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边与乌云2019-06-11 16:20:44


时钟的指针,指向了晚上十点钟。朋友起身跟我说,他不得不回家了。我点了点头,打开门,将他送到门口。朋友的家离这儿远,他得走到我们学校旁的公交站等车。时间已经很晚了。我担心他不熟悉小区的路,执意要将他一直送到公交站。我得到爸爸允许,随手打开书包,拿出校服,一边穿一边走到门口。朋友在那儿等电梯,我快速穿好鞋,轻轻关上门,“啪嗒”的声音久久在楼道里回荡。我们马上陷入了黑暗,我并不怕黑,但此时心里还存留着一些恐慌。随着一阵机械才能发出的声响,我们面前的黑暗也被一种力量推开,与黑相对的亮又重新回到面前。

我们走出电梯。在一个明亮的铁箱里,随着铁箱下降。包裹在铁箱周围的,是夜。

夜,是黑暗的母亲。

又一阵机械声,我们重新站在黑暗中。真是一段短暂的旅程。

我们,站在了夜色之下,伴随着阵阵清风,向前走。

十点的夜,笼罩着城市,生物钟中的休息程序,已经启动。周围的楼房,还亮着零零散散的光。我抬头向天上望去,天河中密集的恒星,眨着眼,不知怎的,好像在不断增长,天上那轮似圆盘的明月,用皎白的月光,温柔地照向大地。这是自然光。夜晚,一切又回归到了原来,回归到了自然。城市,将不再喧闹,轻轻睡去。很快,自然光,将又一次回归,该它们照顾大地了。不久,楼房的灯光,将会越来越少,大楼的装饰灯,也该熄灭了。天上的星星,似楼房的灯光,楼房的灯光,似天上的星星。

我们走在大街上,街上的行人,已经很少了。夜,亘古不变,它,是生命发展的陪伴者,它,联通着以前和现在。大自然将夜,编入了生命乐章,生命之歌悠悠,使那刚降临的生命,一开始就萌发了对夜的好奇。可是,几乎所有生命,都怀着对夜的畏惧,夜,像一个威严的君主,俨然不可侵犯。

为什么我们对夜,会怀着畏惧心?因为,夜会使我们孤独。夜,是明天与今天的分界线,生命在经历一个全新世界改变的过程中,总要受着孤独。只是自然不忍心生命受着孤独,将生命的休息时间调到了夜晚,使生命一睁眼就进入一个新的改变。

我们走上楼梯,商场展现在我们面前,它已经完全关闭,只留下一个通往学校旁车站的通道。城市,何尝不是一个生命体呢?

我们走上了天桥,桥上的风,吹着清凉,露出夏天的痕迹。我将朋友送到公交站后,向他到了别,再次走上天桥。

这段路程也是我上学的路线,在夜晚,我再次将他走了一遍,却产生了不同的感受。

我再次走到大街上,现在,已经空无一人,很快,人们就要迎接新的一次改变了。我转角绕过一家商店,透过玻璃橱窗看到了里面的商品,它们,好似也在沉沉睡去。这不是拥有和生命相同的性质吗?

我不禁感慨,夜晚,能给万物带来生命。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