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祭 |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猫毛儿不会讲话2018-10-10 13:44:52


凉凉十里何时才会春盛   又见树下一盏风存


*SWIN男团刘也&吾木提

* 视频源自网络


节选(本文由【猫毛儿不会讲话】原创 发布)


“跟我到长安。”诸葛怀是来请她做他的杀手的。

 

她未应声,只背身立在那里。

 

“念。”她姓柳,名念青,他总唤她一个“念”字。

 

“会进宫吗?”柳念青方才缓缓回过身,一张桃花美面悲戚满浸。每次她问他这样的话他都沉默。

 

柳念青懂,可是还想问,她说:

 

“你会让我做你的皇后吗?或者妃子。”

 

又是沉默。柳念青一步步走近诸葛怀,他回避着她的眼神。此时正值倒春寒时节,今夜的南星村月明星稀,他们所在的街巷惨白清冷,晚风卷落整朵赤云桃花。


柳念青在他面前立定,满眼柔情的看着这个曾经同她许过山盟海誓的男人,几年未见他已是铁腕平六国的君主。他的面孔不再儒雅多了几分成熟,身围也粗壮了不少,右手虎口还落有刀疤。她抬起手将他被风吹乱的发丝理顺,而后惊鸿一笑,抽身退去。

 

诸葛怀向她腰际一揽,却扑了个空。

 

“我把祭司的位子给你。”柳念青盈盈回头,诸葛怀声音变得有点虚:“你说你想要的。”

 

柳念青苦笑,一年前诸葛怀也求过她一次。

 

柳念青和诸葛怀从小生在北越国,两家关系亲密,她俩也时常玩儿在一块儿,年纪大些,俩人便一起去私塾读书、一起到集市卖鱼换米,也慢慢有了男女之情。诸葛怀喜欢叫她一个“念”字,想念的意思,他说:“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可就在柳念青及笄那年,一场由横国掀起的战乱毁灭了北越国,她俩也在逃亡中流散,后来她被武馆救下做了剑客,他辗转成了横国的国君。

 

诸葛怀还痴痴立在楼下,看着屋内烛火熄掉。没了烛火的投影,柳念青才好大方隔着茜纸窗望他。如若明早他还在楼下等候,她要不要就随他到长安去呢?

 

明早,他应该不会在。

 

赤云桃花红的耀眼,柳念青知道天就亮了,她叫服侍的婢女门外等候,先支起了窗。楼下空无一人。

 

“楼下的人呢?”柳念青唤进婢女。

 

“楼下的人在这儿。”柳念青闻声俯望,诸葛怀从远走近,停在窗下,举起一把刚采的花,冲他明亮微笑。

 

没一会儿,诸葛怀就在楼下看见柳念青,她说:“我跟你到长安,不过我要你,以祭司的身份请我入京,这是我要的。”

 

“好。”诸葛怀高兴还来不及,哪里看的见柳念青眼中的失望。

 

柳念青接过花束,就像少女时候一样拿到鼻前闻闻。


【猫毛儿不会讲话】即将迎来开门第一篇古风言情故事啦!王,请耐心等待。

关注方式:扫描下方二维码↓↓↓  稍后更新全文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