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你到底有什么仇,你宁愿自杀也要毁掉我!

韩国内涵漫画2020-09-25 10:26:28


第1章 高攀


华夜。

昏黄的房间,纸醉金迷。

男男女女们搂抱在一起,嬉戏喝酒。

唯独两个人却好像被隔绝了一样,分离开来。

封缄言冷淡的眼眸微眯,神情泯然的看着手中的骨牌,忽而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轻轻摔在黑水晶的台面上。

“我赢了!”

四周的人连忙鼓掌称赞着:“钧座果然厉害,您想赢就没有输的时候。”

“你们怎知,我没有输过?”封缄言冷冷一笑,五年前他便输过,输的一无所有,离开汝城。

就在众人奇怪不已的时候,他蓦地站起身来。

门口,一个穿着白色碎花连衣洋裙的女人,怯懦的站着。

封缄言款款逼近,她瑟缩的朝着后面退了一步,险些摔倒,好不容易站稳,缓了缓心神,努动了一下嘴唇:“钧座,求你了,放过暮家吧。”

“你凭什么觉得时至今日我还会帮你?”封缄言凉薄的唇勾勒起来,带着满满的嘲讽。

暮凝语的手缴在裙摆上,头压的更低了。

一个穿着高开叉旗袍的女人,手里捏着酒杯扭着纤腰走到封缄言面前,笑着调侃道:“钧座,这位是谁啊?这幅样子,可不像我们不夜城的姑娘啊。”

“哦?你不认识?这位可是在汝城富甲一方的暮家千金。”封缄言调笑着大掌握在了她的腰上,挑起了她的下巴。

女人瞬间好像没了骨头一样,依在他的肩膀上。

封缄言扬眉哈哈笑着,搂着女人坐到沙发里,继续喝酒。

暮凝语继续站在那里,等着。

渐渐地,酒喝得多了,一个肥头满面的男人拎着酒壶朝着暮凝语走过去,大着胆子打趣道:“暮大小姐,你这么一言不发的等着可不行,我看你还是陪我们几个喝上几杯,说不准钧座就答应你了呢!”

说着,男人的咸猪手朝着暮凝语的脸伸过去。

就在咫尺之间,突然。

“哐”一个洋酒瓶朝着门口砸去,摔在大理石的地面上,摔得四分五裂。

男人一个哆嗦,转过头去。

封缄言的面色淡淡,若不是那深邃的眼眸里,透出凌厉的光来,所有都不知道他怒了。

在场的人不由的,瑟瑟发抖,识趣的逃也似的离开。

封缄言眼底阴云密布,声音陡然提高:“过来!”

暮凝语心提了起来,一步一停顿的朝着他走过去,站立在他的面前,不敢作声。

“怎么?求我啊,你不是要求我么!”封缄言凝视着她说道。

暮凝语咬了咬唇,良久,哐当一声跪在地上,卑微的说道:“封缄言,是我错了,你要是有恨,你尽管恨我、折磨我,只是求求你,放过暮家。”

她的声音哽咽着,就差哭出来。

封缄言莫名的烦躁,怒火蹭蹭的冒起来,他一把扼制住了暮凝语的脖颈,按进沙发里。

“好!要我帮你,你嫁给我!”

暮凝语一愣,有些错愕。

封缄言心中恨意渐浓,这么多年了,她还是喜欢用这种不知所措的神情,来搅乱他平静的心。

“怎么?不愿意?还是说……像当年一样,觉我高攀不上?”


第2章 搓洗


封缄言手中力度渐大,暮凝语呼吸困难,小脸涨的通红,艰难的从贝齿之间挤出来。


“我、我已经成亲了。”

封缄言动作凝滞。

不过一句话就将封缄言所有的理智彻底击毁,一字一顿像是数把尖锐的刀狠狠的扎进他的心底,刺的他鲜血淋漓、痛不欲生。

他松开了手,暮凝语松了一口气,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暮凝语的脸色终于渐渐恢复的正常,小鹿般的无辜大眼,闪烁着晶莹的泪水,小声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你不要……”

话还未说完,她便被他重新拽进了怀里。

吻像是狂风骤雨落下,倾城掠地,抢夺她所有的氧气。

暮凝语的手疯狂的挥舞着,想要推开身上的人,然而她越是挣扎,封缄言便越是拥有报复的快感。

大掌探入洋裙底,轻易的拽下底裤,压在身下,勾住她的腰,胯部弓起,准备进入。

暮凝语拼命的想要逃,她不能让他碰她,绝对不能!她已经坠入深渊,她不能再将他也一同拉下去!

可惜,她的力气太小,抵不过他的泰山之势,用力的侧过头去,慌张的喊出声来:“不要,我已经是他的人了,你不嫌我脏么?我身上每一处他都亲吻过,你不嫌脏么?”

封缄言的动作再次戛然而止,看着身下的人儿蜷缩着,浑身颤抖像是一只受伤的小兽。

她总有办法,将他的心揉的稀碎,变成粉末。

“暮、凝、语!”

封缄言一拳砸进黑水晶的台面上,砸出一条缝来,水晶渣刺血肉里,滴答留着血,痛意却不及心中万分。

鲜红刺入暮凝语的心里,眼泪咻的不受控制的滴落下来,无助的哀求着:“封缄言,我求你了,你放过我吧,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们已经过去了,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我求你……”

封缄言的手指微微颤动一下。

良久,狭长的眸里迸发出一道冷光,他扬起下巴,冷笑起来。

“暮凝语,你可知道,我这一生,从未输给任何人?”

“你、也绝对不会是个例外!”

他一把拽起她的胳膊,将她凌空拎了起来,以恨不得将她捏碎的力量,朝着隔壁里间拖去。

里间是一个浣洗间,全南洋派的装饰风格,正中是一个可容纳两人同浴的陶瓷浴池。

“你不是脏么?那我就给你洗干净!”

暮凝语来不及体会他的意思,就被封缄言扔了进去,猛地呛了好几口水,好不容易探头,剧烈的咳嗽起来。

封缄言的衣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尽数褪去,露出精壮的体魄来,小麦的肤色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分布着,其中有一条自小腹一直上到锁骨,几乎要将他劈开来。

这,就是他以三年时间快速崛起的代价么?

暮凝语的眼中雾霭蒙蒙。

封缄言一步一步朝着她趟过去,她怔愣之后,蓦地反应过来,朝着后面摇着头退去。

“缄言,你不能这样,你不要这样……”

第3章 当年的事


封缄言却并未理睬,一把揪住了她的胳膊,按在浴池壁上,手上抓过搓巾带着西洋香水摁在她的背上。


疯狂的挫拭着。

暮凝语的皮几乎都要被这力度扒下来,眼泪肆流。

封缄言瞥过她的脸,看着那如春水决堤的泪,心不可察觉的抽搐一下,手下的动作顿了顿,挫败的将搓巾扔进水里。

他面上神色依旧冷冽,“想让我放过暮家,明天来梨园。”

语毕。

封缄言转身,离去。

暮凝语搂着双臂蜷缩在水中,看着他颀长精壮的背影,心一沉再沉,瑟瑟发抖。

蓦地。

她猛地剧烈咳嗽起来,咳得呼吸短促面色赤红,像是要将心都要咳出来,她用手捂住嘴想要止住咳嗽,却一口血喷出,顺着指尖淳淳淌出。

暮凝语摊开手掌,失神的看着掌心的血,嘴角溢出苦笑。

她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子站起来,缓缓朝着外面走去,趔趄一下险些摔倒,跌进沙发里,顺着被撕碎的衣服找到了一个西药瓶。

倒了一粒药咽了下去,闭上眼睛,轻轻的缓气。

门外。

一个穿着青翠布衫的丫鬟手中抱着一个披风走进来,一看见暮凝语如此,慌忙的扶上前,将披风盖在了她的身上。

丫鬟喉头哽咽问道:“小姐,这是怎么回事?钧座他……”

暮凝语微微摇了摇头,擦了擦嘴角:“我没事,扶我回去。”

丫鬟点了点头,撑住了暮凝语的胳膊,暮凝语消瘦的身子掩在宽大的披风下面,只冒出一张小脸来,虚浮的朝着外面走去。

“翠儿,别告诉娘亲。”

翠儿心疼暮凝语只得答应,却还是忍不住说到,“小姐,你为何不告诉钧座,当年明明是……”

“翠儿,别再说了!”暮凝语突然握住翠儿的手,打断了她的话。

翠儿只好止住自己的话,但是依旧为自家小姐感到不甘。

当年她家小姐已经和封缄言有了婚约,若不是因为那件事,也许不久之后他们就会成亲,之后琴瑟和鸣。

后来小姐单方面悔婚,碰巧又赶上封家老爷子过世,封家被逐汝城,这一切都被传是暮家所为。

谁也没想到,封缄言再次崛起,再见时竟是这种局面。

封家再次占据汝城,第一个对付的便是暮家……

暮凝语在家歇息了一晚上。

即日。

封公馆的车便到了暮家门口来接暮凝语。

暮凝语站在门口,穿着件堇色的旗袍,凤尾盘口一路从天鹅似的脖颈扣到玉白的腿上,美成了一幅画。

封缄言站在城楼之上,扶着栅栏,将她凝在眸中,心泛起了涟漪,搭在扶手上的手不自觉的,捏的发白。

到了封家门口,管家递了一把油纸伞给翠儿。

翠儿撑开,扶着暮凝语跟在管家的后面走着。

到了暖阁外面,暮凝语刚迈进去,翠儿还未跟上来,身后的雕栏木门,便“吱呀”一声被关上。

“翠……”

暮凝语的话还未说完,一个强有力的手臂,便将她箍进怀里,鼻尖涌入一股浓烈的酒味,周边丝竹入耳。

第4章 一雪前耻


她这才发现,原来这里又是封缄言的一处金窝窝,此时燕瘦环肥、歌舞升平的包围着,男男女女们都喝的醉醺醺的。

封缄言亦是不例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边,握着她的手掌按在自己的坚挺之上。

暮凝语脸色炸红,如同触到一块烙铁就要缩手,却被封缄言按得结结实实无法挣脱。

“暮凝语,竟然你不肯嫁给我,那就做我的伎妾吧。”

“你说什么?”暮凝语转头一眼撞进封缄言深井幽潭一般的眼眸里,不敢置信。

“怎么?不愿意了?你不是要我放过暮家?那就先让我看看你的诚意。”封缄言话毕,一把按住她的腰肢,周围一阵哄笑。

暮凝语心中酸涩,明白封缄言想要做什么,不过就是羞辱她罢了。

五年之前,他将她视为珍宝。

五年之后,他视她如草芥,也是应该的。世人都知道封老爷子过世,暮家却在此时落井下石,随后封家便被驱逐汝城,却极少人知道这一切起因都是她。

暮凝语心中一痛,手暗暗捏紧。

“好。”暮凝语轻声应下。

看着暮凝语这么唯唯诺诺的样子,封缄言莫名的更加暴躁,“给所有人倒酒。”

即便已经答应下来,暮凝语还是愣了一下。

封缄言挑起嘴角,“怎么?在坐的都是汝城权贵,不够资格让你倒酒?”

“不是……”暮凝语眼睛有些微微发酸。

暮凝语深吸一口气,她知道今天她要是违逆他,那么暮家怕是真的要完了。

烟雾缭绕的灯光下,暮凝语拿起一瓶洋酒起身,刚想给封缄言的杯子中添满时,被一个细糯的声音喊住,“妹妹怕是不懂规矩,姐姐给你示范一下。”

这是一个穿着紫红色旗袍、烫着一头卷发的伎妾,只见她拎着酒瓶,单膝跪下,因为这个动作,她的裙子被撑起堪堪只遮掩了臀根部,雪白的大腿一览无余。

在场的男人无一不是火辣辣的看着她露出来的部位。

伎妾倒好酒之后便退下,所有人都急切切的看着暮凝语,就等着她做出相同的动作。

封缄言也很想看看,她是不是为了暮家真的什么都做的出来。

暮凝语咬牙,整理好裙子,学着那女人的样子,跪在地上,拿着酒瓶,一个个倒过去。

她的头压的很低很低,即便是这样她依旧能感觉到,这些男人讥笑的目光打量在她的身上,要将她扒光。

封缄言突然心生烦躁,正要起身让她滚的时候,一个细长白皙的手掌阻止了暮凝语的手腕。

暮凝语抬起头来,对上一副清冷的面孔,这是个女人,却和在坐的男人一样穿着军装,所以方才她并没有发现她的身份。

“暮、凝、语?”

女人开口咬牙切齿的喊出她的名字。

暮凝语微微厄首,只觉得眼熟,却认不出她是谁。

她怎么来了?封缄言心下一凝。

女人轻佻嘴唇,对着暮凝语满是讥讽:“怎么,才五年不见,就不认识我了?看你的样子,这些年过的不错啊,你就一点点都没有为害死我外公的事情所愧疚么?”

暮凝语的瞳孔猛地放大,终于认了出来,支吾道:“你、你是……苏瑾心?”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