘地把《红楼梦》归结为一个情字,我想是不是受了《红楼梦》第一回中“大至谈情”这句话的影响呢?那么何为情,喜怒哀乐已发便是情了,《红楼梦》写的是当时的社情人情乡情,亲情友情爱情,确实离不开一个情字,写情也确实是小说的鲜明特点,但这个情字是广义的,不是狭隘的,是人的性情和社会的情状。应该看到宝黛的爱情是小说重要的部分,但不是小说的全部。当然得輿这么写也或许是因为诗歌表达的容量有限,只能如此概括表达《红楼梦》吧。那么对于我们普通读者来讲,阅读《红楼梦》,首先值得注意的是《红楼梦》的创作包含着作者对自己家庭往事的回忆、哀伤和思考,但他毕竟是一部人文小说,文学作品,不能单纯地当作一部传记或回忆录来看。如何阅读和鉴赏小说《红楼梦》呢?我在此班门弄斧,抛砖引玉,谈一些粗浅认识,谈的内容既有现已形成的共识,也有我个人的浅显体会。我谈三点看法:

一、怎么评价《红楼梦》 

按照红学大家俞平伯的观点,他认为《红楼梦》是一本闲书,当然是中国的一部好小说,但还排不上世界文学之林。这个评价是中肯的,为什么这么讲呢?我想这或许是因为汉文字的特殊性、普及性问题导致。因为汉字不好学,没有欧美文学普及度高。《红楼梦》虽然在中国很有影响力,但尚不能成为一部全球性的小说,这也是我们中国文化难以取得世界影响力的一个原因吧,我们现在讲中国文化、中国精神、中国故事、中国表达、中国形象,但如何去传播,似乎还没有找到有效的路径,仅仅办孔子学院肯定不行,依靠中外文化交流活动也不行,因为中国的历史和文化太丰厚了,太独特了。当然我不是说中国文化不好,其实我本人恰恰是一个中国文化的痴迷者。另一位红学大家周汝昌认为,曹雪芹是中国的莎士比亚、托尔斯泰、但丁,对他的文学地位评价很高,当然这样的评价并不过分;并认为曹雪芹是情教的创始人,当然我们不一定要认同周如昌的情教观点。不过作为红学家的俞平伯和周汝昌有一个共同的观点,包括鲁迅,都主张要把《红楼梦》当作一部小说来阅读。因此,我们在读小说《红楼梦》时,要把小说阅读和红学研究分开,两者有联系,但也有界线;作为一部文学作品的《红楼梦》可以用31来评价:1、首先《红楼梦》是一部皇权社会的百科全书,因为小说写的是皇权社会的人情冷暖、宗法制度、礼教仪式、豪门宅院、四时节令、衣食住行、宗教婚姻、社会交往等等,涉及到政治、经济、文化、风俗;包罗万象,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上至天子下至黎粟的广阔社会空间和丰富多彩的世界。2、其次《红楼梦》是一部现实主义的文学佳作,《红楼梦》堪称中国古典小说的巅峰之作。毫无疑问这部小说是以当时的社会现实为基础创作的作品,他不同于《西游记》是立足于一个历史事件加以神话,也不同于《三国演义》和《水浒传》夸大一段历史,虚构一些情节。《红楼梦》展示的是人性的多样性和复杂性,也就是第2回中,贾雨村所说的正邪两赋,什么意思,就是说小说写的人物不是圣人,写的是现实社会中的人。 3、第三《红楼梦》是一部礼法制度的劝善宣言书。尽管红学家考证《红楼梦》前八十回为曹雪芹所著,后四十回为别人续写,并认为小说主旨已部分背离了曹雪芹的创作愿意,认为曹雪芹是想把《红楼梦》写成一部悲剧,也许他只想写100回或者110回;但现在我们阅读的《红楼梦》后40回作者是高鄂,也有专家认为后40回作者是无名氏,有高鹗和程伟元整理;我们就暂且把后40回作者当作高鹗。应该看到高鹗部分尊重了曹雪芹的创作原意,但也大量加入了自己的创作思想,最突出的是宣扬:在历代社会,贵族家庭的兴衰连着皇恩浩荡,个人的成长成功连着四书五经,实际上是告诉你读书做官的人生才有希望,秉承礼仪纲常才有出路,什么情呀爱呀不过是一场虚幻,就连16回秦钟在临死前也对宝玉说:“以后还该立志功名,以荣耀显达为是”。当然贾宝玉最终看破红尘,走入佛门也是一种别样的人生。据说《红楼梦》的修改得益于乾隆时期的权臣和珅,是和珅找人修改后推荐给乾隆皇帝的,可见这部小说的影响与皇家的推崇密不可分,因而受到了上至王公贵戚,达官显贵,下至凡夫俗子,黎民百姓的喜欢。据红学家考证,曹雪芹家与皇亲国戚确实沾边。至于有专家说《红楼梦》是一部反映资产阶级萌芽和具备初步民主意识的小说;还有作家认为《红楼梦》暴露了当时中华主流文化已经捉襟见肘,难以应对多方危机,是中华封建社会走向没落、孔孟主流文化出现危机的一个缩影。对此我不敢苟同。我认为,《红楼梦》既不是建国后五六十年代所定论的反封建、反压迫的小说,也不能简单看成是一部爱情小说,更不能把贾宝玉看成是封建社会的逆子贰臣。从总体上讲从以上三个方面来评价《红楼梦》或许更接近小说本身。

二、怎么阅读《红楼梦》

要读懂《红楼梦》,可以从以下3点入手:1、看家族兴衰这一条线索。在小说2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这一章节,就对贾府衰败做了提示,在冷子兴和贾雨春的交谈中做了交代。小说在描写叙述家族的兴衰上,是有以下几个特点需要把握和关注的,1贾王史薛四大家族重在写贾家,我们读者可以把小说看成一部家亡血泪史。2从笔墨着色,叙述描写上看,荣宁二府重在写荣府,讲荣府的故事多。3贾家衰败重在写宁府,比如宁国府,秦可卿死了,贾敬修炼而死,贾珍革职去海边效力赎罪,贾蓉最后依靠荣国府生活,贾惜春出家;当然荣府也在衰败,主要是贾赦家一脉,贾赦革职充军。小说在人物的命名上也是寓意深刻的,非常奇特的。我们知道名字是家族的密码,承载着家族的希望和未来,中国人对名字总是寄于无限希望,讲究名副其实。贾家从水、人、文、王、草5代人马,提出了谁人问亡生这样一个家族的命题,抒发了对家族兴衰的无限感慨,体现了中国人慎终追远的家族情怀。又比如四代字辈,儒化修善,这是封建社会对一个家族的正统要求;又比如金陵12钗中的贾府四千金,原因叹息;四丫鬟,琴棋书画;还有假不假,贾雨村,甄士隐,假设、祸期等等,人物命名有深刻的隐藏意义,这里不一一说来。全书975人,有名有姓732人,无姓名243人,上至帝王妃嫔,下至仆役盗匪,可谓是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无所不及。在写家族的兴衰上,小到家庭,大到家族;比如小的方面,秦可卿姐弟父之死亡、红楼二尤姐妹死亡等等。2、看人物命运变化,这也是一条线索,小说的12225回都对宝玉的结局进行了暗示,第5回对金陵十二钗的命运进行了暗示,第22回对贾宝玉,薛宝钗等人命运进行暗示,正如鲁迅先生所说,我通过宝玉看见了死亡。我们常说:自古红颜多薄命,有情总被无情妒。以金陵十二钗为例,6死亡(王、林、妙、元、迎、可卿),1出家(惜春),2嫁人(探春远嫁、巧姐),3失夫(纨、云、钗),只有探春、巧姐得到了比较好的结局;十二副钗4死(香菱难产而死、尤二姐和尤三姐自杀、夏金桂自己毒死自己);又副钗5人仍为丫头(柳五儿为宝玉的丫头、莺儿为宝钗的丫头、小红为凤姐的丫头、玉钗为王夫人丫头;麝月为宝玉丫头。)4死(鸳鸯、金钗、司棋、晴雯);1出家(紫娟进观;)2嫁人;(袭人嫁蒋玉函;平儿扶正;)结局好的不多,当然还有其他个体人物的死亡,比如四无辜:石呆子、张华、冯渊、张金哥;总之悲剧的色彩非常浓郁。3、看故事情节的变化,真真假假,耐人寻味。《红楼梦》固然不能简单地看成是索隐说、自叙说,但内中确实也写了真实的历史事件,一事件两写,一人两角色,比如真宝玉、贾宝玉;比如隐约中看到康熙皇帝南巡的影子,曹雪芹昔日家庭奢华的生活,这在《红楼梦》的人物说话中都有所涉及,值得细细品读。在《红楼梦》是少数地方,有一点意内言外,指东说西,因为作者无法把自己的话直白地说出来,在大兴文字狱的清朝,直白地说出来就会遭祸。例如:乌进孝送租。贾珍在大堂里面等着他,说,你老不死的,你到现在才送来,就这么点东西就算了?乌进孝说,老爷你不知道,今年北方大雪,我们走了几个月才走到,另外收成也很歉收,微薄,所以这些粮食东西都是只能是尽点意思了。他接着说,听说你们大小姐晋封了贵妃了,皇上把皇宫里的金银财宝都赏赐给你们了,都搬到你们家了,贾珍就说,你这个老不死的你哪里懂啊,我们如果再要省亲一次我们就完蛋了。这句话大家看了,随意就看过去了,但是你仔细琢磨琢磨,这话里有话,因为前面脂砚斋就批了“以省亲事写南巡,出脱多少忆昔感今”,他无法表达,就是用写省亲这个场面来写康熙南巡时候的一种辉煌隆重的场面,这个辉煌隆重的场面的花费都是曹家花费的,因此落下很多的亏空,导致自身遭了罪,他这不能都说出来,一说出来皇上还能饶过你吗?所以《红楼梦》里类似这样一种欲言还休,吞吞吐吐,意内言外,这种手法不止一次地使用。17回元妃省亲,元妃夜里看到豪华的场面,灯烛辉煌,自己在轿子里说,太靡费奢华了,这句话是很通常的,也是对景,完全对的,可以说赞赏,也可以说是叹息,但是有人说这些话里有内涵。他其实就是说康熙南巡太奢侈靡费了,他不好直接说南巡太奢侈靡费了,借着省亲的场面,又是赞赏又是叹息。你也不能说她不对,她就是感叹,哎呀,你们搞得太隆重了,这一句话,实际上它有内涵的。省亲之前,在15回中,王熙凤跟赵嬷嬷的对话也是这样的。甄宝玉家接驾4次;赵嬷嬷说当年省亲,银子花得像淌海水似的。王熙凤就说,不知道他们哪里来那么多钱啊,这花钱花得这么厉害,赵嬷嬷就说,这无非是把皇帝家的银子往皇帝身上使而已。两个人对话很普通很平常,但是脂砚斋那里批了一段话,“以省亲事写南巡”。要不是脂砚斋批这么一句话,别人想不起来,这里是暗指南巡耗费之大,而且是把皇帝的银子往皇帝身上使,实际上是说,他哪里亏空,都是你花费掉的。最后算账算到曹寅头上,曹寅死了就算到曹頫头上了,后来子子孙孙背这个债,雍正上来又把曹頫抄了家了,所以说故事里的事说是不是是也不是,说不是也是,可见《红楼梦》确实是一部奇书。

三、怎么理解《红楼梦》

关于《红楼梦》,早先的时候,俞平伯说《红楼梦》是色空说;到老了他又说,我越来越看不懂《红楼梦》了;俞平伯的认识变化,恰恰说明《红楼梦》这部小说的复杂性质。 1、悲剧美学的多样表达,王国维曾经讲《红楼梦》是悲剧中的悲剧,《红楼梦》的确是一部人生的悲剧、爱情悲剧、女性悲剧,家族的悲剧;红学家周汝昌又把他映射为人才的悲剧;比如在第5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就女性的悲剧含蓄地告诉读者,香是群芳碎,酒是万艳悲,茶是千红哭,都是对女性命运的暗示和咏叹。人物悲剧性给每一位读者都留下了深刻到影响,甚至是震撼;特别是林黛玉这个人物的命运尤为突出,6岁丧母,10岁丧父;12岁读西厢,17岁亡故,人生短暂,我们常讲二八女多娇,林黛玉就在这样的年龄香消玉殒,林黛玉有“个性自由和视生命为牺牲的观点”;她和贾宝玉的爱情悲剧让你体会到什么是“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宝黛的爱情就短短五年不到。此外还有一些小人物悲剧,比如甑英莲(香菱),四冤魂等;《红楼梦》在写悲的同时,从艺术角度讲,《红楼梦》还写出了美:美人、美景,美食,美文,美好的时光;在《红楼梦》中,曹雪芹根据不同的人物创作了大量的诗作,红学家冯其庸说,《红楼梦》是诗意的,有诗化的美,林黛玉是诗魂,“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诗魂”。其实真正的诗魂是曹雪芹,是曹雪芹为我们创造了诗意的《红楼梦》;是曹雪芹把女性作为一个美的群体和主角如此渲染地写入小说,《红楼梦》为开篇,以前的小说没有这么写过。红楼群芳确实感动了很多人,林黛玉也是读者讨论最多的人物。但更进一层的是,《红楼梦》同时把女性作为一个悲剧群体来加以描述,写出了她们的悲欢离合,生离死别,写得凄美哀婉,这都是小说的一大特色。2、儒释精神的集中体现,我们知道儒释道文化是中国文化的一大特点,在小说《红楼梦》中,贾母、贾政、贾代儒、李纨(贤女节妇)探春等是儒家精神的化身,比如前面提到的代字辈分人物的命名是儒化修善;尽管小说的前80回对儒家思想未必全认同,但总体而言,作品对儒家学说、对封建正统观念是持肯定态度的,这在后40回表现的比较明显。比如第5回,警幻仙子就对贾宝玉讲:“留意于孔孟之间,委身于经济之道”,探春也说:“立志功名,以荣耀显达为是”。就是作者也讲,小说中梦幻之处都要注意;这些实际上都是符合儒家文化精神的要求的;而贾宝玉、妙玉(庙宇)等是佛家精神的化身,表达的是有情众生,超脱红尘,倡导的是佛家色空的理念,给人一种繁华落尽皆成空,人生不过一场梦的感慨。当然小说也涉及道家,比如林黛玉就有仙家的寓意,当然这不是主要的。由此可见中国人信仰的复杂,三教文化对世俗生活的影响力。3、风俗文化的情境展示,这也是我们理解这部小说值得注意的一个方面;《红楼梦》写了很多生活风俗,比如元宵节、端午节、中秋节、除夕等节令,芒种祭花神,北方的十一习俗;又比如城乡里巷,家长里短;饮食起居,衣食住行等,这些都在小说中有或详细或简略的描写,是了解中国人生活的真实画卷。


听完王强的讲座后,我们各自阐述了对红楼梦的观点,觉得每一次读都会有新的感受感悟感想,值得深读。

大春说自己一直没有时间看《红楼梦》,听完讲座后,觉得值得读,将抽时间读一遍。

莫名老师说她喜欢林黛玉,能体会到她那寄人篱下的境遇,能理解她用尖锐的外表呵护自己脆弱的心灵,尤其喜欢她的《葬花吟》

风剪轻寒觉得她喜欢和薛宝钗性格的人相处,相处时比较舒服。不太喜欢和林黛玉性格的人相处,觉得累,觉得要小心,怕一不留神就会惹她生气。

汤华伟说红楼梦塑造了一个与时代相反的人物形象贾宝玉,封建社会是大男子主义极强的社会,女人的地位相当底下,而贾宝玉对女生极其的尊重和爱护。

曹维清老师《红楼梦》是古典小说的最高峰,《红楼梦》之前的古典小说大都是神话,英雄为题材,而《红楼梦》是日常生活的人和事,是沉积了社会真实的一面。

袁慧老师觉得研究《红楼梦》的太多,各自观点也很多,我们只有摒弃别人的观点,自己用心读,吸收一些属于自己的特色。

李栋辉老师说一般爱情悲剧都是以门不当户不对来形成悲剧的,而《红楼梦》写出了门当户对的悲剧,从林黛玉和贾宝玉的爱情悲剧到当时社会的悲剧,《红楼梦》是社会的缩影……



读书会也将会持续推出系列讲座。期待您的持续关注!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