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谬至极——揭开《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的面纱

红楼梦研究2020-05-13 15:16:11

公众号ID:hlmyj001

编辑微信:dongzhu1968

关注




作者

流星白羽箭

最近网络上出现一篇《旧时真本横空出世,红学大厦轰然坍塌》的文章,引起了很多的关注,也让所谓的《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又“火”了一把。(其后又称《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简称“吴氏石头记”、“癸酉本”或“吴祖本”、“吴本”等等,网友戏称为“鬼本”。既同出一源,为行文方便起见,本文一概统称其为《癸酉本》)。


《癸酉本后28回》自2008年由化名何莉莉和刘俊俊的两人在网络上陆续“发布”,他们声称这个“抄本”(注:其原话如此,“钞本”似更妥)属于《红楼梦》脂评本系列,一共有一百零八回回,其“母本”成书于农历癸酉年,即公元1753年,比红学界迄今发现的《红楼梦》最早钞本“甲戌本”的母本还要早一年!故命名“癸酉本”,且该书的作者是吴梅村而非曹雪芹!


事关《红楼梦》一书的任何线索、物品、资料,社会公众和红迷们都会给予极大地关注,甚至恨不得将其拿到放大镜下看个纤毫毕现,何况是这种石破天惊的“新发现”《红楼梦》古钞本呢?尤其涉及到《红楼梦》的作者不是曹雪芹和《红楼梦》全本是一百零八回这样的观点,这是足以让整个红学界各种观点都要被颠覆的大事情!那么,让有关专家鉴定一下钞本实物的具体年代和其中内容,实属必要。可惜,《癸酉本》的后28回内容在网络发布迄今已逾十年,从不曾露出真容,不要说钞本实物了,就连一张钞本的实物照片或者影印件都没有。除了几张非常模糊的所谓民国“过录本”照片外,一直只有网络版文字,难免不叫人心存疑窦。


但这一点却不妨碍《癸酉本》的整理者对发布的内容每年来个推陈出新,其陆续出了多个修订的网络版“癸酉本周年纪念版”,至2011年《癸酉本》发布所谓的“三周年纪念版”网络版时,内容已经改动到了“凡第六版”(原文语)。在2014年3月其推出“六周年纪念版”的同时,通过九州出版社出版了《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的纸质书籍,在封面注明作者是佚名,与曹雪芹并无关系。


而另一《癸酉本》拥趸王晓丰2013年2月在网上发布《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点评本》时,认为《癸酉本》的作者是吴梅村和严绳孙,且提出这个“癸酉年”非甲戌抄本之前的“癸酉年”,而是提前整整一个甲子,变成康熙年间的“癸酉年”,即公元1693年。同样由王晓丰整理、线装书局2015年出版的《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作者却注为曹雪芹。同一人相差两年,观点变化如此之大,奇哉怪哉?同源出的两本书,《红楼梦》作者如此变化,奇哉怪哉?这些改动有无依据?是不是轻率了?


由《癸酉本》派生的所谓《吴氏石头记》,因其植入性广告的做法植入了作者非曹雪芹这个概念,而且混淆了其不能自圆其说的1753年的“癸酉年”,2015年以后通过线装书局出版了《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一书。经过有心人推波助澜,通过公众号等广泛传播,最近风头很劲。内中曾有人下了大力气研究明清史,梳理明末清初的各种史料、笔记、野史,把明末清初前后一百年间稍有名气的文人来了个大排查,并据此排列出一个令人咋舌的“吴梅村+N”的所谓康熙年间《红楼梦》文人创作集团。为了验证其观点无比正确,不但在所谓《癸酉本》后28回情节里“再创作”(翻新),还对脂评本的前80回文本根据需要进行“加工”,(篡改文本,然后引申拓展转为自己观点的有利支撑)。前80回文本和脂批,凡与此派观点不和的,一律改之删之,改不了的也会假托畸笏叟等人口气假模假样地诌几句批语。由此,新版的所谓的《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后28回》新鲜出笼了,估计前八十回的《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前80回)》的影印件正在炮制中,可能还要很久“面世”,让我们拭目以待。而原件那是万万不敢炮制的,一来当时年代的纸张墨色的作伪技术还不达标,容易被高科技识破。二来会写漂亮的蝇头小楷又能俯身屈就《癸酉本》炮制这么大工作量的人才实在太少,所以只能在影印件大做特做文章了。


可是一个“试评”就露了怯,你“评”就“评”呗,那也不叫“试评”,就叫作“评点”,第二次再“评点”就是“重评”,“再评”等等。“试评”算什么,这不是不打自招么,说明“重评”本明显在先,好,我做一个“评点”加塞进去,又不太自信,就改了个模棱两可的名字,叫做“试评”,“试评”什么呀?难道一开始就知道或者计划要“评点”几次么?


笔者之所以不厌其烦的提这些所谓的《癸酉本》不同之处,就是想说明,这些所谓的《癸酉本》不仅称呼不尽相同,标注的作者也不同,而且其声称的作品年代竟相差一个甲子之多。笔者不禁想要问问《癸酉本》的拥趸们,假设真的有这么个“版本”的话,既然所谓的钞本实物还不曾公诸于世,就贸然出版相关的不同内容的纸质书籍,从学术角度看,是否合适呢?


从《癸酉本》发布的先后时间这个纵向轴来看,其所谓的各本“周年纪念版”的文字改动相差很大。比如《癸酉本》“第九十回”的后半段,“三周年纪念版”比“一周年纪念版”增加了很多情节,本回文字增幅达11%以上(文字竟增加957字之多)。可以说,各本是越改越流畅,而且前本一些常识性的失误和错别字都没有了。


为何《癸酉本》各人前后“发布”的内容和情节相差这么大?同一个人“发布”的内容的也相差这么大?《癸酉本》的拥趸们,请问这到底是在“发布”呢还是在“创作”呢? 


另外,《癸酉本》除了不断翻新变化、炒作其内容外,文本各方面也饱受垢病,与前八十回《红楼梦》的凝练的语言风格相比,《癸酉本》有着截然不同的现代化文风。试举一例请诸君一看,如《癸酉本》第八十三回文:


王夫人躺了两三天,省了人事,也不叫嚷了,只是身上依旧发热。贾政在外头请来一个名医,开了方子给王夫人抓药疗治。王夫人不但没有好转,反加重了,那名医也骗了钱卷铺盖跑了,不久王夫人便命绝气休了。


贾府深知全是名医所误,百般寻他不着,恨的叫骂不止,然又有何益?王夫人膏肓之际含泪拉着宝玉的手不肯放松,道:“我的儿,为娘此去没有其他可挂虑的,只是牵念着我儿未能功成名就,又怕日后荒废了学业,再没人管你,可叫我怎么放心。又怕那促狭鬼嫉恨你,得空便拧一下,掐一下,也没有人护着你了,为娘怎不心痛?”


分析如下:


一、这里出现了一个清宫戏常见的称谓:“为娘”,经检索《癸酉本后28回》,王夫人和李纨等人频频自称“为娘”,一共有10处,令人反胃。而检索前八十回所有的钞本《红楼梦》和程高系列印刷本的《红楼梦》,则是一个“为娘”都没有。


二、上述引文中还有个词语“卷铺盖”,这个词也出现的很晚,经检索最早见于清末李宝嘉所著《官场现形记》第五回:“叫他去开销蒋福,立时三刻要他卷铺盖滚出去”,不知《癸酉本》整理者对此作何解释呢。


三、从上述引文第一段来看,三句话里有四个“王夫人”,整体段落上行文啰嗦,而且“膏肓之际”也疑似病句,这些特征都与前八十回《红楼梦》的用词凝练的特征截然不符。


另外,《癸酉本》还有很多令人捧腹的情节,比如,有武侠小说的痕迹:


卫若兰也拿着宝剑急忙赶来,大喊道:“狗贼莫逃,吃我一剑!”邢夫人哭道:“老爷已被环儿这孽障杀死了,快把贼婆娘和贱儿子杀了,给老爷报仇!”众人都燃起一腔怒火,奔到强盗群里和贼人拼杀了起来。只见剑光闪处,几个贼人倒地。(见《癸酉本》九十二回)


再如,有现代同人文的痕迹:比如提到贾宝玉和蒋玉菡俩人搞龙阳之好:


话说宝钗掀帘子进来,见宝玉和蒋玉菡在炕上紧抱着翻滚,捂着脸嗔道:“作死啊,羞杀人了。(见《癸酉本》一百零三回)


这么写实且直白,辣眼睛,这还是《红楼梦》么?


还有一些对话的用词令人啼笑皆非,比如:


例一


贾芸、小红急忙赶上去笑道:“诸位混的威风了也不理老乡了,也帮衬帮衬咱们。”藕官乜斜着眼道:“可是胡说!我们和你们又不熟,只是认识而已,谈何交情呢?”小红笑道:“看在认识的份上就帮帮咱罢!咱是诚心来投奔众位大哥的,讨碗饭吃,诸位就忍心看俺夫妻俩饿死?”(见《癸酉本》九十五回。)


先不说“十二官”们能否有战斗力作“强盗”,且说“老乡”这个如此现代、仅存在于《现代汉语词典》的词语,竟然也在这里出现了,不知说什么好了。


例二


夏金桂半夜调戏贾宝玉:“又见他松挽着头发,披着衣裳,打扮得妖调非常,露出雪白肩膀,拿眼忒斜着笑望着他。……金桂道:‘自家人何必说这些套话。嫂子关心你,你难道不领嫂子的情?’宝玉道:‘嫂子请回吧,我要吹灯睡觉了。果子放着我一会儿吃。’金桂忽然一把抓住了手道:‘你嫂子现在死了男人,守着活寡,日子难熬的很。兄弟就跟我离了这里,咱们到外头度日去吧。’说着硬往外拽。”(见《癸酉本》一百零一回)


这段倒有些许《二拍》的感觉了。


仅仅看其以上几段摘录的《癸酉本》情节文字,对话语气,遣词造句,再随意选择前八十回《红楼梦》任何一回的文字读一读。我想,任何一个读过《红楼梦》一遍以上的读者,都不难得出结论,哪个真哪个假。要说这样粗制滥造的本子“绝大部分还是作者的原笔原意,文气一以贯之,情节与前回毫无脱节之感,更重要的是人物判词和“畸笏”等人的批语大都得以验证,当属真本无疑”(此语出自《旧时真本横空出世,红学大厦轰然坍塌》一文),实在是贻笑大方,指鹿为马了,更不用说什么契合脂批了。


正如《红楼梦学刊》微信订阅号2018年3月5日刊载的《毁三观的吴氏石头记》一文提到的那样,《癸酉本》无论文字和情节,毫无《红楼梦》的神韵。


综上,这个起先流传于网络的《癸酉本》,根本不是什么“旧时真本”,无论情节和文字、诗词都是在网络上用简化字一步步完善的,从它逐年发布的内容变动便可发现这点。这无疑是现代人写出来的网络恶搞文,假托古人之名来混淆视听,沽名钓誉。


梅节先生曾说过,红学有一条行规必须遵守,就是不得作伪。红学如允许“造马”,红学就变成“哄学”。诚哉斯言!而所谓的《癸酉本》却将造假进行到底,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红学研究者和广大读者的忍耐极限,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样造假的本子,根本不是《红楼梦》,更不是曹雪芹的《红楼梦》,而是彻头彻尾的当代网络式赝品、裸本、子虚乌有的本子。《癸酉本》拥趸们编织了第一条谎言,就要再编织一百条谎言来圆第一条谎言。我甚至可以断言,无论《癸酉本》或者什么《吴氏石头记》,永远都不会有什么所谓的“旧时真本”面世,《癸酉本》拥趸们之所以把这个所谓“版本”来源说的神乎其神天花乱坠,就是要保持它的神秘性,让谎言一直流传下去。


但谎言终究是谎言,终究会被明眼智者揭穿。作为一名《红楼梦》的爱好者,决不能允许他们这样恣意妄为,也希望广大读者能擦亮眼睛,识别并远离这个所谓的“旧时真本”。


(本文转载自“红楼梦学刊”公众号)


打赏通道

喜欢本文的读者,可以扫描上方小程序码向作者打赏哦



下方二维码,关注更多公众号

红楼梦研究

公众号:HLMYJ001

投稿:hlmyj001@163.com

小编微信:dongzhu1968

礼拜四读书会

公众号:ThurReading

官方QQ群:321868457

小编微信:K15311001

纵横谈

编辑微信:dongzhu1968

致力于传统文化的当代应用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