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一次校园欺凌事件的背后,是一场权力的游戏

正略书院2020-06-29 13:36:40


在贾氏子弟学校校园欺凌事件发生之后,所有参与斗殴的同学,第二天还是正常上课,家长们还是各做各的事,学校也没有任何处理,高层也没有任何人过问此事,似乎所有人都忘了这件事情的发生。

但无论是受辱者还是得胜方,都得明白,这场校园暴力冲突背后,那隐藏着的权力游戏,将永远进行下去……


1

这天下午放学,贾氏子弟学校六年级学生金荣小朋友回到家里,衣衫不整,神色慌张。其母金寡妇仔细询问之后才知道,上午学校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校园欺凌事件,儿子被人欺负了,反而要向人作揖赔罪。这还不够,最后还是磕了几个响头才得以脱身。


贾氏子弟学校是帝都名校,校董贾政同志是厅级高官,后来还当了分管教育的副省长。更难得的是,虽为贵族学校,却实行免费的义务教育,一切吃穿,都由贾家全额拨款。而且即使不是贾氏子弟,只要托上过硬的关系也能进,并不需要十几万一平米的学区房。


这位金荣小朋友的姑妈,就是贾家旁系璜大奶奶,托了王熙凤的关系,才进了贾氏子弟学校。


金荣的妈妈金寡妇想忍下算了,但璜大奶奶不干了,孩子是凭着她的面子进的贾府,被欺负了,不闹上一闹,以后怎么在金家耀武扬威啊。


而且,这是校园霸凌行为啊,严重影响了小朋友的精神状态,怎么能就这么算了呢?


她要去找欺负金荣的秦钟小朋友的姐姐秦可卿,评理去!

2

这天放学之后,同为六年级学生的秦钟小朋友没有回家,而是到了宁国府的姐姐秦可卿家里,因为他也要告状,他要告的人,正是金荣同学。


秦钟小朋友的讲述和金荣不太一样,他说,金荣仗着自己是薛蟠的马仔,一向横行霸道,今天竟然欺负到自己头上,在同学中大肆散布谣言,污辱自己与贾宝玉等人有不正当的男男关系,宝玉的学僮茗烟看不过眼,说了他几句,这个狗仗人势的金荣竟然用大板子打他的头。看,皮都破了。


秦钟和金荣的状况有点不同,挂了彩。姐姐秦可卿虽然心疼,但还是狠狠地批评了弟弟,埋怨他撞大运进了好学校,就不该惹事生非,让她这个姐姐难做人。


双方的家长都想忍,但较量不会就此结束。一旁的婆婆尤氏看不下去了,她是宁国府管家的长媳,对学校的内幕多少有点了解,看上去是几个外姓小朋友打架,背后却是贾府各房势力的暗中较量,绝不能服了软。


但以尤氏的身份,当然不会跑出去骂街,更何况,冤家对头已经找上门来了。


于是,小朋友之间的一场好勇斗狠,就升级成了双方家长的势力后台之间的勾心斗角。

3

只是,战争双方的能量太不相称了,仗还没打起来,一方就草草鸣金收兵。

璜大奶奶,金荣的姑妈,在金家说的大义凛然,但一进贾家宁国府,立刻矮了三分,再见了尤氏,更是扯东扯西,不知所云。


尤氏根本不需要狠狠地骂回去,只几句指桑骂槐,就让璜大奶奶屁都不敢放一个,乖乖走了人。


我们看看尤氏是怎么说的。她先狠狠地夸了秦可卿一通,这就表明婆媳关系好,给对方一个下马威。然后又说秦可卿病得很重,这是先一步堵住对方的嘴。


比较狠的是后两句,“不知哪里附学来的一个人,欺侮了他,还说了不干不净的话”,“那群混帐狐朋友狗友,扯是搬非,调三惑四”。


“啪啪啪”不提名字,直接打脸,尤氏获得碾压式的胜利其实毫无悬念,可悲的反而是璜大奶奶的自不量力。


打架是小孩子的手段,大人不会像金庸小说里动不动就大战几百回合,他们只会像古龙小说一样,双方摆开架势,一招过后——甚至根本不用出招即分胜负,有权的直接压人,有钱的直接收买,没权没势能写文章的,也会编个故事利用媒体制造一下舆论力。

4

金荣说的没错,秦钟说的也没错,都是事实的一部分。


而事实的另一部分,大家也心知肚明,校园暴力不在暴力本身,而在于暴力背后的权势与金钱——金荣倚仗的是薛蟠的金钱,秦钟背后是宝玉的权势。


金荣作为一个外姓孩子,敢对抗贾家子弟,因为他的“大哥”是薛蟠。薛蟠也是个外姓人,他敢在贾家的地盘横行,因为他有钱,连训导主任也能收买。曹公的名字起得个个有说法,脂砚斋评语说“有金自荣,廉耻有什么用”? 


秦钟同为外姓,金荣却要向他嗑头赔罪,因为两人和权力中心的距离不同,用鲁迅小说里的话说,“你也配姓赵?”


校园里教的是儒家的长幼有序,尊卑有别,最先动手打金荣的茗烟,却是一个奴才。敢打主家的客人,仗得是宝玉的权势。


校园暴力事件中,砚台与大板满天飞,却个个好像长了眼睛,在宝玉的周围形成“空间结界”,半根毛也没有伤到他,谁说小孩子的世界很纯洁,全无等级观念?


宝玉在《红楼梦》里是一个非常讲平等的新新人类,但他在让金荣赔罪之前,还是要问清楚金荣是那一房的亲戚,连他也知道“打狗看主人”的道理。


如果薛蟠在场,宝玉也未必敢强行让金荣磕头,但他明白薛蟠是不会再来了,他此前不过是玩玩几个小白脸同学而已。


再往深处调查,这起校园暴力为什么会发生?直接的原因是训导主任贾瑞被薛蟠收买,不敢处理金荣,却不知道薛蟠的势力早已瓦解,现在的老大是宝玉。就像香港黑帮片里常见的情节,江湖老大换了,权力更替免不了一番腥风血雨。


当然,宝玉并不想当这个老大,只是形势比人强,你不出头,跟着你的小弟就会被人欺负,你不上,你手下的自然会帮你上。


在这个权力与金钱的游戏中,学校的角色耐人寻味。事件出了,学校不去秉公处理,一心想着大事化小事,逼着更弱势的金荣磕头赔罪,好比受了贿的裁判给了对方一张黄牌,发现背后还有高人,转手又给了你一张红牌。


学校这么处理,因为“崇高的教育”从来都是一句空话,重点学校不过是“消费有钱学生、加工优秀学生、报废次品学生”的工厂,厂门口几个大字“加强学生生产安全管理”。

5

直接凌辱身体的校园暴力比例并不多,到了职场、社会上,就更少了,更多的都是冷暴力——关系暴力,人家不用打你,人家往你跟前一站,你就得服软。


金寡妇就像我们老百姓一样,求爹爹拜奶奶好不容易把儿子送进了重点学校。作母亲的,看见儿子受辱,怎么会不心疼,但她又拿什么去抗争呢?


她考虑问题的方式和我们没什么两样:事情出了,闹了有什么好处?丢了这个学校,哪里有学校肯收留他们母子?至于自已有理没理,反而不是最重要的。


这一回的回目叫“金寡妇贪利 权受辱”,其实就是说,在这起校园暴力中,真正受辱的还是家长,而令她受辱的就是“关系暴力”的无形威胁。“贪利”两个字说得很明白,贾府的便宜不是那么好占的,你托的关系,就是你枷锁之源。

6

有形的拳头暴力,我们可以口诛笔伐,无形的关系暴力,我们也只能忍气吞声,但这不代表我们无能为力。


贾府有一个三代为奴的赖家,第一代是佣人,第三代是大管家,到了第四代,终于有子弟做了官,进入贾家权力关系的核心,虽然还要依附贾家往上爬,但毕竟有了独立发展的可能性。


这也正是金寡妇一类的人在忍辱中苟活的希望之在。


我们或许在校园时代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拳头暴力,但总也免不了被排斥、被冤枉、被冷眼的经历,等我们真正进入社会时,我们才发现,这不过是真正的“关系暴力”的一场预演。


我们经历的暴力,可能让我们心灵受伤,但也可能让我们变成更坚强,更能适应这个社会的游戏规则。


人生来就在无形的关系暴力中,却总是向往着人格不受凌辱的自由,唯其如此,才让我们的努力更有价值。



原文来自

职场心理类微信公众号:

人神共奋(ID:tongyipaocha)

作者:人神共奋的李刚。




诚邀您关注原创内容平台 赵民微分享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




来源:人神共奋

如文章转载涉及版权问题,请微信联系正略书院小秘书

(ID:zldsh1)。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选内容

↓↓↓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