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朔谈《红楼梦》:1987版《红楼梦》拍得挺差的

国学魅力文化2018-10-15 09:11:58

王朔曾以“无知者无畏”为旗,横论中国文化名人,他的语言的攻击性和恣意直率构成了那个时期的一种文化姿态。


记者:你认为1987版《红楼梦》拍得挺差的?


王朔:严重不靠谱,王扶林最早拍《敌营18年》就不靠谱。


记者:可这版被很多人推崇为经典。


王朔:那是些什么人啊?你查查他们都是谁啊?那里头那些人把话全说拧巴了,那完全是一口北京话,《红楼梦》你拿北京话说才有意思,人物才搭得上。王扶林那一帮贾宝玉是四川的、演薛宝钗的也是四川的,林黛玉是鞍山的,这帮小孩没放松下来演过戏,全僵着,台词念得真差。


怎么能让红学家来改这些东西?把曹雪芹的真事都安贾宝玉头上,哪有这么干的?太可笑了。周汝昌这不靠谱的人,这完全就是崇拜知识造成的恶果。《红楼梦》就是小说,你要写曹雪芹单拍一部戏行吗?红学家是全世界最无聊的一群,哪有这么对号入座的?你把你这点琢磨全搁在原著里了,你完全把人物破坏了。


红学研究成果就是叫读者发议论嘛。当年我说中央台拍那“四大名著”都拍得特别傻,《西游记》多傻呀那特技,什么呀那是,严重不靠谱。


记者:这种古典名著需要一个所谓的权威的认可。

王朔:他们怕批评,问题是红学家不是上帝,不是《红楼梦》作者。红学家多无聊啊,一帮人,全是考证索隐派,都不是正常文学评论,拿人小说这么索引。中国两大不靠谱读者群,一个是吃鲁迅饭的那些,在全国有几十万人,加上那帮红学家。这些人的话是不能听的,因为他有利益在里头,他是吃这碗饭的,按说他该回避的。


他们之间很可笑地形成门派之争,就把中国人那点坏全抖进来了。你拍戏你干干净净拍戏,你管他说什么呢?你理他们干吗呀?你拉那个不是虎皮呀,那纯是把你带沟里去,你不听他们的就算得罪他们了。红学家又没有什么政治地位,他能干涉你?


你拉他那个大旗完全没用,又把曹雪芹写到破庙里去,你说是不是?刘心武说那贾宝玉和秦可卿打一炮,那叫什么玩意儿?明明没有的,没有就是没有。人家那不需要改编,你就拿人家那120回一章一章地拍。


叶京就拿我那小说一章一章地拍,台词就那么写的,你们都没本事改,就按人家那原台词念,怎么给人念顺了。《红楼梦》里大量的台词,加上关于风景的描写,心理活动都藏在台词里了,上来就是一个电视剧本。我认为应该让叶京去导演,就是北京话。


记者:可是小说里开头就是不知何年何月。


王朔:没有,贾宝玉出来是大辫子,扎着颗珠子,写得清清楚楚,穿的衣服小夹袄、披的斗篷一定是满族的,所以林黛玉说打扮得跟骚达子似的。包括吃烤肉,因为曹雪芹不可能跳过他那个时代,生活习惯一进门上炕,就是满族啊。


你穿明朝那衣服你上不了炕,他就是东北人,“来暖和暖和”。穿得都是长袍马褂,带的扳指,你干吗不承认这点啊?耍大汉族主义是吧,耍的不是地方,你拍《金瓶梅》去,那是汉族的事儿。


《金瓶梅》你把那色情拿掉也是很好的呀,就是一乡绅跟现在暴发户挺像的嘛,乱搞嘛就是,写人物关系写得特别好。《红楼梦》是从《金瓶梅》脱出来的,你要拍原著,尊重原著行么?对名著什么态度呀?


记者:现在可能不是尊重原著,而是尊重上一版的电视剧。


王朔:那就不必拍了,太恶心了吧。它又不是个政治象征,难道你们就这么糟蹋名著的?挨骂吧等着。胡玫是一北京人,你说要完全不讲北京话,完全不好听。林黛玉虽然是苏州人,耍了一嘴京片子。


记者:那岂不是要请一群北京演员了?


王朔:不用啊,东北人也能倒出这口,慈禧太后讲的都是这话。你看溥仪在远东国际法庭上讲的那话跟老舍很像,这话的演员最好找了。普通话干不呲咧的,话里不接气儿,它那些尾音全没了。那些客气的零碎儿没了,你拿北京话一说,所有人态度都有了,你不让演员说他自己的本地话,他就僵那儿了。


所有人基本姿态都有了,他穿身汉族衣服怎么请安?你难道让他作揖吗?他每天要到贾母那儿请安去,不穿满族衣服怎么请安?满族人怎么了?介绍满族的文学名著不好意思吗?

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今年最热门最实用公众号名单出炉啦!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