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引读117【180407】

昏晓付问2018-12-10 08:04:16

《红楼梦》引读

  


     

        这一回可真适合在春天里品读呢!不信您看下去>>


第十九回 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1)     


  元妃看毕,喜之不尽,说:“果然进益了!”又指“杏帘”一首为四首之冠。遂将澣葛山庄改为稻香村,又命探春将方才十数首诗另以锦笺誊出,令太监传与外厢。贾政等看了,都称颂不已。贾政又进归省颂。元妃又命以琼酪金脍等物赐与宝玉并贾兰。此时贾兰尚幼,未谙诸事,只不过随母依叔行礼而已。那时贾蔷带领一班女戏子,在楼下正等得不耐烦,只见一个太监飞跑下来说:“做完了诗了,快拿戏单来。”贾蔷忙将戏目呈上,并十二个人的花名册子。少时,点了四出戏:第一出,《豪宴》;第二出,《乞巧》;第三出,《仙缘》;第四出,《离魂》。贾蔷忙张罗扮演起来,一个个歌有裂石之音,舞有天魔之态。虽是装演的形容,却做尽悲欢的情状。

  刚演完了,一太监托着一金盘糕点之属进来,问:“谁是龄官?”贾蔷便知是赐龄官之物,连忙接了,命龄官叩头。太监又道:“贵妃有谕,说:‘龄官极好,再做两出戏,不拘那两出就是了。’”贾蔷忙答应了,因命龄官做《游园》《惊梦》二出。龄官自以为此二出非本角之戏,执意不从,定要做《相约》《相骂》二出。贾蔷扭不过他,只得依他做了。元妃甚喜,命:“莫难为了这女孩子,好生教习。”额外赏了两疋宫绸,两个荷包,并金银锞子之类。然后撤筵,将未到之处复又游玩。忽见山环佛寺,忙盥手进去焚香拜佛,又题一匾云:“苦海慈航”;又额外加恩与一班幽尼女道。

  少时,太监跪启:“赐物俱齐,请验,按例行赏。”乃呈上略节。元妃从头看了,无话,即命照此而行。太监下来,一一发放。原来贾母的是金玉如意各一柄,沉香拐杖一根,伽楠念珠一串,富贵长春宫缎四疋,福寿绵长宫绸四疋,紫金笔锭如意锞十锭,吉庆有余银锞十锭,邢夫人等二分只减了如意、拐、珠、四样。贾敬、贾赦、贾政等每分御制新书二部,宝墨二匣,金银盏各二只,表礼按前。宝钗黛玉诸姊妹等每人新书一部,宝砚一方,新样格式金银锞二对。宝玉和贾兰是金银项圈二个,金银锞二对。尤氏、李纨、凤姐等,皆金银锞四锭,表礼四端。另有表礼二十四端,清钱五百串,是赏与贾母、王夫人及各姊妹房中奶娘众丫鬟的。贾珍、贾琏、贾环、贾蓉等皆是表礼一端,金银锞一对。其余彩缎百疋,白银千两,御酒数瓶,是赐东西两府及园中管理工程、陈设、答应及司戏、掌灯诸人的;外又有青钱三百串,是赐厨役、优伶、百戏、杂行人等的。

  众人谢恩已毕,执事太监启道:“时已丑正三刻,请驾回銮。”元妃不由的满眼又滴下泪来,却又勉强笑着,拉了贾母王夫人的手不忍放,再四叮咛:“不须记挂,好生保养!如今天恩浩荡,一月许进内省视一次,见面尽容易的,何必过悲?倘明岁天恩仍许归省,不可如此奢华糜费了。”贾母等已哭的哽噎难言。元妃虽不忍别,奈皇家规矩违错不得的,只得忍心上舆去了。这里众人好容易将贾母及王夫人劝住,搀扶出园去了。

  未知如何,下回分解。


 

-好啦,晚安吧 -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