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蘧常、冯其庸无锡国专师生情

苏大古代文学2018-05-15 22:08:21

王蘧常(1900—1989),字瑗仲,号明两,别号涤如、甪里翁、玉树堂主、欣欣老人。浙江嘉兴人。其父王钧畇为清光绪十五年举人,工书法,博学。蘧常幼年受父影响,七岁时能作诗。早年曾从师沈增植治学。1920年入无锡国学专修馆。1927年去上海先后执教于光华、大夏、复旦、交通等大学。


冯其庸(1924—2017),名迟,字其庸,号宽堂。江苏无锡人。1943年毕业于私立无锡前洲青城中学。1943年下半年,冯其庸考上了省立无锡工业专科学校。期间曾得无锡著名画家诸健秋赏识。1944年7月因贫失学。1945年抗战胜利后考入苏州美专,两月后又因贫失学。1948年毕业于无锡国专。受书法于王蘧常。新中国成立后历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中国红学会会长、中国戏曲学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市文联理事、《红楼梦学刊》主编等职。以研究《红楼梦》著名于世。


01

汉末魏晋时,章草成了书法家创作的主要流书体之一,形成了章草创作史上的第一个高峰。魏晋之后,章草在不同的时期呈现出不同的创作方式。清末民国时期,在草书、行书碑化的过程中,章草才进入到碑派书法家的视野之中。沈曾植以汉隶、魏碑笔法入章草,为章草创作找到了一种全新的创作模式,之后有一批书法家潜心于章草创作。在这种以碑派书法观进行章草创作的书法家中,成就最大者应算王蘧常。王蘧常的章草得到了同时代书法家的高度赞誉。谢稚柳认为王蘧常的书法“是章草,非章草,实乃蘧草,千年来一人而已”(参见汤胜天、箫华,《玩蘧常书法艺术解析》,江苏美术出版社,2001年7月第1版)。沙孟海称王蘧常为300年来第一人。1978年,日本《书道》第六卷刊发的《章草名家王蘧常》一文中称“古有王羲之,今有王蘧常”。在近当代书法家中,以一种书体创作能得到如此高的评价极为罕见。

一个书法家的成功是多种因素叠加的结果,其中老师的因素非常关键,老师水平的高低直接决定着学生的起点和发展格局。王蘧常在求学的关键阶段,遇到了几位名士硕儒、国学大师,良师的教授对王蘧常的学术研究和书法创作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在书法上,沈曾植最为关键。沈曾植是著名的史地学者、书法家、诗人,一代朴学宗师。其书法融汉隶、魏碑、章草于一炉,形成了刚猛奇峭、体势多姿,个性非常强烈的书风。沈曾植在培养书法人才上也成绩斐然,如于右任、马一浮、谢无量、吕凤子、罗复堪等人皆受惠于他,其中王蘧常受益最为直接。王蘧常18岁时与沈曾植结识,投师门下学习书法,得其亲传。沈曾植对王蘧常说:“凡治学,毋走常蹊,必须觅前人忧绝之境而攀之。如书法学行草书,唐宋诸家,已为人摹滥,即学二王,亦鲜新意。不如学二王之所自出……章草自明宋、祝以后,已成绝响。汝能兴灭继绝乎?又曰:学章草,必须从汉隶出,赵子昂所书,虽者意发波,仍是唐宋人笔法,非至也。又曰:汝爱家鸡,然当不为所限。楷法依然,力避庸俗,滇疆二爨,未尝非医庸俗之乐石也。我自此治学,力杜常蹊,且为学章草之始 。王蘧常谨记师训,一生沿着沈曾植指明的这条道路前行。在沈曾植的引荐下,王蘧常先后结识了王国维、康有为、梁启超三位大师。王蘧常与王国维一见如故,王国维的学识修养对王蘧常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康有为对王蘧常极为赏识,让王蘧常欣赏他收藏的书法名帖和金石鼎彝,极大地开阔了王蘧常的眼界。康有为的书学思想对王蘧常的书法理论和创作影响极大。这几位良师不仅对王蘧常的治学和书法创作产生了决定性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培养了王蘧常的道德人品、学术品质,也影响了王蘧常为师之道。

02

王蘧常25岁起从事教育工作,实现了他“学孔子之教人与孟子之得天下英才为乐”的愿望,一生教书育人,以其渊博的学识、高贵的品质,处变不惊、矢志不移的精神影响着他的学生,培养了一批颇有建树的学者和艺术家。下面通过王蘧常给学生冯其庸的几份信札中体味其师道和师情。


    其庸吾弟:久不得足下书,甚念甚念。贤劳何似?前接唐立庵、周振甫信,皆言及足下。振甫言“独立乱流中”,尤不易得也。闻之喜甚。兄多病,不一一。顺问近祉。小兄蘧状。上已。(见图1)

(图1)


    这封信是王蘧常1967年前后写的。冯其庸是王蘧常最为优秀的学生之一。冯其庸1946年考入无锡国专时,王蘧常担任学校教务处长。因学生对个别老师讲课不满和伙食质量问题罢课,冯其庸被选为学生代表去见王蘧常,事情得到了圆满解决,从此冯其庸与王蘧常相知,建立了长达半个世纪的,如父如兄的深情厚谊。“文革”爆发不久,王蘧常心系冯其庸的处境,从学生周振甫处打听冯其庸的消息,得知冯其庸除了受批斗外,没有帖过一张“揭发”他人的大字报,也没有参加任何活动,他非常高兴,写信给冯其庸。

03


    “文革”中,王蘧常也未能幸免,红卫兵曾两次抄家,将王蘧常的著作,日记、文稿、收藏碑帖等几乎撕毁,这给王蘧常极大的打击,后又扣发工资,家庭经济陷入困境。在这种自身难保的境况下,王蘧常仍然心系学生的安慰,并为冯其庸能“独立乱流中”感到高兴,足见老师对学生的关心、关爱和关注。从这封信中还可以看出,在那种人际关系淡漠,相互猜忌,相互揭发的社会环境下,王蘧常不仅关心冯其庸,也与唐立庵、周振甫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充分说明了他们师生的光明磊落和深情厚谊。  

    冯其庸和王蘧常半个世纪的师生情缘不仅体现在生死关头,也体现在日常生活和学习研究上。王蘧常看到冯其庸1963年10月在《新建设》发表《彻底批判封建道德》一文时,给冯其庸写信鼓励赞扬。


    其庸吾弟,接惠书两种,谢谢!适在病中,泄泻。病榻展读,几忘疾之在体。《新建设》一文,益我良多,宜乎得主席之称许也。兄前星期一夜半,忽患洞泄,汗下不止,似将虚脱,至天明始略好,其后仍不能全止,迁延至一星期多,今始大愈。甚矣,吾衰也。不能多写,敬问。著祉。小兄蘧手启。十一月十八。(见图2)

    

(图2)


    冯其庸的《论红楼梦庚辰本》一书寄给老师,王蘧常不顾病痛和酷暑,仔细阅读。

    

    其庸吾弟:前日见刘旦宅画《雪芹著书图》,气象甚好,《论红楼梦庚辰本》寄到,虽在酷暑中,居然读一遍,考证精确之至。寄到时适太炎门人金君在坐,见足下题字,大为欣赏(所书是钢笔字)。兄仍多病,近两足大肿,几不能纳履。行路挥汉,不一一,敬颂。小兄蘧。七月八日。(图3)

    

(图3)


    在这封不足百字的信中,如叙家常,娓娓而谈,字里行间充满着一种浓浓的爱意深情,读来让人感动不已。

04


    王蘧常在48岁开始就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后来又患高血压和糖尿病,疾病给王蘧常后半生带来了极大痛苦。即便如此,他时常牵挂学生的健康和安危,在1979年给冯其庸的信中写道:“弟太过,鄙为之心悸。记得前已劝戒,今更郑重言之,千万不可过劳(竭力摆头,不可犹豫),至要至要”字里行间充满着老师对学生的关心和爱护,每次独到王蘧常这些信札,被其高尚的师德和师生间的深厚情谊所感动。    

    王蘧常代表作之一《十八帖》的产生也源于师生之间情缘。冯其庸和好友王云天鉴于日本有“古有王羲之、今有王蘧常”之说,常建议王蘧常写一部《十八帖》,虽然王蘧常笑而不答,但默认了学生的提议,王蘧常将这件事情的缘起写在《十八帖》之首:


十八日书悉。屡欲我书十八帖,何敢续右军之貂?但以足下情辞恳款,又不忍拒。此书首有十八日字,置之卷前,即谓之十八帖,可乎?一笑。其庸弟。兄蘧。

    

    可见冯其庸提出这个建议后,王蘧常开始创作,历经两年多才完成,将手稿亲手交给冯其庸后,不过数日先生去世。这是王蘧常在生命的最后为后人留下的一件传世之宝。在《十八帖》中提到他的学生冯其庸:


其庸弟:得长笺,快甚!宁夏景色为君数十字摄尽,似置予于贺兰山下。蘧。


    这些看似平常的语言中反映出师生深厚的情感。因为《十八帖》并不是一次完成,时间跨度长达两年,可见王蘧常创作这部作品非常认真,所书写的内容必然是仔细斟酌后才选定的,文中所言必然是王蘧常影响最深,记忆中最美好的事情,能多次提及学生,可见这位学生在王蘧常心目中的重要地位。

    以上几件信札仅仅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王蘧常和冯其庸师生间的情谊。王蘧常在65年的教育生涯中,以渊博的学识、高尚的品德和宽博的胸怀,用慈爱仁心乐育天下英才,树立了师者的一个典范,值得我们敬仰!


(原题《王蘧常信札中的师道、师情》,载《兰亭书会》2016年12月12日,本公众号转载有改动)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